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INSIDE局中人 > 第十五章泡汤的约会(二)

第十五章泡汤的约会(二)


  
“你身后的那个大家伙,会听你的话么?”桔子小姐好奇的看着巨像。
习飞操纵着巨像,扇动了一下翅膀:“是呀,这件事情解释起来很复杂,总而言之,它就相当于是我,嗯,相当于是我的内心映射到现实世界的体现。”习飞站起身来,捡起自己的拐杖。身后的巨像左顾右盼,警戒着周围可能会出现的威胁。
“这个大家伙看起来很可怕呀。”
“是呀,我第一次看见他是也这么觉得,但是它和我心意相通,只要我不做出指示,他就不会做出伤害任何人的举动。”
习飞拄着拐杖向桔子小姐靠近。很奇怪,他每向桔子小姐靠近一步,桔子小姐就不经意间的后退一步。她看起来还是不太相信巨像不会伤害她一样。也是,巨像的样子的确看起来很骇人。
“不要害怕,它真的不会伤害你的。它温顺的就像宠物一样。”习飞安慰着说。
“并不是这个原因,而是因为有其他的理由,我现在不太方便告诉你。”桔子小姐解释。
你有什么苦衷呢?难道就不能跟我说么?我们明明都已经这么熟悉了,就像是一对多年没有重逢的老朋友一样,无话不谈,你有什么困难可以告诉我啊,我们一起解决呀!习飞心里呐喊着。
那个气息又开始行动了!习飞与巨像快速扫视着周围,警惕随时可能会出现的攻击。很奇怪,桔子小姐竟然也开始在习飞开始向周围警视的同时局促不安的向四周张望,在寻找着什么。
建筑工地里砂石、砖块、各种施工物品杂乱的摆放在各处,正午时分的阳光穿过还未建成的楼坯,穿过外架,撒在地面上。光斑与阴影在地面交错,由地面上反射到视网膜上的阳光在视觉上给人一种忽明忽暗的恍惚感。
现在正是4月天,尽管还没有到夏天那种炎热的季节,但是由于在地理位置上处于中国的南方,沿海城市,因此也比中国北方的其他城市会更早的给人一种夏天的潮热感觉。
情绪紧绷的习飞在再加上现在正午时分的温热,此刻丝丝汗水从额头缓缓流下。
“桔子小姐,你跟我说实话,你到底是什么人?”从刚才他就感觉到桔子小姐有些异常。首先她能看见自己心锁,其次她也能感觉到那个未知的威胁就在附近。直觉不会错的,桔子小姐很大可能也是一个钥匙,他甚至不敢再往更坏处了想,自己从刚才一直能感受的敌意,有可能就来自于面前自己的自己一直在向往的桔子小姐。他现在才发现,自己之前一直自以为的对桔子小姐的了解,都是一厢情愿。她还有很多自己并不了解的一面。
“什么?我就是桔子小姐呀,我们都认识大半年了,你还不确定我就是桔子小姐么?”桔子小姐一脸的疑惑。
现在桔子小姐身上并没有散发出丝毫的恶意,而自己所感觉到的恶意也并不是从她身上散发的。如果真是她,她到底是怎么做到,能在自己面前伪装的这么无辜,除非是她把自己的具象体已经召唤出来了,并且就潜藏在这附近。
如果自己现在就这么直接让巨像冲过去解决她,这个距离除非对方的具象体能迅速回援,否则就只能任由自己宰割。如果具象体回援的不及时,自己直接解决掉桔子小姐小姐,那么这场危机就直接解除了。如果及时的话也有好处,对方的具象体现身了,说不定能从对方具象体的行动之中判断出一丝她心锁能力的蛛丝马迹,从而想到应对的方法。
不过还有一个难题,那就是,习飞根本无法对眼前这个自己算是一见钟情(一声钟情?)的女孩动手啊!
一想到对方可能会是敌人,习飞的心里五味杂陈。
太讽刺了,自己暗恋对方大半年的时间,并且从遇到她那一刻起,自己所有的准备和努力都是以对方为目标的,而如今这个目标尽然有可能会是自己的敌人。他瞬间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绝望。这种梦想如危楼一般倾塌的的窒息感铺天盖地的袭来,紧紧扼住习飞的咽喉,让他近乎无法呼吸。太沉重了太沉重了。
“我知道你是桔子小姐,可你在私下里到底是什么人。”
“我,我,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人。”桔子小姐显得十分落寞,让刚刚发出质问的习飞感到一丝的内疚,但马上就将这种内疚感压在心里,硬起心来。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那有人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人?”
“真的,我这会心急火燎的找你过来就是为了帮我找回我自己的。”桔子小姐声音发颤,似乎十分着急,直接就把自己找习飞的目的说了出来。
找人帮忙还摆出这种阵势?难道不是她散发的恶意?那就是说...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异响,习飞神经质的赶紧别过头去,朝声源处望去,也忘记对桔子小姐的解释作出回应。
一个布满铁锈的破桶,刚刚应该是正直立摆放着的,刚刚发出的声响是不知道什么东西碰到了铁桶,铁桶正“咕噜噜”的在地面上翻滚,从光暗交错小巷里面滚了出来。
有东西刚刚从小巷经过!
巨像与习飞飞速的又巡视了一遍周围的情况,并未发现除了在场的自己,巨像和桔子小姐之外,有其他正在行动的活物。
破铁桶还在地上咕噜噜的滚动着。
习飞在判断着对方可能会袭击过来的方向。砌成一摞一摞的砖堆,堆放在地面上的一团一团的砂石,破斗车,吊臂车,各种正准备用于建筑的建筑材料,到处都是可以隐蔽身形的障碍物,对方也随时可以从任意一个位置攻过来。
场面太不利了,必须移动到一个宽阔的视野开放的地方才行,对方现在在暗处,我在明处,他随时可以找到一个我放松警惕的机会发动攻击。
铁桶还在地上滚动。
习飞这时候发现了铁桶的异常。
铁桶被碰倒之后应该就只会移动一小段距离的,不应该会在移动这么远的呀,刚刚碰到铁桶的力量到底有多大啊,能让它到现在还在滚。不对呀,铁桶在被碰倒之后,没有外力介入的情况之下,应该会缓慢减速直至停止。而现在这个铁桶竟然在以匀速运动,滚动的方向竟然是自己!就好像是这个铁桶有意识一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