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我在绝地求生当混子 > 第三十六章 回忆

第三十六章 回忆


  “怎么说兄弟们,溜了不?要睡了。”回到游戏大厅,陈枫对着麦克风提问道。

  “下了吧下了吧,我也要睡觉了。”

  “okokok,我等个外卖,吃完我也睡了。”

  “滚了滚了,我也滚了。”

  其他三人也下意识看了看电脑右下角的时间,加上最近训练赛强度挺大的,基本没几个兄弟还会熬夜玩,基本都是白天打打rank,下午训练赛,晚上再搞搞rank啥的,所以在听到陈枫的建议后也纷纷在麦里道别。

  关掉TS,陈枫对着电脑屏幕发了会儿呆,九月份的魔都还在散发着夏末的余温,街头巷尾乱窜的风在夜里四散游离,透过纱窗吹了进来。

  陈枫打了个寒颤,下意识的摸了摸肩膀,这才将已经散发出去的思绪给拉了回来,渐渐回过神来。

  起身拿起睡着的时候林妍盖在他身上的凉被,陈枫没有搭理它,即使它现在的样子很凌乱,不过明早起来相信它会更加的凌乱。

  陈枫抬手把它扔在了床上,它之前因为嫌麻烦而被陈枫放在了电竞椅上挂着,这会儿落在座椅上的部分已经被陈枫坐出了一大片褶皱了。

  一边打着哈欠,陈枫一边走进了浴室,准备开始洗漱。

  看着洗漱镜里的自己,蓬头寇面的,似乎这个头从中午起床开始到现在就没打理过,伸手抓了抓头发,嗯,有点油,哎,反正一会儿也要冲个澡,顺便洗个头算了吧。

  洗漱镜里,陈枫右手抓着头发,左手拿着电动牙刷在嘴里一戳一戳的进进出出,精瘦的上半身赤裸着,带着一点小线条。

  “咕噜咕噜”

  吐掉了嘴里的漱口水,陈枫转身走进隔了扇玻璃门的浴室。

  放水,脱衣服,赤着身子的陈枫抬起一只脚踩进了浴缸,缓缓坐了下去。

  ......

  耀眼的灯光从吊顶照射下来,赛后休息室里,一个棕色头发、膘肥体壮的男人站在一名矮小的少年旁边,嘴里大声训斥着什么,配合着张牙舞爪的动作,仿佛要将面前的少年给吃了一样。

  “Do you think you are a genius?”肥胖的中年人嘴里冒出带着严重质疑语气的英文,一边说着,食指还指着眼前的少年,不知道是在心底还存有一分理智还是怎样,他的食指终究是没有戳像少年的头。

  他眼前的少年有着一副清秀的脸庞,这么说一个男孩子好像不太好,但是少年真的是那种,白白净净的长相,眉眼清澈,只是这会儿因为面临职责所以双目微微有点失神。

  不算长的刘海下,那张白净的脸庞在这一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可从他那揣在裤兜里的手,拼命的往兜角里戳去,仿佛下一瞬就能将兜角给戳穿了,能看得出来,这一刻的他内心是有多么的无措。

  没办法,小孩子的发泄方式和自责、紧张与不安的表达形式总是这么的简单让你一眼就能看穿,即使被发现了他也会逞强的告诉你他没事,然后强忍着噙着泪水眼皮,不让眼泪因为眼皮的闭合而落下来。

  他面前的男人还在继续,语气越来越嚣张跋扈,似乎是要将少年最后的一分尊严给踩在地上摩擦,狠狠的践踏。

  终于,队伍里的经理看不下去了,招呼着场馆的安保人员一左一右的将这名体格稍显见状的男人给拖了下去。

  “You are a trash!”

  在被抬出休息室的最后一瞬间,在男人明明已经快要消失的时候,门外的他还是吼了一句俚语出来,撩刮着少年的自尊。

  肥胖男人被抬出有段时间后,一直在原地站着的少年才慢慢开始有了反应,抬起了一开始就低下的头,这下,他的脸庞终于漏了出来——一张亚洲人独有特征的脸庞,本来之前因为男人训斥而失落的眼神重新明亮了起来,看着依旧开着的训练室的门,少年没有说什么,转身往身后的沙发走去,开始收拾起自己的东西来。

  一直站在他身后目睹这一切同样沉默不语的陈枫就这样注视着少年,看着少年的背影,他似乎是想说什么。

  可下一秒,原地站着的他向少年的位置跑去,一边跑,一边伸手对着少年抓着什么,他好像从来没有这么急切过。

  “咕噜咕噜咕噜”

  浴缸里泡澡的陈枫不知不觉的靠在浴缸就睡着了,身体慢慢顺着浴缸边缘在往下滑着,某一刻,因为熟睡而完全放松下来身体终于是支撑不住他维持半躺的样子坐在浴缸了,整个身体滑进了水里。

  “唔哇!”

  还没在水里呆几秒,缺乏呼吸的陈枫就被成功的憋醒了,双手条件反射一般的瞬间找到了浴缸两边的位置,拿手拖住,一个抓举将自己从浴缸里拽了出来,坐直了身体。

  “哎哟,又做这B梦了,啥时候是个头啊,你丫的赌博被抓了能不能别托梦来烦我啊,我TM不是天才是个啥啊,你能不能滚啊。”爬起来重获呼吸的陈枫双手掩面,将脸上的水擦干之后,嘴里不知名的咒骂着谁。

  “我是天才。”

  “我就是天才!”

  “我他妈就是天才!!!”

  像是为了肯定自己,陈枫对着水面一阵一阵低吼着,越来越狠,最后一下随着他伸手猛的拍像水面而停了下来。

  “啪”

  手掌击打水面溅起巨大的水花,射在了陈枫刚擦干的脸上,那几声低吼仿佛抽干了他仅有的力气,他胸口开始剧烈的起伏,喘着粗气。

  不知过了多久——

  “靠,睡觉。”恢复过来的陈枫又在嘴里低骂了一句。慢慢的站起身来,顺手放掉浴缸里的水,拿起旁边的浴巾,一边擦拭着身体,一边走出了浴室。

  关浴室门的时候,浴巾被他扔在了衣物篓里。

  走回浴室的陈枫看着还散发着微光的电脑,对着键盘一阵狂按Alt+F4,在电脑屏幕显示关机页面的时候,敲了一下Enter,Win10的关机界面慢慢的消失在陈枫的瞳孔中。

  房间陷入了黑暗。

  陈枫顺势躺倒在身后的床上,踢掉脚上的鞋子,一手拉过身边的凉被。

  躺上床的陈枫并没有睡着,他拉了个凉被角盖住自己的胸口,在床上摊开身体摆了个大字,眼睛睁着,直直的望着天花板。

  不知道盯了多久,觉得眼皮越来越重的陈枫慢慢的坚持不住了,两只眼皮一搭,沉沉的睡了过去,一起睡过去的,还有那该死的过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