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彼岸境界 > 第五十章 撤退

第五十章 撤退


  战豹首领此时此刻实在是欲哭无泪,本来自己信心满满的,带领着自己的手下,来歼灭自己的对手,结果没有想到飞来横祸,竟然让自己和手下受到了这么大的重创。
现在的战豹首领可是十分的愤怒,但是又找不到发泄之处,这样的事情怨天怨地,只能怨运气不好,即使如此也不能伤害他们的根基,不过目前来看,想要真正的恢复过来,怕是很难了。
“善于侦查的还有没有,能够行动的?”战豹首领询问了一下手下。
一般善于侦查的都在队伍的外围,这种情况倒是没有被波及到太多,所以还能够正常行动的侦查武者还是不少的。
于是战豹首领就吩咐,还剩下的侦查部队,全体前进去侦察血宫的队伍,因为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假如他们遇见了敌人,肯定是没有对抗的力量的。
毕竟纹狐攻击他们,这种事情应该不是巧合,闯入人家的地盘,被人家给教训,这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说到底还是他们的运气不够好。
从他们花了这段时间了解的情况来看,只要他们不进入中心地带,可以说基本上是没有任何危险的,可是如今却是没有想到变成了这般模样。
闯入这里的不止他们,还有另一帮人,因此按照理论来说,纹狐应该也会教训另外一帮人,如果对面也受到重创的话,那么自己这一方依然还是有可战之力。
但是假如对方没有受到重创的话,那接下来可就得好好考虑一下自己的处境了,处于敌对关系的两边,不用想肯定就知道,对方一定会落井下石。
因此现在这个时候,派出侦察部队去打探敌情,这才是最理智的行为,虽然说他还抱有一丝丝的期待,因为他无法判断纹狐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在他心里说不定对面的情况比他更严重也有可能的,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眼前的这些重创,完全都可以说是不值一提,甚至说都是非常值得的。
战豹首领的侦查部队,在收到其首领的命令之后,立马开始全速朝着血宫的方向而去,遭遇了这种情况,他们自己非常清楚,此时此刻了解敌人的动态才是最重要的。
林墨不用看也知道他们的情况,要是连收拾他们这点小事情,纹狐都搞不定的话,那么血宫可就真的非常危险了。
战豹首领派出的侦查部队也被林墨发觉了,不过他并没有阻止,因为这完全没有必要,做戏将就做全套,虽然说纹狐也会光临血宫那一边,不过那边多数的话也就是做做样子而已。
以阴焰纹狐的速度来说,加上这里又是自己的地盘,对于整一个环境的熟悉程度,是完全没有人可以比拟的,所以很快便到达了血宫所在之处。
只不过和之前不一样,之前纹狐直接一进场就气势汹汹,以强大的灵力就横扫众人,使整个战豹的人受伤许多,而来到血宫这边明显就能看出态度温柔许多。
不过不知情的人还是能够明显看出,警告的意思特别明显,意思就是在说,你们闯入了我的地盘,就应该接受我的惩罚。
虽然说只是做做样子,不过一些胆小之辈,依然还是被吓了一跳,毕竟不管怎么说,这可是两只灵合境的灵兽,而且还是阴焰纹狐,完完全全可以秒杀他们。
而纹狐收到林墨的命令,并没有过多的去为难他们,只是简单的释放一下灵力,恐吓一下他们。
震兰血在看到纹狐的那一瞬间,心跳也是极速加快,生怕林墨不守承诺,直接就让纹狐横扫消灭他们,如果真是如此的话,他们甚至连一点点反抗机会都没有。
不过才看到纹狐只是做做样子,恐吓他们之后,并没有过多为难,或者就是攻击他们,与之前林墨承诺的一模一样,震兰血那一颗悬着的心终于算是放下了。
脸上也不由自主的散发出了动人的微笑,在其他人眼里,这可能是一种劫后余生的笑容,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这是承诺兑现之后的笑容。
整个队伍竟然受到了纹狐的攻击,想要继续前进,可能已经不现实了,如果还继续按照原先的计划,那么可能所有人都会被歼灭。
这个时候,震仇血不由自主的看了看他的妹妹,震兰血点了点头,于是接下来震仇血便吩咐手底下的人全体撤退,所有人听到这个消息也都松了一口气。
这一个时候大家就怕听到继续前进,因为这样的话,每一个人的生命都是未知的,有可能下一刻你就一命呜呼了,毕竟他们之前面对的是整个银松丛林的霸主。
而战豹那一边也开始撤退,因为不管血宫这边是否受到了重创,以他们此时此刻的情况来看,是完全不可能再继续前进的。
两边都因为受到了纹狐的攻击,在互相推测对方的情况,两边都非常希望纹狐会重重的伤害对方,如此一来就不用麻烦自己动手了。
而在血宫撤退的途中,占卜那一边的侦察部队也在远处探查情况,很快他们便把情报送回了战豹首领那里。
在知道血宫这边的情况并不严重之后,他整个人心都凉了,因为他知道他现在的情况,对方很快就可以知道,并且说不定还会乘胜追击,落井下石。
于是便吩咐手底下的人,现在这一个阶段尽量不要惹怒对方,有多低调就该多低调,等自己好好的缓过气来再说。
两边互相都在对方安排了自己的眼线,战豹首领自己也能够推测,果然不出他所料,震仇血很快就得知到了他们的情况,不过让战豹首领非常意外的一点,那就是震仇血并没有为难他们。
这倒是让战豹首领非常意外,因为他知道,对方想要真正的击败他们,错过了这一个时候,在未来的时日可就不一定会有机会了。
其实两个派别本就属于一个组织,从理论上来说,完全没有达到你死我活的必要,只不过很多时候规则就是这样。
而震仇血的这一个举动,要说不令其感动那是不可能的,甚至说就因为这一个举动,让两个派别化敌为友也是非常有可能的。
这之后发生的事情对于林墨来说并不关心,他只是觉得没有必要多做杀戮而已,既然能够化敌为友的话,这一点倒是林墨非常希望看到的。
既然承诺震兰血的事情已经实现,那么接下来就可以和她共同商量之后的事情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