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彼岸境界 > 第六十六章 白银令牌

第六十六章 白银令牌


  “既然宗门有所定夺,那么我等执行便可,不过从这个意思来看,找不到也没什么,我想我的意思你们都懂吧!”林墨示意了一下闻裕和司徒古韵。
林墨的意思,非常的明显,此次寻人完全靠随缘即可,也并非是完全不放在心上,而是通过一系列的判断,此事的难度太大,且宗门也没有过于逼迫。
也有可能此事与境外之人有关,那既然如此,有按照个人意愿即可,不过真若发现此人,当然会如实向上禀告,只不过目前来看,怕是难以寻到。
想一想,在两仪城有着地藏坊,雅阳楼这样的存在,境外势力想找人自然是很强的,而这都需要远在另外一边的宗门来帮忙,这其中可就实在是无法理解此事的行为了。
细细一想,其实两仪城是真的混乱无比,各个势力盘踞于此,而且其目的性都无法得知,甚至各个都是各怀鬼胎,实在难以揣测这些人的心思,复杂得不行。
“行了,至少目前来看,可以轻松那么一小段时间了,毕竟谁知道,过段时间会不会又出什么幺蛾子,暂时放一下吧,我这段时间可是太累了,整个人心神疲惫!”林墨对两人说道。
“嗯,有事咱们再继续联络!”司徒古韵点头道。
随即林墨便与闻裕和司徒古韵分离,看到两个人离去时打闹的身影,林墨也不由得笑了,这两人也是一对活宝,看他们两个的情况,在一起的话,应该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既然,已经如此,那么林墨算是可以轻松一下了,这段时间长时间的绷紧神经,也是十分的难受。
回到银松洞府,林墨伸展了一下身子,整个人的心情都舒畅了许多。
“哟,看你的样子像是遇到好事情一样。”成惜看到林墨的样子,慢悠悠的说道。
林墨也不隐藏,如实的说道:“算起来,倒也算是好事,可以放松一下了。”
成惜很知趣的没有多问,目前成惜自己在这里还是十分舒坦的,不用出去胆战心惊的活着,林墨心情好,自己就更不用理会,简直美滋滋。
林墨便躺下,静静睡去。
三日后......
在城南一个不起眼的角落,这里有一家看起来十分落魄的杂货店,除了门口的阶梯看起来十分光滑,其余的地方每一个角落都布满了灰尘。
还是之前那个一模一样的地方,地藏坊的杂货铺,除了看起来更加的破旧,其它是真的没有什么变化。
休息了三天的林墨,对这些境外势力还是想多了解一点,天逸不在,莲幽池那里可怕得很,雅阳楼还是尽量不要接触的好,青衣盟的话就算了,而地藏坊的这个杂货铺自然就成为了林墨的第一选择。
加上上次这里的前辈,也并未为难林墨,林墨对此还是很有十分不错的好印象,同时这所谓的机缘,林墨也想试试,这也并不是一件坏事情。
林墨再次恭敬的敲了敲门,这次就轻轻一敲,里面的人,便开口让林墨进来,看到林墨再次到来,中年男子轻声笑道:“干什么,以你的身家,想要打探消息,怕是很困难啊!”
“瞧您说的,我这是来寻前辈叙旧,并无恶意,前辈可不要误会。”林墨笑嘻嘻的说道。
“说吧,什么事情?”中年男子说道。
“您之前不是说,这令牌可以升级嘛,来碰碰机缘,看得行不,嘿嘿嘿!”林墨满脸的笑容。
中年男子名为伏琛。
“哟,你在想什么,机缘这种事情,是想得到就得到的吗,这种天真的想...”伏琛还没说完,就被林墨说的一句话给打断了。
林墨虽然休息了三天,不过也把思路理了一下,来这里自然有着自己的判断,同时其也是各种考虑,以及决策下,过来的。
地藏坊,打探消息,既然如此,那么眼里藏着雪花的人,林墨不相信他们不知道,如若他们不知道,林墨也就没有深入的必要了,而如果知道,一定可以让中年男子知晓自己的不一般。
“眼里藏着雪花!”林墨慢悠悠,似乎不经意的说道。
伏琛,没有说话,一下子沉默了起来。
林墨见起了效果,赌对了,心里无比高兴,不过却是没有表现出来,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我在寻找他!”这是林墨的第二句话。
伏琛听到这句话,眼里似乎想到什么,笑了笑:“哈哈哈!你很聪明,作为风语阁冻谷的弟子,你很不错!”
说到冻谷的时候,伏琛眼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奇怪神色。
林墨听到风语阁冻谷的时候,并没有任何的奇怪,这种事情对于这样的势力来说,并不算什么难事,所以完全没有奇怪的必要。
“好吧,你的聪明赢了,不过你得做好准备,这可能没有你想象的如此美好,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伏琛说道。
“我已经做好准备了!”林墨拍了拍胸脯。
伏琛一下子狂笑了起来,“啊哈哈哈!”
这倒是让林墨不明所以,有点摸不透到底发生了什么。
“既然如此,我和你细细说一下,随我进来吧!”伏琛收了笑声,一下子严肃起来。
内屋的装饰,看起来稍微华丽一些,不过陈旧感依然还是满满的,这一点无论你如何去看都摆脱不了,伏琛示意林墨坐下,这个凳子也是灰尘满满,摇摇欲坠。
“虽然说,我已经勉强认同了你,不过以后的事情,还是得靠你自己,我只是把你领进门,至于造化嘛,就看你自己了。”伏琛缓缓的说道。
“前辈放心,不会辜负您的好意的。”林墨抱拳弯腰恭敬的说道。
伏琛摆了摆手,说道:“不是我的好意,是你自己争取的,你只是青铜令牌,拥有这样令牌的人,多得数不胜数,只不过地藏坊一向以低调为主,所以不知道的地藏坊,也大有不少。
而青铜之上,便是白银令牌,白银令牌的数量相比青铜的话就少了许多许多,能够成为白银的方法也有不少,好比现在的你,就是一种。”
“嗯?我?白银令牌?”林墨有点震惊。
如果按照伏琛的话来说,那么林墨现在岂不是就可以拥有白银令牌了,这个跨度还是十分令林墨高兴的,没想到此行居然可以有此收获,这也是令林墨意想不到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