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神话三皇演义 > 三皇演义 第三章:龙族化混沌,女娲惊醒

三皇演义 第三章:龙族化混沌,女娲惊醒


  麒麟老祖被龙皇诛杀,其族又被围困,康回急于建功,便提议即刻出兵,众神复议。

  龙皇即率万族之势至东方尽头之地,远方见一颗巨树生长虚空,正是金乌一族栖息地,扶桑!

  东方尽头乃是日神元神灵体所化灵体太阳星升起的地方,日曜大地。

  天庭之上,帝俊座于神庭,下方坐有四方大帝,乃是星大帝,掌诸天星宿,云成大帝,掌诸天庆云,乃灵气合清气所化,昊天上帝,乃是盘古意志所化神龟背壳脱落中一片所化,掌岁月长河,洞悉岁月,东岳大帝,乃山神之首,后来阴司之主。

  面向诸天神众,帝俊讲述夜游星君功劳,众神心中大喜,有此内应,何愁此战不胜?

  四方上帝带领各自神众,下了天界,驾云至东方尽头,只见龙皇万族:

  飞禽遮天忌,巨兽背山林茂密,各神架云至半空,可谓势力庞大!

  昊天上帝口吐真言,道:“初龙背天道而行,盘古破混沌曾言,掌天者可令万物,尔等如何此不敬,徒惹祸端!”

  昊天上帝乃是一片造化玉蝶所化,洞悉岁月长河,真言一出,面前站起一位巨人乃是盘古,盘古双手托天,双脚踏地,汗流成海,背生山河,日月轮流护法。

  龙皇端坐盘踞巨龙,巨龙睁开双目,迸射两道精光,天地晴朗,盘古虚像消散,龙皇开口道:“同为盘古护法,月神因被混沌之力所伤,故而不敌日神,被其封锁元神化作太阴星,而一道意志随盘古汗流落入深海,此掌天着还需待定!”

  话音落,虚像诞生,火光冲天,一道流光落入海内。

  两道势力再不多言语,开动神界战争。

  夜游星君大喊道:“康回大神,此时不动何时动?”

  听此言语,康回使用神通告诉部族真相,蛟龙一族对‘龙子’早有怨气,听到首领法令,刀兵转向,只见巨兽山倒,飞禽落地,蛟龙一族势力颇大,又是腹背之敌,龙皇一众瞬时乱套。

  昊天上帝听此言语,不屑一顾,使大地灵契所换,如何换得法条?如何令其臣服!

  再过了不知多少岁月后,帝俊十子化日祸害凡间,至使失德,昊天上帝夺了天庭,更是创造了封神之战及佛教西行等才收回凡间行云布雨之能,使天庭有了真正权柄,当然此是后话了。

  昊天上帝对上风族首领,本是上界天神,被龙皇之德感化。

  蛟龙王临阵倒戈,致使龙族元气大伤,龙皇被其余三帝围剿,却也喟然不惧!

  只叹败局已定,天数难为,掌天着以令万物。

  龙族此次争端,因蛟龙王临阵倒戈而告败,东岳大帝号令众山神,天意难为,众神归心,投了天界。

  争斗结束,龙族大败,龙皇身死道消,龙族太子却在几位首领保护下逃了去。

  众天神回至天界。

  帝俊论功而封,夜游星君功劳巨大,封了第五方大帝,为夜帝,掌管昼夜起明。

  龙族虽然事败,却非战败,皆是因蛟龙一族临阵倒戈而未事先筹谋,致使龙族兵甲身虽死而不消于大地,聚集东方之地,怨气冲天,化作一处极阴之地,帝俊曾派鬼母前去收复,奈何龙族怨气极深,形成怨气,遮天蔽日,致使太阳星初升时不见日光,需得正午,日上正头,才可见其微光闪动,多少急需太阳精火生存的生灵而亡,更是想要借助太阳精火而化形的灵韵消散,帝俊为此苦恼不已!

  此处乱象惊动一位远古大神,女娲!

  女娲乃是混沌之时一处灵根所化,是因为盘古被帝江所吞,灵气无处栖息,各相聚合,化作灵根,而盘古破帝江时,女娲所在遥远,盘古汲取灵气时未成波及,待至天地开辟,得道化形,还是一根双胎,还有一位大神名为伏羲。

  二位化形后游历大地,伏羲归于山中修行,而女娲路遇兽潮奔涌,有一只灵兽名为凫舄,人面鸡身,得了天地初开时的造化,得了道果,却擅长挑拨,出现在那里那里就会出现战争,却随着兽潮奔涌时冲撞了女娲!女娲便取下凫舄的头颅,使其道果尽失,但凫舄身体却并未消散,却也可以行动,跪在地上求饶!

  女娲道:“定是脑中恶念牵动善身,若无头颅倒也是善物!”

  不过人无首倒也不好行动,女娲动了善心,便使黄土为其捏造了头颅,头戴冠似鸟,取名为鸡!女娲看着自己创造的生命,满是欢喜,又至一处创造了狗、猪、羊、马、牛,具是取善除恶,或换头或换身,又使神通为这些生灵创造了雌性,让其繁衍生息。

  做完这些,女娲也已是筋疲力尽,便身靠大山而眠。

  这一日忽然被大地上怨声所惊醒,抬眼望去,太阳星升起之地被一团黒雾笼罩,日出时不见日光照耀,需正午才可见微光闪动,致使倚靠太阳精火得道的生灵具是身死道消。

  女娲唤来此处山神,问此是因何缘故,大山上一处,一头山鹿化出人身,向女娲司礼,道了龙皇起干戈,蛟龙王投天庭之事!

  女娲闻言推演,知晓事情因果,便起身前往东方之地,见满地龙尸,龟甲背山密林枯竭,散发着阵阵阴毒之气。

  突然,女娲极速后退,在此战场之中,似乎有一道似有似无的混沌之力涌动!

  女娲遂起神通唤醒伏羲,伏羲身穿百兽灵袍,上有百兽奔涌,又有山河流动,伏羲赶来,女娲司礼叫兄长,道:“此地似有凶相,方才进入,有一道混沌之力侵蚀,莫非又是那兽犼作乱?”

  犼乃是盘古头骨所化之体,具是因为盘古被吞之时,一道混沌之力入体,盘古恐怕侵蚀灵根,故而将其锁入灵台,天地初开,盘古演化万物,却将此处相忘,犼便借天地之韵诞生了,不再五行中,幸好盘古在大地留有一道意志及时发现,并创造机缘让此兽遇伏羲与女娲,二神发现便与犼争斗,却是因为犼身体坚硬,无法穿透,被它逃了去。

  伏羲点头道:“不无可能,待为兄拘来龙魂问一问,便知分晓!”

  伏羲伸手,显出一道画卷,似长河向前铺去,不多时,画卷中龙族与天界争斗战场显现,正要结束,伏羲点住几位,收了画卷,却有几位龙神现身,不过身体却是透明,并无实质,几位见到伏羲与女娲,弯腰施礼!

  伏羲问道:“且问你们一句,此番现象虽有怨气,却为何显有混沌之像?”

  一位龙尾人身的大神道:“此具是因为龙皇。龙皇灵体乃承载月神意志,月神护法时于清气相撞,灵韵裹挟清气堕入深海,龙皇以月神意志所化,自然承载了清气。故此龙皇身死道消,清气便逃了出来,盘古大神开天辟地,清气轻而为天,浊气重而为地,大地本是浊气而化,遇清气而化成混沌!”

  女娲道:“原来如此,各位既已事败,为何还在此处作孽,遮天蔽日,致使生灵涂炭!”

  那龙神道:“不身死不知因果,原来吾等应有八百年造化,却因天庭杀戮,致使不曾享有,故而心生怨气,即使有欲离开此地者,又因此地化作混沌,无法运灵气辨方向!”

  讲完,几位龙神化作灵光消散。

  伏羲道:“吾妹可有办法解此地之难?”

  女娲道:“吾有一计,效仿盘古大神,开天!”

  伏羲一惊,道:“吾妹应再做思量,吾观大陆兽潮奔涌,山河流动之际,曾做推演,盘古大神开天时,在帝江腹中待至一万八千年,混沌将其视作己出,更未伤害,算其修为更是达到大道合一境界,你我无法与之相比!”

  女娲道:“何为‘大道合一’!”

  伏羲道:“你我乃是灵根所化,又得天地初开造化,殊不知生灵诞生时须得修行,吾因犼兽负伤,前往山中修行,许多初始诞生的生灵须得引气入体吾命名为‘开灵’,开灵使得体内丹田化出灵根,是为‘养灵’体内灵根开花时,灵长类需‘通窍’别它则为‘化形’,而后在入修行,便是引气入体:开灵、养灵、通窍;化气练神:成神,凝神、出神;练神返虚:斩神、化神、分神,练虚合道:合灵台、并元神、练灵体,此之上应是大道之境,盘古大神应在大道之境之上,怎奈为兄生来如此,无有经验一谈,不知何处推演,你我之修为应在大道之内!”

  女娲道:“原是如此!”

  伏羲道:“天地若非盘古而开,似乎你我需等一万八千年化形,而这天地便是你我兄妹二人功德,在我们之后,也是有其他灵根正在孕育!故而天道生其一,也在孕其二。”

  女娲道:“吾却有一法,可破此难!重塑盘古之躯,吾有造物法则!”

  伏羲疑惑道:“造物法则?”

  女娲便把造鸡、羊、牛、马、猪、狗之事讲与伏羲,随后便领悟造物法则,可利用此神通重塑盘古金身,将东方这片小天地开辟!

  女娲道:“吾虽有此神通,却不知盘古脉络元神体魄,故而需要长兄助我!”

  伏羲喜道:“近来游历洪荒万物,正是专研盘古体魄脉络,可助你!”

  女娲大喜,一来可解此地之难,二来可得造天地之功德,却不成想,此番劫难创造出新的大地共主,万物之灵!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