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神话三皇演义 > 三皇演义 第四章:东方劫难,女娲造人

三皇演义 第四章:东方劫难,女娲造人


  东方怨气聚集化作清气,与大地并合,化作一处混沌,幸有女娲造物之术,欲重塑盘古之身,重开混沌!

  伏羲游历洪荒万物,此乃盘古之躯体所化,知晓山川流动此正是盘古脉络。

  伏羲讲完盘古脉络,道:“吾兄妹二人虽为混沌时诞生灵智,却因天地开辟之时所在之地遥远,并未见证开天辟地,并不知盘古大神容貌如何呀!”

  女娲道:“此事不难,修行修其内,容貌如何并无关系!”

  只见女娲纤手一点,一处息壤飞到手中,放到面前,女娲又一反手,化作一片莲花取来黄河之水,小小花瓣似乎将整个黄河盛尽,用之不竭,待黄土稀释成泥,女娲亲手捏造起来,不一会,一个人身蛇尾的泥像便形成了,活灵活现正是女娲本相!

  女娲又吹一口灵气,瞬间,泥像四周灵气飘动,蛇尾架起祥云,向形成混沌之处飘去!

  女娲道:“泥像被吾注入一道元神,待吾开天,此地混沌之力虽不比先天之时,也恐伤灵体,还望长兄助我!”

  伏羲道:“吾妹宽心施法,吾来助你!”

  伏羲盘膝,伸出左手一弹,一道黑影弹出,又伸出右手一谈,一道白光射出,原来是两条锦鲤,两条锦鲤一阴一阳,正合盘古阴阳二神,两条锦鲤飞至泥像身下,化作阴阳二界,镇压大地,女娲泥像瞬间化作百丈托住清气向上飞去。

  “吼——!”

  突然,远处一声怒吼传来,一个百丈巨兽,瞧它模样,眼大如日,巨大脑袋上燃烧着火焰,身躯如狮子,却长满鳞片,鳞片下是无法遮挡的火焰!

  正是犼!

  伏羲道:“定是这混沌之力引来了这畜生!妹妹宽心施法,待吾擒它!”

  这里的动静也已惊动神庭,帝俊端坐神位,日游神道:“下界有位神灵,名为女娲,乃是造物之神,与盘古大神同岁,正解东方大地之难!”

  帝俊闻言大喜,遂派星帝,云成帝下界,助女娲大神!

  二帝下界,正遇犼兽出现,道:“伏羲大神宽心,吾等来助!”

  伏羲大喜,遂收了阴阳锦鲤,道:“二位神君,助吾妹压住地脉,此兽凶险,不可入混沌,吾来降他!”

  伏羲引走兽犼不提。

  女娲施法,泥像越升越高,最终与天同高后,又做稳固,女娲才将泥像落下。

  东方混沌之气消散,一如天地开辟之时,世间灵气瞬间充满东方大地,没有了雾气遮挡,又正值晌午,太阳星日耀东方,万物复苏!

  天界云海之中,金光闪动,几道光芒落入大地,落入女娲身躯,竟有一道落入泥像内;

  天界二帝向女娲施礼请辞,复回神庭。

  忽然!

  女娲望向泥像,泥像表层脱落,竟化出血肉,又得‘天地初开灵气’得了灵韵,变成一有血有肉的生灵!

  女娲见此现象,忽来灵感,望向满地尸骸,口吐真言,道:“汝等言有八百载造化未得,吾有神通,助你等享完八百载造化,莫要在生事端!”

  尸骸似有感应,皆化尘土。

  女娲取来莲花瓣,将剩余黄河之水倒入大地,开始捏起泥像,此泥是龙族之躯所化,有了体魄,又承载着龙族意志,捏完之后,瞬间化成一个个有血有肉的小人!

  女娲又道:“汝等此番争端实属不该,恐再生事端,且抹除记忆,好生享这八百载之造化,与你们命名‘人’是因人乃为代称!”

  女娲日夜造人,越来越多,随之疲倦,但还有多些元神无处藏身,女娲便至山顶之处扯下一根藤条,向泥泞抽打,一抽,便有无数‘小人’出现。

  女娲忽然心有感应,四处寻找,却未找到,心道:“我那本相泥像得了造化,却又不见,恐伤我名声!”

  原来女娲在寻找自己本相捏造的泥像,竟然不见了,不过此时女娲不及寻找,却又心急,抽打越来越快。

  那一个个‘人’爬森林,入山河,四处奔散!

  女娲疲累,便倚靠大山而眠,此处山神为感激女娲功德,以花草树木为被,长在女娲身上!

  那些人们有的爬,有的滚,有的四肢并用奔跑,走向山川河流,森林沼泽!

  这些人们便是龙族兵甲,被女娲重立体魄,享完八百载造化!

  洪荒岁月眨眼而逝。

  享完造化的人们化作泥像,又化作尘土,不过这些人却生了子孙,他们在化泥像时,便知晓了事情因果,具是因为女娲大神,才有了这八百载的造化,也将这些事情与自己的子孙。

  据后世记载:洪荒有一国,其不寿者八百岁,亡时化泥像,是为妖!

  不过他们的子孙却多灾多难!学兽潮奔涌,与猛兽夺食,或被雷电击中,或被洪流冲散,又被猛兽吞食,不过这些人也聪明,至树顶躲洪流,进山洞躲雷电,以石器击猛兽,食猛兽残羹充饥,披猛兽皮毛御寒,即使如此高寿者不过五十!

  黄河以北有一山,山中有溪泉,山林茂密,生灵多食草木。

  有一群人便在此处安生,多食肉类,砍伐树木绑石块做防器,有一树成千年已久,却干细叶稀,被断了根做了石锤,不成想,此木却有了灵智,却未成化形,却被人折了体魄,也是无法化形,可怜千年修行毁之一炬,元神受到极阴之地牵引,却蹲在一山石边哭泣。

  却惊得此地山神元神回归,现了本身。

  山神羊首人身,穿一白毛长衫,手托一颗神树,见一元神坐下哭泣,便问原由:“若是化形未成,当是道果未到,如何在此哭泣?”

  树灵在此修行千年,当然知晓此人正是此山山神,施礼后便道:“可怜,吾未有那龙族造化,不可求圣人施舍体魄,若是小神化身未成也罢,怎么想是那人族将小神体魄强行破坏,至道果尽失!”

  山神久睡千年之久,未成知晓女娲造人之事,便道:“洪荒万众,如何生的一人族?”

  树灵见山神不知,便将女娲造人之事讲诉,道:“人族来此有几年光景,杀伐生灵充饥,砍伐树木做器!虽不长寿,却天生灵智,日起而作,日落而息!”

  山神听此大怒,外族竟伤本山神之灵,待吾会上一会,岂不知吾乃此山之主!

  听树灵描绘,山神化作人的模样,穿兽皮拿石器,往山中而去。

  山中,几个人正在拿着石头敲打树木,将木棍定在土下,山神正巧撞见此像,于是便凑近,没想到,人还会言语,只道:抓野兽、抓野兽!

  山神看着地上订下的木桩,心中道怪,此番如何当的住野兽奔涌?应试它一试!

  于是,山神跑远,化作一头烈彘,奔涌而来。

  人们听到动静,只当是野兽而来,便向木桩跑去,山神化作的烈彘,已浑然一体,它倒是要看一看,这木桩如何经得起猛兽奔涌,见它一头撞向木桩,果然不堪一击,却在此刻,山神感觉不妙,头顶一块巨石砸了下来,山神留下一具远处拘来的猛兽尸体留下,自己则化一阵风盾去。

  站定远处,山神望着这些争抢烈彘的人们,暗道一声聪明,原来,在这木桩之上绑着藤条,藤条另一处则是巨石,撞断木桩,巨石便落下砸死猛兽!

  正观望时,后面有人抓住了他,道:“你是什么人!”

  山神一惊,道:“你又是什么人!”

  那人道:“我是这的首领,你是什么人!”

  山神倒也不怪,兽群亦有领群者,更何况此类灵智生灵,遂化出本相,架云升至空中,道:“吾乃此地山神,此山之主!尔等即是此山之灵,吾便是你们之主!”

  那首领道:“此山之主可会助我们捉猛兽充饥,取兽皮遮寒!”

  山神道:“然!”

  那首领道:“那便是主!”

  山神心中大喜,原来人的要求如此简单,作为山神,此何难?又问道:“尔等名号上报!”

  那首领道:“何为名号?”

  山神道:“你还未成起名号?也罢,吾与你起一名号,名‘有食不寒’。”

  那首领道:“便叫‘有食不寒’。”

  山神大喜,不成想,沉睡千年修行,山中出现此灵智生灵,早先,山中竟些奇异灵兽,花草树木,此地又非龙脉,生灵不知多久方可化形,故而无趣便沉睡修行!

  山神时而化猛兽逗弄,时而化人布置陷阱,不知不觉,已过几十载。

  神不知何为亡,那人们首领‘有食不寒’被雷电击中而亡。

  山神问他人原因,人们道:“原有人们,最不长寿者也有八百载,却至那长寿者们死了之后,人们常遭雷击,遭水淹!”

  山神悚然一惊,想起,当年未化形时,自己山上一朵花瓣被大风卷入云上,云上有一神龟,神龟承载岁月,山神见到盘古化辅天意志,言,若世间异灵诞生,吾降神雷灭之,断其造化!

  山神当下明了,却也难言伤心之处!当下定心,决定前往天界,寻法救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