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神话三皇演义 > 三皇演义 第二十章 居山氏之神

三皇演义 第二十章 居山氏之神


  姜炎二人被自称居山氏的族人带到领地中,居山氏领地在四座神山中间,一条小溪旁搭建无数房屋,人们或在溪水中捕捞,或在岸边清洗兽皮,亦有身穿兽甲的巡游兵士,姜炎二人不做反抗,被带到一座巨大的宫殿。

  说是宫殿,只不过是用几根巨木顶起的木屋,但是里面却杂草丛生,甚至有生长起来的小树,小树上缠绕着几条小蛇,对着众人吐着信子。

  那族人命姜炎二人跪下。

  二人相视一望,一位乃是人族第一位,一位身居少皇之位,岂能说跪便跪,皆不为所动。

  那头领模样的人类刚想挥舞手中兵刃,却被走出一人打断,那人高不过七尺,背篓面衰,披着一件宽大的兽袍,望着二人,头上带着用木条绑起的山麓头骨,“两位从哪里来,怎来了我这居山氏的领地?”

  姜炎望着老人,眯起眼睛,他已修行十世,什么人没见过,此明明是位中年之魂却怎是这般年老色衰,定是被何物汲取了寿命,“你是何人?”

  老者道:“吾乃居山氏首领,奉有熊国国君之命,在此安居。”

  姜炎心中一喜,没想到遇到自家人,却还是有些忧虑,毕竟自己是被有熊国贬去了氏号,“那你是奉人帝少典之命,还是那轩辕氏之命?”

  老者迷惑的看向姜炎,“自然是人帝少典之命!”

  姜炎放下心来,上古虽有兵甲却唯有驿道,此事又是家丑,定然传不太快,便呵斥道:“吾乃姜炎,少典之子,岂敢让吾下跪?”随即扔下一物,乃是原姜炎氏的法令,老者慌忙捡起,向额头按去,果然是有熊国法令!

  老者慌忙拜下,惊的四周之人也都拜下,“小人不知少帝临驾,望无罪!”

  姜炎摆摆手,疑惑更盛,那老者虽然恭敬,但面色惊讶慌张,姜炎也不戳破,只是暗加小心,“吾与好友游历,要去那荒原之地,巡游边境,在此地遇到猛兽受伤,在你这里休整一番即离。”

  老者点头应是,连忙招呼族人为二人收拾一间房屋,那族人领命而去,走到一处房屋,那头领将里面的人赶出来,又命人收拾一番。

  老者带着姜炎二人在领地中巡视,姜炎伸出手,化出一物,乃是向阳草,此草夜晚闭目蜷体,白天向阳而行,其蕴含着巨大阳气,“命你族人寻找此物,天黑前找齐一百株。”

  此物克制阴物,帝尧时,赢勾不听帝命被帝尧所斩,阴界大乱恶灵出世,不少人被恶灵上身,帝尧便命人将此草带在身旁,恶灵便不敢上前,兽魂强大,姜炎便命居山氏首领找上一百株。

  老者接过向阳草,仔细端详,疑惑的看了看姜炎,不确定又望向姜炎,姜炎盯着他,又放到鼻子上闻了闻,“殿下若是我猜的没错,不消天黑,只需半刻就可以寻到!”

  说完,领着二人去到东面一座山上,指着一片草地,询问道:“可是此物?”

  姜炎震惊的望着满山遍野的向阳草,心中大喜,“正是此物!”

  老者翻了翻白眼,心中松了口气,当是什么神物,原来是要杂草,单是那‘神像’命自己拔出神殿的也不只百株呀!

  老者恭敬道:“那小人便命族人来取?”

  姜炎摆摆手,道:“你先退下,吾自己来就好!”

  老者点点头,领命退下。

  后土疑惑,“殿下要杂草做甚?”

  姜炎笑道:“此乃向阳草,极克阴魂,当年帝尧……。”刚想将帝尧克阴兵之事讲与后土,忽然想到,此时帝尧还未诞生,修行者最忌讳的便是因果,言多必失,“此物可助你除灭那兽魂!”

  后土闻言,心中感动,原来因为自己姜炎才暴露身份。

  很太阴星出现,夜晚降临,万灵之魂此时感应着轮回之力,前往极阴之地。

  姜炎捡起一根树枝,在地上刻画,一直画到现在,但是每一次树枝滑动,便有金黄色液体流动,姜炎也是大汗淋漓。

  后土体内的犼魂亦是蠢蠢欲动,姜炎终于完成了阵法最后一笔,精光闪动,极阴星的亮光竟不及这方寸之地,向阳草没感应到太阴星的光照,以为太阳星升起,便张开身体,却释放出磅礴的太阳精火升空。

  姜炎想在此协助后土度难,却感觉灵台中一阵刺痛,“姜炎,你他奶奶的将本龙忘记了!”原来耀龙也属阴物,受此阵影响。

  姜炎无奈道:“此难只有大神独解了,此阵对灵魂有极大克制,吾为你护法,大神宽心。”

  后土欲言又止,点点头,盘膝坐下。

  姜炎退出阵外,耀龙在内破口大骂,姜炎欲在进阵内,耀龙连忙闭嘴。

  此地离居山氏领地很近,一处木房前,几个汉子聚在一起,一人道:“那女子生的甚是美丽,堪比女娲大神!”

  又一人道:“你见过女娲不成?怎知有女娲美丽?”

  原来,几人见首领带来二人,后土又与女娲同相,几人起了色心,一人道:“不如我们几人上山会一会那二人?”

  一人连忙摇头,“那二人可是首领带领的宾客。”

  一位脸上被猛兽抓出伤疤的男子道:“那二人还在山中,或被猛兽叼走,或不告而别,谁能知晓?”

  几人恶向胆边生,开始算计起来。

  佝偻老者站在神殿旁,望着山中磅礴的太阳精火,若有所思,随即转身进入到神殿中。

  神殿内杂草丛生,却有规律,有水有树有生灵,像是一处未曾踏足的荒山。

  佝偻老者向前走去,其实里边极大,隐藏着一处山壁,只是少有族人到此,隐隐有居山氏禁地的说法,在山壁上竟有四处凸起的人像,活灵活现,老者进来后,神像竟口吐人言,“这姜炎氏来此地可是发现了什么?”

  佝偻老者道:“具他所言,来此地是因要去荒原之地,路过我族领地,遭猛兽侵袭,或许是荒原之地出了什么变故吧!”

  沉默一会,一座石像道:“还是小心为妙,吾等得此修神之法若是成功,掌控人族皆是捻手而来!”

  另一个石像也开口道,“我自废除灵体在此,已有千年之久,昔日访古族,最不寿着也有八百载,吾不知废了多少精力得了此道,断不可让这姜炎氏看出端倪!”

  佝偻老者点点头,“我自有分寸,只是居山氏未有灵胎诞生,只能在委屈各位先祖,食用山中灵兽了。”

  石像不言,成神之道艰难万分,废了灵体,灵魂聚在石像中汲取灵力,太过漫长,以至于,几座石像不知已换了多少位首领了。

  佝偻老者望着守护着居山氏的石像,心中有些莫名悲伤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