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反穿书:嫡女翻身日常 > 第八十一章 温三两(二)

第八十一章 温三两(二)


  青烟袅袅。
  张冉冉从桌角的香炉上收回目光,注意力放回对面的人上。
  桐柏宫的宫主禾谷子端坐在桌前,花白的胡子落在胸前藏青的道袍上。温三两在他手边坐立不安,时不时地就把屁股撅起来一点。
  她忍不住抬袖挡了挡自己脸上的笑意。
  “温公子不太舒服?”
  还没等对方回答,顾明磊就先噗嗤一下笑出声来。
  温三两脸色黑如锅底,眼看着就要拍案而起。
  “你给我坐下!”禾谷子一巴掌又给他拍了回去。他一屁股坐回去,呲牙咧嘴地忍了好一会儿,才把那声惨叫憋回去。
  顾明磊埋着头,笑的有些停不下来。
  “王爷。”张冉冉见温三两的眼神越来越不善,连忙轻咳了两声,提醒顾明磊收敛。
  顾明磊拧了下自己的大腿,勉强撑起皇子的威严:“道长。”
  禾谷子赔笑:“八王爷。幼子无状,冒犯了王爷……”
  “哎,别,本王可担不起道长如此大礼。温公子有胆子给本王下毒,想必也一定是做足了心理准备,就是不知道如今牵连道观,温公子有何感想啊?”
  “你!我一人做事一人当,你不要拿道观说事!”
  “温公子,这儿不是江湖,毒害皇子,在大靖律例里,是诛灭三族的死罪。有律法可依,就算是现在拿人,也没有可以置喙的地方。”张冉冉冷着脸。
  温三两哑声,涨红了一张脸,没能找出反驳的机会。
  顾明磊懒散地撑着下巴:“不如先说说你为什么要给我下毒吧?”
  温三两不想答,可一侧头,就看见禾谷子担忧的目光,他不禁咬紧了后槽牙,硬是把头转了回来。
  “你害死了瑾哥。”
  “瑾哥是谁?顾瑾?”
  温三两点头。
  侍立在后面的赵德海着急地想要替顾明磊解释,却被顾明磊抬手制止。
  “你什么时候认识他的?我记得本王带他回宫之后,他也没说过有什么朋友。”
  温三两犹豫了片刻,禾谷子还满眼忧愁地看着他,他心一横,索性破罐子破摔:“在他入宫前,京城雪灾,他把最后吃的留给了我,自己上街去了。我在破庙里等了半个多月,都不曾见到他,我怕他死在外面无人收尸,就准备去找他。”
  “可他回来了。他跟我说,他改名字了,叫顾瑾,还遇见了个雪球娃娃,他要去保护雪球娃娃,就不能跟我一起乞讨了……”
  “等等,什么雪球娃娃?”顾明磊皱眉,不会是他吧?
  “当年王爷年幼,穿着陛下给的狐毛大氅,白白胖胖的,确实像个大雪球呢。”想起小时候的王爷,赵德海满眼的慈爱。
  张冉冉掩唇轻笑:“雪球娃娃。”
  顾明磊恼羞成怒,张牙舞爪地要去“教训”张冉冉:“才不是雪球娃娃!”
  张冉冉笑的更开心了。
  温三两嫌弃的看着他:“我看是黑心的雪球。”刚说完,禾谷子恨铁不成钢的巴掌就落在了他的背上,打的他一个踉跄,差点没扑到桌子上。
  “怎么能在王爷面前如此无礼!”
  温三两眼角抽了一下,所以他为什么要跟家中长辈一起坐在这里。
  这下换顾明磊嘲笑他了。
  “你还听不听!”
  当然听。顾明磊收起笑,正色道:“你接着说。”
  “总之,当时我觉得他脑子被门夹了,要么就是被骗了……”
  顾明磊握紧了拳头。
  “但他去意已决,给我溜了一些银子,让我来云州桐柏宫找师傅。”
  也就是禾谷子。
  说起当年和顾瑾的缘分,禾谷子也有些唏嘘。
  “我当时不知道那乞儿叫什么。当时我给一户人家测算风水,可等我摆完风水阵,他们儿子不知怎么的,突然说我骗人,叫人给我打了出去。幸好遇上那乞儿救了我一命。我见他漂泊无依,就想认他做个徒弟,带回道观接济。”
  “可他说,他有师傅了,要跟师傅去京城,我便也没有强求,只说让他有事可来桐柏宫求助。没想到,最后没等来他,却等来了三两。”
  “当时他也就十来岁的样子,瘦的跟猴似的,看起来还没七八岁的娃娃大。我就让他在道观住了下来,做我的小徒弟,他天赋也好,学东西也快,如今二十四五的年纪,已经能跻身江湖一流啦……”说着说着,禾谷子就炫耀起了徒弟。
  顾明磊惯是个会抓重点,他错愕地看着温三两:“他二十几?”
  “二十五。”温三两不耐烦地抬了抬眼皮。
  顾明磊抿唇,他以为温三两跟他差不多大呢……
  “娃娃脸就是显年轻啊……”
  “顾明磊!”温三两这回真的拍案而起了。
  “放肆!”赵德海怒道,“王爷名讳岂是你等草民能直呼的!”
  “啊?”温三两恶狠狠地瞪他,“我还敢给他下毒呢,叫个名字怎么了?”
  赵德海被他不要脸的自爆行为给堵住了嘴。
  “赵德海,你安静。”顾明磊扶额,“叫个名字而已,又不会掉块肉,你让他叫呗。”
  张冉冉轻笑,她觉得顾明磊真是奇怪,驿站有二王爷这么个冤家,现在又来了一个。
  “温三两——!”
  禾谷子的巴掌又呼了过来。
  温三两学乖了,迅速坐下,躲过了师傅“爱的拍打”。
  “然后呢,你从哪儿听说的,我害死了顾瑾?”
  “后来我在道观学艺,三年后下山游历,我先是往南方去,用一柄剑成了“三两剑客”之名,之前说的,三两杀一人,是真的。”
  禾谷子皱眉:“三两你!”
  温三两不为所动,他低着头:“我知道师傅希望我做个正直的人,所以我杀的,都是些恶人。那些苦主无处伸冤,又无力报仇,就找到我,我替他们报仇。”
  “无法,不成家国。”张冉冉厉声。
  温三两瞥了眼她,想反驳什么,但最后什么都没说。只接着自己的话往下说。
  “我到处走,去过南疆,也到过蒙金,见过临安的草长莺飞,也见过北域的黄沙漫天。最后,我去了京城。”
  “我想找瑾哥,也想看看他那么在意的“雪球娃娃”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题外话------
  十月份开始,每日双更,一更在中午十一点,二更在晚上九点。
  顺便大家可以关注下我的微博:@排骨粥粥
  唠嗑的群在这儿:913884452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