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反穿书:嫡女翻身日常 > 第九十八掌 粮食里的石子

第九十八掌 粮食里的石子


  皇帝到的很快。
  他进来时,张冉冉瞧着他的袖子都要甩飞起来了,看来是气的狠了。
  任和观跪在地上,不敢抬头,前面任北望失望的眼神就像真的刀子一样割在他的身上。他只敢悄悄地去瞥顾贤的衣角。
  衣角绣祥云,尊贵非凡。
  “罪臣,参见陛下,陛下万安……”
  “万安?任卿,你要朕如何万安?!”皇帝狠狠地一拍桌子,张冉冉注意到桌上茶盏差点滚落下来。
  任和观不敢说话。
  顾贤敛着眸子,把玩着自己手上的扳指。对面的顾明磊看见他就来气。
  “老二,你说,怎么回事!”
  被皇帝叫到,顾贤起身答道:“回父皇,我和小八奉旨检查蜀州粮仓,却不想……”他回头看了眼任和观,“多亏了小八机敏,发现粮食有异。”
  皇帝看向顾明磊:“是你发现的?”
  “不是。”顾明磊想也没想就否认。
  “是三两发现的。”
  温三两瞪大了眼睛,差点拔剑弑主,怎么这还带甩锅的?谁发现的有区别吗?
  张冉冉看着顾明磊理直气壮的表情,有些哭笑不得,对方冲她委屈地眨了眨眼睛。
  “温三两是你的侍卫。”皇帝提醒,“所以还是你发现的。”
  “即是三两之功,儿臣不敢冒领。”
  皇帝差点没被他气笑,这话说的好听,冠冕堂皇,可没他的命令,温三两会去碰那堆粮食?
  “粮食里的砂砾石子是怎么回事?”
  “这您就要问任大人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任和观身上,任和观把头埋的更低了。
  “装什么哑巴?”
  “……陛,陛下,臣,臣也是一时财迷心窍……”
  “财迷心窍?!”皇帝又是狠狠一拍桌子,眼睛里都要喷出火来,“那可是要送到蜀州军做军粮的粮食!你倒是胆大包天,这也敢动!”
  任和观都要哭出来了,他不停地磕头:“陛下恕罪,陛下恕罪……”
  “那那些缺少的粮食呢?”
  张冉冉突然出声问道。
  任和观看了他一眼,犹豫着没敢说,顾明磊一脚直接踹到了他的身上:“快说!”
  被踹到地上,任和观还想再挣扎一下,他手脚并用地向任北望爬去:“北望,北望……我真不是故意想要贪污,实在是家中还有妻儿……”
  任北望闭上眼睛,退后了半步,弯腰拱手:“叔叔不必找我,在所有任家人的心里,都应该是大靖为上,君王为尊。别的,没有任何借口。”
  闻言,顾贤和顾明磊都有些惊讶地看了他一眼。
  这任北望年纪不大,决断力却是不错。此时能迅速和任和观划清关系,也算保全任家了。
  任北望退到一侧,朝着皇帝跪下:“陛下,臣未能及时替父亲肃清家中不良风气,问心有愧,不敢再担刑部侍郎之责,还请陛下责罚——”
  皇帝冷哼:“你是该罚!”
  “父皇。”顾明磊对任北望还有些欣赏,他可不希望这样一个好官因为叔叔的牵连就结束自己的仕途。
  “刑部侍郎任北望听旨,从现在起,朕命你亲审任和观,将功补过。若是敢有半点包庇……”皇帝指尖轻叩桌面,“任家就可以滚出京城了。”
  张冉冉心惊,皇帝这一手可是真的狠。外甥审叔叔,结果就不能有半点差错。这也算敲山震虎,蜀州的事儿传回京城,那些名门望族,只要有人脉在江南的,都要掂量掂量。
  任北望也知道其中凶险,但现在他已经别无选择。
  “臣领旨。”
  “老二和小八你们最近反正也没什么事,就跟着任侍郎学习。”
  说是学习,不如说是监视任北望的动向。
  “是。”
  回到四海阁,顾明磊盘腿坐在软塌上,托着下巴,百思不得其解:“我总觉的哪里不对,任和观怎么会这么傻,粮食里掺砂砾,这太容易被发现了。”
  “而且一送进蜀州军,就会暴露,蜀州军的张斌和将军,和他同级,怎么可能吃这个哑巴亏?一旦发现粮食有问题,恐怕就会直接上奏京城。届时,任和观也没有活路啊。”
  他正想着,一碗冰好的银耳羹就移到了他面前,张冉冉在他对面坐下:“这石子恐怕不是任和观掺进去的。”
  “怎么说?”
  “当时在粮仓里,我见他看到石子的模样表情,比我们还要震惊,应该不是装的。”
  顾明磊搅动着碗里的雪白的银耳:“你的意思是,任和观不知道粮食的问题?”
  张冉冉摇头:“他应该知道粮仓里的粮食和登记的数目对不上。但他想到的办法应该不是往里面混石子。”
  “灯下黑?”
  张冉冉点头。
  顾明磊微楞,摸着下巴沉思:“今日检查粮仓的事儿,没几个知道,除了我和顾贤,就只有几个管理粮仓的人知道……”
  “可万一任和观自己告诉了别人了呢?”
  也有这个可能。顾明磊皱眉:“那要查的人就太多了。我们根本不知道他告诉了谁。”
  “先等等吧,任大人今天要连夜审讯任和观,王爷不如先等任大人那边的证词送来再做打算?”反正都是无从查起,那不如就先看看任北望的能力。
  “也好。”顾明磊微微颔首,“对了,今晚审讯我和顾贤都要去,你要去吗?”
  张冉冉摇头:“我和二嫂约好了,今晚一起染指甲。”
  “染指甲?”
  张冉冉点头:“我们不是觉得二嫂有些奇怪吗?正好可以探探口风。”
  “那好,我去看任北望审人,你去二嫂那儿探探风声,不过我估计回来挺晚的,你不用等我。早些休息,我回来会自己钻被窝的。”
  乱说话,张冉冉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就是没什么效果,反而显得像是娇嗔。
  顾明磊轻笑:“我没说错啊,可不是钻夫人你的被窝吗?”
  “王爷还是赶紧去任大人那里帮忙吧,一会儿任大人开审了你还没到,陛下又要来训你了。”
  “好好好——”逗弄完张冉冉,顾明磊乖乖地起身去找任北望。
  张冉冉看着他走出门的背影,纵容地摇了摇头。
  “王爷啊,真是孩子心性。”
  希望他能一直如此开心便好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