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和女神荒岛求生的日子秦烈林秋竹 > 第50章 林秋竹哭了

第50章 林秋竹哭了


原本林秋竹也以为野狗是想咬自己,但很开她便发现,野狗只是咬住她的裤腿把她往后拖,似乎想要带她去什么地方一样。

林秋竹往前走了一步,那野狗很快就松开了林秋竹,然后开始往前跑,不过跑了一段眼看林秋竹没有跟上就又停了下来,同时朝林秋竹汪汪汪的叫了起来。

“秋竹,这野狗不会是要带咱们去找秦大哥吧?”

杨有容忍不住猜测道。

“我觉得有可能,毕竟狗都是有灵性的,它可能是知道秦大哥有危险,所以回来搬救兵了。”

苏小小跟着道。

“那它为什么不找别人,非要找秋竹呢?”

白香兰有些疑惑的问道。

“难道是因为我前天晚上喂它吃鲨鱼肉的缘故?”

林秋竹跟着开口道。

前天秦烈带回野狗之后,这只野狗就在营地不远的地方卧着,当时除了秦烈之外,就林秋竹拿了两块鲨鱼肉喂过它。

“对,很有可能是这个原因,所以这条野狗才找了你没有找我们。”

杨有容立刻点点头,她还是非常赞成林秋竹这个观点的。

“既然这样,咱们赶紧出发去找秦大哥吧!”

苏小小急不可待的说道。

“好,现在出发!”

林秋竹不确定野狗是不是真的要带他们去找秦烈,但这个时候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你们竟然相信一条狗能找到秦烈,真是笑死我了。”

赵玉明冷笑一声,脸上尽是嘲讽之色。

“你愿意去了就去,不愿意去就算了。”林秋竹冷冷的回了一句,然后看向陈小玉道,“小玉,你就还在营地休息吧,我们去找秦烈了。”

陈小玉因为来了例假肚子疼,再加上因为使用的是最原始的月经带,很容易发生侧漏,所以早上的时候并没有跟他们一起前去寻找秦烈。

“我还是跟你们一起去吧,我肚子已经基本不疼了。”

陈小玉道。

“可是你的身体?”

林秋竹话没说话,但意思相当明显。

“没事儿,我已经换过一次了,只要我不剧烈运动,我觉得应该没问题。”

陈小玉接着道。

“那好吧,咱们出发。”

林秋竹没有再耽误时间,立刻带人跟上了野狗。

眼看所有人都去了,本来还想睡个觉的赵玉明只能不情不愿的跟了上去,嘴里时不时的还会嘟囔几句,不过这个时候根本没人愿意搭理他。

野狗的速度很快,没办法,林秋竹等人也只能加快步伐,就这样,他们跑了将近四十分钟后,野狗突然停了下来。

刚开始的时候赵玉明还没注意,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野狗带他们来的地方正是秦烈跌落的那处地洞!

“这怎么可能!”

赵玉明瞪大了眼睛,他完全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汪汪汪。”

野狗再次冲着林秋竹喊了一声。

林秋竹他们赶紧跑到了洞口。

“秦烈,你在下面吗?”

林秋竹心怀忐忑的喊道,她真怕所有的希望再次化为失望。

地洞内,口干舌燥的秦烈正在躺着休息,听到林秋竹的声音后,一个鲤鱼打挺跑到了洞口处。

“你们可算来了,再不来我跟玉卿姐就要渴死了。”

当看到是林秋竹他们后,秦烈脸上顿时流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

而林秋竹他们看到秦烈跟叶玉卿两人安然无恙后,同样十分激动。

“秋竹,你们拿绳子没有?”

秦烈再次问道。

“没拿绳子。”

林秋竹摇摇头道。

“没拿绳子就在附近找一根藤蔓扔下来,你们拉我们上去。”

秦烈接着道。

“好的好的,你等一下。”

听到这话,林秋竹他们赶紧行动起来。

洞穴内,叶玉卿拉了拉秦烈的胳膊,把他叫到了洞里。

“小烈,咱俩的事儿你先别跟别人说,我还不想让别人知道。”

叶玉卿小声叮嘱秦烈道。

昨天晚上她之所以会跟秦烈发生关系,一来是因为秦烈的种种表现早已赢得了她的好感,而她很久没有过夫妻生活,身体比较敏感,很容易产生冲动;二来则是因为她觉得他们可能这辈子都没法离开这座荒岛了,能快乐一天是一天,所以才会放纵自己。

不过她毕竟比秦烈大了十岁,虽然从外表看不出来什么,但年纪在那摆着呢,她可不想传出去让别人说她老牛吃嫩草。

“行,我保证不跟别人说。”

秦烈对此自然没有任何意见,很爽快的答应了叶玉卿。

“对了玉卿姐,这些金银财宝就先放在这吧,如果有一天咱们得救了,咱们再把它们运出去,到时候卖的钱咱们两个平分。”

秦烈指了指地洞里的那些财宝道。

俗话说的好,财帛动人心,这里的金银财宝加起来价值上亿,很容易勾起他人的贪念,所以他暂时不想告诉任何人。

“要是真有出去的那还一天,这些东西都是你的,我可不稀罕。”

叶玉卿笑了笑道。

以她的身家,根本瞧不起这么一点东西,对她来说,一个可以依靠的男人才是更重要的。

“秦烈,藤蔓我给你扔下去了,你看看能不能上来。”

两人交谈之间,林秋竹已经割了一根藤蔓扔了下来。

秦烈看了看,这跟藤蔓非常长,而且韧性十足,足以把他们拉上去。

随后秦烈把藤蔓下面打了一个结,勒住了叶玉卿的腰部,并让叶玉卿用手抓住了一部分藤蔓。

“拉吧。”

秦烈朝着上面的林秋竹等人喊道。

闻言,林秋竹他们一起用力,很快就把林秋竹拉了上去。

在这之后,秦烈又把那些生锈的刀剑让林秋竹他们拉了上去,最后才是秦烈自己。

“你这个混蛋!”

眼见秦烈安然无恙,担心了整整一夜的林秋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小拳拳直接捶在了秦烈的胸口,眼泪同时夺眶而出。

“哎哎哎,咋还哭上了,我这还没死呢。”

看着梨花带雨的林秋竹,秦烈反而有些不知所措了。

毕竟他的恋爱经验有限,尤其是当女孩一哭,他就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