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国公凶猛 > 第二章 兽语术

第二章 兽语术


足足在府中闭门了七日之后,看了很多的书籍,对于现在的这个世界有了更多的了解。与上一世历史不同,这一世隋朝没有被唐取代,而是延绵了数年百之后被现今的大乾所替。如今是大乾汉昌十五年,当今天子乾文帝励精图治,想要恢复强汉之辉煌。

对于当今皇上的野心,沈傲并不关心,他现在想的是接下来要怎么生活。虽然凭着国公爷的身份,他每月都可以领到生活银子,姨娘赵妃娘娘、叔父忠成侯每月也会给些例银救济自己,但那毕竟是求人所得,不属于自己,这让他说话时也不够硬气。身知有钱男子汉,没钱汉子难的沈傲要靠自己的双手来获取幸福生活。

要说读书就是好,可以从中看到、学到很多的东西。比如说他知道这个世界上缺少一些什么,他应该去做一些什么。而在做这些之前,们还想先要试试脑海中的兽语术。

应该是穿越来的福利吧,只是相比于书中那些穿越来的或是带着系统,或是带着金手指,沈傲所带来的兽语术就有些差强人意了。

兽语术:学成后,可以和天地之间的一切动物沟通,听懂他们的话,他们也能听懂你的话。

“哎,这是让我和禽兽为伍呀。”一声叹息的沈傲,一脸的不忿。可想一想,好歹也是一项技能不是,本着学到手就是自己的得想法,这七天来他每天都会抽时间进行学习,以他的天赋距离大成自然还远,便是与老牛这般“庞然大物”沟通也十分的费力,只能先选一些体积较小的动物进行试验。

之前一直在忠国公府中,没有什么试验的目标。如今来到大街上,终于看到了路边有家狗,便有心想着要一试。凭借着学习之后脑海间生出的那一丝明悟,沈傲的目光落到路旁的一支大黑狗的身上。

不用出声,只需意念间沟通而已,当他的双眼对上了大黑狗双眼的那一刹那,他从那些双眼中竟然读懂了对方此刻的想法。

“妈的。”

正是因为读懂了,沈傲忍不住在心中怒骂着。就是这一条大黑狗竟然还敢在心中瞧不起自己,认为自己远不如对方,除了长的帅一些之外,连基本的自由都没有,只能被关在牛车棚之中,可怜的看着周边的一切。

沈傲可不是被关,他是被下面的泥泞道路给恶心到,不想下去而已。当下他便用意念把这个想法解释给大黑狗听。直听的那条大黑狗愣怔了数息,接着对方就哐当一声摔倒在了地上,沾染了满身的黑泥。

似乎是再说,这些黑泥有什么不好的,可以洗去身上的脏物呢。看看,我不就是在用这些东西来清冼自己吗?

来,下来吧,和我一起洗。看看,多好玩。

大黑狗的表现落在了沈傲的眼中,着实是把他给恶心到了。他终于明白了一条真理,人与畜牲果然是难以为伍。至少他就不能像大黑狗这般满地的打滚。不然一定会被人视为神经病般的存在。

将脑袋一歪,不在去看大黑狗,沈傲决定,没有必要的时候还是不要在用兽语术了,和它们讲不通道理,没有什么意义嘛。

心思回归,沈傲开始想着一会去到赵氏工坊的时候见到表哥时要怎么样去表现。

牛车还在慢腾腾的于大街上走着,不管是赶车的石磊还是座车的沈傲都没有注意到,在他们的身后,路上行人中,有两个闲汉正一路尾随着,他们的跟踪技巧不错,时尔会停下来,时尔会慢走几步,根本看不出丝毫的异常表现。

赵氏工坊。

属皇宫赵妃娘娘家的产业之一。这位给当今皇上产生了六皇子和五公主的赵妃本名赵莺莺,是沈傲母亲赵燕燕的亲姐姐。

借着赵妃的势,赵氏工坊在大梁城中也是有名气的工坊之一。生产出来的陶瓷等物算是占据着一定的市场份额。只是这一次沈傲前来并不是要制作陶瓷,他要制作的是香皂。

说起这个还有个笑话,《世说新语》中说,东晋的时候,王敦刚刚当上驸马爷,去厕所方便,回来后,侍从们端来洗漱用品。一个小的金子做的洗手盆里面盛满了清水,一个琉璃碗里面放着澡豆。王敦没见过,把澡豆哗啦都倒入洗手盆里,喝了吃了,还说澡豆是干饭。惹得一屋子侍从们憋不住,都捂着嘴偷笑。

澡豆算是贵族家庭用的,一般的老百姓是用不起的,他们用的是什么呢?一般各地有自己的特色去污品,比如有的地方用茶麸,有的地方用胰子,有的地方用皂角粉,有的山区用一种天然多泡植物无患子。

沈傲怎么说也是国公爷,虽然年纪只有十五,被人在前面冠以了一个小字,但国公爷身份是如假包换。平常用的也是澡豆。但那东西不好用不说,还价格昂贵。眼看着连澡豆都要用不起了,他就想着是不是可以提前把香皂做出来,自己用的也方便不说,最重要的是可以借此机会好好的赚上一把。

做为曾经最成功的商人之一,沈傲很清楚,资本力量的强大。而香皂会成为他在大乾王朝立世要走的第一步。

牛车依然还是那是缓慢,比步行快不了多少,惹得沈傲都想要用兽语术和它沟通一下,看看牛爷是不是可以加加速。但想到沟通了个大黑狗脑子就有些晕沉沉的,还是摇了摇头。万一真让牛爷听了自己的话,来上一个咱不想拉车了,太累。大罢工了那岂不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算了,慢就慢点吧,胜在安全不是。看了看自己的小胳膊小腿,沈傲决定有机会还是要好好的锻炼一下身体了。就像是自己从军三年那般,研究之余可是没少跟着军人们训练,虽然他并没有多少时间参与其中,但基本的套路还是知晓的。想着有钱了,就需要好的身体来享受,他更加坚定了要锻炼身体的想法。

不管再慢,牛车终究还是在走的,晃晃悠悠之间终于还是在近一个时辰后来到了赵氏工坊。表哥赵元吉早就接到了消息,正带着几个人在工坊门口等着沈傲的到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