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被迫修仙的我只想嫁人 > 1038章

1038章




  手中长剑随着转动在太阳光线之下闪烁着不定的光芒,剑上倒映出了水淼淼自己的模样,那双灵动娇媚的大眼睛此刻无波无澜,静的就像一滩死水。

  她从愤怒状态中抽离,清清冷冷的似乎走到了事件之外,轻抬着眼皮看了眼似乎胜券在握的羲婆,突然失声的灿然一笑,剑毫不犹豫的指向了羲婆。

  羲婆皱起眉,水淼淼这个反应她未曾预料。

  “其实我本想架在自己脖子上的,但想了想,我不会在做这种愚蠢且无意义的事,有些傻犯一次就够了,何况也不是谁都能像我这般幸运,有在来一次的机会,幸运?我竟然会说幸运!我把这当做幸运了吗?”

  水淼淼自说自话,众人只觉云里雾里,但水淼淼的态度表达的是明确的一览无余。

  “你真该好好管教一下你徒弟了,一点都不知何为敬老尊贤。”羲婆直接无视掉水淼淼,而是望向闻人仙。

  闻人仙没有回答,水淼淼感觉身后静的可怕,控制自己想回头看的冲动,咬牙道,“我让你闭嘴,我的事,不要牵扯到闻人仙,且你今日就算说出花来亦无用,我的事,只有我自己能做主,”

  不在废话,水淼淼挥剑斩向羲婆,她似乎越来越适应这边的法则了,既然达成不了统一,那就抹除一方就好了。

  多希望以前她有这样的魄力,可那又能如何,一切都不会复原了……

  她与羲婆修为差距摆在那,虽然沾染不上羲婆分毫,但鱼死网破,水淼淼是一点都不惧的。

  这具躯体她一点都不在乎,若想要大可拿去,只是别想碰她的灵魂分毫。

  若‘再来一次’是幸运,那也幸运在她保留了一切,没有真正沦为‘水淼淼’成为众人口中仙缘昌盛应有的模样。

  对于羲婆,水淼淼大约是用上了毕生所学,在水中刚被修复的躯体经脉,似乎又在岌岌可危了。

  羲婆没有回击,只有躲闪,看起来是多么的仁慈啊,对于小辈的冒犯,是无限的包容。

  但她只是不能不敢。

  水淼淼似乎知道,笑容越扩越大,“我真搞不懂,你们修仙是为了什么,好像也没有得到多大的自由,依旧是受制于其它之下,一点都不大气,还好意思来劝我。”

  一口血吐出,滴到剑上。

  水淼淼灵力使用过度了,眼前又开始花了,什么都过度了。

  但那又如何,沾血的长剑终于是削到了羲婆的半截黑袍,羲婆变了脸色,她不想忍了。

  她就不是个和善的人,她一辈子的和善都用在水淼淼身上了,可惜,尽是些敬酒不吃吃罚酒的人,“老身对你百般宽容,你是真不知天高地厚。”

  “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你自己知道吗!”水淼淼反讽着,长剑变回水盈隐回到水淼淼的手腕上,链戒形态可加速施法与威力。

  她累了,也要支撑不下去了,想着最后开招大的就算了,散了魂魄,躯体就留给他们,起码最后,她打的还挺爽,这次她应该不是胆小鬼也不是逃跑者了,只是依旧是失败者。

  “淼淼!”闻人仙突然出声,他似乎才回过神,猛然喊道,“对不起,我很抱歉。”

  突兀来的道歉让水淼淼愣住了,停下施法的动作,回头望去。

  闻人仙他刚睁开眼,困惑的思绪在这一刻豁然开朗,心中却是苦涩不堪,“都是我的错,淼淼一直都不想的对吧?”

  是摸不着头绪的空气,安静了几秒。

  水淼淼突然悟到了,丢下了羲婆,面向闻人仙郑重的回道,“是,我不想,我不认为我有病,或许我真有病,但我不认为,我更不想治。”

  这就是事实,与闻人仙想的一模一样,“我一直不知该怎么才是对你好,我见不的你难受,便带你四处求医,以为这是对你的好,但其实,是淼淼你一直在哄我吧,你配合我安排的一切,看病吃药,但不开心。”

  他该承认,水淼淼的反常是吓到了他,他便没有第一时间出声,可沉默不代表闻人仙的态度。

  而水淼淼却在竭力想要划出清晰的界限,最后剑指羲婆,也要说一句,一切与闻人仙无关。

  “淼淼啊,你何时也能对我多点信任,我不要多少,你既然喊我师父,就师徒的情义也好。”

  闻人仙此刻才醒悟,为什么他总是做错事,原来他做的一切一切,从来没有让水淼淼真正开心过,反而是水淼淼在配合他。

  他想改,他要改,他该改,就是不知道水淼淼愿不愿意在给一次机会,“你应当牢记,只要你说,我皆会答应,这是我对你的承诺。”

  水淼淼困惑起来,她知道有这个承诺在,可闻人仙给自己承诺,那自己该给闻人仙什么呢?

  “我健康了,我不会在为使用点灵力就难受好几天,可以肆意修炼,这可是师父想要的?”

  闻人仙摇着头,“我只是希望你能无忧无虑,开心平安,或许还有一点”他小心翼翼的说着心中希翼,“我想见见全部的你,可以生气会耍脾气……”

  他其实并不反感让人闭嘴的水淼淼,虽然与他的认知不符,却反而感觉那样的水淼淼格外的生动鲜活,是闻人仙从未触及过的领域……

  水淼淼嘴张了张,她不做她无法做到的承诺,终是轻摇了摇头。

  全部的她。

  在这异世,她没有那个资格,会被当异类的,无论闻人仙在怎么包容也是不可能的。

  她可能是曾有对那么一个人展现过所有,但那是无意识,也就只会有那一个。

  “慢慢来。”对于水淼淼的事,闻人仙从不气恼,努力学习,竭力改变。

  他用着最轻柔的声音安抚着水淼淼,“有我在,我会陪着淼淼,只到淼淼你厌烦,说一声,我亦会听的。”

  他能感受到水淼淼想要与羲婆同归于尽的想法,安抚水淼淼,也在安抚水淼淼身旁躁动的伤人又伤己的灵力。

  而即便看到对羲婆招招带着杀意的水淼淼,闻人仙也从未改变过对水淼淼的印象,她依旧像是个瓷娃娃快要破碎,而沾染了疯狂,便更让人怜惜了,让人想去拯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