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杀手穿越后 > 第一章变化

第一章变化


  “小贱人,你去死吧!”
  强烈的窒息感,魅憋得喘不过气,叫骂声混合着水声断断续续传进耳中。
  怎么回事?
  我不是已经死了吗?
  怎么还会有意识?
  发现自己身处水中,魅下意识要浮出水面,但几股力量的按压使她没能立即冲出。
  窒息感越来越强烈,她训练过水下憋气,按道理来说,应该不会这么难受的。
  不行,这样下去,非得淹死不可。
  蓄起全身力气,魅奋力挣脱束缚,终于冲破水面。
  脱离了窒息感,魅浮在水面上大口大口的吸气,憋得太久,刚吸上两口氧,引发胸口钝痛,连着脑袋一阵眩晕。
  适应后,她伸手擦去满脸的水珠,朦胧的视线立刻清晰明朗。
  现下情况,自己正被人指着骂,那人约莫十二三岁的样子,梳着双平鬓,鬓间插着两朵桃花珠钗。
  金丝绣线的单薄外衫罩着粉色抹胸长裙,胸口衣领上点缀的一排圆润饱满的珍珠,在阳光下颗颗夺目,深粉色锦缎腰带束腰,裙摆上绣着朵朵大小不一的白色花朵,手臂上挽着一根浅粉色的挽纱。
  那人站在荷花池边上,大马金刀,居高临下的叉腰怒骂,整个一泼妇姿态。
  她身旁站着两个稍微瘦小的女孩,其中一个穿着青衣,另一个身着蓝衣,一个清秀,一个艳丽。
  她们的姿态倒端庄的多了,只是那粉衣女孩骂一句,她们两个就轮换着添一句,什么难听捡什么来说。
  见此,魅瞳孔微缩,脑中涌出陌生的记忆,一时,头仿佛要炸开似的,疼得她眼冒金星,被迫承受这些陌生记忆,在脑中如电影片段播放,纵横交错。
  片刻后,痛觉消失。
  魅看向自己,荷花池里的水不深,此时她站在水中,水位到了她胸部。
  按道理来说,这点水只能够到她腰部,她的身体变小了。
  还有她的着装,不是她跳崖前的皮衣,而是破旧不堪的古装。
  她把手伸在自己面前打量,用鸡爪来形容毫不为过。
  这不是她的手,也不是她的身体,还有脑中不属于她的记忆。
  这是穿越重生吗?老天待自己可真好啊!
  作为顶级杀手,只要不执行任务时,其实过得和平常人没什么两样,魅闲来无事时也会上网看剧看小说。
  有次她看了一本穿越重生小说,小说开头的大概就如现下处境。
  岸上三人或许是骂累了,对于魅挣脱她们压制,非常不满,愤愤不平的上前皆伸出双手欲在次推人入水。
  敏感的魅察觉到危险,勾唇,既然送上的,那就不客气了。
  待人靠近,当即抓住其中两人伸来的手用力一拽,拌随着两声惨叫,扑通,水花飞溅,那青衣女孩和蓝衣女孩齐齐入了水。
  岸上剩下的粉衣女孩见此,眼眸错愕的看着魅,而后吼道:“小贱人,你疯了。”
  魅无暇理会她的鬼叫,水下的脚顺势踩上两人身躯,在一次抓住岸上人的手,同样用力一拽,顺便借力跃出荷花池,她整个人稳稳当当落在了岸上。
  整个过程干净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
  而那三人组,全成落汤鸡在池子里扑腾,边扑腾边叫骂。
  “啊……小贱人,我要杀了你。”
  也许是灵魂刚刚完全融入这具身体的原因,上岸后,魅这才感受到全身上下的痛觉。
  她掀开贴在手臂皮肤上湿漉漉的袖子,皮开肉绽的伤痕印入眼帘,伤口众多,整个手臂没有一块肉是完好的,因为泡水的缘故,伤口边缘已经开始泛白。
  在没有穿越之前,她执行任务时受过各种各样的伤,使她对痛早就麻木不仁,这点伤对她来说不算什么。
  放下袖子,转而看向荷花池里挣扎着爬上岸的三人。
  脑中关于她们的记忆浮现。
  顾惋柔,顾府主母的嫡长女,另外两个,顾悠心,顾府三姨娘的女儿以及顾青青府中二姨娘的女儿。
  这三人仗着原主死了母亲,性格缺陷,便三天两头的来欺负人,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不断折磨中,原主终于被她们折腾死了。
  魅眸光凉凉的看着她们,内心吐槽原主没用。要换作自己,早把她们揍上十回八回了。
  不过从此刻起,那么我便是你,这个仇,我一定会给你报。
  见她们一个比一个狼狈的爬出荷花池,特别是顾惋柔,尤其狼狈,头发散乱如鸡窝,先前戴得桃花珠钗歪七扭八,横插斜对,衣服上挂着荷花残枝,那衣服里灌了水,连累得她刚爬上岸时连摔几跤,鼻子磕到碎石上,倾刻间鼻血横流。
  其余爬上岸的两人见状,惊呼着上前。
  “大姐,大姐,你没事吧。”
  一边伸手去扶,一边担忧询问。
  而摔地的顾惋柔,丝毫不领情的发火怒斥那伸手去扶她的两人。
  “你们两个没用废物,上岸了不知道拉我一把吗?”
  那两人被骂,也不反驳,怯怯的将人扶了起来。
  被扶稳站定后,顾惋柔伸手抹了一把鼻血,见手上肌肤鲜红一片,顿时双目睁大,怒气爆发的指着魅又开骂:“小贱人,你翅膀硬了,竟敢拉我下水,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魅面上神情悠闲轻松,对于她的狠话丝毫不放在眼里,幽幽警告道:“顾惋柔,你最好不要在得寸进尺。”
  最后的尾音,魅带着杀气。
  顾青青和顾悠心二人面上神情因为她的说话态度感到惊愕。
  顾惋柔被她的语气态度刺激到,完全忽略了眼前之人的变化。
  气得胸口此起彼伏,她指着魅的手因为怒气颤抖。
  “你…你叫我什么?有胆你在叫一遍。”
  她怎么敢,怎么敢叫自己的全名,居然还敢警告自己,她是活腻歪了吗?
  顾悠心和顾青青则眼神交流,皆是不明白,一向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人,胆子怎么变得如此肥了。
  她居然敢直呼大姐的名字,还用如此嚣张的态度警告她,莫不是脑袋真进了水不成。
  魅唇角勾起一抹冷笑道:“哼,怎么?你是耳朵进水了吗?听不懂人话了?”
  顾惋柔彻底被气疯,气急败坏的朝身后的顾悠心和顾苑青吼道:“拿鞭子来。”
  身后的顾悠心立即从袖中拿出一捆黑鞭递到了顾惋柔手上。
  顾惋柔接过湿漉漉的鞭子,直接朝魅招呼。
  完全不知道那具瘦弱的躯壳里是一个顶级杀手的灵魂。
  一鞭下去,结果可想而知。
  魅徒手接下朝她袭来的黑鞭,顾惋柔见她轻而易举空手接鞭,顿时惊住,下一刻,便见那黑亮的眸子布满寒霜,杀气四溢。
  这样的眼神,顾惋柔何时见过,她生活里的人,不是和颜悦色,就是低眉顺眼。
  谁曾对她露出过这样的可怖眼神,当即控制不住的心跳一惊,内心不由自主的生出几分怯意。
  可终究是怒气战胜了怯意。
  她怒吼道:“小贱人,你给我松开。”
  话音刚落,突然,她身体猛得朝前倾倒,在她身后的两人见状喊道:“大姐,小心。”
  很遗憾,她们的提醒没起到什么作用。
  顾惋柔整个人被甩出,身体抛向空中后,垂直摔落在地,呈狗吃屎的姿态。
  顾悠心和顾苑青争先恐后的朝顾惋柔奔去,同时顾悠心开口朝魅骂道:“小贱人,你吃错药了,要让母亲知道你打了大姐,定会剐你一层皮。”
  魅活动活动手腕,看了眼地上哀嚎痛呼的人,啧啧叹息,还一边摇头。
  手指前方那面由红砖而砌的院墙,看着顾悠心冷笑道:“可惜了,若不是我此刻力量不足,她可就镶那堵墙里了。
  扶人的顾悠心在听到这话,手不自觉的停顿下来,不可思议的看向她,前后不过半个时辰,她便有了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胆子变大了不说,居然还敢还手。
  顾悠心的停顿,惹的顾惋柔不满,“你这个废物,快扶我起来啊。”
  将人扶起来后,顾悠心又看向魅,神情里充满了不可置信,见她瘦小薄弱的身躯站立得笔直,脸上没有往日战战兢兢,诚惶诚恐的表情。
  周身散发出冷峻的气息,仿佛下一刻就要拿着刀将她们挨个了结。
  看得人汗毛竖起,毛骨悚然。
  顾惋柔几乎已完全丧失了理智,双眼怨毒的看着魅,如果眼神可以杀人,只怕魅已是万箭穿心。
  顾惋柔狠狠推了一把扶她的两人,厉声道:“你们两个,给我上,狠狠的打。”
  她说话时咬牙切齿,面目狰狞。
  魅都有点担心她会不会把一口牙给咬碎了,那脸不会变形了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