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这些妖怪怎么都有血条 > 第四十九章 变故

第四十九章 变故


  约是半个小时后,李敬与陈雨然抵达审查院附近。

  主要谢广坤是真的能跑,一口气跑到接近上城区的位置。

  单纯为了能跟上他,两人就没少废力气。

  远远跟上后,又尾随了一路等他停下,方便布置结界石。

  不知不觉就经过了二十多个街区,折返得横跨将近五十个街区。

  要不是谢广坤为了逃离自作聪明尽可能走弯道够多的辅道,大部分时间都在绕道而行,使自身行动路线变得更复杂,距离恐怕会更远。

  抵达审查院下方。

  陈雨然御空悬停,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

  “九点二十多了,按照押送流程,杨永安应该已抵达审查院。季秀敏和她的同伙到现在都没动手,想来确实是已经放弃劫人的计划。”

  “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只用等审理结束?”

  李敬看过去。

  “差不多是这样。”

  陈雨然接话,轻叹道。

  “这案子不能说是破了,不过就结果而言还算圆满。剩下的,得看杨永安被定罪后,重案六组能不能从他身上挖出点有价值的东西。”

  李敬听过她言语,也是叹息一声。

  单纯从结果出发,这案子确实挺圆满。

  然而案犯仅有谢广坤一人伏诛,被查实了身份的也只有季秀敏一人。

  其他同伙具体有几人、长什么样子,毫无头绪。

  唯一可以确定的,只有涉及此案的是个邪修团伙。

  东奔西跑了那么久,最终仅是如此实在令人气馁。

  要论收获,此行李敬个人可谓盆满钵满,一口气从10级升到了13级。

  但涉足案中,他肯定希望案件能够完美收尾。

  正暗叹着,通讯耳机中忽然响起戴弘的话音。

  “李敬,雨然,你俩现在在什么位置?”

  骤然得到通讯,李敬与陈雨然都是一愣。

  杨永安应该刚到审查院不久,定罪少不了要走个流程。

  戴弘这就来了通讯,莫非是有变故?

  “我们刚到审查院地下。”

  陈雨然皱眉回话。

  “你俩上来吧,杨永安死了。”

  戴弘低语。

  “死了?”

  陈雨然愕然。

  一旁李敬,亦是错愕得不行。

  应正在走审讯流程的杨永安,好端端地怎么就死了?

  ……

  片刻后。

  两人带着姬清通过附近路边的井盖回到地面。

  刚上到地面,李敬与陈雨然抬眼便看到审查院门口被拉起了长长的警戒线,戴弘及重案六组其他人正聚在警戒线内。

  没多想,两人御空而起,跨越街道来到警戒线内落下。

  戴弘见着两人到场,面露出些许疲惫的神色。

  “人到齐了,白尘、祈道你俩说明一下情况。”

  沐白尘与李祈道,正是负责押送杨永安的那一组。

  迎上戴弘话音,两人对视一眼。

  “押送杨永安路上很顺利,没出什么意外。”

  沐白尘开口,讲述道。

  “按正常押送移交流程,我跟祈道把人送到审查院转交给相关人员。碍于庭审规则,完成移交后我们直接去了庭审室等候开庭。直到开庭一切都很正常,但审理刚开始没两分钟,杨永安忽然面色发青倒地不起。”

  说着,他继续道。

  “我跟白尘察觉不对,第一时间想要施救。可是不知杨永安身上被人动了手脚,倒地之后当场因内息散尽死亡。之后大概在两息时间里,他的尸体被某种物质侵蚀化为了泡沫。”

  待到沐白尘把话说完,李祈道叹息着接话。

  “这事我跟白尘大意了,早知是这样,我俩就不该走常规移交流程。不然我们现在至少能确定杨永安身上原本就有问题,还是在被移交后糟了谁的毒手。”

  李敬跟陈雨然倾听过两人言语,面面相觑。

  杨永安不仅死了,连尸体都没留下?

  毋庸置疑,这是季秀敏一伙的手笔。

  解救不成,杀人灭口!

  看样子,杨永安是知道些不得了事情。

  正有所惊疑,戴弘摆手对沐白尘与李祈道道。

  “你俩不必自责,这次行动本就是以引蛇出洞为主旨,在不确定季秀敏一伙是否真的已经放弃之前,贸然采取高调行动与我们的行动方向相悖。行动方针是我定的,责任我会承担。”

  说着,他目光看过来。

  “雨然,你跟李敬击杀了嫌犯谢广坤,尸体可还在?”

  “在的。”

  陈雨然回应,道。

  “我有布置结界,旁人接触不到。我跟李敬走时尸体也没见有什么问题,应该不会像杨永安一样化为泡沫。”

  说话间,她取出平板操作了下。

  “尸体所在定位发给你了,具体是在接近上城区的位置。”

  “行。”

  戴弘点头,取出自己的平板查看了下,望向李敬笑了一笑。

  “李敬,这次你跟雨然做得很不错。不仅帮助我们重案六组取得关键线索令案情及时获得突破,毁掉了季秀敏一伙的全盘算计,也还击杀了一名邪修嫌犯。等我手上的事情忙完,我会如实上报帮你申请奖金。”

  不等李敬回话,他接着说道。

  “这二十个小时,辛苦你和雨然了。你俩先回去休息,剩下的交给我们重案六组。如果不出意外,这案子恐怕是暂时到此为止了。之后要有其他发现,我后续会通知你们。”

  “啊这……”

  李敬眨眨眼。

  戴弘一口气把能说的都说完了,他是正经道个别,还是……?

  '正迟疑,一旁陈雨然很是干脆地说了句道。

  “明白了,戴组长你们注意休息。”

  说着,她随手扯过李敬。

  “走了,回家给我弄点吃的,吃完了睡觉。”

  “……”

  李敬。

  道理,他懂。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没有他俩什么事。

  关键陈雨然真就不见外!

  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来上这么一句,这是生怕别人不误会?

  被陈雨然拖走,李敬回头。

  果不其然,入目的是包括戴弘在内重案六组全员一个又一个问号。

  面对众人满是惊疑的视线,李敬除了苦笑还是苦笑。

  他倒是有心想解释一嘴……

  怎奈陈雨然本人不在意,归心似箭扯着他直接就出了审查院大门。

  姬清挂在李敬肩头,默默装着猫。

  当着重案组全员的面,她不敢有丝毫异动。

  直到出了审查院大门,她才敢同情着望了李敬一眼。

  李敬跟陈雨然不是什么特殊关系,她是知道的。

  陈雨然是怎样的性格,她也已明了。

  再不济她也已陪睡一个多星期,每晚睡前陈雨然必定拉上她聊上一番。

  这位……

  真就是个不拘小节的主!

  被人误会,她绝不会在意。

  李敬这波可就苦了……

  一家伙重案六组在场全给误会了,回头怕不是巡查局上下都得知道,传到辅查科那是分分钟的事。

  社死,不至于。

  不过丧失择偶权,恐怕在所难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