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桃花劫 > 第5章 第5章

第5章 第5章


宋景琛其实也想不到,他打趣道:“你俩挺有缘啊。”

结果被傅筠冷冷睨了眼。

宋景琛摸摸鼻子,解释道:“我之前打探得知这片地富饶,不仅道路宽阔,连宅子也宽敞舒适。要不你先进去看看?”

那还能怎么着?

雁县这地方说富裕也富裕不到哪里去,傅筠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矜贵公子,住惯了金屋玉舍,这里已经是宋景琛能找到的最好的地方了。

红颜巷这名字听起来有点不正经,但这里住着的都是雁县的正经人家,这片地区干净且安静,正符合傅筠这位挑剔精致的公子哥。

傅筠往门头上瞧了眼,上头已经换了名字——傅宅。

他视线又挪向旁边的大门,门头上写着——虞宅。

“”

好巧不巧居然成了邻居。

从两人中的对话,虞葭也猜到了情况,她黛眉高高拧起,上前问道:“你们要住我家隔壁?”

“这位姑娘,”宋景琛笑问:“有何不妥吗?”

当然不妥!

虞葭之前打人的情形才被这人看了去,原本想着看就看吧,反正她们也不认识,说不准以后一辈子都不会再见面,也无所谓了。

但没想到,没几日这人就来跟她做邻居,简直是阴魂不散。

而且她刚刚从好姐妹口中得知这人常常厮混烟柳巷。看着人模人样的,却不想是这么个爱花天酒地的浪荡子。

虞葭对傅筠的感观差得不能再差,这新仇旧恨加一起,与这么个人为邻,总不大舒服。

她虽没说话,但脸上的神色已经很明显,就是大大的不妥,不妥中还带着浓浓的嫌弃。

傅筠还是头一遭被人这么嫌弃,心底冷嗤。

这女子先是大胆拦陌生男子的马,然后又在巷子里打人,还总爱出门招蜂引蝶。这样的女子他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不过这些都与他毫无关系,他昨日一宿都没睡,这会儿已经困得不行。他将马鞭丢给侍卫,略过女子嫌弃的目光,径直往“傅宅”走去。

这一副高冷的模样看在虞葭眼里,那就是对她的不屑,对她适才“不妥”抗议的赤裸裸挑衅。

“哎——你等一下!”

傅筠转身:“姑娘还有事?”

虞葭昂着小下巴,输人不输阵:“你要住这多久?”

“与你何干?”

虞葭一噎:“当然与我有关,我们这一带住的都是品行端正的人,可不希望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人常住这里,万一弄出点是非可不好。”

“嘁”傅筠淡笑了下,带着点轻蔑。

“你什么意思?”虞葭问。

“我听说”傅筠意有所指道:“这条巷子叫红颜巷?”

“你——”

虞葭好气,那些个浪荡子取这么轻佻的名字跟她有什么关系?她好端端过她的日子也没去招惹谁,这人倒好,居然将错都怪在她身上。

如此,虞葭也懒得跟他客气了,回击道:“你就是那位烟柳巷歇一晚,豪掷千金的花花公子哥吧?啊,久仰久仰了!”

“噗噗——”宋景琛憋笑憋得辛苦。

而傅筠背着手,听到这句话似乎没什么波动,神色依然淡淡的。

虞葭气得想上去撕了他那张伪君子的脸。她袖中攥紧拳头,眸子都要冒火了,但碍于还有其他人看着,生生忍了下来。

岑青青察觉两人之间有点不对劲,上前问道:“你们认识?”

“不认识!”

“不认识!”

两人异口同声否认。

岑青青:“”

宋景琛:“”

门口这几人气氛诡异,有好奇的街坊邻居看了过来:“葭葭,这是你家亲戚来了?”

虞葭立即调整脸上的表情,乖乖巧巧地回了个笑:“杨婶,不是呢,我也不认识。”

“哦,这小伙子长得挺俊啊。”

傅筠斯文有礼地回之一笑:“晚辈刚搬过来,以后还请杨婶多多关照。”

“好好好,小伙子真知礼。”

长辈们就喜欢长得好看还有礼貌的孩子。傅筠这样的,杀伤力极强,在上京基本男女老少大小通吃,来雁县这地方更不在话下。

虞葭觉得,就傅筠才来这么片刻,受欢迎程度已然超过了自己,心里就挺不是滋味。

她不想在门口多纠缠,送走岑青青后,不动声色剜了傅筠一眼,甩袖子就进门。

傅筠:“”

门口短暂的一场风波后,又很快归于平静。

进了傅宅,傅筠也懒得瞧四周景致,大步走向书房,边吩咐下人们准备热水沐浴。

书房里。

“我这有一份秘密账册,”傅筠从怀中掏出东西撂在桌上:“里头有许多来路不明的进项和各种暗语,我怀疑这暗语与雁县的案子有关。你立即找人将暗语解出来。”

“好。”宋景琛正色,问道:“那刚才”

“什么?”

“你就任由这事让人误会?”

傅筠把玩手上的玉佩,漫不经心道:“有何不妥么。”

“你才来雁县没多久,就将这风流的名声传得这般响亮,我都替你担心。”宋景琛笑道:“万一给传到了上京”

傅筠沉默不言。

他此次来雁县隐瞒了自己的身份,去烟柳巷子也纯粹是因为收到密报,那幕后东家与案子牵扯颇深,只不过那人做事谨慎,从未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宋景琛在明,他的身份不方便去查,所幸傅筠自己出马。却不想那烟柳巷子的姑娘们见了他热情得很,为了配合他富家公子的形象,不得不广撒银钱,还与几个女子调笑了一番。当然,也仅仅只是调笑,并未做什么出格之事。

他自己也没想到,这雁县的百姓如此八卦,这事情才过一夜,次日就惹得人尽皆知。

傅筠摇头,颇是无奈地笑了下。

“不过我思量着”宋景琛说:“这名声万一真传到上京也不是全然不好。”

“?”

“你不是想躲婚事吗?”宋景琛笑道:“其实沾点桃色名声也挺不错,至少上京那些正经人家不会将姑娘嫁你,而不正经的人家,你母亲又瞧不上。”

“你看,多好!”宋景琛摊手:“就算你想打一辈子光棍想必也是成的。”

傅筠:“”

虞葭进门后,就见她母亲气呼呼地出来,身后跟着的丫鬟怀里还抱着堆东西。

“娘,怎么了?”虞葭问。

“李家真不是人,亏我以前还以为李家厚道,没想到做事这般不要脸。”虞母指了指后头的东西:“我退了两次又将礼送回来,还敲锣打鼓生怕别人不知道。这般做样子给谁看?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李家受了害却还要赔礼道歉,老实忠厚又委屈,真是里子面子都让他赚足了。”

“呸!”虞母啐了一口:“恶心谁呢!”

“娘不必搭理他们,下次再送来,就直接将东西扔门口就是。”

“娘也是此意。”虞母问:“你方才上哪去了?”

“去送青青了。”

“这几日你尽量少出门。”虞母嘱咐道。

“怎么了?”

有些事虞母不好跟女儿透露,索性就拿李家当借口:“相亲的事外头传得不像话,你就在家老实待段时日。”

当日,虞母又将李家送来的礼给退了回去,原本以为李家的事到此结束,即便再厚脸皮的人家也该事不过三。

但她们低估了李家的脸皮,次日一早,李公子亲自来虞家道歉了。

虞母听说了,直接将其关在门外,见都懒得见。

“杏儿,外头在吵什么?”虞葭迷迷糊糊揉眼睛,昨晚莫名其妙做了许多梦,导致她今儿睡到日上三竿才起。

“小姐,”杏儿愤愤道:“是李家人又来了?”

“来送礼的?”

“呵,若是送礼还好说,直接扔门口就是。可这次是李公子自己来,活生生的人呢,打不得骂不得的,夫人都不知拿他如何是好。”

所以说,李家到底这是何意?

为何对赔礼道歉这般执着?似乎还非得让虞家人原谅了才肯善罢甘休。

其实一开始李公子也不懂,但后来经母亲提点后才恍然大悟。

他如今是童生身份,以后是要科考做官的,读书人最讲究名声,他此前与虞葭相亲临阵脱逃,这种事传出去说是虞葭不祥,可也难免有人会说他背信弃义。

这等背信弃义的名声一旦沾上,日后可就甩不掉了。因此,李公子也甚为担忧,一大早就来虞家请罪,至于原不原谅没关系,站在门口做足姿态才是最要紧。

另外就是,他确实爱慕虞葭,以前远远见过一面便念念不忘了,虽不能娶她为妻,可也想继续在佳人心中留个至诚至善的好印象。

今日,他就要做足诚心、善意的姿态,说不准还能给他添笔好名声。

嗯,算盘是打得极好的。

而虞母却是气得不轻,坐在堂屋大骂他李家不要脸。如今原谅他李家又显得好像自个儿女儿被他李家退亲似的没得脸面,不原谅他李家,外人还说虞家得理不饶人。

“这李家跟屎一样,沾上就甩不掉,真是晦气!”

“娘。”虞葭进门。

她穿了件素色常服,头上只簪了支简单的桃木发簪,即便这般朴素,也掩盖不了其艳丽的容貌。

虞母见这么个水灵灵的女儿,真是心疼得都要滴血了,好端端的人儿怎的就得了这等名声,真是老天没眼。

“葭葭,”虞母思来想去:“如若不然,咱们搬家吧。”

“搬哪去?就因为他李家这事?”虞葭心里难受:“娘,咱们家在这住了十多年,生意铺子都在这呢,您要搬哪去?”

“再说了,哥哥还在书院上学,贸然搬家,哥哥学业也断了。”

“倒也不全是。”虞母想了想,说道:“是这样,你爹爹在外头跟人合伙做了其他买卖,那边生意不错,就想着以后咱们家搬去那边生活。”

“那哥哥的学业呢?”

“你哥哥那边,我自会去跟他说。”

“娘,”虞葭迟疑地问:“是不是咱们家发生什么事了?”

“瞧你说的,”虞母立即笑起来:“咱们家好好的能有什么事?是你爹爹舍不得那边的产业,所以提了这么个想法。”

“真的?”

“娘还能骗你?”虞母站起来,说道:“先不说这个了,我现在去将那李公子打发走。”

她气势汹汹出门,但没过片刻一头雾水地回来了。

“葭葭,咱们家隔壁新搬来了个邻居啦。”

“?”虞葭奇怪,所以呢?

“那公子真是好人才,知礼又端方。”

“娘,怎么了?那人您之前在寺院也见过的,当时您可不是这么说呢。”

“哎呀,”虞母说道:“当时肯定是误会,这么好的孩子怎么会是那等无状之人?”

“一定是那李公子自己不小心。”虞母自顾自道:“也是,就李家公子那样的,考了多年才考上童生,让个路都能落水,还将这事怪你头上,能出息到哪去?当初我可真是眼瞎看上他做女婿!”

“依我看,隔壁那位公子就挺不错!”

“娘。”虞葭赶紧打住她:“到底怎么了?您不是出去赶走李公子的吗?”

“嗨,”虞母摆手:“都不用我出马,你猜我出门看到了什么?”

“什么?”

“李家公子见了我立即灰头土脸落荒而逃,羞得都不敢见人。”

“为何?”

“早在之前隔壁那位公子出门将人教训了一番。”虞母欣慰道:“听说那小伙子口齿伶俐、能言善辩,肚子里的墨水跟海似的,圣人道理滔滔不绝。反正就是直接戳穿了李家的肮脏心思,街坊邻居们都拍手叫好呐。”

虞母感叹:“真是个好小伙啊!”

“好小伙”傅筠此时正坐在书房喝茶,继续听下属禀报庶务。

等事情禀报完了,宋景琛还没舍得走,不停拿怪异的眼神打量他。

“有话就说!”傅筠被他打量得烦。

宋景琛问:“你向来不爱管闲事,为何方才要出去训那李公子?”

“他太吵。”

“我不信。”宋景琛摇头,仍旧看稀奇似的看着傅筠。

“我并非因那女子才出手相帮,”傅筠难得地解释道:“那李公子此举,真是枉读圣贤书。”

“就这?”

“不然呢?”

“啊呀,”宋景琛说:“我之前来的时候见城西有两户人家吵架,那寡妇带着孩子被骂得极为可怜,您要不去帮一帮?”

傅筠冷冷地瞥他:“看来你很闲!”

“”

宋景琛接收到危险暗示,立即拍了下额头:“我想起来还有件事没做,我先走了先走了。”

虞葭恍恍惚惚地回到自己屋子,实在想不通那个男人为何要帮她。

她摇了摇头,再摇了摇头,看得婢女很是不解。

“小姐,您想什么呢?”

“你说那人为何要帮我?”

“或许”婢女道:“也是看不惯李公子恶心人的作风?”

“真的?”

他看不惯?

虞葭想,那人的作风好像比李公子也好不到哪里去吧,怎的他还看不惯了?

虞葭想了会儿想不通也就懒得想了。但她这人恩怨分明,别人帮了她,那就得谢谢人家。

只不过

这要怎么谢?

送什么谢礼合适呢?

虞葭坐在软塌上呷了口茶,片刻后吩咐道:“杏儿,你去将我那些放零嘴的匣子拿过来。”

她想好了,既然送什么都不合适,那就送她自己做的零嘴吧。

正所谓——礼轻情意重!

情意重不重不知道,但这礼是真的重,布袋里头装着核桃瓜子还有几颗秘制香果,鼓鼓一大兜,另附了一张纸条,写了“多谢”二字。

虞葭让人搬了梯子过来架在墙上,自己爬上去,瞅准小道上的来人,一把将东西挥过去。

下一刻,墙那边传来“嗷”的一声。

“公子公子,您怎么了?”

虞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