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桃花劫 > 第16章 第16章

第16章 第16章


傅筠背着手出门,不经意瞥了虞葭一眼。

此时天才蒙蒙亮,虞葭着了件浅紫长裙,没带帷帽,白皙的小脸浸在鱼肚白的微光中,明艳的五官比往日柔和了些。

“傅世子来啦。”萧老夫人道。

傅筠上前行礼:“晚辈来晚了,实在惭愧。”

“没晚没晚,是我来早了。”萧老夫人拉过虞葭:“呐,这就是我前日与你说过的泽玉她表妹。也是从雁县来的,因家中有事今日就要回去。”

“正好你也顺路,”老夫人道:“老身就将她交托给傅世子了,劳烦你照拂照拂。”

“老夫人客气了,晚辈应当的。”

虞葭还以为是哪个好心人要送她回雁县,没想到居然就是这个自恋又自大的男人,心里实在不乐意。

可此事是萧老夫人热心促成的,不好就此下了脸面。于是不得不对着傅筠盈盈行礼,还要面含感激:“路上就麻烦傅公子了。”

“嗯。”傅筠点头。

“”

傅筠这副理所当然的模样,虞葭看了气得很,怕不是他这会儿觉得此事是她故意要求的呢。

两人告别萧老夫人,各自上了马车,缓缓启程。

傅筠来时是因有事,快马半日就到南安县。而这次回去,一来是要顾着虞葭是女眷,二来也的确无事,索性路上就慢慢悠悠起来。

比虞葭来南安县的脚程都还要慢。

可虞葭惦记家中情况,着急回,又不好出声催促,心里不喜,面上就不那么掩饰得住了。

途中到一处酒家时,傅筠吩咐全员停下,吃饱歇足再上路,结果就见虞葭气咻咻地下马车,经过他身边时,还自带了阵冷风。

傅筠不以为意。

听萧泽玉说,女人容易生气,像虞姑娘这样的,气性格外大。

此话果真不假,从上次在临安停一见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多日,她仍旧还气着。

两拨人分了几桌坐下。

傅筠单独一桌,他的侍卫坐了两桌。虞葭这边人比较少,就车夫、婢女和她。

出门在外,虞葭不讲那些规矩,让杏儿也坐下一起吃,车夫自然不好同坐,端着碗蹲在门口草草解决。

杏儿低声问:“小姐,奴婢今早听萧老夫人喊他傅世子,是什么意思啊?”

虞葭心里也是诧异的,虽然清楚那人非富即贵,却没想居然是世子身份。能当上世子的,家中都有爵位,不是公爵就是侯伯爵了。

可这样的人,为何来雁县这种地方吃花酒?

她余光悄悄瞥向斜对面的桌子,那人一身月白锦袍端坐在简陋客栈的条凳上,身姿笔挺。分明是寡淡的白开水,也能让他喝出琼脂玉露的珍贵架势来。

气质好,模样也好,家世背景雄厚,还拜名家大儒为师。

不过可惜了。

虞葭暗暗唾弃,这种人兴许就是家里惯出来的纨绔子弟,不求上进,整日只知道风花雪月虚度光阴。

她这边暗暗打量着,打量着,忽地见那人颇是无奈地叹了口气。

“”

虞葭身子一僵,莫不是他发现自己偷偷看他了?

他叹气什么?

不知为何,她总感觉那人又在自作多情。

果然,这猜想在下午时就得到了证实。

彼时,虞葭的马车在路上出了点事,车牙子卡石坑理去了。傅筠见了,让侍卫过去帮忙。

侍卫们尽心尽力,前前后后忙得满头大汗。虞葭这人恩怨分明,虽然是那人的侍卫,但帮了她就得谢人家。

她亲自从车上拿出洗干净的果子递给侍卫们,并说了番感谢的话:“这一路多谢大家照拂,这是我今晨亲自准备的果子,还特地用糖腌制了一会儿,脆甜可口,请不要嫌弃。”

不过有个侍卫理解岔了,以为她想感谢自家大人,但一个姑娘家不好意思亲自去,于是他捧着果子过去,交给了傅筠。

说道:“公子,这是虞姑娘给您的。”

傅筠:“?”

“是这样的,”侍卫颇是周到地将原话传达:“虞姑娘说多谢您这一路的照拂,这些果子是她早早起来亲自准备,还亲手用糖腌制,又脆又甜,希望公子您不要嫌弃。”

亲自准备,亲手腌制,这般费心,侍卫听了都觉得很感人。

傅筠面色复杂了会儿,抬手稍稍掀开车帘子,就见虞葭站在马车旁。她额头上渗了些细汗,几缕发丝缠绕在面颊旁也不曾发觉。

恰巧,虞葭视线往这看过来,跟傅筠对上的一瞬间,又立即收了回去。

“”

她果真是不好意思了。

傅筠无奈地将手中书卷放下,揉了揉眉心。片刻,抬脚下了马车。

虞葭余光瞥见傅筠朝她这走来,头皮发紧。

他这是要做什么?

不等他走近,虞葭转身想绕到车后头去,就听得那人喊了她一声。

“虞姑娘。”

虞葭缓缓转身:“有什么事?”

傅筠手上拿着侍卫刚才给的果子,用个干净的小磁盘装着的。

“我不爱吃果子。”傅筠淡淡地说,还补充了句:“尤其是甜食。”

“?”

所以呢?

虞葭懵了下,才明白过来他误会了,心里顿时憋闷得很。不吐不快:“没关系,反正不是给你吃的。”

“嗯。”

嗯什么?他一副嘴上“嗯”着,却明显不信的模样是什么意思?

虞葭又多解释了下:“这些是给侍卫们的,并非给你。”

“嗯。”

“傅公子,”虞葭忍了忍,还是没忍住说道:“此次回雁县,我并不知道是与你同路。此前老夫人跟我说这事时,也没说是何人,你莫要误会。”

“嗯。”

“”

虞葭好气!

算了!!

懒得解释了!!

越描越黑!!

虞葭冷哼一声,转身就离开。

傅筠望着她气咻咻的背影,又看了眼盘中孤零零的果子,颇是无奈地叹了口气。

下午未时,突然下了场雨,雨势颇大,行进艰难。

侍卫上前来禀报道:“公子,西边十里地有座庙,可要去避雨?”

傅筠点头。

于是,一行人转道去避雨。

这处是一座废旧的破庙,地方不大,里头方正一眼望到头的内堂,中间地方设了个天井,雨水哗哗地飘进来。

虞葭的马车直接赶进屋檐下,婢女担心从瓦片上落下的雨滴把自家小姐给淋湿了,便撑伞在她头顶。

“小姐,小心些。”

虞葭最讨厌下雨天,到处湿漉漉的,穿着裙子极不方便,而且这个地方破旧,灰尘积了不少,一下雨,地面上就显得脏乱不堪。

她提着裙摆蹲在车沿上,犹豫要不要下去。好一会儿,才试探地伸出一只脚,垫着脚尖小心翼翼地挑地方走。

跨过门槛时,也不知从哪里窜出只老鼠,顿时吓得她猛地往侧边一跳。而后也顾不得脏乱了,三两步飞快地往里跑。

傅筠负手站在堂内柱子下,嘴角几不可闻地勾了下。

虞葭心有余悸地看着门槛,后知后觉下意识地转头去看傅筠,果然见他正在嘲笑她。

“笑什么?无聊!”

傅筠:“”

婢女将伞收起来立在门边,过来问道:“小姐,咱们这是到哪了?”

虞葭也不清楚是到哪了,她着急回家,偏偏又遇下雨耽搁,心情实在糟糕得很。

也不知道家里这会儿是什么样了,祖母卧病在床,母亲照顾家里还要打理铺子忙里忙外,哥哥眼见明年就要科考,如今出了这样的事,说不得会影响很大。

婢女察觉她心情低落,轻声道:“小姐也莫要担忧,您之前不是拜托锦衣卫的那位大人帮忙了吗?兴许,过不久就能还老爷清白呢。”

想起那人,虞葭很是有好感,虽不曾见过他的面目,但从他严谨的做事态度来看,是个极其负责任之人。

“嗯。”虞葭由衷地赞扬:“听那人声音好像年纪不大,有本事,有能力,还如此年轻,实属难得。”

说完,虞葭感觉到柱子下那人朝这边看过来,她立即瞪过去:“看什么看,不是说你!”

傅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