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天枰世界 > 第四十二章 轮回与星衍

第四十二章 轮回与星衍


  
“好了,你们和我们去进行新生入学吧,”另外四名老师中的一人说道。
“是,”方武和杜牧对着几个老师行了一个礼。
“哎呀呀,真是一个比一个强大了,”无上神院的屋顶上一名穿着黑衣的少年盘腿而坐,少年眯着眼,右手拿着一只玉龟把弄,少年样貌俊朗,带着阳光的微笑,从他的双眼中似乎有点点的白色微光,而他的头顶,有三颗不同颜色的星辰闪耀,少年抬起头,手指轻点一道道神秘的符号隐入虚空,无上神院是一片蔓延的山城,整个学院都建立在一片悬崖之上。
“来了?”眯眼少年突然发声道,而他的身后被天体球照耀而形成的影子中一道身影从中钻出,来人一身白色的长袍,灰色的长发披在身后,他脸颊旁是一朵红色的神秘花蕊,脸色冷淡眼神没有精神,此人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轮回殿神子肖明霄,”眯眼少年没有回头而是说出了他的身份。
• “嗯,你身上的气息让我感觉很奇怪,”这是肖明霄第一次发声,准确的说他并不是用声带说话而是用灵魂力进行交流。
“道起与神,言源与则,天劝于勤,证万物规则,神体之一,天勤神体,”眯眼少年依然看着夜空,可他的话却让肖明霄身体一震。
“我身上有轮回殿至宝连神帝都无法看透我的身体,你是如何看破的?”肖明霄手中出现了一柄短刀,刀身上有一层淡淡的红色光晕。
“别激动,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人杰,星皇神体的拥有者,这些不过是我看星空看出来的,不过我还是不喜欢这个神体的名字,也不知道上一任拥有者是什么恶趣味,”人杰低下头,不再看星空。
“星皇神体吗,难怪会让我感觉到一种奇怪的感觉,”肖明霄收回手中的红色短刀。
“我用神体影响了你,推动了所谓的命运,让你来找我,”人杰淡淡的话让肖明霄眼神一震,星皇神体作为最为神秘的一种神体,能够推演和影响命运和世界的推动。
“你找我?”
“是的,星皇神体虽然能够推演未来,干扰一定程度的命运,但是,这些都会有受到一定的惩罚和干扰,虽然现在我们的境界不能够起到很大的作用,不过如果有你的天勤神体进行规则合理化还是可以试一试。”
“试什么?”
“试一下我们这所谓的命运究竟有什么意义,”人杰低头抚摸着手中的玉龟。
“有意思,我该怎么做?”肖明霄走到人杰旁边坐下。
“我需要你帮我构建一个稳定的能够规避一切法则制裁的领域,”人杰抬起手中的玉龟,只见玉龟的背上普通星辰一般的点点光辉在流转,仿佛是一片星空附着在它的背上。
“你还真敢说啊,”肖明霄笑了一下,法则是维持着世界平衡的一部分,天勤神体作为代表规则的神体可以将法则与天地间规则进行改变和重组,而针对与人杰的星皇神体窥看天机后带来的规则惩罚,肖明霄可以将这些规则进行一定的削弱。
“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我们好像认识,”肖明霄莞尔道。
“我们确实认识,开始吧,”人杰说了这样一句没头没尾的话后开始将灵气注入手中的玉龟,只见玉龟背后的星空图投影而出,在人杰上方那片星空的投影不断的转动,里面不各种灵气不断的流淌,肖明霄摇了摇头,他身后十几条灰色的符文闪动,形成了一片半圆形的屏障,屏障上各种看不懂的文字似乎有生命一般不停的在流动。
“要来了,”人杰抬起头,他们头顶上本来晴朗的天空中,出现了一道白色的天秤虚影,天秤上一层层符文将它包裹。
“连天秤都出来了,你到底要看怎么样的未来?”肖明霄苦笑了一下,站起身,他没有什么精神的眼神终于有了一丝认真的感觉,他抬起手,天秤上的符文仿佛与他沟通上,开始慢慢的从天秤身上消散,这是天秤的一道虚影,而维持这虚影的能量就是这些代表天地间规则,法则的符文。
“先说好啊,我现在只能做到消弱它,”以他现在炼魂的境界能够已经很勉强了,能做到这种地步还是因为他的天勤神体的特殊性。
“够了,就让我看看,我们这些人所谓的命运!”人杰的头发慢慢的被染上一层星光,,整个人如同坐立在这片星空中的仙人,超凡脱俗,他慢慢睁开眼,他的双眸瞳孔如同两个小世界,其中星河流动,繁星闪耀。
“他?”人杰仿佛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额头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冷汗,他整个人身体出现了一道道伤口,鲜红的血液将他的衣服染红,肖明霄暗感不妙,引动法则,将那一道侵入人杰体内的印记给抹除,肖明霄嘴角溢出鲜血,刚才那道印记明显也将他伤到了。
“这两个怎么老是这么强的好奇心,”无缺睁开眼,无奈的叹了口气。
“你……究竟看到了什么?”肖明霄将满身是血的人杰扶着。
“一双眼睛,一双仿佛看破了一切的眼睛,”人杰闭着双眼,白色的液体从他的眼中流出,“我还看到了一个人。”
“一个人?”肖明霄震惊了。
“东煌书院的一个人,她就是关键!”说完这句话,人杰吐出一口鲜血,晕了过去。
“需要我阻止他们吗?”无缺端坐在一个王座上,而他的下方阎王单膝跪地,询问着他。
“不必了,”无缺摆了摆手,“这两个体质一起总会出现这种事情的,不会影响什么,你
准备好后可以去一趟乾元书院。”
“是,主上,”阎王站起身退下,空荡荡的大殿只剩下无缺。
“我又安排了一次剧本,这一次,希望你能把握机会,”整个大殿再次陷入沉静,没有了任何声音。
“嚯哟,”东煌书院炼丹公会门外,狱晨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咋了?突然鬼叫一下,”他旁边童虞橘看着他问道。
“我也不知道,就感觉有人在背后议论我一样,而且还是很不好的那种,”狱晨搓了搓手臂,让自己冷静冷静。
“好家伙,怕不是你已经惹上了某个大……”佬字还没说出,童虞橘也感觉一整寒颤。
“咋了?”狱晨看着脸色不好的她问道。
“不是,为啥我也有这种感觉了,就像有那个狗东西在偷窥一样。”
“鬼知道,等考核完了我们还是去问问专业人士吧,”这两人嘴中的专业人士此时打了个喷嚏,正在揉鼻子。
“有人在想我吗?”童葵拿着纸将喷出的鼻涕擦了擦。
“咋样我昨天和你说的事?”童虞橘用手肘顶了顶狱晨。
“好说,敲诈一波七三分账,我七你三。”
“唉唉唉,我可是中间人耶,不行,对半,五五开。”
“几几开??”
“你别扯开话题,一人一半,”童虞橘嘟着嘴,不让一步。
“六四开,最后底线,”狱晨让出一步。
“成交,”童虞橘磨着晶莹的小虎牙,笑的很灿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