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重生后佛系星二代是医学大佬 > 94 京城

94 京城


  锦城高大的梧桐树叶开始泛黄时,宁有光搭上了北上的飞机。
  一下飞机,她就见机场里人头攒动。
  许多悻悻学子们提着大包小包行李来到这里,即将开启他们丰富多彩的大学校园生活。
  有好些学生的旁边还跟着笑容灿烂的家长们。
  看样子,这些新生们都是由家长们陪同入学的。
  京城啊。
  上一辈子她在这里待过,却没有上过学,她也从来没有被父母送去大学校园的经历。
  想来,这些父母都是很开心的,孩子们也很向往。
  “嗯,她也很向往。”
  会心一笑后,宁有光不紧不慢的往提取行李处走。
  ……
  正在转盘等行李的时候,她接到爸爸的电话,电话里能听到那边传来许多人吵吵闹闹的声音。
  “下飞机了吗?”
  “下了。”
  “抱歉,爸爸这里有点急事不能去接你,我让你哥去接你了,已经告诉他你的航班信息,他应该到了。”
  “没事,好的,谢谢爸爸。”
  “客气啥,你看下中午你哥和阿姨怎么安排,我要到下午才能到家。”
  “好。”
  挂上电话后没一分钟,手机又重新震动起来,是陌生号码。
  接通,那边是略微熟悉的,低沉的年轻男声:“有有,我是明朝。”
  “哥哥。”
  “是我,下飞机了吧?”
  “刚下,正在等行李。”
  “我在候机楼T4出口,不急,你慢慢来。”
  “好。”
  “行李多不多,需要我进去找你吗?”
  “不需要了,我可以的。”
  “行,那我在门口等你,我手机微信同号,等下加你,你通过一下,我把车牌号发你。”
  “好。”
  挂上电话,明朝手扶方向盘,透过车窗看着右边的候机楼门口人来人往,心情有点怅然若失又有点放松。
  他是真的没想到,这个妹妹之前说以后想要当个心理医生真不是随口说说的。
  她真的报考了国科大的心理学专业,并以Z省文科状元的身份打败全国几万成绩优异的学生,成为被该校录取的300人之一。
  国科大的心理学专业,他查过信息,这个专业录取的本科生,该校都是对学生们进行本-硕-博连续一体化培养教学的。
  可以说,被录取上,只要在学校不出意外,以后这位妹妹会在该校读完硕士,博士,甚至不排除她有进入该校心理研究所的可能性。
  科研方向……
  让他震惊之余,也让继父感到了说不出的遗憾。
  他听妈妈不止一次满眼惊叹的和他说,妹妹高考分数出来之后,驻扎在锦城的清华北大校招老师们几乎踏破了夏家的门槛,全都曾不遗余力的说服她,希望她能进入自己学校就读,并相继给出了很好的支持政策。
  北大校招老师在听说她想读心理学专业后,更是非常热情的邀请她就读本校的临床医学专业,盼望她以后能在祖国白衣天使的岗位上发光发热,造福大众。
  还有中国中医药大学的校招老师,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消息,得知她从小得家族传承跟外公学得一手好医术,悟性极佳,专门过来游说她入中国中医药大学就读,甚至还打出如今全国中医药行业式微,正需要她这样有天赋的年轻人为该行业注入新鲜血液和活力等卖惨手段,也没让她改变丝毫的初衷。
  在报考的时候,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国科大的心理学专业,果敢的向众人展露出想要投身心理学领域的决心。
  ……
  京城,某高档小区顶楼。
  眼前的屋子,装修简洁大气之余可一眼窥见主人优雅精致的品味。
  这是宁有光第一次来爸爸和明阿姨的新家,一间三百多平的上下两层复式公寓,该客厅挑高目测有6米。
  她进门后一眼望去,最显眼的除了宽大的客厅外,还有几乎揽尽全城风景的宽大落地窗。
  入目皆是灰白色,格局通透,屋子非常的宽敞明亮,是现代简约风格。
  这么大的房子,眼下一点也不显得清冷和空档。
  因为室内宽敞的半开放式厨房里,正不断的往外溢出食物的香气,香气使这座房子充满了火热的烟火气。
  还有沙发上被随意搁置的与室内装潢完全不搭的粉蓝,粉黄,粉白等色小玩具,小衣服等,也增添了室内的温暖和趣味性。
  明锦心在婚后第五个月,生下了一个七斤重的男孩,眼下正在家里做月子。
  时隔四年,宁有光又有了个弟弟。
  看到少女进门,明锦心热情的从室内迎了出来,“有有到家了,快进来坐。”
  宁有光正在换阿姨递上来的藕色缎面拖鞋,新的,她穿了正好。
  “阿姨在忙什么?”踩了踩,拖鞋很舒服。
  “我在看工人燕窝炖的怎么样,快好了,你等下喝一碗。”
  “好。”宁有光把身上背着的双肩包卸了下来。
  阿姨正准备去接呢,就听到家里女主人细细的问这个被少爷领进门,漂亮到不像真人的宁小姐:“你累不累,累的话去楼上洗个澡,我等下让阿姨帮你把燕窝端上去,你喝完好好睡一觉先?你爸爸晚点就会回来,晚上你想出去吃,还是在家吃?”
  阿姨默不作声的放下了手,恭敬的站在一旁。
  明锦心因为平时有健身的习惯,二胎生的顺利,自然产,在床上没躺几天就能下地自由活动了,只是不能出去见风。
  “晚上在家吃吧,余余呢,睡着了?”宁有光问明锦心。
  宁有余。
  刚出生不久的弟弟的名字。
  在给宁有余取名字的时候,宁明俩家上下争论好一番,最后一致看上了明锦心提议的这个名字。
  有余好啊。
  足足有余,年年有余,绰绰有余,一听就很吉祥,又和姐姐的名字有同样的字。
  太恰当不过了。
  “没有,在房间呢,月嫂看着。”
  听到继女进门第一件事是关心小儿子,明锦心很是开心。
  笑容也跟着灿烂了几分,白皙的面容上绽放出莹润的光彩。
  鉴于她是高龄产妇,得知她怀孕的时候,宁有光就给她开了养胎的方子,因此明锦心怀孕期间身体和孩子都养的很好。
  生完之后,她又给她配了好多款养生汤。
  明锦心拿了,吩咐家里的月嫂和阿姨按照方子煲,因此,她月子里吃的好,调养的好,身行看着虽比怀孕的时候圆润点,却不虚肿,容光焕发看着比生前还年轻些。
  她的朋友们来看望她,见她生完二胎是这副模样,羡慕坏了。
  明锦心一脸喜悦的和好友们分享完继女给她开的养胎药,月子餐,被她们宝贝的不行之余,非得说,以后女儿来了BJ,一定要带给她们看看才行。
  “那我去洗澡,洗完澡就去看他。”
  一路风尘仆仆,再怎么想要快点看看小余余,宁有光还是克制住了自己。
  看她这么贴心,明锦心别提多宽慰了,转过身,她就吩咐儿子:
  “明朝,你带妹妹去楼上她的房间吧,顺带帮她把行李提上去。”
  明朝点了点头,轻松提起他放在门边的一只灰色行李箱。
  宁有光直接背着包,跟他一起上了楼。
  两人上楼后,明朝领着她走到一间房门口,站定:“这是你的房间,你进去看看有什么需要补充的或者置换的,等下可以跟我说,我的房间在隔壁。”
  说完,他指了指旁边的一扇房门。
  “谢谢哥哥。”
  少女笑容温润,态度上跟他亲昵,话也说的软软糯糯。
  明朝神色一顿,等她推开房门进去后,想了想,又帮她行李箱提了进去,还细心的去卫生间试了试水温。
  “水是热的,你慢慢洗,我先出去了。”
  “好。”
  “缺什么,跟我发微信,我给你拿。”
  没想到工作狂也有细心的一面。
  “嗯嗯。”少女眉眼带笑。
  ……
  等明朝出去后。
  宁有光在房间里转了一圈,眼前的房间装修简美,用色素雅却不失格调,一眼望去,可视范围内空空荡荡。
  是她喜欢的风格。
  想到在另一个家曾经见到的那个粉粉嫩嫩,极度公主病的房间,宁有光噗嗤笑了下。
  “继父的品味和继母品味之间,大概差了一个马里亚纳海沟。”
  这个房间向南,光线和视野都很好,房间不算特别大,却别有洞天,不知道是爸爸还是阿姨的主意,不大的房间内还给她隔出了一个独立的衣帽间,衣帽间里已经挂了好些衣服,全新,数量不多,但功能齐全,休闲的,家居的,外穿的包括睡衣全都有。
  细微之处可见他们的用心。
  她拿出睡衣放到床上,突然想到什么,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拍了一张照片,并发了条微信。
  ……
  遥远的美国波士顿,剑桥城。
  凌晨五点。
  天渐渐破晓,淡青色的天空镶嵌着几颗残星,大地朦朦胧胧的,如同笼罩着银灰色的轻纱。
  城市里许多房子陷入昏暗中,却有一间单身公寓灯火通明。
  正在卫生间刷牙的少年,听到手机提示音,快速从卫生间出来,回到房间,拿起搁在床上的手机。
  有新的微信进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