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将至 > 第1章 第1章

第1章 第1章


夏日暴雨的前奏。

从三楼望去,远处已经黑压压一片,随时要泼下倾盆大雨的样子。

十八岁的周徊握着黑色圆珠笔,发了会呆,直到厨房里的窗户咯吱咯吱响了,她才回过神来,匆匆忙忙跑去关窗。

厨房的窗户还是老式的铁窗,窗栏已经生锈,风又大,周徊费了好一会儿劲,都没能把窗子拉过来。

就在她拼命关窗的时候,狂风裹挟着暴雨而来,直接打在她脸上,让她好一会儿都张不开眼睛。

周徊随手抹了一下脸,继续关窗,她使劲一拉,窗户总算关上。

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地打在窗户上。

周徊摸了摸湿漉漉的头发,对着窗户翻了个白眼,心说昨天还能关上,今天就给她掉链子。

“哼,等我考完再收拾你。”

周徊对着窗户说了一句。

“你一个人嘀咕什么呢?”

她话音刚落,就见她妈妈回来了。

“妈,回来了。”周徊迎上前,帮妈妈拿菜。

她一看妈妈拿了白菜和菠菜,就知道又是邻居张阿姨送的。

“妈,张阿姨给您的?”

“嗯。”周妈妈收起雨伞,放到一边,也把新配的药放到摊了报纸的桌子上。

周徊看看桌上的药,问:“妈,这次怎么配那么少?”

周妈妈身体不好,常年服药,有时候是周徊帮着去拿的,所以周徊一眼就看出这次妈妈配得很少。

周妈妈笑笑说:“药又不是好东西。妈妈最近觉得身体不错,问了医生,医生说可以减少药量。”

周徊放下药,心里怀疑了一下,却只是点点头:“那就好。妈,你等我一下,我还有一道题,做完我做饭。”

周妈妈走过来,摸了摸周徊的头说:“今天妈妈做。你快考试了。放松一下。”

周徊拿起桌上邻居送的梨,刚想拿刀分一半给妈妈,被妈妈制止:“傻丫头,梨不能分。你自己吃。”

周徊这才收手,啃着梨说:“妈,放心吧。我都复习好了。”

周妈妈一听周徊带点小狂妄的语气,立马笑了笑说:“不能大意。毕竟是高考。”

周徊忙说:“还有三天就考试了。我现在抱佛脚也没用呀。我们老师说了,这几天要放松。做晚饭对我来说也是放松。”

周妈妈看着女儿自信满满的样子,到底高兴。

“加油。考个好学校。不用管妈妈,你想飞多远就飞多远。”

“那也要有本事啊。我的实力呢,只允许……”周徊拿着白菜进厨房的时候,周妈妈忽然叫住她。

“阿徊。”

“嗯?”

“要全力以赴,知道吗?不然妈妈会内疚的。”

周徊回头,见妈妈笑着,却带了几分严肃。

周徊笑着点了点头。

2011年6月7日早上,周徊骑车去学校考试。

她还是像往常一样,把车子停在外面的车棚里,然后步行进去。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高考的原因,校园里格外安静,不过,很快,她就发现自己想多了。

途径小河边,她看见柳树下有一男一女,可能是某对小情侣吧。

然而,她没走几步,就听见了那边传来女孩的抽泣声。

“陆季洲,你会后悔的!”

然后,女孩儿哭哭啼啼的跑开了。

至于那个叫陆季洲的男生,则一点愧疚都没有,还站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周徊赶紧趁他没发现自己,跑上楼。

陆季洲,周徊可不陌生,关于他的桃色新闻,周徊更是听了不少,还是少惹他为妙。

“怎么办,周徊,我好紧张。”同桌张齐握着周徊的手说。

周徊整理好文具,对同桌说:“没事。放轻松,高考不过是一场考试。跟平时考试没什么两样。”

“真的吗?”张齐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周徊。

周徊十分坚定地握了握张齐的手,然后从手上摘下自己带了很久红绳给了张齐:“这条红绳陪了我很久,送给你。”

“真、真的吗?”张齐知道,这是周徊的幸运之绳,她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东西送给自己吗?

“加油。我去考场了。”周徊笑着,拿起文具走了。

张齐看着手上的红绳,笑了笑。

有了年级第二的红绳,她一定也会考得不错吧。

这边,周徊自信满满地走向考场。

考试对于她来说,不算很难。

从小到大,周徊最会的就是考试。

来崇北中学之前,她都是考第一的,直到来到这里,遇到劲敌,位居第二,不过,她胜负心也不强,一向觉得自己尽力就好。最重要的是,她只打算考省内的大学,对她来说,绰绰有余。

周徊的考场在第二教学楼。

周徊一路迈着轻松的步子朝着考场去。

高考以后,她就能打工做兼职了,就能帮妈妈减轻负担了。

想到这里,周徊再一次盼着考试快点结束。

妈妈……

想到妈妈,想到妈妈的病情,再想到前几天妈妈药量减少……

她的心情沉重起来。

不管怎么样,先把考试考完吧。

周徊这么想着,加快了步子。

就在她朝着教学楼走去的时候,忽然冲出一帮同学来。

“你要能考上本科,我名字倒过来念。”那个男生叫嚣着,不小心撞上了周徊。

周徊的文具袋袋被撞到了地上。

“对不起对不起。”那男生道歉。

周徊笑笑,刚准备捡起文具袋的时候,另一只手也搭了她的文具袋。

“谢谢。”周徊对那同学说。

那同学点点头。

周徊看着他,一时不知道要不要走开。

那边,他的同学在叫他了。

“季洲,你在哪个考场。”

“407。”说着,他走开了。

周徊抱着文具袋,看着他离开,还有点小紧张。

要说周徊有什么害怕的人,陆季洲算一个。

周徊至今记得第一次见陆季洲。

那是高一开学,他跟隔壁职高的人打群架,正好被她碰到,一帮人打得头破血流,周徊躲在书店里,直到他们打完才走。结果,一出门就看到陆季洲,脸上鼻青脸肿的,大概是看周徊害怕,还特意跟她说:“小同学,走吧,别害怕,我们不打女同学。”

周徊:“……”

打那以后,周徊见到陆季洲就低头跑。

然而,她和陆季洲的交集不止于此,高一有一天,下了晚自习,周徊回家的路上被一个喝醉了的男人缠着,吓得不行,幸亏陆季洲路过,把那个男的吓走了,还送她回家。

于是,她对陆季洲似乎又有了新的认识,不过,见了他还是有点害怕。

她刚才脑袋空白了一下,忘了自己是哪个考场来着。

她拿出准考证看了一下。

407。

周徊急匆匆跑到了考场,老师检查完她的文具后,放她进入考场。

她走向自己位置的时候,才发现陆季洲坐她后面。

周徊:“……”

周徊抱着文具走过去,总觉得陆季洲在看她。

她低头,直到坐到自己的位置上。

十几分钟后,开始了第一场高考。

只要一拿到题,周徊就格外投入。

只是她万万没想到,刚才那一摔,把她的铅笔摔断了。

她只好举手,向监考老师示意。

监考老师过来看了她一眼后,直接跟后面的陆季洲借了一支铅笔给周徊。

周徊拿着笔,愣了三秒才开始涂卡。

第一场语文考试,并不容易,周徊十分投入,直到走出考场,她才想起来陆季洲的笔在她这里。

周徊:“……”

还,还是不还?

周徊正犹豫着,张齐拍了她一下:“周徊!”

周徊吓一跳,笔掉到了地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