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将至 > 第26章 第26章

第26章 第26章


“你怎么来了?”周徊闻着陆季洲身上的酒气,想到在饭店的哪一幕。

陆季洲抱着周徊,蹭着她头发说:“想你了呗。”

周徊“嗯”了一声。

“怎么了?见到我不高兴?”陆季洲感受到周徊的情绪不是十分热烈。

周徊淡淡地说:“没有。就是有点累。”

“走吧,我陪你回去。”说是这么说,陆季洲依然抱着周徊。

周徊静默了一会儿,淡淡地说:“今晚不回去了。”

“不回去?那你——”陆季洲一时没反应过来,等想明白,有些不敢相信,将周徊从怀里拨开,盯着周徊的脸半天。

周徊静静地挽起陆季洲的手往校门外走,然后走进了超市。

蛋糕,果冻,薯片,话梅,周徊拿了一堆东西,就是下不了决心去拿计生用品,最后还是陆季洲随手拿了一个丢进了购物车里。

提议的人是周徊,但着急的人却是陆季洲。

到了酒店,陆季洲踢上门,将周徊抵在门口,问她是不是真想好了。

周徊静默着点了头,将自己交了出去。

一切发生得很自然。

结束后,陆季洲抱着周徊问:“怎么突然——”

周徊蔫蔫地说:“就是想了。”

她就是,想疼疼他。

“阿徊,我会一辈子疼你的。”陆季洲吻着周徊的头发心满意足地说。

期末临近,周徊有好几门功课要复习,跟老板请了假,最后一个月不去实习,老板准了她的假。

那一个月,周徊和陆莉莉每天都在图书馆复习,而陆季洲却越来越少出现在学校里。

他在处理家里的事吗?

周徊没问陆季洲家里的事,因为她始终相信,这都是一时的,陆季洲和他爸爸一定能够从困境中走出来的。

一定可以。

“哎,周徊,待会儿我们去吃火锅吧?”陆莉莉提议。

周徊想了想,点了下头:“好啊。”

嗯,她一定要好好吃饭,好好复习,好好生活,不能给陆季洲再添麻烦了。

下了自习后,周徊和陆莉莉去校门口的一家火锅店吃饭,结果在火锅店门口碰到陈佳彤她们寝室的人。

其他人先进火锅店,陈佳彤把周徊叫到外面。

外面天寒地冻,周徊双手插在黑色羽绒服口袋里,也不问陈佳彤要问什么。

“周徊。”陈佳彤叫她。

周徊面色沉静看向陈佳彤。

陈佳彤本来是想问问周徊知不知道陆季洲家的事,不过,周徊转头那一瞬间,陈佳彤忽然不想说了。

陈佳彤要的是周徊自愿退出,如果问了,不就成了她威胁周徊了。

“算了。”陈佳彤甩下一句,转头走进了火锅店。

周徊站在外面深深吸了一口凛冽的空气。

“哎,她找你干什么?”陆莉莉涮着鸭肠问。

周徊吹着丸子上的热气,淡淡地说:“没干什么。”

“不可能。那她叫你出去干嘛?”陆莉莉总觉得陈佳彤没安好心。

周徊还是摇摇头:“她真没说什么。”可周徊隐约直到陈佳彤想说什么。

会好的,肯定都会好的,周徊想。

“够吗?要不要加一点?”周徊看桌子上的菜都快吃完了,问陆莉莉。

陆莉莉嘴里没闲着,不忘点头:“加加加。”

周徊笑笑,加了几个菜。

那天两人吃到将近九点才回去。

“哎,周徊,你和陆季洲怎么开始的?”尽管大家同学一年多了,周徊很少提起自己的私事。

这个问题……

周徊笑笑,想起一年前的夏天……

可是后来她回想起来,有些情绪,不是那时候开始的……

进大学开始,周徊就一直参加了一个关爱空巢老人的活动,尽管期末很忙,但她还是坚持去敬老院看望这些老人。

那天去敬老院,周徊看见李奶奶不在,问了一句,院长说是前几天摔了一跤,住院了。

周徊又坐车去了医院。

周徊到的时候,正看见护士哄着李奶奶吃药,李奶奶就是不肯,周徊赶紧上前帮忙。

“李奶奶。”

李奶奶看见周徊,刚才还闷闷不乐的脸上立马绽开了笑容。

“小徊徊,你怎么来了?”

“来看您呗。我才多久没来,您就进医院了。”周徊坐下,陪李奶奶说话。

“我那是不小心。”李奶奶傲娇地说。

“好,不小心。那我们先把药吃了?”周徊哄着李奶奶。

李奶奶先是嘴巴一撇,不肯吃,后来周徊哄她,说吃完药,周徊给她唱首歌,李奶奶才同意了。

护士感激不尽,对周徊说:“还是你有办法。”

周徊笑笑,然后问护士,李奶奶的主治医师是谁。

“我带你去吧。”护士热情地说。

“好,谢谢您。”周徊跟着护士去找主治医生,跟人聊了几句,知道李奶奶没事,便回病房了。

路过vip病房时,偶然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

“我能有什么事?过两天就回学校了。别让周徊知道啊。行行行,回去请你们吃饭。”vip病房里,陆季洲还在跟人说笑。

透过窄窄的门缝,周徊看到了他憔悴的样子。

算来,他们有二十几天没见了。

他竟然瘦了这么多。

周徊心疼不已。

一边,护士看周徊在看vip病房,小声和周徊叨叨:“那个,二十,胃出血。现在的年轻人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不知道是不是嫌命长,二十岁就喝成那样,不要命了。”

周徊听着,没有作声。

等护士走了以后,她才转身,去洗手间洗了把脸。

别让周徊知道啊。

他不想她知道,那她就当作什么都不知道。

出了医院,周徊不想坐公交,一直沿着医院前面那条路走,走啊走,总好像走不到尽头似的。

一直到天黑,到车水马龙,她才随手拦了一辆的士,打车回了学校。

陈佳彤跟人唱k回来。

大学生活,自由,还带了点奢靡。

一帮人喝了点小酒,情绪都有点嗨。

“没过瘾,下次再去。”有人叫嚣着说。

陈佳彤不搭腔,默默走着,只想回宿舍休息。

“陈佳彤。”

闻声,她转过头,大约是酒喝多了,辨认了半天,才发现树底下的人是周徊。

周徊?

她终于还是来了。

几天后,陆季洲出院了。

出院第一件事就是回学校找周徊。

这丫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消息不回,电话不接,胆子是越来越大了。

陆季洲打车回学校,到周徊她们宿舍楼下等了半天也没等到人。

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陆季洲着急起来,刚准备给周徊再打一个电话,看到陆莉莉回来,赶紧抓住人问:“陆莉莉,周徊呢?”

陆莉莉眼神闪躲,对陆季洲说:“她一会儿就回来了。你等会儿吧。”

陆季洲没怀疑,继续耐心等着。

十几分钟后,周徊回来了。

陆季洲忍不住上前找她。

他亲昵地摸着周徊的头说:“可算回了。你行啊,胆子大了,消息不回,电话不接,看我——”

“陆季洲。”周徊打断他。

陆季洲愣了一下。

“我们分手吧。”

陆季洲的脸沉了下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