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将至 > 第33章 第33章

第33章 第33章


那天见完客户,周徊没有再回公司,下午就回来了。

一回到家,她直接瘫倒在床上。

谁说拍马屁不累?周徊觉得比工作还累。

她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住了一段时间,对这里倒也熟悉了。

这里最好的莫过于闹中取静的环境了。

因为陆季洲不来,她简直是一个人独享一幢别墅,可以说有点奢侈了。

夜幕慢慢降临,周徊拧开一盏灯,想着白天那一幕。

当然,她对陆季洲,早就没有了非分之想,可是……如果还能跟他做个朋友,周徊已经非常知足。

陆季洲,你原谅我了吗?

周徊默默地想着,许是太累了,经不住眼皮打架,她澡都没洗,很快就睡着了。

有人呼呼大睡,有人还驰骋在绕城高速上。

“今天见完赵总梁总,明天王总没时间,给你安排了吴总,行吗?”郭朔盘点了最近陆季洲要见的人,安排了一下时间,在车上,跟陆季洲商量着。

结果,他问完,陆季洲一句话都没说,而且好像在走神。

郭朔就有点奇怪了。

下午开始,他好像状态就有点不太对。

难道是最近行程太满,累了?

“陆——”郭朔本来想直接直呼陆季洲大名,不过碍于司机在场,最后还是改了口,“陆总?”

郭朔一叫,陆季洲才回过神来,眼神还有点空洞,他收敛了一下情绪,缓声问:“怎么了?”

郭朔挑了一下眉:“你怎么了?太累了?还是没睡好?”

陆季洲之前有睡眠障碍,一年前好多了,不知道是不是最近压力太大,又开始了。

陆季洲若无其事地说:“没有。刚才在想一些事。你说什么?”

陆季洲说这句话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刚才在想周徊的事,想到她对着人点头哈腰,拍人马屁,拙劣的演技,让他眉头再次蹙起。

“我说,明天先见吴总怎么样?”

陆季洲没有意见,对郭朔说:“你安排就行。”

“哦。”郭朔默默记下,安排行程。

至于陆季洲,他的思绪还停留在上午的时候。

最后一个季度,也是冲业绩的时候。

周徊拍点了一下,自己离年初定下的kpi还有点距离,连她手下的小姑娘都开始为她担心了。

“周徊姐,你……你别太有压力啊。”小姑娘一脸担心地看着周徊。

周徊笑了一下:“我看起来压力很大?”

小姑娘也不会说慌,老老实实道:“你最近脸色不太好。”

周徊:“……”

“那你压力大吗?”周徊逗小姑娘。

小姑娘一脸担忧地说:“大啊。当初他们让我选师傅,我就是看你业绩好才跟着你的。哎,没想到,我押错宝了。哎,我的年终奖啊……”

周徊:“……”

虽然是大实话,但小姑娘这么实诚,周徊着实有些招架不住。

周徊打着哈欠说:“不是还有一个多月吗?努力起来。”

没想到小姑娘一个白眼飘过来,对周徊说:“周徊姐,你现在的业绩,是第一名的一半。你真的这么有信心吗?”

周徊:“……‘

领导都没催她,倒是被手下的小姑娘催了起来,周徊也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高兴。

周徊正想着怎么回小姑娘,市场部的一个同事路过,笑着说:“小梅,你就不用替你领导操心了。睡不知道,你们周经理都是靠最后一个月翻盘的。是不是,周徊?”

周徊:“……”

周徊嬉笑着说:“别,您可千万别给我戴高帽子,以前那是运气好。”

周徊谦虚一句。

对方:“一次是运气好,两次三次就是你的策略。小梅,相信你领导。”

“好咧,谢谢南哥。”小梅顿时眉开眼笑起来,又转头看着周徊说,“周徊姐,靠你了。”

周徊笑了一下,揉了揉小梅的头发,去茶水间泡水喝。

等她回来,小梅居然都给她排好了拜访客户的时间表。

“周徊姐,这是我给你拍的表,你看看,合不合适?”

周徊不好打击人家小姑娘的心,拿起来,若有所思地看看,看完直接傻了。

这怎么比她领导给她排的还满?

周徊看看小梅说:“你认真的?”

小梅把打印好的时间表折起来给周徊,又说:“你别担心,我可以陪你去。”

周徊:“……”

行,这丫头出息了……

就这样,周徊拿着小梅安排的时间表,带上小梅,去拜见了第一个客户。

“你时间约好了?”周徊问小梅。

小梅点了头,又觉得不对,问周徊:“周徊姐,有什么不对吗?”

周徊摇头:“没事。你总要去历练的。”

小梅:“……”

就这样,周徊带着小梅拜访了第一个客户,结果人家说了半天,就是没说要买她们的空调。

小梅很沮丧:“可是黄总上次不是说得好好的吗?”

周徊哈哈大笑:“人家那是客套话。你还当真了。傻不傻?”

小梅咬了咬嘴唇,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周徊笑笑:“慢慢来。我刚进来的时候,比你知道的还少。加油。”

“嗯。”小梅点点头,又说,“周徊姐,我听说你以前特别拼的,是不是工作久了,都会没有热情?”

周徊一听,愣了一下,思索了一下说:“工作有没有热情,跟时间长短没有关系,主要看你怎么看待你的工作。如果你把工作当任务,当然没有热情,但如果你把工作当作生活的一部分,就像看电影,跑步一样,那就是另一回事了。至于我,我以前是缺钱,现在没那么缺钱了,所以不想那么拼了而已。懂了吗?”

小梅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周徊问:“接下来去哪家?”

小梅赶紧摇头:“不了。周徊姐,还是你来安排吧。”

周徊听完,笑了起来:“你说的啊。”

小梅重重地点头。

周徊立马说:“那行。下午放假。我有点私事要处理一下。”

小梅:“……”

算了,指望她老板已经指望不上了。

小梅只好自己回了公司。

至于周徊,她其实约了一个客户了,只是那个客户比较难搞,她还不想让小梅看到那么多工作的黑暗面,所以一个去见了。

果不其然,酒也喝了,饭也吃了,合作还是没有谈成。

周徊还舔着脸送人走:“您慢走。没事没事,您先走。”

直到把客户送走,她从收起了疲惫的笑脸。

周徊直了直腰,觉得腰隐隐作痛,恐怕是老毛病犯了,得去针灸一下。

周徊打了个哈欠,回包间把剩下的酒拿走,准备去开个□□就撤了,一出门,居然碰到了冤家。

“哟,周徊,是你啊。真巧。”李艺敏矫揉造作的样子,让周徊有点反胃。

“是挺巧。”周徊陪笑了一句。

“送客户啊?”

“对啊。”

“怎么样?升职了吧?”

“没有没有。老样子。”周徊尴尬地笑了一下。

“结婚了吗?”

“没有呢。对了,我——”周徊只想赶紧结束这个对话,然后离开,但李艺敏好像很有兴致的样子。

“哎,要不要一起喝一杯?我老公有很多朋友,都不错的。介绍给你啊。”

“不用了,谢谢。”周徊知道李艺敏不怀好意,只想赶紧走。

“别啊,别客气啊。我老公的朋友都很不错的。”

周徊依旧保持着笑意:“不用了。我还约了朋友。”

“朋友?男朋友啊?”

周徊想了想,如果说是男朋友,李艺敏肯定会留下来跟自己一起等,连忙说:“不是,普通朋友。我真来不及了,我先——”

“正好,我有空。你去哪?我送你?”李艺敏似乎铁了心要跟着周徊。

周徊深吸一口气,还在绞尽脑汁想怎么摆脱李艺敏的时候,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周徊。”

闻声,周徊和李艺敏一起转头,看向了走廊尽头的人。

陆季洲双手插在西裤里,面无表情地看着周徊这里。

周徊松口气,笑着对李艺敏说:“走了。我朋友来了。”

李艺敏这才没有再纠缠周徊。

在陆季洲的注视下,周徊步伐坚定地走向了陆季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