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凌霄主宰 > 第四十八章天元剑宗密辛

第四十八章天元剑宗密辛


圣灵教教主的房间之中,听到教主的话老妪的心中一惊,诧异的问道:“姑娘是不是把这个沐阳看的太重了?”

老妪有些不解,在她的心中却有些不以为意,只是一个世子而已,姑娘是不是太小题大做了。

“可是他的身份却是不简单,镇南王府的实力可是不弱,在加天元剑宗的真传弟子,如果我们能将他们拉拢过来,对我们来说绝对是一道助力,如果拉拢不了,也不能与之交恶,平白无故树立一个敌人,这可不是明智之举。”女子的声音幽幽的传来。

老妪苍老的脸上也是露出了凝重之色:“姑娘所言甚是,是老妇短视了,但是...。”

“我明白你的意思,是怕我卷入了皇室和镇南王府的斗争之中,这方面我会小心处置的。”

“让弟子打听一下,沐阳的行踪,我要和他见一面。”

“是,老妇这就去安排。”老妪转身巨离开了。

纱幔之中的女子伸了个懒腰,露出了玲珑有致的美妙身材,暗暗自语道:“沐阳,你可不要让我失望。”

天元剑宗,天星峰,沐阳来到了玄阳子的住处,看到玄阳子正静坐在庭院之中,面色沉重,心情似乎不是很好,沐阳开口问道:“师傅,怎么了?”

看到沐阳来了,玄阳子收敛心神,笑着说道:“没什么,坐吧。”

“你入门也有一段时间了,为师也没有教过你什么,这是《问天九卷》乃是地阶高阶功法,希望你好好修炼,这套功法你的两位师兄也修炼过,只因资质有限,无法领悟其精髓,才转修其它功法。”

“你的资质远在你两位师兄之上,希望你能将此功法修炼成功。”说道此处玄阳子的神色有些异常,沐阳的观察力何其敏锐,马上发现了玄阳子的异常,不由的开口问道:“师傅,这套功法有什么不对吗?” “

没有什么,你好好的修炼吧,有什么问题可以来找我,尽快的增加自己的实力,我累了,回去吧。”沐阳还是第一次见到玄阳子赶自己走,拿起玉简行了一礼,转身就离开了。

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沐阳沉浸在《问天九卷》之中,此功法虽然只是地阶高阶,但是其精妙程度,绝不再天阶功法之下,《问天九卷》分为三篇:问心篇,问身篇和问天篇,每篇分为上中下三卷。

虽然沐阳已经修炼了《仙蝉不灭诀》根本就不需要修炼《问天九卷》,但是问天九卷之中却确实有可取之处,不禁让沐阳有些心动。

想起玄阳子今天的异常,沐阳有些迟疑,看来这套功法不简单,明天找冷师姐去问问吧。

沐阳收起玉简,拿出元晶放置在四周,布置了一套简单的阵法,便开始修炼了起来。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沐阳修炼完毕,睁开了眼睛,只觉得精神饱满,神清气爽,感觉实力有增强了一些,笑着起身。

舒服的伸了一个懒腰,打开了窗户,突然沐阳愣住了,只见一道白色的身影正在练剑,沐阳一眼就认出,正是冷如霜。

沐阳离开听雨轩,向冷如霜快速掠去,看到出现的沐阳,冷如霜收剑而立,白衣飘飘,笑着道:“师弟早。”

“师姐伤势还没有痊愈,怎么来练剑了?”沐阳看见冷如霜没什么大碍,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多年的习惯了,改不了,再说了我只是练剑,没有动用元气,对我的伤势没有什么影响的。”冷如霜的美眸看着沐阳,抿了下嘴唇说道。

“师弟怎么也这么早?也是来练剑吗?”冷如霜看着沐阳疑惑的问道。

沐阳摇摇头道:“不是,因为一些事情睡不着,看到师姐在练剑就过来看看。”

沐阳的话引起了冷如霜的兴趣,在他的印象中沐阳一直都是沉着冷静之人,居然会有事情让他睡不着,不由的问道:“是什么事情?”

沐阳将昨天玄阳子的事情说了一遍,冷如霜脸上的笑意也消失了,看着沐阳抿了抿嘴唇问道:“师叔没有和你说过吗?”

沐阳闻言一愣,疑惑的问道:“什么事情?师傅从来也没有说过。”

“天元剑宗的上代宗主,一共收了八名弟子,大弟子就是现在我们的宗主,二弟子就是我师父,三弟子就是玄阳子师叔,四弟子就是魏无名,六弟子就是洛天恒洛师叔,七弟子就是明宇明师叔,八弟子就是玄冥师叔。”冷如霜坐在旁边的石凳上看着百花峰说道。

沐阳也是来到冷如霜的面前坐下问道:“那五师叔是谁?”

“五师叔名箫乘风,从小天赋就极强,是个名副其实的天才,五岁炼血圆满,六岁突破到淬体境,九岁突破到通脉境,十三岁入金刚境,十八岁入天象境。”

听到冷如霜的讲述,沐阳也是有些震惊了,没想到这个五师叔竟然这么厉害,此等天赋就算是前世也是属于凤毛麟角,这个萧乘风的天赋到底是多么的可怕。

“那时的天元剑宗耀眼之极,但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箫师叔太过耀眼了,其余的天才只能沦为他的陪衬,使得无数人想要除掉箫师叔,当然其中也包过魏无名。”

“什么?”沐阳确实有些震惊,没想到竟然会有他。

“魏无名这个人,心胸狭隘,但是他隐藏的很好,他心里一直都很嫉妒萧师叔,但是表面却是一团和气,此事所有人都是心知肚明。”

“终于在进入到葬魔渊后,他终于忍耐不住了,处处针对箫师叔,最终箫师叔负气自己一个人离开了,但是下一次见面竟然看到的是师叔的尸体。”冷如霜的脸上也是露出了伤感之色,声音也是有了一些变化。

沐阳的瞳孔一凝,出声问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师叔离开之后,被三十名天象境的高手围攻,再斩杀了十人之后,终于力竭,被.....”冷如霜有些说不下去了,神色呆呆的看着百花峰。

沐阳也是叹口气:“事情已经发生了,师姐请节哀。”

冷如霜摇摇头道:“我只是为我师傅伤心,当年师傅和萧师叔已有婚约,本来葬魔渊回来后,两人就要成亲了,没想到等来的却是噩耗。”

沐阳也是看着百花峰,久久无语,他可以想象这件事对花若水的打击有多大。

“后来这件事都说是魏无名勾结外人,杀害五师叔,但是在上一代宗主调查后,并没有发现魏无名勾结外人的证据,又怕引起恐慌,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惊此大变之后,宗主伤心过度,在加寿元将近,不久就过世了,然后就是师伯接任了宗主之位,此事也成了他们心中的死结,昨天正是萧师叔的忌日。”

沐阳瞬间就明白了,难怪玄阳子昨天的心情会不好,还要自己尽快的提升实力,只怕是想到了箫乘风的事情了,自己的天赋也不差,看来师傅是担心自己会像箫乘风一样,所以才由此叮嘱。

沐阳心中冷笑不已,自己可不是箫乘风,随即眼中闪现出一抹厉芒。

似乎是感觉到了沐阳的变化,冷如霜继续说道:“你知道我师父为什么对你这么好吗?”

沐阳一愣摇头道:“还请师姐解惑。” “

因为你和箫师叔很像,师父对所有人都是不假辞色,而对你却是不一样,也就只有你敢调侃我师父,也只有在你面前师父才会露出笑容,这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师父如此频繁的笑。”冷如霜看着沐阳,撩了一下青丝,笑着道。

“我是我,不是箫乘风。”沐阳也是一笑,淡淡的道。

“我知道,师父也知道,你知道师父是怎么评价你的吗?”

沐阳来了兴趣问道:“怎么说?”

“冷静沉着,心狠手辣,睚眦必报,城府很深,但是有时却很天真,像个孩子,对你认可的人却是极好,师傅说你这种人,只能做朋友,最好不要为敌。”冷如霜笑吟吟的说道。

沐阳苦笑一声:“师伯这是在夸我?还是在损我?”

“那就看你怎么理解了。”冷如霜轻笑一声道。

“等我伤好了,就要去历练了,师傅说让你和我一起去。”

“为什么叫上我?”沐阳有些不解的道,虽然和冷如霜一起历练很好,但是沐阳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处理,比如秦无双和李明德。

“师傅说我和沫沫的心思比较单纯,有你在她放心。”冷如霜揶揄的笑着道。

“李沫沫也去?”

“他家里来信了,不敢再派人来了,说又怕这丫头跑了,让我们带她回去一趟。”冷如霜有些无奈的说道。

沐阳也是满头的黑线,这个丫头到底跑出来过多少次,家里人都不敢再派人来了,这样的事情还是第一次听说,点点头道:“好的,到时候通知我。”

冷如霜捂嘴轻笑,美目之中也是露出了笑意:“再告诉你个消息《问天九卷》是天元剑宗开山祖师创造的功法,自开山祖师之后,也就箫师叔修炼成功了,你要加油了。”

说完就转身离开了,只留下一道美丽的背影和有些出神的沐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