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接受封印吧,仙子 > 第十五章 开天辟地

第十五章 开天辟地


  酒楼其实离河边也不远,中间只隔了一层的树林,加上林家弟子的行动并没有理想的那般及时,所以姜由也终于在林家子弟发现前爬上了酒楼的后墙。

  可这时候宋远他们也赶到了林子里,虽然离追上姜由还有很长一段距离,但视线却依旧能锁定她,尤其是二楼的窗台。所以想再爬回窗台已不可能了,既然如此只能强行破坏。

  “拼了!”

  她将所有的风刃符都掏了出来,甚至自己还加上了几道强力的风刃术。

  酒楼大楼虽然都是用虎啸山上的灵木所建,但也架不住如此密集的一击。几根重要的承重柱被割断,半边楼也塌陷了下来,而姜由也趁着楼房塌陷前钻进了原来的房间。

  酒楼里一时惨叫不已,但好在塌陷的都是客房区域,大部分人也只是受到了惊吓,只是客房里的大佬们就有些倒霉了,虽然身体素质优于常人不至于死亡,但轻重伤却是免不了的。

  对于眼前的情况,姜由却也顾不上了,被压住的她却也只能借助为数不多空间的脱去外衣,想缠上绷带却也不可能了。

  “怎么回事?快救人!”

  周围的林家子弟也算是赶来了,却没有想到发生这样的恐怖袭击。

  大街上立刻混乱起来,宋远也看出来这女人就是想趁乱逃走,于是忙对林子子弟叫道:“一部分人救人!另一部分人将这里围起来,不能让任何人离开。”

  “你是什么人?”外门大长老林权质问道。

  “他是族长派来调查虎啸山案件的。”林凯连忙在一旁介绍道。

  “虎啸山的事情和我们外门商铺有什么关系?”林权语气稍缓但还是不悦道。

  岳涟解释道:“我们刚在河边看到了一个蒙面人,本想追上她盘问,不想她直接破坏了这酒楼然后就消失了。如果我们没有猜错,那蒙面人一定就在附近藏着,还请长老帮我们将人拦着,等我们核实清楚了再说。”

  林权不由地皱起了眉头,但他还是说道:“既然是族长的安排,我们自然会照办。只是这里除了我们林家子弟,也有很多重要的客人,所以我不能给你们太多的时间,不然我们也扛不住。”

  “放心,我们只需要简单核实并登记一下,若是有疑问我们会另找机会排查。”宋远也点头道。

  “找一百个人将街道围起来不许任何人出入,另外的人和我一起救人!”

  林权说完便带着其他人开始清理坍塌的瓦砾木材,而宋远和岳涟则把守着路口排查街上的路人。

  结果一番折腾,所有人的身份都很正常,根本没有必要像蒙面人那样逃跑。

  “不会又让她逃了吧?”宋远绝望道。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岳涟摇头道,“如果她跑得这么快,之前就不会被我们锁定了。她一定藏在某个地方,对了,她一定在坍塌的屋子下,我们快去看看!”

  两人又来到酒楼外,见有几个身上有伤的人正被医治着,可一番盘查后依旧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

  “所有人都救出来了吗?”宋远只能朝林权问道。

  “还有一个人。”林权摇头道,“那人处在破坏的最中央处,所以一时还没清理出来。”

  林权刚说完,一个声音高叫道:“找到了!”

  这是唯一的机会了,宋远二人忙簇拥了过去,却见里面的却是林艳。只是和上午的林艳比,此时的她只穿着内衬,没有缠纱布的伤疤也暴露了出来,甚至还多了不少风刃术的伤口,似乎在告诉外人,那蒙面客是冲着伤她来的。

  看似没有任何嫌疑,岳涟几乎要崩溃了,但看着林艳那仅仅没入表皮的伤口,似乎有着几分演的痕迹,更别说她身上的衣服还是湿的!这也让她终于降宋远毫无证据的推测当成了真实。

  “还在给我装昏迷!明明刚刚还在河里游泳!让我撕下你的伪装!”岳涟说完就揭开了林艳脖颈处的伤疤,一时间鲜血淋漓。

  “涟儿,你干什么!她的伤疤明显没有长时间沾水的迹象!这衣服也可能是长时间埋在地下闷湿的!”宋远也没想到岳涟这么冲动,要知道往常她也是一个十分冷静的人,却不想在如此多的不可理解前失去了理智。

  “啊!”姜由也不由地因为痛而叫了出来,于是也趁势醒了过来。

  “发生什么事了?”她又假装不解道。

  “还给我装无辜!说!你不是说要回去了吗?怎么出现在这里?”岳涟质问道。

  姜由假装回忆道:“我本来是打算回去的,可没走几步就觉得头晕目眩,于是在这里开了间客房休息。”

  “没错,林艳小姐上午是在我这开了这间房间。”掌柜在一旁附和道。

  “那你和蒙面人是什么关系,她为什么会逃到这里?”岳涟又问道。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你说的蒙面人。为什么?为什么只是睡一觉岳涟姐姐就对我这样了,之前你还不是说过要帮我查我姐的下落的吗?”姜由努力挤出泪水并问道。

  “你姐的下落你比我更清楚!”岳涟大叫道。

  “涟儿!冷静点!”宋远拼命摇晃着岳涟叫道。

  岳涟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冲动,待她慢慢冷静下来才觉得后悔,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自己说这么多又有什么用?

  “怎么回事?”

  一道声音从天上传来,正是御剑而来的族长林华。

  “族长大人,这两人说有一蒙面人闯入并破坏了酒楼。”林权恭敬回答道。

  “那人抓到了吗?”林华又问道。

  “没有,应该是不见了”林权无奈摇头道。

  “不见了?”林华怒道,“你们有多少人见到了那蒙面人?”

  “没有!”林家子弟都摇头道,“就他们两人。”

  林华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他慢慢撇了宋远和岳涟两人一眼,随即转向林艳道:“你看到了吗?”

  “族长,我一直在睡觉,醒来后就这样了。”姜由回答道。

  “自己房间睡觉不舒服吗?是家族给你们这些内门弟子的待遇还不够好吗?竟然跑到这里来睡觉?”林华教训道。

  “不是,家族对艳儿已经非常好了,艳儿这就回去。”姜由忙点头道。

  林华转而看向宋远岳涟二人并说道:“刚才发生的一幕我也看到了,既然我将调查的事情交给你们,你们当然可以大胆怀疑,甚至也可以怀疑我。但我还是要强调一点,你不能冤枉我林家族人!凡事要讲证据!”

  “族长,是我们冲动了。”宋远忙抱拳道,“我们保证下次不会了。”

  林华又点了点头道:“另外,这场事件虽然不严重,但影响很大,你们也必须证明你们自己的清白!”

  宋远想了想,却也只能回答道:“之前除了蒙面人就我和岳涟在后院,我们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

  林华无奈一笑道:“既然如此,你们又有什么资格去冤枉别人,别让我看错你们!”

  岳涟银牙紧咬,却也只能答道:“晚辈受教了。”

  林华最后又对林权说道:“快点将酒楼修复起来,以后招待外人的地方要修得牢固一些,至少要达到内门的要求,这笔账先从公库里出,等查到始作俑者再行追责。”

  “领命!”林权也是点头道。

  坐上回内院的马车,姜由又长长舒了一口气,这次又逃过一劫,但无论如何终究是被岳涟盯上了,无论是林艳姐妹还是林絮,甚至连姜由本身都暴露了,只是对方没有找到实质性的证据罢了。

  不过也没有办法,就凭姜由目前的人生阅历根本无法将事情做得完美,要知道他以前可是与世无争全靠小说和影视总结人生经验的单身宅,能撑到现在已经算是她超水平发挥了。

  “主公,要不将那岳涟给封印了吧,有她在还是很麻烦的。”林絮提议道。

  姜由无奈摇头道:“我也不是没想过,可是她一直和那宋远在一起。而且封印过程中的阻力其实还很大的,无法在对方反抗的情况封印她人,更别说不引起外界关注的情况下封印岳涟了。”

  “那你当初是怎么以练气四层的林絮之躯封印我的?”林妍不忿道。

  “那是因为那是荒郊野岭,也因为你错误地评估了我的实力而放弃了反抗。”姜由解释道。

  “呃……好吧。”林妍无奈摇头道,“现在后悔也已经来不及了。”

  姜由这才将目光放在空间之上,发现天上竟然有一个微弱的亮点,而虚无的地面似乎也有了实质的感觉。

  “这是什么?”姜由指着天上的亮点问道。

  “我也不清楚。”林絮回答道:“自从昨晚你用林艳身体修炼过后就有了,每天和太阳一样东升西落,不会是太阳吧?”

  “地面好像也是我修炼出来的。”林妍忙补充道,似乎十分有成就感的样子,不过也对,这就好像开天辟地之功,可是神话里才有的故事。

  “那你呢?”姜由又看向林絮道。

  “我还不清楚,这没山没水的,总不至于给您变棵树出来吧?所以我说还是把水和金也封印了,这样我们四人也能凑一桌麻将不是?不然太无聊了。”林絮摇头道。

  “说到底还是实力太弱,所以大家还是要好好修炼。”姜由也无奈摇头道。

  “这空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林妍疑惑道,“既然我们都出不去了,主公你总可以告诉我们吧。”

  “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姜由摇头道,“我只知道这世界源于一块石头碎片,等到开天辟地之后似乎还可以孕育万物生灵什么的,甚至还有一些妖魔鬼怪。”

  “也就是说以后我们就是这个世界的神灵?”林絮激动道。

  “前提是不被放出去灭口。”林妍补充道,这也立刻打断了林絮的幻想。

  对于林妍的话,姜由没承认也没拒绝,毕竟这些人从头到尾都是自己的敌人,都是要杀自己的人,有时候给她们一点威慑也是不错的选择。

  回到双娇院,却见林碧和林珠正在修炼,姜由也没有去打扰,加上她实在太累,于是趴在床上就这样睡了过去。

  接下来半个月她就一直宅在了双娇阁修炼,闲暇时就研究一些制符炼器之道,生活还算悠闲惬意,更别说还有两个美女丫鬟可以调戏调戏,至少比在虎啸山舒服多了。

  不过她很遇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一大早林珠就告诉她阁内的财务已经接近破产!

  明明有二十灵石,为什么突然就没钱了,要知道这二十灵石的购买力可相当于穿越前的两百多万,那可是一笔巨款,怎么可能半个月就用完了?

  不过想想也对,这二十灵石不但要管六个人的吃喝,还要维持姜由炼器失败的挥霍,可以说能撑到现在还全亏林珠的精打细算。

  “怎么办?要不我和碧儿去山上采些药换些钱应付应付?”珠儿提议道。

  “不用了,你们现在能赚几个钱?若是这点困难都应付不过去那我还怎么筑基?”姜由摇头道,“你们先拿剩下的钱去买早饭,我再想想办法。”

  “还是老样子七份?”珠儿确认道。

  “嗯,说不定什么时候要出远门,多备点干粮也好。”姜由点头道。

  珠儿自然姜由的意思,不过她也不多问,既然二小姐吩咐,她照办就是。

  于是姜由才回到自己的锻造室,里面只剩下三次的机会,若是还不成功那就只能再回虎啸山过着野人般的日子了。

  炼器虽和制符差不太多,但炼器多了一步控制材料的火候和时机,只有这样才能打造出合格的兵刃,否则被气孔杂质残杂的兵刃就会和豆腐渣一样一碰就碎,最关键的是无法赋灵。

  第一次,冷却太快失败!

  第二次,温度太高材料损失过多又失败!

  算是这次已经失败了一百多次了,再这样她也将彻底否认自己的炼器天赋,或许是时候转投别的职业了。只是想着她大学可是材料专业毕业的,不能依靠自己的专业在修真界开挂还真是心有不甘。

  不管了!姜由直接将神识探入矿石溶液中随心所欲,管你什么奥氏体珠光体,反正都会失败的,认真和随便也是一码事。

  只是没想到姜由却意外成功了,一把和飞云剑形状一模一样的飞剑出现在了姜由的面前,光泽内敛,赋灵的效果也肯定不错。

  顺便一提装备对赋灵的数量其实并没有限制,如果愿意,可以将所有的符文都加在上面。不过任何装备能够承受的灵力却是有限的,同样材质的装备赋予的符文越多,符文的效果就不得不下降。

  这段日子姜由的炼器虽然一直失败,但她的制符水平却在平稳攀升,如今她的制符术到达了一阶九层,这算是二阶以下的最高级别了。

  只是她并没有将九层水平的符文赋在这把剑上,毕竟这只会引起别人怀疑,碍于灵力限制,正常人的制符水平往往超不过他的修为,更别说这把飞剑材质虽然不错,但品质却只有八层,也不能承受九阶赋灵。

  所以姜由选用了七层赋灵,这和林艳的修为一致,而这八层飞剑也能承受三道七层符文。

  至于符文种类第一选了御灵符,那就是能用灵力控制这柄飞剑,当灵力足够的时候甚至还能御空飞行;第二则是五行强化符,这能够强化使用者的灵力,考虑金属性灵根买飞剑的比较多,所以选用了其中的灵金符;第三则是风轻符了,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这风轻符可以通过让剑变得更轻以提升御剑的速度,这看似最普通的符文,却也是最实用的,除了一些需要重量增加威力的兵刃,一般的装备都会或多或少赋上风轻符。

  说起来简单,但实际操作起来也不容易,赋灵的成功率同样不高,而且三道符文必须连续成功,中途失败也必须从头开始,尤其是每次失败对剑会产生一定的损耗,交易价值也会损失不少。

  所以就算姜由有着七成的制符成功率也极为紧张,毕竟要连续成功三次,那概率可不足四成。

  或许是姜由终于受到命运的眷顾,也或许是财政紧张的破釜沉舟,他竟然真的第一次就连续赋灵成功了,这样的话交易价值就不可估量,虽然比不上灵器,却也远超一般的符器,度过这次财务危机应该不是问题。

  接下来就是去售卖了,事关整个双娇阁的财政大事,总不至于也交给林珠和林碧处理吧?以她们在林家的地位,肯定会被狠狠地宰一笔。

  小心包好飞剑,姜由也终于迈出了这半月来院外的第一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