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接受封印吧,仙子 > 第二十一章 重见天日

第二十一章 重见天日


  三人就这样进入了山洞里的闭关生活,也由于洞中并没有日升日落,她们也不知时间流逝了多少。她们只知道,在补气丹与兽肉的充足滋补下,所有人的修为都有了长足的进步。林碧和林珠都修炼到了练气六层,林絮练气七层,林艳与林艳练气九层,至于岳涟则直接到了练气巅峰。

  顺便一提,岳涟自从封印进神识空间之后,就变得沉默寡言,但对姜由的安排还算配合,所以姜由也帮其修复了经脉。要知道姜由可在湮澜那里学到过断脉重生的医术,修复好岳涟的经脉隐伤自然也不是问题,所以岳涟才能借此突破道练气巅峰。

  在此之后岳涟也变得更加配合了,甚至偶尔还会为姜由提出一些建议,不过表情却依旧是冷冰冰的,从来就没给姜由什么好脸色看。

  对此姜由也不介意,毕竟正常的女人被一个男人如此封印都会如此,但无论岳涟对他做出一副什么姿态,其实结果都是一样的,只要她们不捣乱就可以了。

  林妍两姐妹对于林碧二女的态度转变也很快,起初她们对于自己婢女能有这种待遇极为嫉妒,甚至认为她们卖主求荣。林碧二女对林妍姐妹开始也是战战兢兢,毕竟眼前两人可是她们曾经的主子。

  不过当她们习惯自己新身份之后这种情况也慢慢消失了,毕竟所有人都发现了,林珠和林碧已经不再是某人的婢女,而更像是姜由的侍妾,所以对待林妍姐妹也慢慢强势了一些。而林妍姐妹虽然不至于向林碧二女献媚,但至少不会再有居高临下的态度。

  姜由便在这后院和谐的环境中专心研究着炼器之道,直到将两套装备放到了林碧二女面前。

  “好哥哥,这就是你说的送给我们的礼物?”林珠看着面前全套的装备好奇道。

  “没错。”姜由点头道,“从发簪到鞋子全套的,都是练气巅峰的赋灵,可以说灵器之下就它们最好了,一整套的话完全可以值两件下品灵器了,穿上之后你们完全可以用练气六层之身挑战练气巅峰,当然前提是经济状况不是很好的那种练气巅峰,若是他们也有这种一两件顶级符器,那就不好说了。”

  “这么贵重,我们不能要!”林碧忙摇头道。

  “别说这些没用的,你们都是我的人了,还这么客气干什么?”姜由没好气道。

  林珠也不客气,直接拿起了一件薄如蝉翼地物件问道:“这是什么?”

  “这是丝袜,我们那个世界最流行了,穿起来老性感了。”姜由解释道:“别看她薄,这都是用二阶蛛丝编的,刀枪不入,水火不侵。”

  “那这个呢?又薄又华丽,不会是面纱吧?”林碧也拿出一个小物件往脸上戴。

  “那是胖次,也是蛛丝做的,护住贴身部位的。”姜由面色微红道。

  林碧脸刷一下红了,为了缓解尴尬,她又拿出一件东西问道:“那这是肚兜吗?怎么和一般的肚兜不一样?”

  “你可以叫它们贴身内甲,和肚兜不同,这是根据你们身材设计的,能对胸部要害进行全方位防护,上面还嵌满了二阶蛇鳞,就是是灵器也很难击穿,而且还不扎手。”姜由介绍道,“要不我帮你们穿上。”

  “婢子不敢!”

  两女话虽这么说,却都乖巧地褪下了衣服,似乎迫不及待地想要姜由帮她们穿上这套新装备。

  姜由自然也不客气,手把手地教她们如何将她们没有见过的新装备穿上。全套的款式也是姜由借鉴自己看过的各种国风动漫以及影视题材设计的,充满仙气白色丝衣、精致晶莹的首饰再配上半透明的面纱,让两女宛如成了某绝世宗门下凡历练的仙子。

  “竟然没有发现这些日子以来你们越来越漂亮了。”姜由感叹道。

  林碧娇羞道:“似乎在好哥哥的空间修炼还能美颜洁肤修身。”

  林珠点头道:“好像是的,就连大小姐她们也变得好看很多。”

  “是吗?”姜由思索道,“你们这么一说还的确是这个道理,话说我变帅了吗?”

  “好哥哥最帅了,怎么可能更帅呢?”林珠笑道。

  “说得倒好听。”姜由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打量道:“不过话说回来,这似乎只对你们这些女人有效果。”

  “女为悦己者容,如果没有好哥哥,我们再漂亮也只是一个累赘。”林碧低声道。

  林珠也插嘴道:“好哥哥难道只为我们做了衣裳?你自己没准备吗?接下来让我们伺候你了。”

  “我自然也为自己准备了,林絮,借你的身体一用。”

  姜由也为自己设计了一款,颜色虽然也是蛛丝的白色,但款式却显尊贵强势,这样和林碧二人走在一起也不会显的怪异,毕竟在外人看来林碧二女始终是她的婢女,但其实实力提升差不多,都是顶级符器。

  在林絮完美身材的烘托下,姜由宛如成了某处仙府的洞主,而林碧二女也成了仙尊坐下的仙女,三人在这过着神仙一般的日子,甚至连神识空间里的几人都露出了羡慕的神色。

  姜由却是微微一愣神,自己似乎穿上了丝袜?这放在穿越前似乎是不敢想象的!不过有句话说的好,女装只有一次和无数次,既然自己已经适应了这种生活,却也只能放飞自我了,更别说这蛛丝做成的衣服还真的挺舒服,柔滑轻盈又有质感。

  “婢子见过仙子姐姐。”林珠也是调侃道。

  “妹妹免礼!”姜由正要进入这角色扮演游戏,却被林碧无情打断了。

  “对了,仙子姐姐,我们的伙食快没有了。”林碧突然说道。

  “你说什么?怎么这么快?不是说着剑齿虎够我们吃两个月的吗?”姜由难以置信道。

  “估计已经两个月了。”林碧苦笑道,“毕竟我们的修为精进了这么多,而且丹药也吃得差不多了。”

  “那为什么外面没动静?我不是林家内门子弟吗?家族难道没有派人来找我?”姜由疑惑道。

  “看来不放弃任何一名林家子弟只不过是句口号。”林碧摇头道,“关键是家族觉得划不划算,二小姐若是核心弟子或许已经出去了。”

  “那怎么办?”林珠也是紧张道。

  正在三人还在苦思冥想出去的办法之时,岳涟却说道:“如今你们的实力今非昔比,若是一起使用炎爆术或许能重新炸开洞口。”

  “说的也是。”姜由点头道,“只是你怎么确保我们能炸开洞口而不是炸塌整个矿洞?”

  “那还有别的选择吗?”岳涟反问道。

  姜由点了点头,但她并没有立刻动手,她转而对林碧问道:“碧儿,虎肉还够吃几天?”

  “三天,丹药也是。”林碧回答道。

  “那行,这三天我们尽量将外面的石块堆到洞里去,这样我们的成功率也能高一些。三天后我们就放手一搏!”姜由最后说道。

  众人也立刻开始了搬砖大业,穿着极品装备搬砖,这才修真界也算得上头一次了,好在这些装备不会轻易磨损,不然姜由还真有点舍不得。

  三天的时间不足以搬空洞外的石头,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而且洞内的空间本就有限,能做到此时的样子已经是极致了。

  最后收拾好洞内的物品之后,三人也来到洞口放手一搏。

  林艳、林碧、林珠三人的炎爆术同时发起,又加上极品装备的加成,这已经远超过了当时炸塌山洞的炎爆符,但是炸塌和炸开是完全不同的难度,能不能成功也只能靠天意。

  虎啸山中一阵山崩地裂,在蛛网保护下的姜由终于看到了外面的光亮,缝隙虽然不大,但足以让人穿过了。

  “好哥哥,我们成功了!”林碧二女惊喜道。

  姜由也喜出望外,可洞壁的晃动并没有停止,更有无数碎石从洞顶塌了下来。

  “不好,山洞也快塌了!我们赶快出去!”姜由忙运转御风术带着二女往洞外跑,终于在山洞彻底塌陷前逃出了山洞。

  这个充满回忆的地方就这样可惜了,不过也没关系,该带的东西就带出来了,更别说山洞都已经塌了,那里面发生的一切也可以任由姜由发挥而死无对证了。

  现在的她最想的还是好好洗个澡,毕竟水灵根提炼出来的水也仅够饮用的,两个月没洗澡总感觉毛孔都堵塞了。

  但实际上以她现在的炼器天赋,并不需要再留回星海镇,毕竟星海镇林家的待遇已经有些入不了姜由的眼了。只是她赚钱的门路终究在林家,若是没有林乐,姜由一时还真找不到第二人售卖自己炼制的符器,更别说上上个月售卖的符器还没结算呢。

  可若是回林家,那就需要解释这两个月发生的事情,而且岳涟的事情也值得商酌,更别说林凯的事情还未真正平息,这也注定要在林华的眼皮底下小心翼翼。

  不管了,至少现在还是要回去的,等到时机成熟再离开林家也未尝不可。

  也正好在这个时候,一只练气巅峰的大雕被山洞的声势吸引了过来,见只是三个练气期的女子,它第一时间便扑向了眼中的食物。

  只是没过多久,山中响起了大雕的惨叫声,紧接着三女便已经坐在了大雕的后背之上,而大雕却是一动也不敢动。

  “去林家大院,不然现在就把你炖了。”姜由没好气道。

  大雕不甘地鸣叫一声,却也只能顺从地朝着山外飞去。

  “之前说好的剧情记熟了吗?”姜由提醒道。

  “记熟了。”林珠点头道:“我们躲避兽潮的时候救了一名重伤老者,为了保命,我们还将山洞炸塌了。在山洞中我们以炸死的妖兽肉为食,以妖兽血为饮,但还是差点被渴死。也幸亏老者及时醒来,他不仅用水灵力为我们凝结出了救命的水,还给我们丹药并指导我们修炼,甚至给我们炼制了装备,直到他痊愈时破开山洞才带我们出来,至于那老者是谁,他并没有告诉我们,只说若是我们能够筑基,他会来收我们为徒的。”

  “背得不错。”姜由满意道,“有神秘的结丹前辈为我们撑腰,也不会有人敢找我们麻烦了。”

  她也想明白了,既然两个月连升两层不好解释,那就把动静搞得更大点,这样反而能让族中的那些怀疑的眼睛投鼠忌器。

  “可族长会信吗?”林碧担忧道。

  “最多三分信,谁让他就是个多疑的人?”姜由无奈道,“不过那又如何,没有岳涟再找麻烦,他不信其他人又能怎么着?这天下结丹修士多了,他总不至于一个个查吧?”

  此时林家大院还有些狼藉,两个月前突发的兽潮让整个星海镇措手不及,外门弟子和星海镇平民伤亡无数,就连林家大院也没好到哪里去,很多人还没从那万兽来袭的阴影中恢复过来。

  所以看见天上有大雕飞过,林家子弟立刻警戒起来,生怕还会来第二次兽潮,所以每个人弯弓搭箭准备防御。只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除了这只大雕并没有其他妖兽出现,而且大雕在上空盘旋了几圈后就要准备降落。

  “你看,大雕上竟然有人!”一名外门子弟惊呼道。

  “能驯服练气巅峰的大雕作为坐骑,这人一定是族中某位长辈,快快迎接。”林家子弟忙分排站在了门口,目光也一直盯着大雕,也不知是哪位长辈如此拉风。

  只是待到大雕上的三人下来,他们一个个都瞠目结舌,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只有练气七层的林艳以及她的两个婢女。

  只是不知为何,三人似乎漂亮了很多,身上的衣服也似乎来自某个大宗门,至少县族的练气弟子也没三人穿得那般好。

  “林艳,竟然是林艳,她不是在兽潮里死了吗?怎么回来了,还能找到一只练气巅峰的大雕作为坐骑?”一些外门弟子难以置信道。

  其实姜由并没有真正驯服大雕,而大雕也只不过是因为性命受到威胁而暂时妥协,一旦让大雕找到什么机会,它也会反噬姜由。所以姜由并没有留住大雕的意思,拍了拍大雕的脖子,便让它仓皇飞走了。

  “艳姐,你怎么回来了?”一名比较机灵的内门弟子忙问道。

  “这是我家,我怎么不能回来?”姜由反问道。

  “可是大家以为你已经死了。”内门弟子欲言又止道。

  “什么意思?”姜由疑惑道,“你的意思是我在这里没有家了?”

  内门弟子解释道:“我们都以为你死了,所以狂少把你的双娇阁占为了己有!”

  “岂有此理!”姜由咬牙道,“家族不来找我们也就罢了,竟然直接把的阁楼给收了!我倒要看看那林狂在我家你做什么!”

  姜由气势汹汹地回到了双娇楼,只听见院内尽是酒色之气,更有靡靡之音从大厅里传来。既然是自己家,姜由自然也不客气,一脚便将房门给踹开。

  此时数名舞姬乐师则在厅中演奏,更有几名婢女穿着林艳的衣服侍奉着正堂上的林狂和陌生男子。

  见到林艳,大厅里的舞姬都花容失色,一时间忘了表演。

  “干什么呢?”林狂醉意迷离道,“接着奏乐!接着舞!”

  “都给我滚!”林碧怒斥道,此时她有了抗衡练气巅峰的实力,说话也自然有了底气。

  所有舞姬婢女都仓皇逃走,这让林狂不乐意了,但看到林碧和林珠,他也是狂喜。

  “你们竟然会来了!现在林艳死了,看谁保得了你们!”林狂说着便朝着二女扑来。

  林珠连忙挡在前面,火云掌一出直接将林狂击飞到了后院!

  “什么情况?”众人一阵哗然,他们本来还在好奇这次林艳要怎样才能赶走林狂,不想一个婢女就直接将林狂这个内门一霸给击飞了。

  “你们两个贱婢竟然敢以下犯上!今天我就要你们知道什么叫长幼尊卑!”另一名男子突然站起来。

  “主公小心,他叫林刑,五年前就是练气巅峰,内门弟子排名第五,算是核心弟子了。”林妍提醒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