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棠溪卫景曜 > 第944章 自言自语

第944章 自言自语


棠溪听到卫景曜的父亲要过来也想起来了,三月份的时候有提到过,但一直没有见到人,棠溪也就慢慢放下来,到现在是完全忘记了。

如果按照卫景曜所说的安排,那卫景曜的父亲到南城应该是八\/九月份。

如果是八月份的话,棠溪又要去参加比赛,依然是会错开的,如果是九月份的话。

听班主任说,明年的高三会有所改动,似乎是周一到周六都要上课,周日上午也是要上课,只有周日下午休息。

这样的时间安排,棠溪想着卫景曜的父亲也不会特意来找。

短暂的思考后,棠溪觉得真的碰上面的机会不多,“嗯……”

“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不过到时候真的碰见也说不准,我见机行事就好了。”

卫景曜轻叹一声,“我父亲没有什么问题。”

现在整个卫家就是卫兴安不满意棠溪的出身,卫景曜想着如果棠溪可以参加比赛,拿到奖项,然后更进一层,是不是就能让卫兴安放下偏见呢?

可出身是没有办法改变的。

卫景曜又是一阵深思,两道眉都紧紧地皱在一起了。

“船到桥头自然直,现在着急也是没有用的。”棠溪见不得卫景曜皱眉的样子,抬手抚平他的眉心,“你还不相信我吗?”

“在我们这个行业里面也有一句话,没有什么是一顿饭解决不了的问题,如果有那就两顿饭。”#@$&

卫景曜听闻忍不住笑起来了,“是,你说得对。”

烧好水后,棠溪和卫景曜两人在屋内客厅坐了两个小时,看着快到下午五点了。

棠溪从书中抬头看卫景曜,“要回去了吗?”

原本是想着到家里坐一会儿就回去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屋外吹来了徐徐凉风,两人坐在客厅,谁也没有主动提出要回去。

棠溪就上楼去拿之前整理出来的错题集,看看有什么不会的问题就问卫景曜。%&(&

就这么一问一答,两个小时过去了。

棠溪刚把最后一道数学题解答结束,抬头看卫景曜,眼底已经没有一片青黑了,双眸也黑亮,比璀璨的星星还要吸引人。

棠溪一个没注意,看入迷了。

“嗯,”卫景曜抬手看了一下时间,“抱歉,之前说好了去书房找关于牛瘪汤的资料,结果到现在都没有去。”

“没事,现在过去吧。”棠溪收拾一下练习本,也没有拿上楼,就放在桌面上。

小辉不会乱拿来玩的,棠为民他们更不会乱扔。

棠溪很清楚,也很放心。

“走吧。”棠溪收拾好后,正要起身走,可刚站起来,手腕被抓住了,回头看,“怎么了?”

“没什么。”卫景曜想了很久,“就想牵一会儿。”

“好啊。”棠溪没有拒绝,任由卫景曜牵着手心。

只是在锁门的时候,棠溪眼里打趣地看他,“我要锁门了。”

“晚上留下来一起吃饭吗?”卫景曜问道,“很久没有一起吃饭了。”

“那我做饭?”棠溪问道。

“不用,大厨房那边做就好了,你也休息一下。”见棠溪没有拒绝,卫景曜的唇角微微上扬,“想吃什么?”

“不在家吃的话,也可以去天下美食。”

“你呢?”棠溪觉得去哪里都是没有问题的,主要是看和什么人一块儿吃饭,“周三晚上考完试,齐天乐不是说要做开水白菜吗?”

“正好我也有时间,到时候我也留下来尝一尝。”回来也差不多一年的时间了,但棠溪还没有做过什么大菜,也就做了佛跳墙和宝塔肉,文思豆腐的难度在于刀工,做法也不难,对棠溪来说并不算是什么大菜。

“下回去京市了,我再给你做一道豆腐,用佛跳墙的做法来做。”棠溪想起之前跟卫景曜说过的,“叫做清汤豆腐。”

“好。”如果没有前面的那一句话,卫景曜只是听名字的话,真的会以为是清汤豆腐,感觉没有什么特别的。

“那你还欠我一道文思豆腐。”卫景曜还记得这一茬。

棠溪诶了一声,“我以为你要忘记了。”

“这两天就给你准备起来。”棠溪低下头算着。

两人到了门口也不着急着出去,还在牵着手。

就这么静静地站了一会儿,卫景曜依依不舍地松手,“时间过得真快。”一眨眼两个小时过去了,现在就短短的几秒牵手的时间,卫景曜都想永恒停留在这里。

棠溪没有回答,而是让卫景曜在外面等一会儿,她先锁门。

这会儿,李大婶子经过,看到棠溪和一个陌生男生一块儿出来,当下就乐了,挎着菜篮子走过来,再仔细一看,这不是之前在巷子口看到的那个男生吗?

“棠溪,你可真的有本事啊。”李大婶之前看不到有人送棠溪回来,还以为对方不要棠溪了,没有想到现在还在一起。

李大婶再去看卫景曜,模样长得不错,就是可惜眼瞎了,竟然看得上棠溪,不过能和棠溪在一块儿的男人也不是什么好人。

李大婶就等着棠溪被抛弃的那一天,“之前没有看到你有人送你回来,还以为黄了呢。”

“走吧。”棠溪锁好了门,正眼都不看一下李大婶儿,更别说理会她说的话了。

卫景曜也没有去看李大婶,十里巷的那点事情,卫景曜全部都知道得一清二楚的。

“走什么呢?”李大婶早就习惯了棠溪不理人,但她就是挎着菜篮子跟上去,那眼光看着他们两人像是看到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

“棠溪,刚刚在家呢?”

“家里也没什么人,都做了什么?”李大婶嗤笑起来,该不会就是早早就身子给人笼络住了吧。

可李大婶儿定睛一看棠溪,也瞧不出是经过人事儿的人,这要是不做那档子事,棠溪把人带回来是做什么?

看热闹?

李大婶儿可不相信,“棠溪,怎么了?”

“让人给说中了,现在说不出话来了?”李大婶儿可是吃过了棠溪的亏,这开口必定是带上棠溪的名字,免得说她在自言自语,撞了霉运,不光彩。

回头要是棠溪不搭理她,李大婶转头就跟街坊邻居说棠溪现在发财了,眼睛长到头顶上去,看不起邻居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