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从地球开始机械飞升 > 第4章 人才

第4章 人才


“姓名。”

“林阳。”

“性别。”

“男。”

“职业。”

“东海市第三中学在校高三学生。”

后悔椅上,林阳无奈地回答着警官的问题。

两位警官一个提问,一个做着记录:“你房间里的武器是从哪里得来的?谁指使你这样做的?你的意图是什么?”

林阳急眼了:“冤枉啊警官,这只是一个能量虹吸装置,没有任何杀伤性!”

“没有杀伤性?”警官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十五分钟之前,市警局的监控雷达叫得跟疯了一样,告诉我们市中心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械能汇聚点,一旦这些械能爆发,就会将方圆几百米里的一切夷为平地!

这,还叫没有杀伤性?”

林阳愣了一下,随即解释道:“事实上,这些械能是离散型汇聚,并没有形成高密度的械能量团,不存在爆发的可能。

如果真有这个隐患的话,你们在拔掉机器电线的时候,就已经爆炸了。”

听完林阳的解释,两位警官对视了一眼,都有些将信将疑。

机械学方面的知识他们并不是很精通,林阳说的话是真是假他们也有些拿不准。

就在两人迟疑之际,审讯室的门被推开了,走进来一个戴着眼镜的警员:“科研所的分析结果出来了,这个机器确实没有杀伤性。”

林阳顿时精神一振:“看吧,我就说这不是武器,这就是一个吸引械能的装置,只是用来加快机械师修炼速度的。”

“但是未得到有关部门许可就架设大型能量发生器,依然是违法行为,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最少也要拘留三天。”

警官顿了一下,看向林阳的眼神并没有再像刚才那样凌厉:“不过看在你还是在校高中生的份上,又是初犯,这次就不拘留你了,回去好好准备高考!”

说完,刚刚负责做记录的警官起身走到林阳身边,解开了他的手铐。

林阳如释重负地呼了一口气:“谢谢警官,那我就回去了。”

“等一下,你还不能走。”刚才将分析报告送来的眼镜警员叫住了林阳,“研究所的赵教授对你还有你制造的机器很感兴趣,想见见你,先跟我上车吧。”

就这样,刚刚重获自由的林阳又被“押”上了前往东海市研究所的悬浮车。

十分钟后,悬浮车驶入了一处巨大蛋形建筑的停车场,下车后一位穿着白大褂的女研究院接替了警员的工作,领着林阳进入了电梯。

“东海市研究所专攻能量科技,科研水平在国内可以说是首屈一指,而研究所的所长赵凛教授更是享誉世界的能量学家,平时有非常多的工作要做,时间比较宝贵。

所以,等下赵凛教授问到什么,你大胆地如实地回答就是,不要害怕,也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

刚进电梯,女研究员就给林阳提了个醒。

“我知道了。”林阳点了点头,显得很是淡定。

这份不符合他年纪的淡定让女研究员心底暗自称奇,看来她这番话说得有些多余了。

“叮!”

说话间,电梯到达了目的楼层,林阳跟着女研究员在银白色的走廊里七拐八拐,最后进入了一间会议室中。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教授坐在一张旋转椅上研究着一个奇形怪状的机器,林阳定金一看,这机器正是他制造的能量虹吸装置。

“赵教授,人我给您带来了,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女研究员说完,转身离开了会议室并带上了门。

而赵教授仿佛没听到似的,全程连头都没抬一下,注意力全都在这个装置上面。

他时而检查着机器的结构,时而停下来作思索着,盯着机器的眼睛可谓是光彩熠熠,完全不像是一个年近耄耋的老人应该有的眼神。

看赵教授研究得这么投入,林阳也没有打扰他,只是站在他旁边垂手而立,保持着安静。

研究了大概五分钟,赵教授放下手中的机器,挪动椅子转向了林阳:“听说,是你造的这个机器?”

林阳点了点头:“是的,完全由我自己制造,不过机器的材料都是我在垃圾场捡的。”

“撒谎!”赵教授一声怒喝,宛如晨钟暮鼓,一股属于高阶机械师的气息立刻聚在了林阳的头顶上方。

林阳本能地调动体内械力反抗,不过面对这比自己等级高出太多的械力威压,其实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好在这股威压仅仅只是悬在他的头顶,并没有临身,大概只是想用这种方式测试他说话的真伪。

“这机器上的焊接技术相当高超,尤其是这些龙鳞焊,没有十几二十年的焊接功夫绝对焊不出来,你一个刚满十八的高中生,难道是打从娘胎里就开始学的这门手艺吗!”赵教授指着机器外围,那一圈宛如龙鳞般鳞次栉比又五彩斑斓的焊印继续说道。

这一圈龙鳞意味着人工焊接技术的最高境界,是机械艺术与美感的体现,全世界目前能做到这一点的工匠不少,但绝对不可能是眼前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儿。

要说这小孩背后没有高人指点,赵教授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的,除非再焊一次给他看!

“爱信不信!”无端被怀疑还受到了械力威压,林阳此时脾气也是上来了,硬邦邦地甩了这么句话,然后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抱起了膀子。

“耶……你这小子!”赵教授眼睛一瞪,倒是没想到林阳这么刚烈,原本只是想试探一下,没想到直接炸毛了,看来是个顺毛驴。

主动撤掉了威压,赵教授换上了一副笑容,看起来和蔼可亲:“小唐,教授我这也是想看看你诚不诚实嘛,没有针对你的意思。”

林阳瞥了这老家伙一眼,心想这是打一棒子,赏一个甜枣?都什么年头了还来这招!

“嘿嘿,要是你生气了,我为刚才的不当行为向你道歉。”赵教授继续说着软话,这态度倒是让林阳心情稍微好了一些。

“您把叫我来给我个下马威,不会就是为了确认我诚不诚实吧?”林阳侧过身子,终于再次开口了。

“兹事体大,我这也是没有办法嘛。”

赵教授尴尬地搓了搓手,笑道:“这个机器和市面上的能量吸收器不同,可以对械能进行单独吸收,而且结构和材料都如此简单,对于全世界的机械师而言都是一个天大的读音。

这样优秀的发明完全可以去申请联邦一级专利了,但你平时在学校的表现,所以实在很难让人相信这是你一个人的作品。”

林阳面带不屑地道:“应试教育的弊端就在于一切都以成绩至上,仿佛成绩不好这个学生就是废物一样,而这样的偏见像您这样的大科学家也不能免俗,在我看来这是整个教育界乃至科学界的悲哀!”

“你倒批评起我的不是来了?”赵教授气得胡子一吹,没想到眼前这个小子年纪不大,口气倒是不小!

“事实本来就是这样,如果你不信,可以随便考我,看看连续三年成绩在班级排倒数第一的我到底是不是废物。”林阳的语气无比自信,完全不像是一个学渣该有的姿态。

“行啊,那你告诉我维京战机的致命缺陷是什么?”赵教授戏谑地看着林阳,一脸的嘲笑。

林阳嘴角一阵抽搐,有一句mmp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几十岁的人了,打人别打脸,骂人别揭短的道理都不懂吗?

赵教授看林阳吃瘪的模样心中大为畅快,继续阴阳怪气道:“不会吧,这都不知道吗,这可是高考必考题啊。”

“这种烂大街的知识我会不知道?”林阳呵呵一笑,伸手举到赵教授面前:“笔墨伺候!”

赵教授脖子往后一仰,躲过这差点插进自己鼻孔里的手指,瞪了这不知轻重的小子一眼,然后打了个响指,一张半透明的虚拟触屏就出现在了林阳的面前。

只见林阳十指交叉往外掰了一下,然后就在虚拟触屏的键盘上飞快地敲击了起来,这手指上下翻飞的速度之快甚至出现了迷离的幻影。

“搞定!”五分钟后,林阳将虚拟屏幕拖到了赵教授面前,上面洋洋洒洒两千多字,全是干货。

“是个人才啊…………”赵教授看完以后,发出了由衷的感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