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回到1979当赤脚医生 > 第十一章 不孕不育

第十一章 不孕不育


  第一个变化,就是感觉眼睛更好使了,眼力比原来强了不少,看什么都无比的清楚,打个比方说原来可以看到十米远的一行小字,现在放十五米远也能看清。

  当然这不是主要的,最主要的还是另外一个变化,那就是刘立民发现,无论是看到自己的老母亲,还是弟弟妹妹,都能看到他们的气色,通过这个气色,就能判断他们的身体是否健康,哪里出了问题。

  这可不嘛,刘立民一眼就发现母亲气血,要比弟弟妹妹们差了很多,年老体衰了,而且还有几种慢性病。

  得慢慢医治,调理才能治好,刘立民心中很快有了一套治疗方案。

  几天后,刘立民收到了两面锦旗呢,一个是被鱼刺卡住了,差点丢命,刘立民出手救了命的少女宋丽芬家人送的,还有一面是蜡烛沟难产的孕妇家人送的。

  刘立民把这两面锦旗,连同系统奖励的那面锦旗,都挂在了套屋正中间。

  如此一看,倒是有点不一样了,毕竟有了这锦旗之后,就给人一种感觉,这个医生是靠谱的,有些本事的。

  要知道医者治病,也需要病人信任医者,这样才能取得最好的治疗效果,有时候这种东西就是那么神奇,令人不得不信。

  盘龙坝对面,有一座远近闻名的药王庙,香火还挺旺的,甚至有从市外远道而来的香客。

  今天药王庙,来了一对中年夫妻,三十多岁的样子,看起来白白净净的,应该是城里人。

  这夫妻俩一边朝药王庙走,一边说着话。

  女的道:“老王,你说这药王庙真有那么灵吗?咱们大老远的跑过来,是不是有点迷信啊?省里大医院咱们都去了,可还是没有怀上,唉,我都快绝望了!”

  男的连忙安慰道:“老婆,你要相信我,这次肯定灵验,这药王庙还是我一个朋友介绍的,听说无论是求子,还是求平安健康都灵验得很呐。”

  两人说着说着就到了药王庙门口,这药王庙香火很旺,还有主持和居士。

  现在虽然说是下午了,但依然有几名香客在里面祈福。

  这对中年夫妻进去后,便请了一柱香,开始跪拜起来。

  旁边的香客,见两人面生,便问了起来。

  王姓中年男子道:“我叫王福根,这是我老婆刘晓梅,我们大老远从市区过来的,听说这药王庙求子很灵验呢,我们可是很诚心的。”

  一位老年香客笑道:“那你们可是来对了。咱们这药王庙,十里八乡的都很多人来进香,的确是有求必应!不过还是要心诚才灵的!”

  夫妻俩的确是够诚心的,为了求子,往功德箱里面塞了十张大团结呢!

  一百元!的确是出手大方,要知道这乡下的小小药王庙,是极少遇到如此大方的香客的。

  毕竟这可是七九年,人们生活都很贫困的,饭都吃不饱呢,又有多少钱来烧香。

  一百元钱,相当于城里面普通工人两个月工资了,农民一年的收入了。

  主持和居士当然是高兴极了,亲自把夫妻两人送出庙门外,表示药王一定会让妻子很快就怀上的。

  夫妻两人高高兴兴地往回走,不过没有走多远,就有一位香客对他们说,药王虽然灵验,但最好还是去找鼎新公社的神医刘立民看一看。

  这王福根就好奇地问道:“神医?你们这里真有厉害的老中医?”

  其实在市里面,就有不少的老中医,王福根也不是没有去看过,可是看了几次,还是没有什么用。

  所以说现在王福根都有点不相信什么老中医了。

  香客呵呵笑道:“刘神医不是什么老中医,很年轻,才二十多岁呢,不过最近刘神医可是接连救了几条命。你在这鼎新公社随便打听一下就知道,信不信在你们吧!”

  夫妻俩都有点不敢相信,什么神医才二十多岁,这根本不可能吧?要说中医的话,不学个十几二十年,都不敢单独看病的吧,这个刘神医二十几岁,难道从小就跟着老中医学的?

  虽然有点不太相信,但夫妻俩还是决定去看一看,万一真行了呢?毕竟烧香拜佛还是心理上的安慰作用大一些。

  打听到了刘神医所住的地方,就在盘龙坝,也不远,夫妻两人就找了一个向导,跟着去了。

  刘立民今天又到山上,采了不少的药,之前的那些病人,都已经被他治好了,确实现在他的名声也传得更远了,草药都有点不够用了。

  刚刚把草药炮制好了,刘立民大老远就看到了村里的老李头,带着两个城里人过来了。

  刘立民眼力太好了,虽然隔着几百米远,却看得清楚,那两人必定是城里人,皮肤白白净净的,绝对不可能是这乡下的农民。

  刘立民顿时来了精神,难道说自己的名声,已经传到城里去了吗?

  老李头很快就带着两人到了刘立民家门口,老李头笑呵呵地道:“立民,这两个同志,是从城里来找你看病的!”

  刘立民笑道:“李叔,辛苦你了啊!”

  老李头摆了摆手道:“说啥呢,都是一个村的,带个路而已!”

  说完老李头就转身走了。

  王福根和刘晓梅,见这个刘神医,果然年轻,不由得有点怀疑了。

  不过他们忽然看到套屋中间挂着的锦旗,竟然有三面,便想起村民们所说的刘神医事迹,心想这难道真是人不可貌相吗?或许这刘神医也有些本事,试试也无妨啊,反正都死马当活马医了。

  王福根有些不好意思地道:“那个,您就是刘立民刘神医么?”

  刘立民笑道:“神医不敢当,那都是村民们抬举我的,我是刘立民没错,我看两位确实是有些隐疾,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应该是尊夫人多年未育吧?”

  这话顿时就让王福根和刘晓梅内心一震,难道这小伙子真是神医?否则怎么看一眼就知道他们得什么病呢?

  在来之前,肯定是不可能有人通风报信的吧,还有刚才那个村民老李头,也没有跟神医说他们什么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