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回到1979当赤脚医生 > 第二十一章 记名弟子

第二十一章 记名弟子


    到了家,张柏溪打开门一看,今天老伴和女儿都没有在家呢,估计又是加班了。

  张柏溪笑道:“小刘,进来吧!”

  刘立民一看老师的家,确实要比自己那摇摇欲倒的土房子好太多了,进门就是一个客厅,虽然说不大吧,但是装修还是不错的,还有一个书架,上面放着不少的医学著作。

  什么《黄帝内经》啊之类的,这果然与普通人的家不一样,一进来就能感受到那种书香的气息。

  刘立民看到了客厅里还有一台电视机,一个电冰箱呢!

  这让刘立民不由得在想,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有这样一个家呢?城市果然还是比农村,条件要好很多啊。

  以老师的地位和名声,那找他看病的人不要太多,再加上他级别又在那里了,估计工资收入是不少的。

  张柏溪从冰箱里面,拿了一碟花生米,一盘凉拌猪耳朵,放在茶几上,又拿出一瓶刘立民想喝却买不起的泸州老窖来。

  张柏溪呵呵笑道:“小刘啊,今天晚上,咱们两个好好的喝上几杯,这在家里啊,咱们呐就不是什么师徒了,就按忘年交来,不用讲礼啊!”

  虽然老师这么说,可刘立民还是不好太放开的,毕竟张柏溪收了他做记名弟子的,那怎么好越礼呢。

  小酒杯里,满上了。

  一老一少,便开始边喝小酒,边聊了起来。

  张柏溪道:“小刘,你的想法很不错,不过中药材也不是那么好种植的,需要技术,你懂这方面的技术吗?”

  还别说,刘立民的确懂一些,因为圣手系统加身,就带给他一些中药材种植技术了。

  当然目前这些技术还不算是非常厉害的,属于初级段位,但教村民们种植一般的中药材是没啥问题的。

  刘立民点了点头道:“略懂一些,我想种一般的药材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以后再慢慢的学,总结经验吧!老师,我敬您一杯,能够为您的弟子,我觉得这是我一生最大的荣幸,到现在我还感觉像是做梦呢!”

  说着刘立民便举起了酒杯,这是发自内心的感激,因为刘立民哪怕有圣手系统,医术了得,但是在中医里面,那必须要讲究传承的,都说名师出高徒,如果没有名师,那要真正的成为受到官方认可的中医大家,还是很难的。

  张柏溪和蔼地看着刘立民道:“小刘啊,别这么说,咱们师徒二人,那是有缘,希望你以后能够把咱们老祖宗传下来的中医,发扬光大,我也就心满意足了,你一定会比老师更强的。”

  两人碰了一杯,呲溜一声,一小杯白酒就下肚了。

  这泸州老窖的味道真不错啊,回味悠长。

  比起供销社里面打的散酒,味道要好得多了。

  刘立民这辈子,也没有喝过什么好酒,所以这时候喝着好酒,心里面便生出无限的感慨来。

  二人正聊着呢,忽然门开了,一道倩影闪了进来。

  刘立民不由得把目光移了过去。

  只见这人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女青年,不用说肯定就是老师的女儿张秀英了,算是自己的师妹吧。

  这小妮子,脸蛋清秀白皙,身材也很高挑,目测有一米七左右了。

  再说张秀英呢,回家一看,怎么来了一个陌生人,而且看起来也不过二十多岁的样子,却和老爸在一起喝着小酒,看起来和老爸关系很不错啊。

  只是印象中,老爸好像从来没有这样的朋友或者同事吧,甚至也没有提及过有什么年轻的朋友。

  所以张秀英也很好奇地打量了刘立民一眼。

  刘立民穿的还是补巴巴的衣服呢,显得有点土里土气的,所以张秀英就更加好奇了。

  张柏溪一看女儿回来了,便笑吟吟地道:“秀英,你怎么一个人回来了?你妈呢?”

  张秀英撇了撇嘴道:“我妈呀,你又不是不知道,她经常加班啊,今天不回来了。”

  张柏溪哦了一声道:“秀英,爸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你师兄,老爸新收的弟子,叫刘立民!”

  一边又对刘立民笑道:“小刘,这就是我女儿,张秀英,你们认识一下!”

  面对这么一个漂亮的小师妹,刘立民显得有点手足无措地样子,老脸一红道:“那个,小师妹你好!”

  张秀英秀眉一蹙,哼道:“谁是你小师妹呀!我又不学医的。”

  对刘立民这么一个突然出现在家里面的土包子,张秀英还是有点不高兴的,毕竟家是什么地方?老爸却把这么一个人带回家来,就算是他徒弟又怎么样。

  张柏溪见状脸色一沉,大声道:“你个死丫头,怎么说话呢?越来越没规矩了,小刘是你老爸请来的贵客,真不知道,你在学校里面是怎么学的!”

  被老爸突如其来的骂了,张秀英顿时就很是委屈,差点要哭了。

  刘立民连劝道:“老师,您快别这么说!”

  张柏溪气乎乎地道:“这丫头,从小就被她妈给贯实了,小刘你也别放心上,咱们继续喝酒。”

  张秀英也觉得特别委屈和迷茫,平时老爸不是这样的啊,都舍不得骂自己的,怎么今天就能为了一个土包子,骂自己呢。

  不就是一个新收的弟子吗?难道说这个土包子,还有什么过人之处?

  张秀英是一个孝顺的女孩子,所以呢,现在也不想惹老爸不高兴,就弱弱的喊了一声:“刘师兄,刚才是我不对!”

  张柏溪脸色稍霁,对女儿道:“丫头,你怕是心里面还有点不服气吧?这样好了,爸就让你看一看,小刘的本事!”

  说着,张柏溪又对刘立民道:“小刘,秀英从小有气虚血淤之症,老师虽然号称川南中医名家,却也不能彻底治好她的病。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办法?”

  刚才刘立民在打量张秀英的时候,已经用望气术看过了,确实张秀英的气有点虚。

  当然目前来说不是什么大事儿,毕竟小师妹还没有结婚,可是等她生了孩子,那就会加重的。

  还别说,这对刘立民来说,真不是什么大事儿。

  刘立民微微一笑道:“老师,我突然想起来了,有一个办法可以彻底治好这种病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