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回到1979当赤脚医生 > 第八十五章 神乎其技

第八十五章 神乎其技


    司机小宋震惊道:“什么?要这么久,那怎么办?”

  华西的高专家道:“看来,只有请小刘医生到省城为郑老专门医治了!”

  的确,按刘立民所说的,也就只有他才能治,可是这里和省城隔那么远,交通又不方便,如果刘立民不到省城去,那还怎么治呢?

  总不能让老领导隔三岔五的就坐车到鼎新公社来吧,那肯定是不行的。

  刘立民为难道:“这,我恐怕很难离开家啊,不说别的,就是这中药材种植也离不开我的。”

  郑老忽然笑道:“你们都糊涂了吗?小刘医生是这个生产大队甚至是整个公社都离不开的医生,怎么能因为要治我一个人的病,而让他离开这里,不顾广大人民群众了呢?这绝不是咱们这些领导的作风,所以呀,你们也不用想了,我决定留下来,这地方山青水秀的,我正想过这样的退休生活呢!小刘医生,你看怎么样?”

  刘立民想了想道:“这样也行,只不这里条件可比城里差了不是一点半点的,至于住的嘛,我家里条件在生产队还算好的,只是要委屈郑老了!”

  郑老笑道:“这地方好,只要有一间屋子就足矣!至于租金生活费,按月付给你就是。”

  听到郑老想要留下来,还要住在刘立民家,众人都惊呆了,司机和保姆都连忙说要不得。

  毕竟郑老可不是一般人,怎么能住在这种地方呢?而且还只拥有一间屋子,虽然说这小青瓦四合院也不错了,但这里可是要啥没啥,想买个东西都不方便。

  郑老脸一板道:“就这么决定了,你们也不用劝,我觉得这儿挺好,刚才小刘医生不是说了嘛,这心病还需要心药来医,我看这儿就是我的心药,想当年我也是从农村走出来的,现在总算是又回来了,好久没有到农村来了,这一来啊,我感觉心情都好了很多!”

  司机和保姆,见郑老似乎心意已定,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许晴内心是无比的震惊啊,她可没有想到,这位郑老竟然要留下来,或许刘立民要是治好了郑老,搭上了这层关系,将来前途不可限量啊。

  她也要到龙都来实习了,到时候就可以经常来这里,正好还可借着看郑老的名义来呢。

  想到这里,许晴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当然了要是治不好郑老的病,刘立民将会遇到大麻烦,因为像郑老这些高级的领导,即使是退休了,也是有很大的影响力。

  华西的专家高医生,虽然还是不太相信刘立民能够治好郑老,但是能够把这个烫手的工作甩给刘立民,他当然是没有什么意见了,毕竟郑老要是在华西医院没有治好,最后走了的话,他这个主治医生,前途不妙啊。

  现在好了,郑老自己愿意留下来,让刘立民这个赤脚医生来医治,他当然乐意看到这个结果。

  只不过作为正规大医院的主治医生,高医生还是认真的再问道:“老领导,您真的决定了吗?如果有什么问题,我怕不好交待呀!”

  郑老怎么会看不出来高医生的心思,他呵呵一笑道:“行了,就算有什么问题,我也绝对不会怪你们华西,更不会怪你高医生的。这话你可以转告你们院长。”

  高医生连忙道:“老领导我不是这意思,要不然我也先留下来两天,看看效果,如果行的话我再回去!”

  郑老笑道:“那就随便你们了。”

  刘立民道:“行,那现在我就先给郑老扎一针,看看效果如何!”

  现在刘立民知道,如果自己不露一手,恐怕郑老身边的人还是不会相信自己的实力。

  刘立民拿出自己的针袋,取出银针,用酒精消毒,这个步骤是不能省的,毕竟眼前的病人,可是高位者,这要是被抓住把柄,那可不太妙。

  刘立民又让司机给郑老脱去上衣,随后便准备施针了。

  在众人的注视下,刘立民飞快的出手,一根根银针竟然不费力的就刺进了郑老身上的穴位,而且这个过程,竟然只用了几秒钟,就是十三针。

  像司机小宋啊,保姆还有华西的高医生,也不是没有见过老中医扎针的,可从来就没有见过刘立民这么快的,这不仅要求认穴极准,而且最关键的是这个扎针的手法,可不是普通的拿着针尖凑上去,用力刺进去。

  刘立民的手法,有点像那些特别凶的护士给人打针,那完全就是远远的栽进去的啊,隔着皮肤还有几公斤就直接甩出银针,那些银针破空而入,最后还在不停在颤动着。

  这样的手法,那是需要内力的啊,没有这个东西,根本不可能做到,因为银针是很细软的,并不是打针用的注射器针头啊。

  司机小宋惊讶地道:“这,这是内力?”

  刘立民点了点头道:“没错,还有些眼力嘛!”

  能够使用内力扎针,那说明施针人的技法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本身也是有内力才行,否则就算是那些老中医也做不到的。

  这神乎其技的手法,似乎只出现在传说中啊。

  就连郑老都没有想到,刘立民竟然这么厉害,他已经感受到了,这些银针扎入之后,似乎有丝丝的气流顺着身体里面的经脉在游走起来了。

  郑老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道:“小刘医生,这是内家真气?”

  刘立民呵呵笑道:“可以这么说吧,但科学上不是这么回事儿。”

  郑老惊讶地道:“我曾经听一位老伙计说过,几十年前他见过一位老中医,能够以气御针,本来我还不太相信,但是现在我信了!原来真有,只是我们没有见到过而已!小刘医生啊,你这个技术从哪学的?”

  刘立民当然不能说是跟张院长学的了,毕竟张院长也不会这一手啊。

  所以刘立民只得忽悠道:“这个是我在一本古书上看到的,后来跟着老师学了中医针灸,便自己琢磨着练出来的。”

  郑老也没有追问下去,因为这东西本来就很玄,可能刘立民也不想说出真相。

  刘立民开始捻针,郑老感受到了阵阵的内气,十分的舒服,不由得闭上眼睛,感受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