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恰似君心照影来 > 第二章 叶清欢到访

第二章 叶清欢到访


  叶兰儿洗了个热水澡,吃了点东西,又喝下了一杯桂花茶之后,整个人才有了活过来的感觉。她坐在镜子前,仔细的回忆着自己的现状,她已经接受了自己重生的事情。
  她回到了13岁的时候,这一年,她还没有遇到他,太子的寿宴也还没有开始,不,准确的说是一切的悲剧都还没有开始的的时候。
  她看着镜中的人儿,慢慢的扬起嘴角,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轻轻的说道:“过去了,这一切都过去了,以前是我太过于执迷不悟,做尽了蠢事,才落得那般下场,如今老天爷让你重活一世,那么,便是由你来执棋,也就是说,以前的种种惨剧,以后不会再出现了,是吗?”
  镜中的人儿回报她以一个绚丽的微笑,像是对她的话给予肯定。所以,现在的她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
  很快,她的思绪便被门外的脚步声给打乱了,叶清欢没有经过任何人的通报便直接进入了她的房间。那轻车熟路的样子,好像她才是这院子的主人一样,而她叶兰儿,不过是借宿在这里的客人一般。
  面对着叶清欢不分尊卑的无礼时她微微的皱起了眉头,这个她视若一母同胞的庶妹啊,对她,还真的不是一般的不见外呀!在叶清欢的身后,跟着的如同她叶清欢尾巴一样的紫嫣,看到这副景象,兰儿的目光又是一沉。前世的她,果然是被猪油蒙了心,被树叶遮了眼睛,怎么就没有看出叶清欢与紫嫣之间的不妥了,还任由她们在自己的面前为所欲为,她会落得那样的下场也是应得的。叶清欢一进屋便自发自的坐在了叶兰儿的身旁,声音温柔的说道:“姐姐,你可好些了?”
  此时的叶清欢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如春风拂面,如二月春花,看得只叫人心头荡漾。如若不是重活一世,早已知道了叶清欢的真面目,自己恐怕还是会被这个伪善的面容给蒙了心,走上和前世一样的路吧。
  叶兰儿伸出手,拒绝了叶清欢接下来的话,转而对跟着叶清欢身后的紫嫣说道:“你还不快给我跪下!”“小姐。紫嫣不满的看向叶兰儿,她何时受过这样的处罚,以前的小姐对待下人是那样的温和,如今怎么会变成这样,更何况现在的她还是跟着三小姐一起进来的。
  叶兰儿不说话,只是微微咪了咪眼睛,一道寒光射向了紫嫣,使得紫嫣心神一楞,心脏扑通的一声,提到了嗓子眼上,呼之欲出,双腿不由自主的一软,便跪在了地上。
  “三妹妹过来看我,你却还在这里偷懒,都不知道去泡杯茶来招待吗?难道我就是这样教你待客之道的吗?”叶兰儿重新看向叶清欢,面无表情,眼底有着淡淡的疏离之色,任谁都看的出来,叶兰儿对于叶清欢的突然来访显得很不高兴。
  叶清欢自动忽略了叶兰儿的脸上的不欢迎,只当做自己什么都没有看到,脸上依旧挂着她的微笑,淡淡的说道:“我的好姐姐,你我之间的情分,怎的突然这么见外了呢,我还记得小时候因为我还受了伤呢,如今怎会变成这样了,再说她也不是有心的呀,看在她服侍你这么久的份上,就饶了她吧!”
  听了叶清欢的话,叶兰儿微微的垂下了双眸,“三妹妹,你这句话就错了,你不知道啊,有些人啊,你不给她一些苦头吃,她就永远不会长记性,忘了最初的尊卑。”既然她现在敢为紫嫣求情,那么,她也不会介意扫她的颜面。毕竟当初她们一丘之貉。
  她说的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说自己不分尊卑,不分嫡庶吗?今日的叶兰儿怎么会一反常态,难道说,她知道了之前我设计她的一些事情,不可能呀,她做的事情是那么的隐秘的,她怎么可能那么快发现。
  叶清欢气的差点儿背过去,她以前怎么从来没有发现叶兰儿是如此的伶牙俐齿。丝毫不留给他人一丁点儿余地。
  叶兰儿每说出一句话,叶清欢心中的难堪以及恨意更深一分。“姐姐教训的事啊。是妹妹我愚钝了。”叶清欢说的咬牙切齿,她差点就没有忍住,反驳了过去。“大小姐,三小姐,都是紫嫣的错,紫嫣愿意接受任何处罚。你们都是自家姐妹,怎么能够为了紫嫣的错而伤了自家姐妹之间的情分呢。”跪在地上的紫嫣连忙开口说道,只要现在能够讨好三小姐,她就是吃点苦头又如何呢?再说了,大小姐,不过就是一个花架子,对待下人十分友好,能有什么本事处罚,顶多也就是骂几句,或者罚钱,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害。有了紫嫣的一席的话,叶清欢明显的松了口气,今天她是特地来看叶兰儿的,来表达姐妹情深的,若是因为一时的意气,与她撕破了脸,误了大事,想必他也不会有什么好脸色看了,说到底最后吃亏的肯定还是她呀。
  叶兰儿不动声色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心里颇为怨恨,恨着自己,紫嫣贱人,都已经白眼狼到这种地步了,以前的她怎么没看清呢,要不是因为她们,好好的丞相府怎么会变成那样呢,直到自己死的时候才知道她其实早就背叛了自己,是一个如此不堪的贱人。饶是已经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心中不免还是有一些微微的痛感。
  叶清欢玉壶光转,拂袖斟茶一盏,抬手提盏,掀白瓷青盖撇了撇茶末子,叶片沉浮,茶香浓郁,轻尝一口,回味悠长,半响方弛盏于几案,笑道:“这茶,果然是极品呀。姐姐,这雪山银针,果然甚好,可惜妹妹就没有姐姐这么好的福分了,也就只有姐姐这里才有这么好的茶叶。”
  叶清欢以前说起这些话的时候,便会开口讨要,而自己每次都会送她一副。
  “姐姐,你我感情这么好,便给我一些吧。”叶清欢厚颜无耻的说着,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们之间真的是姐妹情深,要不是因为自己深知过去所发生的一切,也许自己又会被她骗了吧。
  “怎么的,难道是爹爹没给你月份,还是我娘饿着你了,连讨要这种无赖的行为你如今都做的出来,妹妹在姐姐面前这么做也就罢了,可别在娘娘们面前也露出如此的嘴脸,别平白丢了我们丞相府的脸面。”
  “你!”叶清欢狠狠的在桌子上拍了几下,死死地握着拳头不过叶清欢到底没有辜负丞相府的教诲,在这样的情况下,她还是忍了下去,也没有因为我之前说过的话而乱了心神。硬生生的把那口气给咽了下去。说道:“之前的事情,就过去了,我们都是一家人,你又何必如此的斤斤计较。你就放宽点心,让这件事情就过去吧,总不能让外人知道,我们丞相府的大小姐就是这样对待自己的妹妹吧。”“妹妹真的是好大的脾气呀,看来是对我这个大姐很是不满意呀,既然如此,那以后就请不要再来我的院子了。“姐姐,虽然你是嫡女,可我也是爹爹的女儿,是你的妹妹,你怎么能这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呢。既然姐姐今日心情不太好,那妹妹改日再来。对啦,听说圣上最近有意要给太子娶妻,所以准备举办秋日宴,想必想必姐姐是打算和我一起参加的吧。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了。”不去皇宫,可能吗,若是不去,她怎么可能去毁了他?怎么有本事让他欲求之而不得!今日转身,那么从今而后,她前世所有的情事,便由我通通斩尽吧!既然天要我重生,那我一定杀尽前世负我之人!哪怕今生,天下人敢负我,我也会,杀尽天下人!血洗成海,伏尸成山!紫苏从小跟她一起长大,虽为主仆,但却情同姐妹,对她极为忠心。她嫁给慕容轩那个渣男的时候,她也作为陪嫁一直在她身边不离不弃,后来她被打入冷宫,紫苏却被他打入军营,成为军妓,在她临死之前,还在心里想着我。再次看到叶清欢的时候,我以为我可以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但我却高估了自己的自控力。
  对她来说,叶清欢只是她深刻入骨的仇人,只要想到自己上辈子那么惨,我的心中翻涌着一股可怕的,尖锐的恨意,像一只被关了很久的狮子,疯狂叫喧着想要冲出去把她撕成碎片。她真怕自己哪怕自己哪天就有可能控制不住自己,就这样冲过去把叶清欢活活掐死。这种情况下要让她像之前一样一般对待她,的确是难了些。我是家里的大小姐,天资聪颖她性子温婉,又天天和我在一起,叶清欢和她一起长大,性子温婉柔弱,虽然她始终谨小慎微,不自觉的讨好着府里的每一个人,尤其是身为嫡姐的她。
  久而久之,我还真是把她当做我的亲妹妹一样。叶兰儿现在是觉得自己是瞎了眼,上辈子怎么会看不清她的那颗豺狼虎豹的本性,以至于被她害到那般地步!不过好在老天有眼,她终于有了机会再重来一次,那些欠过她的,害过她的,她都要连本带利的讨回来。她的眼底浮起了一丝冷冷的光,整个人身上的气息骤变,就如同一把带血的利剑出鞘,带了一丝丝锋利。紫苏有些担忧的看了她一眼。
  “紫苏,我出去逛逛,你就不必跟着了。”是,小姐,紫苏微笑着说道。”
  院外粉墙环护,绿柳周垂,三间垂花门楼,四面抄手游廊,院中甬路相衔,山石点缀,五间抱厦上悬“登州望月”匾额。整个院落富丽堂皇,雍容华贵,花园锦簇,玲珑剔透,后院满架蔷薇,一带水池。锦绣阁在这里汇合流出这花园,有一白石板路跨在这锦绣阁上可通对岸。
  看着这眼前熟悉的一切,感觉重生的感觉真好。天可怜见,竟让她重新活过来了,今生她不要在做无能之辈,她要改写自己的命运。叶兰儿一遍一遍的抚摸着自己光滑的脸颊,脸上的笑意逐渐加大,咧出诡异的弧度,可是她的眼眶却落下泪来。划过被角将脸颊上的泪珠轻轻的擦拭着,叶兰儿转身向里,将被子裹在身上,只是那双眸子,始终睁的很大。
  她怕这凭空得来的命,会被老天爷再次收回去,所以她准备在最短的时间,将他们送进地狱!直到天边既白,她叶兰儿才有了一个逐渐成型的计划。她的唇边浮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然后轻轻合目,静静休息。慕容轩,等着我,我一定会让你痛不欲生的。当你所谓的期望变成失望的时候,那么就已成定局。人生就是这样,没有了期待,心中便会万念俱灰。再也点燃不起前进的希望,从此心中有一种莫名的空荡荡的感觉,心如止水,等一切归于平静,在属于自己的空间,找到自己的归属感,忘掉所有的不愉快,一切从头开始,这现在就是我活着的意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