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我在末日开房车gl > 第27章 易感期的乐不群

第27章 易感期的乐不群


一群浩浩荡荡的车队挺进在杂草丛生的高速公路上, 道路两旁的植物发了疯地肆意生长,要不了多长时间它们将重新占领这边属于植物的领地。

几十辆军用皮卡拉着武装到牙齿的军人,前面还有五辆机械化装甲车开路。钢铁锻造的车轱辘暴力地碾压那些脆弱枝叶藤条, 长长的炮筒左右转动, 搜寻着周围一切可疑的目标。

“报告上校,前方两公里处有一群游荡的普通尸群,大约有三四十只!”

一位侦察兵拿着对讲机,将他用无人机勘察到的视频转述给了这只队伍的最高指挥官。

“那就消灭他们!”

面容冷峻, 国字脸的上校立刻下达了指令, 一个班的小分队从军车里面跳了下来,个个手持枪械, 目光冰冷绝对服从。作为先行部队, 要消灭一切前进道路上的敌人和怪物。

不一会儿火力哒哒地响起, 丧尸的嘶吼阵阵,不到三分钟一切都归于安静。小分队完好无损的回来, 并且带上几十颗普通晶核,

韩上校只看了一眼, 淡淡地说道:“一半上交,其余的你们分吧!”

随后拿起地图和望远镜, 比对了如今队伍开拔的路线,眉头拧成一座山峰, 严肃无比。

“如今队伍到哪里了?还有多久进入江州市?”

“报告上校, 现在我们还是海城市,离江州市还有五百公里,按照现在的行军速度大概还需要两天。”

身边的李参谋迅速回答,也知道上校的心情不好。

因为在营救的路上遇见了许多丧尸,变异兽, 还有奇奇怪怪却恐怖的变异植物。

原本一千多号人损失了三分之一,谁都对此行埋怨至深。那些信赖的好战友接连死去,队伍或多或少弥漫着悲戚哀伤的氛调。

好在韩枫是个强硬且作风果敢的指挥官,压下了一切的骚动。指挥着队伍与怪物激战,并且赢得了胜利,获得了一颗二阶丧尸晶核!

为了弥补战士的损失,下令但凡所得的晶核,只要上交一半,其余的各自平分。要知道之前都是全部上交,任何人不得私藏。

有了晶核激励,变强和求生的欲望越发强烈,驱散了战士心中的恐惧。甚至恨不得冲锋在前,获得更多的晶核。

作为国家的人,他们比谁都更早知道晶核的重要性,在不久之后,它会取代金钱成为流通货币,兑换食物和实力。

玉龙城基地已经小范围掀起晶核热,一枚指甲盖大的普通晶核大约能兑换一人两天的食物和水。

异能者之间也发现晶核能提升精神力的秘密,为了晶核不惜一切手段争夺,他们太知道异能的诱惑,在末日拥有实力才拥有一切!

“那我们要加速打通江海高速,清出一条行军路。时间不能再拖了,我们的弹药和食物已经消耗过半。接下来最好不动用武器,让异能战士开路!”

韩枫知道枪炮用在普通丧尸身上作用不大,为了解决那个二阶丧尸,自己就动用了大半弹药库存,才炸死那个可怕的肉盾丧尸。

留着弹药威慑那些幸存者作用更大,乱世之时总有些宵小顾自狂妄,以为觉醒了异能就老子天下第一。为此基地没少逮捕他们,用了办法让他们闭嘴收敛。

如此想到,韩枫似刀刻眉峰散发寒气,谁要这时触到眉头,定然有大祸上身。

画面来到乐不群居住的小区里,这天平静的小区终于引来一群人,是仓惶地躲进来的。

一行有八九个人,模样青涩稚气是中小校园里的学生。而领头的是一男一女,面容相教成熟文雅,看起来是老师。

“同学们快进来!”

男老师扶着门把手一个个地护着学生逃进来,最后自己堵上大门。后面丧尸的嘶吼声追着众人,忙不停歇。

“小林老师,你带着孩子们先走,我来断后!”

男老师身材挺拔,相貌英俊,此刻有责任心的站出来,让其形象更加高大。

“那你小心点,一定要及时跑掉!”

被称作小林老师的女人眼里闪着泪,十分颤动。可还是带着自己的学生跑向了一座公寓楼,相信那这个男人会平安,因为这一路走得太辛苦。

看见自己喜欢的人和学生安全跑了,许安杰转头看向门外叫嚣的丧尸,脸色一冷。

抬手将铁门焊死,瞬间门锁附上一层金属质感,所有的铁栅栏门厚了一圈,防御度大大加强。

不错,许安杰的异能是强化金属,能够将金属物品的质量和硬度加强。除此之外,被附着金属之力的武器比普通棍棒更有杀伤力,相当于有了破甲的功能。

一只只血腥的手从铁栅栏中伸进来,门框被推耸哐当哐当的响,似乎要承受不住丧尸们的挤压。

许安杰眼色一狠,手里的消防斧被附上一层金质的光泽感,挥手一劈,一只断臂被斩断,黑色的血液喷出来,嘶吼声越发激烈。

“你们这些怪物我可不怕你!”

许安杰目露疯狂,手里的消防斧挥舞狠厉,把那些放肆的尸爪一只只地砍掉。不知痛楚的丧尸依旧张着血盆大口朝着小区门推着,要不了多久也会被它们占领。

此时一只体型是普通丧尸两倍大的变异丧尸,也就是一阶丧尸出现了。它的脑袋异常的大,像长了个丑陋的肿瘤。

面目狰狞,坑坑洼洼,如同酸臭味像被泼了浓硫酸腐蚀了一样。一排裂到耳后根的牙齿,密密麻麻,针尖锋芒,寒光惨惨。

一双血腥暴虐的眼睛盯着许安杰,舔舐着锯齿一样的牙齿,口腔里还挂满了碎肉!似乎对这个人很感兴趣。

许安杰忽然觉得头顶一暗,微微抬眼便见到这具一阶丧尸,心神一紧。

自己不是没遇到过特殊的丧尸,它们往往比普通丧尸要强大几十倍。现在的异能者一个人根本打不过它们,碰见只能恨爹妈怎么没给自己生出八条腿!

许安杰腿脚打颤,背后的汗已经浸湿了衣服,手里的消防斧也没了起初嚣张的气势,被它的目光注视挪不动脚步。

林雪带着六个学生惊惶逃入一座豪华公寓先藏着,这里弯路楼层建筑一样,不熟悉的人还会迷路找不到出口。

“你们现在这里乖乖待着,等我和许老师一起回来!”

林雪眼睛红红的,手摸着年纪最小的一位女孩子,才八岁,有些恋恋不舍。

“小林老师你一定要平安回来!”

小女孩稚气糯糯地用手指比划地说出,这些天见惯了天塌地陷,怪物吃人,饥饿恐惧,生死离别。足够催发小孩子的求生意志,心智飞速地生长,不能与之前同日而语。

“嗯,你们千万躲好,有什么动静就分开逃,也不要轻易相信陌生人!”

温柔的面容像朵也雏菊,盛开在无人之野,恬淡素雅。林雪含着笑泪,起身走出了门外……

啊呜呜呜~

小狼在大厅里打转拆家,偌大的客厅是它撒欢的地盘,如今成了小魔王肆意翻飞的狠。大家都无聊或者闭目养神,没有手机电脑,一下子安静下来才觉得心里空虚的慌。

忽然精力旺盛的小家伙放弃了那红木椅子的腿脚,嘴里的木屑掺着哈喇子,眉间两团火炯炯有神。一双耳朵竖的老高,警惕地朝着窗户外面望了望。

白毓还是懒散地躺在沙发上,吃着话梅瓜子小零嘴,当然那是忍痛从乐不群那里那晶核换的。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只需要支付晶核就行了。

乐不群也乐得如此,等榨干了这个狗大户,一定要将她扫地出门。天天在这里使唤自己的小弟,有时候还调戏颜辞镜,说些荤言荤语。

总觉得怪怪的,偏偏颜辞镜还一脸娇羞腼腆,全然不似和自己之前初见面时那般大胆,自我良好。乐不群最近心里隐隐发堵,没由来的烦躁。

“小狼怎么了?”

颜辞镜修好了自己的美甲,正透着光张开五指,光影之间,交错落纤。指尖泛起耀眼的浅粉,少女的纯欲落下琐琐碎碎。

可指缝间突然出现一只狗,一张严肃神情,龇牙咧嘴,像是遇到什么危险大敌。

疏懒的白毓闻声一看,眉间正经起来,煞厉的目光悄然一闪。

“不好,有丧尸进来了!”

“什么!”

傅斯文最先反应过来,跑到落地窗前一望,就隐约听见小区门外丧尸的嘶吼,慢慢地聚集到自己这边来。失神惊呼:“乐姐,丧尸来了!”

此时白毓和颜辞镜已经严阵待发,小狼的身躯陡然变大,凶狠暴虐的气息扑面而来,把转身的傅斯文吓了一大跳。

而正在房间里修炼的乐不群忍着疼痛,在洗筋伐髓,脱胎换骨。一下子兑换了剩下的洗髓液,全部用在了身上。

舌头死死抵着牙尖,深怕自己因为疼得受不住而咬了舌头。嘴里已经磨破了皮,一丝猩红的血液浸染齿间,铁锈的味道并不好尝。

乐不群全身心地盘坐在浴室,头顶的花洒淅淅沥沥地淋着,冲刷肌肤表面渗出的死皮和污秽,也就没听见傅斯文的叫喊。

“我去叫她,随后就来!”

颜辞镜上楼去寻找乐不群,而白毓带着小狼和傅斯文赶下了楼,看看情况到底如何。

等颜辞镜敲了敲乐不群的门,没有回答,只好刷了房卡进去了。

“乐不群你在哪里~”

脚步轻轻,连声音也是,乐不群有事没事就会独自呆在房间里不知道干什么。

颜辞镜眉眼如丝,觉得空气中弥漫着一丝奇怪的混合味道,好像是酒香,又有着米酿的清冽。

难不成乐不群在独自喝甜米酒!哪有alpha才喝这种没度数,甜腻腻的酒,怪不得一个人躲在房间里,是怕别人笑话了。

耳朵一动,就听见浴室那边传来水声,颜辞镜冒出大胆的念头抬脚走了房间深处,可惜没看见任何身影。

“你在找什么?”

忽然乐不群湿着身子,额间的碎发水珠滴落到地板上,眉眼默默,声音低磁,似乎在极力掩藏着什么。

“啊~”

颜辞镜转身被吓一跳,小心脏扑通扑通地撞击着胸膛,毕竟擅自闯别人的房间窥探隐私失礼在先。可惜小狐狸那里会让自己处于下风,尤其是面对乐不群。

“你怎么走路没声音!我们叫你好些声了也没反应,又不知道你躲在房间偷摸干什么!”

狭长的眼尾和着傲娇的嘴角一起上扬,目光星星点点,上下打量着乐不群。只觉得这样会理直气壮些。

“在洗澡!”

乐不群手里干毛巾擦拭着湿润的头发,刚穿上的衬衫还印着水珠,紧贴着背腹,显现姣好纤细的身姿,却不同于omega的娇弱,有着alpha的干劲富有力量。

“哦哦~”

颜辞镜点着脑袋,有些魂不守舍。只因为那股米酒的味道越发甜腻,仿佛就是从身边那里散发出来的,让自己抿唇颤抖,水眼汪汪。

“你是不是易感期到了!”

颜辞镜指着乐不群的脖子,控诉不满,这个人怎么那么迟钝,连自己的信息素散发出来都不知道嘛!这般大摇大摆地走出来,还搞个湿,身诱惑,勾引谁呢!

虽然还是挺诱惑的,这腹肌马甲线,一看就是仰卧起坐没少做!

现在的乐不群像个收敛锋利爪牙的大狗狗,眉眼低垂,有些无精打采的样子。不知为何想要过一把姐姐瘾,去捋一下alpha的脑袋。

“易感期?”

乐不群才想起来自己最近是有些心情不佳,易怒敏感,原来是易感期到了,自己都没察觉。

alpha虽然没有像omega那样每个月会有定期的发热期,但有时也会因外界环境和自身状况适时易感。更多的是由omega影响的,可以说omega是alpha的易感源。

乐不群一阵牙酸,自己上一次易感期还是在大半年前。单身a就是如此,时间久到以为自己是个beta,没有信息素。

可自己身边就好像只碰上了颜辞镜这只狐狸般狡猾的omega,难道是因为她自己迟钝的易感期又来了。

乐不群眼神飘忽不定,极度排斥这种不可信的猜测。哼,可能是末日降临了,外界环境引起了alpha的应激反应罢了,自己努力地这样啊说服自己。

“把头低下来!”

一句女王音指挥着乐不群,仿佛这时候alpha偏偏臣服于omega的命令,从基因里取悦于omega,然后尽情地索取着属于alpha的贪足。

乐不群还真的乖乖地垂下了头,因为另外一股茶靡花的信息素味道缠绕着自己,令后颈的腺体发烫发热,不得不去听颜辞镜的话,想要更多。

“它好像肿了呢~”

温凉的指尖轻触到凸起发红的腺体,像羽毛一样拂过湖面,荡漾起情,欲的涟漪。

颜辞镜媚眼含娇,一点朱丹轻启,美甲粉红的手指把玩着小点点。偶尔还会散点茶靡花香,逗弄着急切的它。

乐不群刹那间脑海里闪过一道闪电,划过晦暗不明的夜空。

【检测到空气中alpha信息素超标,宿主是否选择标记来舒缓心情?】

“闭嘴!”

乐不群陡然惊醒,骂了一句偷窥自己意志的系统,只觉得异常羞恼。然后一把手拿捏住颜辞镜作怪的手,一脸冰冷不近人情的模样重新摆出。

“你来这里干什么?”

“哼!”

颜辞镜才享受乖乖的alpha不到一分钟,就恢复原样了,不知道是感叹乐不群定力好,还是担忧自己魅力小。

“白毓说有丧尸进入小区了,要我们一起去看。”

“那你怎么不早说,还在这里磨磨蹭蹭!”

乐不群眼睛一瞪,一手毛巾胡乱擦着自己的头发,一手拉着颜辞镜就要往外走。

“喂,你还没贴抑制贴的呢!”

“贴什么贴,去晚了,她们两人就该被倒贴给丧尸当食物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9-01 23:06:35~2021-09-04 15:59:2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殇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竹叶花生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