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我在末日开房车gl > 第38章 众人 会谈

第38章 众人 会谈


“听说军队已经进城了, 正在收拢幸存者,我们要不要跟着出发。”

颜辞镜轻撩起垂肩的落发,没有作战时自己还是习惯披着长发。

“如今大雨只怕他们也无法动身前行, 还是等雨停了再说。”

瞅了窗外瓢泼的大雨, 乐不群心神掠过一丝担忧。

“我凑巧去查探一下,军队大约有六七百人,聚集的幸存者却有好几千。而且源源不断地涌过去,我怀疑军队到底能不能保护这么多人回基地, 单单是食物和水这两项就满足不了。”

“他们好像还在大肆收拢异能者, 将他们一同编入军队,吃相有些急。我觉得还是有待观察一下, 我可是没兴趣加入他们, 枯燥又刻板。”

白毓搭在沙发靠背, 眼底闪过玩味笑意,要真是军队强迫执行, 那玉龙城基地不去也罢!昨晚刚刚小有突破, 真的好像和人呢打一架呢!

“他们应该不会这么做, 现在政府的威信力还在,就算时代不同了。若真强迫也是特殊行事。不过我觉得可以加入, 毕竟是国家机器,共同抵御外敌。可以方便行事, 没准也能获得别人不知道的情报。”

一旁跃跃欲试的许安杰倒是很兴奋, 在他看来国家出手救人,自己可以带着林雪和孩子们找到一个安稳的庇护所,凭借着自己和林雪的特殊异能一定会被重点保护。

白毓淡淡地看了一眼许安杰,没有说话,却是脸上的不屑之意浮现。果然是求稳中庸的beta, 比不得冒险激进的alpha。

于是把目光投向在场的另外一个alpha,自己就不信乐不群也会是个胆小易屈服的。

“如果真是强制加入,我也不会答应。你们愿意怎么选择是你们的事,我不干涉。”

乐不群倒是坦然,自己有了房车,世界之大去哪里不可,努力了这么久不就是不愿意被人拘束嘛!

“我声明我就跟着乐姐,她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乐姐你可别丢下我,我会洗衣做饭,开车铺床,帮你打丧尸吃得还少,还是免费的移动水库,让你不用再担心饮水问题。”

傅斯文苦着脸,像个被人抛弃的小媳妇一手扒着乐不群的腿角,死死不放。

“你快放手!”

乐不群被傅斯文突如其来戏精给恼了,头皮一麻,扯开傅斯文的手。

“乐姐没答应我,我就不松手!”

眼里含着闪闪的光,似乎下一秒这个男人就要哭出来。

“你愿意跟着就跟着吧!”

嫌弃的乐不群不想在这里丢人现眼,遂就勉强答应跟屁虫傅斯文,确实自己还需要一两个帮手。

“乐姐赛高!”

眼睛花花的傅斯文脸上得逞地笑了,自己好不容易抱上的粗大腿不会撇下。军队有什么好的,也不包吃包住。指不定还要帮他们完成任务,不自由。

“我呢,姑且还跟着你吧,说好要把我送回家的。估计我家人也会在玉龙城基地,不许落下我。”

颜辞镜看出乐不群有点不愿意去玉龙城基地的意思,出言提醒,两人的交易还没完成的,不能让她轻易走了。

“知道,先查探下情况,我们可以跟在他们后面走,不用他们提供食物和保护。这样他们也没理由强制收缴我们。”

“而且我有种预感,江州市不能再待下去了,我们得尽快离开!”

乐不群皱着眉眼,就在刚才系统给自己发布了第一个任务——三天之内逃出江州市。系统没有明说为什么这么急,只说江州市里有大危险。

轰隆隆,窗外电闪雷鸣,又是一波大雨倾盆而泄,浇在众人沉甸甸的心间。

“得嘞,看样子是一时半会儿真走不了。”

白毓虽不知乐不群口中的危险是什么,也隐约看着天气异象也不会有什么好事。

“就算现在还不能走,那么也做好随时出发的准备。”

颜辞镜正襟危坐,又开始主持着行动部署。

“我和乐不群,还有傅斯文共一辆房车,你们剩下的人也要准备一辆大车,最好是涉水深的,带够汽油。”

指望着徒步走出江州市是不可能的,必须有交通车辆,这时自己无比庆幸着乐不群有一辆安全感十足的野蛮房车。

“你那个房车这么大,完全可以带着我们一起,何必再分开。开别的车辆我也不放心孩子们,若有什么照顾林雪和我也可以帮你们。”

许安杰此话一出,乐不群犀利的目光陡然射向他,眼里充斥着意味不明的不喜。

许安杰自是见过乐不群的阿诺克号房车,里面设施一切齐全,防御监控,导航驾驶,一切通畅。

或许军方都没有这样功能设备完好的车子,自己悄悄检查过房车的外壳金属,发现自己强化后的斧头根本损坏不了它。

自己一行人只要进入房车里面,就很大程度上保障了安全。

普通车辆如是遇见尸群,顷刻间被包围成了笼中肉包,那些保险杠,玻璃什么的在丧尸面前和纸糊的没什么区别。

“你想得倒是挺周全的,呵呵呵~”

乐不群笑的诡异,打量着自来熟得寸进尺的许安杰,这一刻他要比白毓还令人讨厌。

不光是乐不群不喜,颜辞镜也是微目一怔,自己可是知道乐不群有多宝贝她的车。自己都没在上面逗留多久,仿佛她不愿意被人看透房车的秘密。

“不用了麻烦你们,我们待会就找辆车,带着孩子们。”

林雪看见了乐不群不喜的脸色,立刻拉了许安杰一把,自己这些人已经很打搅了,哪能提出这样要求,岂不是把人家当保姆用了。

帮是情分,不帮是本分,绝不能就此要挟。林雪一向分辨分明,不想因为许安杰的莽撞坏了好不容易建起微薄情谊。

许安杰的脸色突变,才想起了自己的贪心,暗暗后悔。

“对不起,是我要求太多了,我会和雪儿孩子们一辆车的!”

乐不群才稍稍缓和了面部僵硬的表情。

“看来我也得和你们一块了,蹭不到小气鬼的房车了。”

白毓伸了个懒腰,一只手似笑非笑地搭在许安杰的肩上。看似在埋怨乐不群,实则也在暗骂许安杰愚蠢。

乐不群充耳不闻两人的言语,自己能接受颜辞镜和傅斯文已经是最大的让步。自己的领地意识十分强烈,不会因为内心的几分怜悯就打开车门。

一场小谈话气氛似乎又不太友好,队伍好像要四散了。不过本就是如此的,因抱团取利而聚,也会因利益分配而散。

众人各自回到房间内,其中许安杰谄媚的脸色瞬间就耷拉下来,一丝冷气弥漫。

“你在生气?她们已经做得够好了,你不该这样要求她。”

温柔的林雪抚着许安杰不平的眉角,小声地宽慰。

“我这不是在为孩子们考虑嘛!既然她的房车能容得下我们这些人,何不大方贡献出来,好像给我们坐了就弄脏了她的车一样。”

“我们何苦受她们那样刻薄的脾气,等寻了车辆,我们就去找军队。相信以你的治疗异能一定能被军队重视,会护送我们安全到达玉龙城基地的。”

许安杰越说越兴奋,觉得自己的想法十分可行。

“安杰你怎么会这么想,那我们岂不是成了忘恩负义的人!”

林雪不可思议地望着眼前人,忽然觉得有些陌生。

“她们对我们是有点小恩情,可那些食物我也出了力气,你也为她们治过伤。多少也没欠多少,她们再强也不会强过军队。没准我们把她们的消息告诉军队,她们也还不得乖乖就范!”

眉角的阴狠从许安杰的眼里蔓延,一瞬间恍惚晦暗不明。

“我不准你那么做!”

意识到身边人的不妥想法,林雪严词拒绝。

“如果你真这样做,我和孩子们绝不会跟你一起去军队!”

“好啦,我只是说说而已。我只是为了你和孩子们好,你不愿意我便不做。”

见到林雪生气,许安杰褪去戾气,讨好说笑着。

“我就去找车,你把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万一她们要走我们也能随时跟上。”

许安杰安抚好林雪后,便出门找车,小区的地下车库就有不少,至于有没有车钥匙这难不倒自己,金属异能还是有点用。

白毓依旧不着急,在大厅里逗弄着小狼,精神力传递的波动隐隐作现。

“还差一点呢!”

呼着一口浊气,白毓睁开透亮的眸子。

易感期的自己还是有点急躁了,不过自从与变异兽契约后,自己的性子也改变了很多,似乎有些偏狼性了,接受它们能力的同时,也默认了它们的脾性。

这才有多变的性格,时而狂妄不羁、时而逞强好胜,又时而臣服强者。这让自己该好好考虑下一只契约变异兽的品种了。

于此同时颜辞镜又敲开乐不群的房门。

“你一点都不担心那个许安杰他会有什么小动作?”

颜辞镜大方地走进房间,alpha信息素的气味比之前淡了很多。

“担心他?没那功夫!”

乐不群不解也不想了解,自己正在修习精神力。

“你找我应该不只是来说这些的吧!”

不知为何,每回颜辞镜来自己房间心间总有一股加速心跳,用系统的话是开春了。当然自己绝不承认,单身a的功力自己恐怕还能在练几年。

“就不能来找你谈谈话吗?怕你丢下我自己走了!”

语气中带有几分娇哼,omega向来敏感心细。

“不会。”

乐不群脱口而出,快到没有思考。

气氛一时间凝结了,颜辞镜眼眸顾盼流转,看着乐不群真诚板正的模样,含娇含笑。

这个人总能给自己不一样的感觉。有时候能把自己气得半死,有时候又觉得莫名诚实可爱,呆呆木木的。

凶狠的时候像只孤狼浑身长满了刺,落寞时又像只冒雨里的修勾,哆嗦着小身子好想一把抱在怀里,贴着它的奶气,想看她哼唧哼唧。

女王大人的心思升腾起,就一发不可收拾,或许自己该有个什么养成计划。

念此看向乐不群的眼神愈发大胆,把乐不群看得一愣,这人是怎么了,怎么有种自己要被拆骨入腹部的冲动。

“你想干什么?”

一点都不中气十足,甚至有些肾虚的。刚修习功法消耗了不少精神力,乐不群神情倦怠,有点萎靡。

“你是不是有点累了,要不要女王,啊不姐姐给你放松下~”

踩着猫步,颜辞镜化身魅惑女郎,每一帧一副都能卡好至美的镜头。

从脚尖到发丝散发着成熟omega氤氲的香气。大概没有哪个alpha能拒绝,性感妩媚的omega。

系统在乐不群的识海里跳开了花。

“啧啧,你这古怪的人也会有omega青睐,你的精神力似乎在波动哦~赶紧从了吧,咱们不吃亏!”

“不是说好了不窥探我的私密事!”

“是你自己心绪起伏太大了,吵到我了!有本事不动心,算了匿了匿了,小年轻的事无非就是那些,没啥好看的。”

说着系统溜之大吉,乐不群气的对着空气打拳。

“你又是怎么了?”

颜辞镜看着乐不群的怪异举动,有些担心,毕竟这人是与常人有些不一样。

“没事,老毛病了。”

乐不群扯着慌话,因为自己也不知道怎么独自面对诱惑十足的omega,虽然理论经验能讲一大堆,但实战经验为零。

“那你平时还有些什么怪异举动,比如说自己独自发笑,又会莫名流泪,又或者对空气说话。”

颜辞镜美眸闪过一丝担忧,觉得乐不群可能有些什么心理疾病。

“好像是有点吧~”

半信半疑,乐不群回想着自己有些时候确实有那么点和她说得一样。

“你不会有抑郁症吧!或者是暴躁症什么的。也是一个人活得这么的多年,多少会有点心理问题,如今到了末日,压力就更大了!”

颜辞镜自是了解了一些乐不群的过去,不过是三言两语不经意套出来的。念此目光中又带有点怜惜,和母性的慈辉。

“不可能吧~”

乐不群被吓到了,抑郁症,自己好像活的也还好,独孤早就是一种常态。

“往往最不可能的就是最可能的!”

颜辞镜神情严肃,一脸正经你要听我的模样。

“那怎么办?”

乐不群弱弱地问了气势高涨的颜辞镜,仿佛她就是自己的心里医生。

“一般要用药物治疗。”

“我有药!”

乐不群蹬蹬地下床,上回去商场里搜了不少要,连镇定安眠的药都有。

“是不是这个?”

哗啦地瓶瓶盒盒倒在床上,拿起一瓶抗抑郁症的氟西汀给颜辞镜看。

“你还真有药!”

满脸不可思议的颜辞镜这下真怀疑乐不群真的有什么心里疾病。

“当时觉得可能会有用,便拿了些。我要吃药了,可别告诉别人!”



不群神情紧张兮兮地,深怕有外人知道了自己的病情,这不光彩。

“嗯,你吃吧,我会帮你保密的!”

柔和的目光落在乐不群拿药的手腕,温润的嗓音似涓涓流水,舒舒缓缓。

“吃了药要记得睡觉,别太劳神,也别想些不开心的事~”

“嗯嗯~”

乐不群垂着温顺的眉角,非常安分。

当房门轻巧带上,房间里若有似无的气味消散了,一切回归平静。

唯有乐不群陡然睁大眼睛,一张落寞的脸重新恢复精神气,深呼了一口气。

“还好蒙过去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