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秦烈林秋竹 > 第83章 杂毛回来了

第83章 杂毛回来了


秦烈是完全能够理解苏小小此时的心情的。

他很清楚,像苏小小这种富家千金,一向都是娇生惯养,别说杀人了,杀鸡只怕都没见过,所以猛地看到这血腥一幕被吓得情绪崩溃再正常不过。

要不是他从小生活经历特殊,性子早就磨炼的坚若磐石,他现在估计也会乱作一团。

苏小小趴在秦烈身上哭了将近十分钟,情绪这才逐渐稳定下来。

“对不起秦大哥,我刚才不应该指责你的。”

苏小小抽了抽鼻子回道。

她现在也想通了,杨刚本身就该死,秦烈的行为没有任何过错,反而是她有些圣母了。

毕竟,杨刚不死,秦烈就得死,而秦烈一死,她们几个人的下场只怕比卖到青楼的女孩还要悲惨。

“没事儿,等你真正理解人性这两个字的含义就知道我为什么这么狠了。”

秦烈淡淡一笑道。

苏小小人生阅历少,但他早已饱经社会的毒打。

他很清楚,人性这东西是最禁不起考验的了,尤其是在这荒岛之上,失去法律的约束后,人性的黑暗会彻底的暴露出来。

也许,以前的杨刚在人前是个好人,但在这,他就是一个助纣为虐的罪犯,他死有余辜!

“嗯。”

苏小小点了点头,没有再继续哭哭啼啼的。

秦烈随即又看了白香兰一眼,然后笑着打趣道:“香兰,要不哥把肩膀也借给你来哭一会儿?”

“去!我才不需要呢。”

白香兰嗔了秦烈一眼道。

她是秦烈绝对的拥趸,秦烈做什么她都支持,她刚才只是被那血腥的场面下到了,所以才引起身体的不适,现在基本上已经缓过来了。

“不需要算了,那我可先去睡觉了。”

经历刚才的血战后,秦烈已经有些疲惫,他回到茅屋没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叶玉卿等人则迅速承担起警戒任务。

……

杜麻子的营地。

“三爷,罗权怕是不行了。”

王海脸色沉重的对着杜麻子道。

闻言,杜麻子迅速冲进山洞。

此时,躺在地上神志不清的罗权开始口吐白沫,身子也不断的抽搐着,出气多进气少,眼瞅着就快不行了。

“你他妈不是医生吗,赶紧给老子救活他!”

杜麻子一把抓住旁边一名男子的脖子咆哮道。

“三爷,我是医生不假,可我什么***都没有,我想救也救不了啊。”

梁伟哭丧着脸回道。

罗权明显是身中剧毒,最好的办法是做手术换血透析,但在这荒岛之上,别说做手术了,就算连基本的解毒剂都没有,他自然无回天之力。

“废物!”

杜麻子暴跳如雷,一巴掌将梁伟扇倒在地。

随后杜麻子蹲在罗权身边,抓住他的胳膊沉声道:“罗权,你一定要坚持住,我相信你一定能挺过来的!”

杜麻子话音未落,罗权突然又剧烈的抽搐了起来,然后身上就彻底没了生息。

罗权死了!

“秦烈,我不杀你誓不为人!”

看着那死不瞑目的罗权,杜麻子身上再次爆发出冲天杀意。

罗权还有王海跟了他很多年,乃是他的左膀右臂,可现在,罗权却死在了秦烈的手里,这让杜麻子已然对秦烈恨之入骨!

“三爷,赵伟聪死了!”

就在这时,周明急匆匆的跑了进来汇报道。

“知道了。”

杜麻子冷冰冰的回了一句,那冷漠的眼神仿佛要将人吞噬一样,看得周明一阵胆寒。

杜麻子原本计划好好地,先杀秦烈,然后将叶玉卿等人变为自己的女奴。

可事实却是杨刚当场惨死,而他的心腹罗权也毒发身亡,再加上死去的赵伟聪,他这边可以说损失惨重!

这让杜麻子立刻明白过来,秦烈刀上淬的绝对都是剧毒,不然被砍伤的罗权还有赵伟聪不可能连半天都没撑过去就死了。

“放开我,放开我!”

山洞内,杜麻子正在思考今后如何对付秦烈,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叫喊声。

杜麻子走出去一看,只见胡旭飞等人正将一名留着偏分的男子按在地上。

“你们在干什么!”

杜麻子走出山洞冷喝道。

“三爷,这小子想跑路!”

胡旭飞迅速回道。

“是吗?”

杜麻子走到偏分男子跟前问道。

“三爷,求求你让我走吧,我还不想死。”

偏分头跪在地上哀求道。

亲眼看到杨刚成了无头鬼,以及身边的赵伟聪毒发暴毙,这已经让他接近崩溃。

所以他才想要逃离杜麻子,不然指不定哪天死的就是他自己了。

“既然你要走,那我就不留你了。”

杜麻子淡淡的回了一句,然后冲着王海一挥手道:“送他上路!”

王海一言不发,拔出匕首径直冲到偏分头跟前。

“三爷,别杀……”

偏分头还想求饶,但是一句话还没说完,王海的匕首就洞穿了他的心脏。

王海拔出刀,如同冷血屠夫,接连又捅了三刀!??

等他松开手的时候,偏分头的尸体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你们都给我听好了,现在咱们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谁如果还想跑或者是想背叛我,我先宰了他!”

杜麻子一向心狠手辣,他很清楚,自己刚刚经历惨败,人心动荡,自己必须用最血腥的手段才能震慑的住这些人。

不然只要有一个人逃?跑,其他人都会效仿。

到时候他这个团队必然分崩离析,他也别想再舒舒服服的当土皇帝了。

说完这话,杜麻子那冰冷的目光在每个人身上扫了一圈。

而周明,赵玉明等人看着那惨死当场的偏分头,一个个都已经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眼看自己杀鸡儆猴的目的已经达到,杜麻子没有再继续杀人,而是叫上王海转身回到了山洞内。

夕阳西斜,在绚丽的落日余晖中,秦烈他们吃起了晚餐。

突然,树林中传来了一阵动静。

秦烈还以为是杜麻子带人又杀来了,瞬间警惕起来。

但是很快秦烈便发现来者不是杜麻子,而是杂毛!

不过此时的杂毛浑身是血,遍体鳞伤,明显刚刚经历一场搏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