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诸天游戏登录器 > 第五十八章 离开灵泉镇,水中女鬼!

第五十八章 离开灵泉镇,水中女鬼!


  片刻后,任公馆。

  林凤阳、林月来到公馆内,任长发和女儿任雨菲出来迎接。

  任长发笑道:“林道长,请坐,雨菲,给林道长和林姑娘泡茶!”

  林凤阳道:“喝茶下次吧,我有件事想请任先生帮忙!”

  随即,他将昨晚的事和今天的事说了一遍。

  任长发闻言,幽幽一叹,道:“这件事太大,已经让镇长知道,而且有了物证,陈小道长又自己认了罪,只怕很难翻案。如今之计,只有先离开本县,改名换姓,到其他地方生活。”

  随即,他写了一封信,又准备10个银元,一起递给林凤阳,道:“林道长,你让陈小道长带着这封信去省城找我堂兄任长贵,他会给小兄弟安排一个新的身份。”

  林凤阳抱拳道:“多谢任先生!”

  任长发笑道:“林道长说的哪里话。当初林道长和陈小道长也曾经救过我和女儿雨菲的性命。而且,自从林道长帮我父亲迁葬之后,我的几家店铺生意都越来越好,应该的。”

  随即,林凤阳、林月告辞离去。

  夜晚,乌云蔽月,群星暗淡。

  此时,义庄外。

  楚河与林凤阳、林月告别。

  林凤阳将任长发的书信和银元交给楚河,并且自己也给了楚河20个银元。虽然他平日里确实比较抠门,但关键时刻,还是挺大方的。

  楚河笑道:“师父,我已经完善了玄天观一脉的练气法诀,这门功法我已经传授给了小月,你让她引导你行气,便可一次功成。”

  他说的是烈阳真经,这门功法与紫阳凝魂诀颇为般配。

  林凤阳神色感慨道:“阿星,你有心了!到了省城,你还有一个师叔,名叫清风道人,有事可以联系他。”

  他说完,又将一封书信交给楚河。

  随即,楚河告辞离去。

  不远处,叶小碗撑着青伞,拿着一个包袱在等他。

  楚河接过包袱,与叶小碗一起踏上了前往省城的道路。

  ……

  翌日清晨,小镇。

  楚河拿着一把青伞,走入小镇,却发现小镇街道地面洒满了纸钱,有不少人家挂了白布,竟都是在置办丧事。

  短时间内竟然死了那么多人,莫非是打仗?

  楚河心中疑惑,来到一处客栈,点了几个小菜,顺嘴向小二问道:“小兄弟,这镇子里怎么这么多人办丧事?”

  小二犹豫了一下,看到楚河手中晃动的铜元,顿时道:“客官,你是外来人,所以不知道。我们这清河镇曾经也是山清水秀,但自从那个女人被溺死在清河中,就有怪事接连发生,凡是镇中男子,只要到了清河边,就必定出事,被河水溺死。”

  楚河问道:“那个女人是谁?”

  小二犹豫了一下,说道:“这女人叫做楚雨柔,曾经是一个唱戏的,也是一时名角。后来她嫁给了本镇的一个读书人杨逸凡,便再也没有唱戏。两人开始倒也幸福,但过了两年,这楚雨柔却忽然与本镇大地主陈员外勾搭起来了。后来这件事被人发现,杨逸凡把事情告到了县里,镇长便与乡里的士绅一商量,觉得有损妇徳,就把她浸了猪笼,就沉在清河。”

  楚河问道:“那杨逸凡呢?”

  小二道:“听说娶了市里的官小姐,飞黄腾达,离开了本镇。”

  楚河闻言,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又问道:“既然这女鬼这么厉害,为什么没有请佛道高人来捉鬼?”

  小二道:“请了,但那些道士、和尚不是死在了女鬼手中,就是逃了。”

  “原来如此!”

  楚河点点头,将手中两块铜元递给小二,笑道:“多谢你了!”

  随即,楚河吃完饭,便在客栈订了间房休息。

  他闭目盘坐,以神魂真形吐纳灵气,炼气化神,代替睡眠。

  ……

  傍晚,残阳如血。

  楚河缓缓收功,神清气爽。

  他吃了晚饭,手持青伞向着镇子旁的清河走去。

  清河也是清河镇名称的由来,曾经这里有码头、鱼船,镇上的妇女也是在这里洗衣服。

  不过,自从出了河中女鬼之事,码头就停了,鱼船也没了,只有镇上的妇女还在河边洗衣服。

  此时,楚河手持青伞走到河边,几名洗衣服的妇女见了,顿时叫道:“小伙子,别过来!”

  楚河笑了笑,仿若未闻,看向了水中,只见水中忽然浮现了一个披头散发,面孔狰狞的女子身影。

  于此同时,一股阴冷的精神念力侵入了楚河的眉心意识海,想要给他制造幻象。

  楚河眉心意识海的太极真形席卷开来,将这股精神念力炼化,然后笑道:“梦幻泡影,镜花水月,岂能骗我?有没有兴趣出来聊聊?”

  水中幻影一阵变幻,化为了一个身着白色衣裙,容颜俏丽的美丽女子。

  女子冷冷道:“臭道士,别惹我,否则我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附近几个本来准备劝住楚河的妇女闻言,顿时迅速跑路了。

  楚河神色淡然,微笑道:“楚小姐想太多了!我也姓楚,我想帮你,能够和我说说杨逸凡的事情吗?”

  楚雨柔冷笑道:“你想度化我?行,只要你帮我杀了杨逸凡,那清河镇的男子便可以到清河打鱼,码头也可以重新运货。”

  楚河点点头道:“杀人总有原有?你总要给我一个他该死的理由吧!”

  楚雨柔闻言,冷冷道:“你来到清河镇,一定听其他人跟你说过我的事。但是,我根本没有偷人,是那个贱男人结识了市里的官家小姐,为了甩脱我这个包袱,居然要把我卖给陈员外这个五六十岁的老头子。”

  旋即,她自嘲一笑,道:“我不肯,他居然用迷药迷晕我。我当初真是瞎了眼,才会选了这么个男人。我被陈员外这个老头子糟蹋后,想要逃走,却被抓起来了。那个贱男人怕我出去说他做的卑鄙之事,竟然倒打一耙,诬陷我偷人,害我屈辱而死。此仇此恨,倾尽清河之水也无法洗刷!你想要救清河镇,就先帮我杀了这个贱男人!”

  楚河道:“以你的滔天怨气,早已是厉鬼道行,要杀一个普通男子应该很容易。所以,我想你应该是死的时候,怨气与整个清河融为一体,化为了地缚灵,无法再离开清河,对吗?”

  楚雨柔恨恨道:“若非如此,岂会让那个贱男人逍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