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秦苍穹宋怜星 > 第2章

第2章


第2章

林雅站在病房门口,美眸瞪大,被眼前走廊上的这一幕画面,给彻底…震住了!

一具具冰冷的尸体,横七竖八…栽倒在整条走廊之上。

没有殷红,没有腥血。

走廊地面,没有一丝一毫的血渍。

除了,那一具具尸体,以及那些尸体脖颈上一道道深深血口,在证明着…他们的死亡。

林雅,遍布在走廊外的二十几名打手保镖,就这么…全栽倒在地,死透了?

一个不剩!

这…!

她的瞳孔放大,眼神视线…顺着满地的尸体,往前望去。

突然,她的瞳孔猛地一颤。

只见,走廊数十米外。

一道冰冷如琢的倩影,仿若石雕一般,缓缓伫立。

她,乌黑长发竖起。

一身黑色紧身劲装。

右手间,持着一杆…狭长锋利的红缨长枪!

她踩踏立于尸体之上。

宛若,一尊地狱而来的杀神。

这…满地走廊的保镖尸体......都是,这个劲装女子所杀?

蜀锦征袍自剪成,桃花马上请长缨!

望着,这道诡异的女人倩影。

林雅的瞳孔,惊恐震骇…嘴唇,都止不住哆嗦。

这…怎么可能?!

对方区区一个女子…怎可能…将自己这二十几名专业保镖,全部袭杀?

可,此时此刻…现场血淋淋的画面,却让她…不得不信?!

更何况,对方…竟还手持一柄…古代的冷兵器?

这,怎么可能!

这都什么年代了,竟还有人,使用古代冷兵?!

林雅下意识的挪动脚下高跟鞋,试图倒退。

‘铮…!’

可就在此刹那间!

走廊远处,那道倩影…突然动身!

那道倩影跨过满地尸体…右手挟持那杆长枪…瞬息眨眼而至!

‘嗖!’锋利的枪尖,狠狠抵触在林雅的脖颈气管上。

只差一毫,便能捅穿她的气管大动脉!

唰~!

这一刻,林雅整个人彻底被吓得腿软,娇躯颤抖…脚下不敢动弹半步!

眼前,那长枪的枪尖,正狠狠抵触在她气管上,她的每一次呼吸,都能感受到那冰冷的枪尖…抵触肌肤的刺痛。

“林副总裁,你…要跟我比人多吗?”

秦苍穹站在病房前,眸光盯着门口的林雅,缓缓问道。

“双拳的确难敌四手。”

“只可惜,我秦某…不需要双拳。”

秦苍穹眸光淡漠,语气平静。

“因为,你人再多,与我而言,都只是送死。”

“来一对,杀一对。来一群,杀一群。”

林雅:......

此时此刻的林雅,整个人…都有些双腿发软的感觉。

走廊外,二十几个凶悍打手…全都被杀。化成满地尸体。

此时此刻,那名神秘女子的长枪,还狠狠抵触在林雅的脖颈气管之上。

她此时根本,无路可逃啊!

秦苍穹眸光平静,淡淡盯着林雅。

“方才,林副总裁您好像说......今天,我再没这么幸运,能逃离江南了?”

林雅整个人,面色有些煞白。

她嘴唇哆嗦着,“我开玩笑的......秦先生不要当真。”

此时此刻,那杆冰冷的长枪,狠狠抵在林雅脖子上,她哪儿还开耍口嗨啊?

连连摇头,表示自己此时开玩笑,还将秦苍穹的称呼,改成了秦先生。

“哦,是么?”

秦苍穹微微抬眸,盯着林雅,继续问道,“林副总裁方才还说......要打断我的腿?”

唰~!林雅的娇躯,微微一颤。

她红唇哆嗦,连连解释求饶道,“小女子…不敢有此等想法。这…这是一场误会!”

“误会?”秦苍穹眸光幽幽,嘴角的弧度…微微收敛。

“可我,当真了。”

铮!病房外,劲装女子右手一旋,那柄长枪之尖,猛地刺入林雅脖颈一厘!

一股尖锐剧痛,瞬间侵袭林雅整个脖颈气管!

殷红的血,顺着刺入的肌肤伤口,缓缓溢出。

林雅整个人,俏脸煞白惊恐!

每呼吸一下,都能感受到一股钻心剧痛!

这一刻,她竟感到了一丝......死亡的前兆!

她额头冷汗直冒,彻底被吓得颤抖。

“秦先生…高抬贵手…这其中,有误会!”林雅俏脸煞白惊恐,连连颤抖求饶!

她不想死,不想死啊。

病房内,秦苍穹眸光冷漠。

他,并未理会林雅的求饶挣扎。

而是转身,朝着病房窗台走去。

秦苍穹,一步一步,走到了窗台像前。

他抬起头,那冰冷的目光,第一次直视望向…窗台上的那个小女孩。

她蜷缩在缝隙中,那鹅黄色的卡通羽绒服,已经沾染了灰尘,紧紧裹着娇小的身子。在这个初冬临至的季节里,她一个人躲在病房里,本就已失去至亲的她…却还遭受了林雅的毒打。

身上满是淤青和鞭伤。脸上还有一道红肿的掌印。

她本是集团小千金公主,被母亲宋怜星细心呵护。

而如今,突然落得如此下场。

当,看着这丫头满身淤青伤痕的模样,秦苍穹的瞳孔,缓缓一凝。

双拳紧攥,指间轻颤。

那是一股,前所未有的震怒!

一个七岁大的孩子,怎能如此虐待??

究竟要怎样的恶毒,蛇蝎心肠......才能对一个七岁的女童,下此殴打毒手?!

秦苍穹尽量压制下内心震怒。

“下来,我不会害你。”

他用平和温柔的语气,对窗台前的小丫头说道。

可虽然如此,他的语气声音,却还是有些凌厉之意。

他,本就不是一个会说暖话的男人。

七年沙场,血戮生涯,他几乎变成了一个冰冷杀神。

让他突然温柔,这…真的很难。

窗台外,秦小鲤那对水汪汪的大眼睛,充斥着雾气。

带着微微的惊恐、迟疑,就这么直视着眼前这个男人。

迟疑许久,小丫头竟没有反抗......而是很听话的,缓缓从窗台外爬了进来。

看着她那吃力攀爬的模样,秦苍穹心中......莫名闪过一丝不忍。

他伸出双手,缓缓上前。

小丫头秦小鲤,还未来得及反应,整个小身子便被一双有力的大手…揽在怀中。

秦苍穹就这么,将秦小鲤缓缓抱下了窗台。

这,是他第一次,真正见到自己的女儿。

目光有些复杂,当看到秦小鲤满身淤青,以及脸上那一道红肿掌印时。

秦苍穹的瞳孔,缓缓凝起。

他秦苍穹,纵横海外无疆。战神旗所插之处,千军万马尽皆臣服!

可!

此时此刻,他的亲生骨肉,七岁的女儿......竟在大陆国内,遭受…如此欺辱毒打?

这…!

简直!

秦苍穹强忍着怒意,他轻轻伸手,抚摸了一下秦小鲤的脸颊。

秦小鲤轻轻缩了缩脑袋,似乎是有些怯畏。

“孩子,别怕。”

秦苍穹声音轻柔,看着自己女儿,缓缓说道。

“乖乖闭上眼睛,父亲…要处理一点事情。”

秦小鲤迟疑着,终于还是听话的,闭上了那水汪汪楚楚可怜的眼睛。

她不知道‘父亲’为何要让自己闭眼。

只是莫敏的,她感觉这个男人不会害自己,所以她很听话的照做了。

而此时!

秦苍穹终于,猛地转身。

他目光,直直盯着林雅。

下一秒,秦苍穹身躯…猛地爆闪而上!

扬手,直接狠狠一巴掌!

“啪......!!”

林雅整个人,如遭雷击!

那绝美的俏脸…猛地一颤!

而后整个人直接被一股剧烈扇飞出去!

“噗......!”林雅在半空中喷洒出一串殷红血水,娇躯狠狠撞在墙壁上,轰然落地。

猛地又是一大口牙齿混杂着血水喷涌而出。

她的脸上,同样浮现出一道剧痛红肿的掌印!

秦苍穹眸光冷漠,一步一步…朝着林雅走来。

林雅整个人凄惨颤抖,惊恐从地上爬起来,试图逃离。

可她,根本来不及逃。

秦苍穹的身躯,犹如鬼魅幽林般,猛地瞬移至她面前。

‘咔!’一下!

伸手,一把…狠狠掐住了林雅的脖子!

林雅整个人,直接被悬空提了起来!

“呃......”林雅整个人被掐得......几乎断气!

她那雪白的脖颈…瞬间被掐得泛青紫色…一路蔓延,将整个精致俏脸都涨成紫色!

“谁,给你的胆量…动我秦苍穹的女儿?”

秦苍穹声音冷漠如寒,盯着林雅,仿佛在看着一个将死之人。

林雅整个人被掐得脖子都快断气了,口中…一股腥红溢出。

“我,我错了…对,对不起......”林雅声音虚弱颤抖,惊恐求饶!

她不想死啊。

可秦苍穹,却根本没有松手的打算。

他手掌的力道,更狠一分。

那五根手指,几乎狠狠掐得深陷进林雅的脖颈皮肉中!

“你,想要保险箱密码,做什么?那里面,有什么东西?”秦苍穹掐着林雅的脖子,面色冰冷,叱问道。

林雅整个人,都在颤抖,惊恐骇然。

“里面,是怜星的集团资产证明......我......我只是......只是......想替小鲤......照顾下集团财产......她还小......打理不了集团......”林雅惊恐解释,只是......她的眸中,却闪过一丝慌乱掩饰。

保险箱,是宋怜星出事前,早就准备好的。

她,将密码只告诉了女儿,秦小鲤一人。

而后,她便出事了。

谁都不知道,保险箱内放着什么。

就连女儿秦小鲤,自己都不知道。

但她知道,妈妈吩咐过,保险箱密码,任何人都不能告诉。

所以,她绝不透露。

秦苍穹丝毫没有怜香惜玉,掐着林雅的脖子,冷冷问道。

“说,宋怜星,在哪?”

保险箱内,或有更大隐秘。

如今,当务之急,是找到宋怜星。

当面问清。

“我......我不知道......”林雅整个人被掐住脖子,几乎断气,她双腿悬空蹬着挣扎,声音轻颤道。

“哦?你不知道?”秦苍穹的眼眸,微微一凝,那只掐着的手掌,力道更甚。

“你,身为怜星集团的副总裁,宋怜星的合伙人,你不知道,她在那儿?”

“七年前,我就曾警告她,只可惜她不听。如今,你果然策反。”

秦苍穹声音冷漠,带着一股前所未有的杀机。

病房内,秦苍穹…就这么掐着林雅的脖子,没有丝毫留情。

“你还剩三秒钟时间,若回答不出,我送你上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