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秦苍穹宋怜星 > 第5章

第5章


第5章

二十分钟后。

越野车队,如浩荡长龙般,缓缓驶入了钱江城市中心。

浩荡车队,如龙席卷。

整条市中心街道,几乎都被浩荡的车流铺满。

而,就在车队长龙......距离目的地还剩一公里时。

秦苍穹却突然下令,让车队停了下来。

“命车队,在此地驻扎等候。”

“今日动作,不必太高调。”秦苍穹声音平静,缓缓说道。

“是。”花木兰听令,当即传命四方。

一瞬间,整条车队长龙齐齐停下。

车队浩荡,就地驻扎在目的地附近…方圆一公里处,随时等候待命!

只剩下秦苍穹那辆越野车,缓缓行驶,朝着前方…目的地驶去......

数分钟后。

悍马越野车,终于在一栋酒店门前,缓缓停下。

这里,便是此行目的地。

车门打开,秦苍穹牵着女儿秦小鲤的手,缓缓下车。

而林雅,则被花木兰押着,下了车。

秦苍穹牵着女儿的手,站在这酒店门口,他微微抬眸,凝视建筑。

眼眸思绪,有些恍惚。

眼前这栋酒店,正是那个女人的资产。

七年前,秦苍穹遭人陷害。与那个女人,宋怜星发生关系。

之后,他被迫逼离出境。

而他出境前,并不知晓,宋怜星已经怀有身孕。

她诞下两个孩子,一男一女,龙凤胎。

这些年来,两个孩子,都由她独自抚养。

这些年,秦苍穹想见孩子一面,可却遭到那个女人的拒绝。

根本不给他任何见面的机会。

秦苍穹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女儿叫什么名字。

直至,三天前,那个女人出事。

给自己拨打了那一通电话。

秦苍穹才急匆匆赶回来......

而此时此,这栋酒店,已经不属于宋怜星了。

三天前,那个女人失踪后。她的所有资产,都被各方家族瓜分了......

秦苍穹站在酒店建筑外,呆滞几秒钟,这才终于收回了思绪。

而今此时,这栋怜星酒店,已经被改名为——钱江大酒店。

今日,是这钱江大酒店改名换姓后,第一天正式剪彩开业。

而身为这家酒店的新任董事长,钱旭阳公子,今日也亲自到场,出席剪彩仪式。

此时此刻,整个酒店大门口,已经铺满了红地毯。

门口红地毯两侧,两排鲜花整齐排列。

酒店门外的广场上,搭建好了一个巨大的观光台。

台下,各方精英高层到场,人海络绎不绝。

今日这场钱江酒店剪彩,可谓规模之空前。

“钱…钱公子就在门口…那儿站着。”林雅声音轻颤,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酒店门口。

秦苍穹眸光微微一抬,顺着她所指的方向望去。

酒店大门口,一名身穿浅蓝色西装的青年,正面带和煦笑意,不断与各方来宾们打着招呼。

他,正是钱江银行长公子,钱旭阳。

如今,这家钱江大酒店的新任董事长。

秦苍穹的嘴角,扬起一抹弧度。

这个青年的容颜,有七年未见了。

他的眼角,微微一凝。

而后,松开了女儿的手。

“乖乖站在姐姐身旁,为父我,去处理一点事情。”

秦苍穹将女儿,交付给花木兰看管。

而后,他一步一步,朝着酒店门口方向走去。

此时,酒店门口,正宾客满座,络绎不绝。

在场所有人都并未在意到这个突然出现的青年。

只以为,也是一同来参加开业剪彩仪式的嘉宾而已。

秦苍穹一步一步,踏上酒店门口的台阶。

他抬眸,看了一眼酒店大门上方。

大门上,高挂着的那块巨大牌匾,上面刻着五个大字:钱江大酒店。

字体苍劲桀骜,显然…是出自名家之手。

秦苍穹眸光平静,他的右手…突然轻轻一抬!

一道银芒匕首,从衬衫衣袖间飞射而出!

“轰~!”一声,银芒匕首,猛地穿透那块数米高的牌匾!

那道银芒闪电间飞回了秦苍穹手中。

而头顶上方,那块刻有‘钱江大酒店’的巨大牌匾,直接被劈成了两截!

两块断裂的牌匾…轰然摔落在地!

扬起一阵尘土!

唰?!

整个场面,瞬间陷入死寂!

全场数百号嘉宾,齐齐目光震愕、骇然,不敢置信的望向酒店门口的台阶之上!

所有人,都有些懵??

这…什么情况??

酒店今日才刚开业,甚至还未来得及剪裁。

结果…他妈的,牌匾就被人给拆了?

当场,当着所有人的面…将牌匾劈成两半??

这。

这他妈?

是来砸场的?!

酒店门口,钱旭阳脸上的面色,从笑容满面…渐渐凝固。

而后下一秒,他整个人暴跳如雷,狰狞怒道,“你他妈是谁?!敢拆我钱江大酒店的招牌?!”

秦苍穹眸光平静,脚下皮鞋,缓缓踩踏在那块断裂的牌匾上。

“我是谁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这间酒店,本名叫怜星酒店,乃是怜星集团总裁,宋怜星的资产。可怎会,落到你的名下?”

他语气平静,微微抬眸,目光直视着钱旭阳。

此言一出,场面瞬间寂静。

在场所有人,都有满脸震惊,错愕?

这。

这青年,是来干什么的?

整个江南,如今谁人不知道宋怜星出事的消息。

这三天来,宋怜星这个女人的名字,几乎成为了钱江城的禁忌。

无人敢提,避之不及。

而今日,这个青年,竟然还敢…当着钱旭阳公子的面,当场提那个女人的名字?

更过分的是,他竟还敢,当众质疑这间酒店的来历?

这他妈,是要跟钱家过不去吗?!

“放肆!今日,是钱公子的酒店开业庆典!你还敢在这种场合,提及那个该死女人的名字?!”

就在此时,不远处,一名身穿白裙的貌美女子,声音冰冷叱道!

秦苍穹的目光,落在那名白裙女子身上。

他的瞳孔,微微一凝。

他,认得这个女人。

这个女人,叫艺芸。

曾是宋怜星的好友,也是最亲密的商业合作伙伴之一。

可,一个月前,这个女人…却突然与宋怜星决裂。

而后,出卖怜星集团。

三日前,宋怜星出事。怜星集团被各方势力蚕食,这艺芸…也从中横插了一足。

来到大夏之前,秦苍穹便已经打探清楚,江南的一切讯息。

“哦?什么叫......‘该死’的女人?”秦苍穹眸光凝起,冷冷盯着艺芸。

“呵?宋怜星走私公有资产......知法犯法!身犯重罪!她难道不该死?”艺芸冷笑一声,嘲讽道,“她就是个走私罪犯!”

唰~!

此言一出,秦苍穹的瞳孔,骤然一凝!

寒芒骤涌!

刹那间,他的身影......消失在了原地!

四周,所有宾客们只感觉,面前似有一道残影,急速掠过......化为一道风劲!

“啪......!”

秦苍穹身法之快,迅雷之势......瞬移至艺芸面前!

抬手就是一巴掌!

艺芸那绝美的俏脸,刹那被抽得巨颤!整个娇躯......当场被扇飞出去!

“噗~!”艺芸娇躯摔落出数米之远,一口猩红直接喷出!

秦苍穹眸光漠然,一步一步,走到艺芸面前。

他抬起皮鞋,根本容不得艺芸挣扎,直接一脚,踩在她的脖颈上。

艺芸整个人俏脸煞白,整个脖子都快被踩断了。

“宋怜星与你,近十年好友。她对你如何,帮你艺家渡过多少难关?你比谁都明白。”秦苍穹低眸,冷冷盯着脚下挣扎的女子。

“你如此诬陷她名誉,你的心,被狗吃了吗?”

秦苍穹一字一句,冰冷叱问!

唰~!听到这句话,被踩在脚下的艺芸,瞳孔猛地一颤?不敢置信?!

这?!这个男人,怎会知道这些??

他怎会知道…自己与宋怜星之间的关系?而且,如此清楚?!

这个男人…究竟是谁?!

此时的艺芸,整个脑袋都被踩在地上,有些看不清秦苍穹的面容。她只,突然感觉…这个男人的声音,有些熟悉?

秦苍穹脚踩着艺芸,眸光冷漠,“宋怜星究竟有没有走私,你摸着自己的良心问问?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曾几何时,闺蜜情深。

那年,艺芸初创业失败,资金链断裂,被高利贷追上门。

是宋怜星,从自己的四人账户中划扣了数百万,替她还清了借贷。

那年,艺芸合同诈骗,被对方起诉,面临坐牢。是宋怜星出面,替她支付了巨额赔偿,这才让她得以继续经商。

宋怜星帮过艺家无数。

对待艺芸,更是亲密之际。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可这艺芸,却恩将仇报!

还说出这般丧尽天良之话!

艺芸整个人被踩在脚下,口中腥血不断溢出。此时的她,哪儿还有那高高在上的女神模样......无比凄惨。

“你他妈到底是谁?想干什么?!”

就在此时,不远处的钱旭阳面色狰狞,终于破口戾怒道!

与此同时,酒店门外,一大群黑衣西装的安保人员,已经闻风而动。

黑压压一片的安保,瞬间汹涌包围。

今日,这秦苍穹胆敢毁钱江酒店的招牌,便绝对不可能…活着走出这里!

可,秦苍穹却眸光平静,淡然立于酒店台阶之上。

仿佛,将四周一片人海封锁,视若无睹。

他淡然自若的抽出一根烟,点燃。

深吸一口,缓缓道,“钱公子,你还没给我解释呢。这怜星酒店,怎会落到你的名下?”

“给你五分钟时间,麻烦给我解释一下?”

“若解释不通,送你上路。”

此言一出,全场一片死寂!

钱旭阳:......

在场所有宾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