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秦苍穹宋怜星 > 第17章

第17章


第17章

董超整个人,惊恐颤抖,“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啊......”

他试图用力解开安全带,可整个安全带都被狠狠卡死在座椅上,根本解不开。

“我是钱公子的人…你不能动我......你动我…钱公子不会放过你们的......”董超惊恐之下,急忙搬出钱旭阳的身份,试图震慑眼前这个女子。

可,花木兰那绝美的红唇嘴角,却扬起一抹冷漠。

“钱公子?那你......到下面,与他碰面吧。”

烁然,她右手长枪,力道爆涨,化成一道银芒…!

“不......”董超整个人话还未说出口,那道银芒长枪,便已瞬间,贯穿了他的气管。

长枪穿透,从驾驶座椅后方贯穿而出。

一滴腥红,顺着枪尖缓缓滴落。

“噗。”

长枪抽回。

花木兰美眸平静冰冷,黑衣劲装下,美眸冰冷。

与那漆黑的夜空星辰一般,深邃如寒。

此时,黑夜街头…天色昏暗,街头的车流......行人们,也并未注意到这辆停在路中央的卡宴越野车内,所发生的一切。

花木兰的娇躯,轻轻一闪…整个人犹如幽林闪电般,瞬息消失在了街头。

而,几分钟后,才终于有一名行人女子,发现了越野车内,董超那具冰冷的尸体。

“啊......”行人女子的惊恐尖叫声,回荡在霓虹灯璀璨的街头......

......

夜,已深。

怜星酒店,一间奢侈的私人客房内。

秦小鲤此时已经躺在了席梦思床的被窝里。

可她却并未入睡。

父亲秦苍穹坐在一旁,陪着女儿。

“爹爹......小鲤不想住在这里......”秦小鲤拉着父亲的手,水汪汪的眼睛,有些乞求的望着父亲。

这些日子,她失去了所有亲人。

她害怕一个人孤零零的,她这些天的生活,就像是一场梦。

她想回去,回到那个熟悉的家里,回到母亲和哥哥的身边。

她不想呆在这间孤零零的酒店套房内。

秦苍穹面色温柔,轻轻抚摸着女儿的额头。

“小鲤乖,就在这里住两天便好,等爹爹处理好事情,便带你回家。好吗?”秦苍穹柔声说道。

听到父亲的承诺,小丫头这才嘟囔着点点头。

“爹爹,今晚,你能不能陪在我身边。我…我一个人怕。”小丫头迟疑着,忽然又说道。

她指了指自己身边,想让父亲陪着自己睡。

她一个人真的很害怕。

“小鲤放心,爹爹我今晚,就睡在客厅沙发上。”秦苍穹柔声说道。

听到父亲这个回答,秦小鲤这才稍稍胆大了一些。

“时间不早了,小鲤早些睡吧。”秦苍穹柔声安慰道。

“嗯。”秦小鲤点点头,而后突然扬起可爱的小脑袋,示意一下。

这是?秦苍穹看着她,有些不解。

“爹爹,亲一下。”秦小鲤嗲声说道,“之前睡觉的时候,妈妈都会亲小鲤一下的。”

以前,母亲为了哄小丫头睡觉,每天晚上都会在她脸颊上亲一下。

而今,母亲失踪不见,秦小鲤已经很多天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了。

听到这句话,秦苍穹的心,微微一愣。

他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弯下身子,在小丫头那精致如琢的脸颊上,轻轻碰了一下。

秦小鲤这才心满意足的盖上被子,缓缓闭上眼睛。

秦苍穹伸手,轻抚了一下她的脑袋。

然后,熄灯。

他起身,缓缓走出了卧室房间。

来到客厅,点燃了一根卷烟。

就在此时,客厅中…一道黑衣劲装的倩影,缓缓从角落走了出来。

“禀天王,董超已送上路。”花木兰鞠身行礼,汇报道。

“嗯。”秦苍穹眸光平静,坐在沙发上,缓缓吐出了一口烟圈。

“今夜,我守着丫头,你早些歇息吧。”秦苍穹语气平静说道。

花木兰迟疑了一下,缓缓点头,而后退下。

“对了。”

秦苍穹深吸了一口烟,突然又说道,“以后在江南,不必再称呼我为‘天王’,改口,叫我先生吧。”

此次,他回江南,一切低调行事。不想过多暴露自己的身份。

这一次,他要以秦苍穹的身份,正大光明,独挑那…江南五族。

七年前,他所失去的。

七年后,他秦苍穹......要亲手夺回来!

花木兰美眸凝重,迟疑片刻,恭敬鞠身,改口道,“是…先生。”

......

夜,星辰点缀。

一轮残月,斜挂在高空。

江南,城区。

数十辆面包车一路飞驰,急速朝着钱家庄园的方向呼啸而去......

十几分钟后。

“嘎吱......!!”一阵急促的刹车声!

数十辆面包车,一个急刹车,猛地停在了庄园门外。

此时,已是深夜十点。

整片钱江庄园,已熄灯入眠。

寂静安详。

可,庄园外。

那数十辆面包车内,一群保镖们,却将一个白布包裹的担架,颤抖着抬出了面包车。

担架上,躺着一具尸体。

虽然尸体被白布覆盖,但却依旧能看到死者隐隐的身形轮廓。

一名保镖面色焦急颤抖,疾步上前,敲响了钱家庄园的大门!!

“丧报......!!”

一声丧报,穿破黑夜的寂静。

几分钟后,钱家庄园的灯,终于亮起。

而后。

庄园的大门,缓缓推开。

钱家家主,钱蓬,正身穿睡衣,披着一件外套,缓缓跨出了庄园。

“何事如此深夜喧哗?”

“谁死了?”钱蓬的面色有些冷漠,显然…深夜被人从床上叫醒,让他有些不满。

门外,那群保镖们面色复杂焦急,目光颤抖着,指了指后方的那个白色担架。

“是......是......”那群保镖们声音颤抖支吾,无一人敢上前汇报啊。

钱蓬面色凝厉,目光扫了一眼不远处的担架。

他直接推开面前的保镖,疾步走到了担架前。

而后,一把揭开了担架上的白色裹尸布。

轰......!

当,看到......横躺在担架上的那具尸体时,钱蓬整个人瞳孔剧烈收缩,身躯一颤,如遭雷击…!!

那,是一具已经被江水浸泡的发白,发胀的惨白尸体!

整具尸体浮肿,死相挣扎,凄惨无比。

就连五官面容,都已经变形了,双眼泛白,可怕凄惨。

但,通过这五官,却还是隐隐能看出,这具尸体的身份!

这......

这他妈,是他钱蓬的长子,钱旭阳啊!!

“呃啊......!!吾儿......!!”

钱蓬仰天惨嚎!巨大的情绪冲击之下,当场就要栽倒在地。

身后一群保镖们急忙上前,将他搀扶住。

与此同时,四周......所有保镖们感到事情不妙,齐齐惊恐颤抖,跪倒在地!

“对不起!老爷!是属下们无能,未能......保护好公子......”

几十号保镖们齐齐跪倒在地,声音颤抖求饶。

钱蓬面色颤抖,只感两眼发黑,过了许久,他才终于......缓过神来。

“谁......是谁干的?!!”

钱蓬声嘶力竭,狰狞怒问道!

那群保镖手下们跪倒在地,颤抖惊恐,支支吾吾…报出了那个行凶者的名字。

“是......是一个,自称为秦苍穹的男人......亲手将公子,丢进了罗刹江......活生生,将公子淹死......”

轰~!!

当,听到‘秦苍穹’这个名字时,钱蓬的身躯,再次猛地一颤!

因为巨大的震惊之下,双脚都惊恐的往后倒退了几步。

秦......

秦苍穹?!!

七年前,那个......被他们联手逼迫,最终逃离江南的恶魔,秦苍穹?!!

他......

他回来了?!

那个恶魔,再次归来?!

钱蓬的瞳孔剧烈收缩,杀机汹涌!

许久,他才终于,恢复了冷静。

他,站在儿子的尸体前,缓缓伸手,将白布,重新盖上。

而后,他,点燃了一根卷烟。

此时的他,情绪冰冷,冷漠到了极点。

钱蓬眸光冷戾,扫视了四周保镖们一眼。

他,突然缓缓掏出了怀中的手枪。

而后。

对准最前面的一名保镖,直接一枪开火,爆头!

“噗......!”那名保镖当场被爆头袭杀,腥血染红了整片地面!

哗~!

四周所有保镖们面色骤变,大惊!

可,他们根本来不及反应,更来不及逃离!!

“呯、呯、呯......!!”

剧烈的枪声,席卷回荡这片黑夜!

钱家庄园门口。

数十名保镖,齐齐被枪杀。

既然,这群保镖护主不利。

那,就给他儿子陪葬!!

眨眼间,庄园门外的地上,数十具尸体横起数八,栽倒在地。

钱蓬眸光冷戾,扫视了一眼。

手中的枪械,还在冒着青烟。

他缓缓抬头,凝视着黑夜虚空。

“呯呯呯......!!”手枪对着虚空,再次疯狂开火!!

钱蓬狰狞狂怒的声音,回荡黑夜虚空!

“秦苍穹......!!”

“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