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逆鳞决 > (三)肥鱼

(三)肥鱼


“碰!碰!碰!”

身后打铁声惊天震响,铁匠铺少年,口若悬河,那般吆喝的声音,竟似运足了底气,声音发自肺腑,传遍了周遭。

雷鸣都觉得刮耳,这声音别人能听不到么?

“命中若有!无需等,命中没有!莫强求,强求不遂!天人愿,飞来横刀!命不得!”

这般吆喝声竟是来自铁匠铺斜对角,天下第一!口无遮拦!

正所谓一山更比一山高,那角落里极不起眼的一个木台子,座着一个人。

雷鸣不想看他,但是那人却是一直看着雷鸣,雷鸣几乎能感受到那后背森寒的目光。

此人,面带头套,完全遮面,仅留着一对鼻孔,知道这人还活着,

“这人有嘴?”

雷鸣这般想也不错,这人坐在那儿纹丝不动,也没看到嘴动,却是声如洪钟,穿彻街道之上,要说不刮耳,雷鸣都不信。

这不,天下第一锤,便不乐意了。

“说谁呢?说谁命不得呢?这可是我的大客户!诺!瞧见没有!天下第一锤!这招牌!。。。今天这生意!我!作定了!”

铁匠铺少年一顿嚷嚷,怒斥对面角落里的不起眼男子,男子不说话,继续坐着,但是仅仅是从桌子下拿出了一本笔记,这笔记竟是无笔也可写字,雷鸣余光撇了一眼,

“这男子?旋指书写?竟也能写得出笔墨字迹?”

雷鸣不禁意间,偷瞄了一眼,这男子似乎也是猜不透啊。

口舌之战不差多一人,这边闻风,那边动。

就在这时,这天下第一楼内,走出一人,此人,一身小二装扮,面若硕鼠,尖酸刻薄,一眼看到了杵在街道正中的雷鸣,便又是一顿吆喝:

“天下第一肥鱼!少年!那可是肥美汁多儿,白白胖胖啊!那一口下去,啧啧!都能美出花儿来!”

小二猛然回头,瞄了一眼店内,似是安心,便阔步来到街道上,此时这般刮耳的口舌之战才算正式开启。

小二前脚出,后脚便跟上一群人。

达官贵族、体态丰腴、贵族公子,珠光宝气,忘命赌徒,脑门上诺大的赌字,谁看不见?

更有那身穿异装的人,此时都好奇的聚集而来,众人宛如看猴儿一般,看向了站在街道中间的少年。

无疑,此时雷鸣算是这条街道上最靓的猴儿了。

小二来到街道上,斜眼看了一眼,不对付的家伙,看来这铁匠铺少年之前没少得罪他。

雷鸣想不明白了,这不就是来个小子?至于么?这般兴师动众?

只听小二打开了话匣子

“臭铁匠!这孩子明显不是那块料儿!你这般?老得不管不问?小的无法无天?当真以为天下?没有管教了么?”

这一通说道,也算合理,不能骗小孩儿,这点倒是像个正紧做生意的。

这般质问下,那铁匠铺少年没有说话,却听着旁边的铁匠,打铁声音越来越响

“碰!碰!碰!。。。”

这般声音,雷鸣转头一看,这铁匠手臂不但有碗口粗细,更是生的结实异常。

那筋骨之间的纹理清晰可见,却并未有一丝汗水,按道理说,这般烈焰炙烤之下,就连那铁匠铺少年面上都有着隐隐潮红,反而是距离有着一米。

但就从这铁匠面不改色,置身于火炉旁边,完全不惧那般炽热的火舌一般,铁匠肌肤黝黑异常,竟有着几分英武的身姿,而一身灰色破布粗衣,却显得和他这一身英武气质有些不搭。

更是铁匠手中的铁锤,那大小,竟比铁匠的手臂还要粗大许多。

先前雷鸣是不在意,此时铁匠竟将巨锤,抡的圆圆呼呼的,一锤一下,结结实实的砸在那铸造台之上,但是这一锤子,比一锤子更加吓人。

火星子呜呜直响,那火舌似乎更放肆了,都滋出铁匠铺半米之外。

小二,差点就被那火苗子亲到,吓了一激灵,怒道:

“咋啦!说了实话?生气了?天下第一锤?你也不看看你这招牌!要不是你打了一个破罐子?被那家大人看上了?。。。不过!那是当年!现在怎么?还想和我朝天酒馆?抢生意?”

这店小二,似乎有点来头,说话呛人。

铁匠自顾自的打铁,却是没理会他,铁匠铺少年,一听这话,气不打一处来,扯着嗓子便是开了骂:

“朝天酒馆?哼!谁不知道?黑城镇!你们最大?不要以为卖的硬!就是别人家都要吃你的饭!你这招!对付那些外乡人可以!都是泥丸子!何必往自己脸上摸金?不害臊!”

好家伙

这吆喝,吆喝,竟变成了一通对骂,此时小二气的脸色煞白,再配上那尖酸刻薄的脸面,竟有着一些不同的感觉,隐隐间?长开了?

有人说话呛人,但是有人却不懂得看眼色。

这二人,针锋相对,眸光冒火,却有人哪壶不开提哪壶,还是刚刚那些话,算是火上浇了油

“命里有他,无需等!命里无他!莫强求!若非求得!自愿因!果不其然!终不得!”

“二位!何必呢?我看这少年!和二位无缘!命中不得啊!”

好嘛!

好话不说二遍,这第二遍,当然就不是好话了。

雷鸣算是听的出一些门道儿了,感情自己还是个香饽饽,肥鱼?也难怪。

再看那小二身后,可谓是声势浩大,全是看热闹的不嫌多。

达官贵人,挺着大肚子,嘴里的肉屑还没处理干净,一边抠着牙缝,一边斜眼看着街道上的少年,嘴里支支吾吾

“穷孩子一个!呕!。。。”

作势欲呕,贵公子倒是不在乎,这街道上的穷孩子是谁家的,反正见得多了,粗布破衣,和这群做买卖的人比,却是又掉了一个档次,斜眼都懒得给。

若说,雷鸣是个黄花大闺女,或许情况就不一样了。

亡命的赌徒,虽然也在看戏,那眼中却是另一番景色。

“这孩子,身穿破烂衣装,但是腰杆挺直,眼睛明亮,生的俊朗,更是这般身子骨,上下一打量,黄金比例,短小精悍,应该是个抽老千的好手!收了当个打手徒弟?没准还能从他身上捞上一笔!”

外乡人,自然是纯看热闹的,热闹非凡,对于这些外乡人来说,能在黑城镇内,看一次热闹,也算是三生有幸了,自是不会多说什么,也没这么多鬼心思,眼神澄澈,就当看猴儿了。

就在这时,酒馆内传来一声女子的怒吼:

“小二!还不回来!看我等下怎么收拾你!”

这女子当是谁呢?

酒馆外众人闻得一声吼,竟似虎骇,这女人?母老虎?有点过,但是却也差不多,总之从那吼声震掉了那酒馆的巨大匾额门头来看,这女人,可比老虎猛多了。

女子一声吼过后,小二没好气的瞪了一眼那铁匠铺少年,却并未将矛头指向那个宛如瞎子一般的人,嘟囔了一句:

“哎!天空不作美啊!天空不作美!到手的肥鱼?就这么跑了!”

小二恋恋不舍,不再说话,竟也加入了看客的行列,显然那女人对于小二来说,有些可怕。

见到刺头退了去,那这肥鱼?还是归了自己,铁匠铺少年,余光撇了撇,旁边的铁匠,嘴角挂起得意的笑意,转面对雷鸣继续道:

“少年!你是要这把?金元剑?还是这把火元剑呢?”

雷鸣越听越不对劲,自己还没说要呢?这怎么就直接出上了选择题?等等?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呢?

“少年!你丢的是这把金龙剑?还是这把银龙剑呢?”

雷鸣忽然想起,那个一直以来频繁出现在自己耳朵里的那个刮耳。

男子,那要死不活的声音,就感觉跟断了气儿,没断干净一般,反而是事情巧了?这铁匠铺少年莫非也是?

这还真没准儿!反正天下乌鸦一般黑,这坑蒙拐骗,在哪都是一样

“刮耳!”

雷鸣,捂了捂自己的胸口

“莫非?和这个鬼玩意儿有关?”

雷鸣捂着胸口是何意?铁匠铺少年算是看不懂了,

“我天下第一锤招牌在这儿摆着,更是手中拿着这两把剑,地地道道的好货?你小子?捂着胸口?作甚?难道心在滴血?遇到了奸商?我!呸!100元素币还嫌贵啊!打着灯笼都找不着!”

铁匠铺少年,将雷鸣分析的透彻,最终得出结论,这小子?果真是个穷光蛋!

果不其然,雷鸣觉得,好嘛!你说啥剑!就是啥剑!爷爷我!要命!一条!要钱!没有!话说?钱是啥玩意儿?

雷鸣也不多说,就三个字儿

“钱?是啥?”

当头一棒,猛然敲在了铁匠铺少年的脑门之上,有点懵,铁匠铺少年镇了镇心神,将那两把剑甩到雷鸣面前,再度忍住了心态爆炸,和气道:

“少年!你再看看!我可没开玩笑!这可是上等兵器!这可是我父亲亲自打造的!我父亲!可是聚体!。。。。”

“碰!。。。”

话还没说完,一声惊天巨响传来,铁匠铺少年,刚打开的话匣子,竟被这声巨响给震的无了声音。

只听此时声音的来源,那铁匠怒持大锤,敲击在铁砧之上,这一锤下去,铁匠那碗口粗细的手臂之上竟青筋暴起,噼啪爆响,更是有着略微鼓胀,看起来有些骇人。

这一锤竟震的地面轰鸣,雷鸣更是吓掉了一层魂儿。

半响!愣过神儿的铁匠铺少年,才将刚刚未说完的话,给补全了

“高!。。。。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