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逆鳞决 > (八)黑云压境

(八)黑云压境


雷鸣腿部铠甲重装战靴一经形成,那脚下锋利的龙爪便撕裂了大地,就连神秘算命人那,强硬的黑墨空间都为之一震。

感受这股震动,命不得,沉默了,更是那头套下的眼神,竟穿透了头套,向外射出。

一道黑色的光线从那头部偏上的位置笔直射出,但这道光线却是在雷鸣身侧,十米开外,便再也无法前进半分。

“这小子?有点意思!看来!生死簿上所写的有些曲折啊!你看看那金色的巨兽!如果我没猜错!应该是是一方霸主的元魂!就是不知!。。。”

牛鬼马面的话音传出。

命不得,头颅微颤,前倾,暗中再度发力,但是却是无法撼动雷鸣周身那金黄色的光蕴保护,最终收了黑色瞳力淡然道:

“这小子!鉴定完毕!确实是那人!骇鬼!你还记得!当年叱咤整个九域的雷族七星么?”

“雷族七星?你是说!。。。”

牛马面鬼不敢再言,似乎十分惧怕这雷族七星一般,更是他这般神秘的鬼骇之物都惧怕的,雷族七星实力怕是已经不能用恐怖形容了。

命不得,斩钉截铁,眸光闪亮

“对!这小子!就是雷族七星!金龙星!雷龙的归魂人!”

“正是我们要找的转世之子!命中之人!”

命不得旋即,有些迟疑道:

“之前天网得到情报,那些人已经有动作了,今天来到街道,我便感知到这街道上有些异常,或许正是因为这个孩子!”

“不过!。。。这般霸气凛然的龙魂,非他莫属不假,倒是这孩子一身的元力铠装?。。。有点儿意思了!”

牛鬼马面疑惑问道:

“怎么说?”

命不得思索片刻,不着急回答,竟从台子之下拿出了一本泛黄的笔记,那笔记之上竟写着几个古朴沧桑的象形文字,看的模模糊糊,也能认出大概

《元素志》残页!

命不得将那泛黄的书页掀开,微微颔首道:

“骇鬼!你来看!这本书是我无意间得到的,关于这本书!当年也是费力颇多!这些年来!你随我调查一些陈年古秘之事,这本书的来历,我不用多说!你也知道一些吧!”

却听牛鬼马面的声音传来:

“嗯!当年!可是丢了半条命!才斩杀那保护此书的元兽!想来这本书!也是意义非凡!”

命不得抬头再度看向了那远处正在暴走状态的雷鸣,声音竟有些怅然:

“这孩子!若真的是他!我们这些年!也不算是没有收获!统领那边也好有个交代了!据我所知!这小子!体内所释放出的力量!是一种霸道的存在!”

“御灵!”

“骇鬼!按道理说!你是鬼灵之中数一数二的,和黑常煞、白常煞,以及生死判官,还有孟桥之女,是一个等级的强大存在!按照你的看法!你觉得?如果现在去抓这小子?你有几分胜算?”

牛鬼马面半响没有吭声,似乎是焦灼住了。

这般问题,在他这位,鬼元之中的灵王看来,都是十分棘手,便也不敢妄自定论,心里没底,姑且给个最低的

“7成吧!”

命不得闻言,竟苦笑了一声

“呵呵!2成!只有更少的!”

命不得,说出实情,这般胜率,在他看来都是最大了已经。

骇鬼实力,命不得清楚,此时命不得心中的震惊不会比骇鬼少多少。

“但是!十分奇怪!这小子身上的御灵和书中记载的有些不同之处!”

“不同之处?”

骇鬼倒是没有想到这一层,骇鬼的牛马脑袋从那木台之之上露了出来,仅仅是一半不到。

再度看了一眼雷鸣,此时那御灵还未完成,便已有这般强大的力量,若是完全形成,威力可想而知。

命不得将笔记合上,继续道:

“嗯!却有不同!书中记载!御灵!乃是元力进阶天尊级别之后,的强大防御技能,可以在施法者身体之上幻化一身铠装,这种铠装,并非凡物!而是堪比法宝神兵一般的强大防御装备!但这也仅仅限于局部的,此时这小子!下身已经完成铠装,而现在身体之上的铠装也已经正在形成,这般实力!要我说!着实看不透!”

“除非!。。。”

命不得迟疑,并不确定自己的想法道:

“除非!他体内!还有一魂!而且此人实力!远超于金龙星!这二者实力结合!才造就雷鸣这一身诡异铠装!”

命不得说罢,便再度沉默起来,牛鬼马面此时也是较之前气焰消散了许多。

此时此刻,再没人敢说,真正留下面前的这位诡异少年。

雷鸣此时势如破竹,下身铠装尽数形成,雷鸣心里倒是觉得,那刮耳的卖剑人,还有几分靠谱。

这般看来光气势就已经将那神秘算命人给震慑住了,下一步就是逃出去,

“得意的笑!”

咔嚓——咔嚓——

尽数合并的声音再度传来,只见雷鸣此时上身的金色元力也逐渐凝聚出形状。

配合雷鸣那壮士的肌肉,上身的铠甲竟不像下身这般笨重,反倒是有些像是龙鳞皮铠一般,裸露出两只孔武有力的坚实臂膀,胸前更是有着一只金色的兽头,凸显而出。

雷鸣可以看得出,这般兽头并非和先前的龙一样,反倒是像一只虎豹的面容,金面,血眼,獠牙锋利,口中竟是咬碎了虚空一般,绽放出金色的碎裂光芒。

金色元力光华继续向上蔓延,至雷鸣的双拳和脖颈。

雷鸣双拳也是武装起了金色铠装,铠装包裹雷鸣的双拳,直至腕部,竟是龙头一般的凶煞铠装,更是雷鸣的双手在那龙口之中可以随意活动,并不受影响。

进而,雷鸣的头顶眉心处,金光刺眼,似乎是受到眉心处金光的带动,竟由雷鸣的眉心逐渐向全身蔓延开来金色的脉络,更是将雷鸣的全身的几处重要关节连贯起来。

左手手腕——肩颈——-中胸——眉心——-右手手腕——-腹部——右腿踝处——-左腿踝处。

雷鸣身体之上的这九处地方,竟是有着九道金色力量,冲撞开来,想要突破层层障碍一般,但是下一刻竟被一股深渊一般的黑色气息给拦截下来,那深渊气息伴随着怨鬼哀嚎一般的声音传到雷鸣而内,竟是比刮耳还要更甚百倍。

雷鸣此时周身气势再度一涨再涨,那金色元力竟逐渐攀上雷鸣的手臂,更似先前那条金龙。

金龙来到雷鸣右手手臂处,竟化作一道金色光芒直接刺入雷鸣手臂之上的脉络中,竟以电光之势向着雷鸣的右手手心冲去。

雷鸣感觉手臂之内似乎有着一只活物一般,在筋肉内不断的穿行,撞击着,碎裂声音和噼啪爆豆炸响不断传来,

啊----

雷鸣左手捂住小臂之上,竟将手臂猛然抬起,指向天空。

惊声怒喝:

“给。。。我。。。出。。。来!”

只见雷鸣手臂陡然金光绽裂,那金龙竟自雷鸣手臂猛然破出,直冲天际,竟在半空之上化作一把金光天剑。

剑身全长足有半丈,虽是寻常剑形,但是那剑身却是一只蜿蜒曲折的龙,剑锋更是那龙口一般,尖锐锋利的锋刃,此间看起来,极为不凡。

雷鸣看着那头顶的剑形已然成型,竟脚下用力,跃身飞起,一把擎住剑柄,横扫面前。

嗷---

那剑气竟似一条怒龙一般,嘶吼咆哮。

一个帅气的转身,雷鸣落下地面,上下打量着这一身华丽的装备,竟然也敢嘲笑起那神秘算命人了

“臭瞎子!来啊!小爷,我就在这儿!来啊!还有你!马不马!牛不牛的怪物!小爷的魂儿?这么好拿呢?

雷鸣转身朝着,墙角处的神秘算命人,怒放厥词,神秘算命人,此时竟没有生气,不怒狂笑道:

“哈哈!好!。。。好一个狂妄的命中之人!看来!这命!算是定了!雷鸣!听好了!三分之地!龙息万里!你!雷鸣!便是那龙的传人!龙魂之子!”

“今日!你开启这御灵龙魂之技!一切都已注定!”

“吾乃!逆天改命之人!生死笔记!命不得!”

“今日过后!他们就会有所行动!希望你能活到我们下次见面!”

“记住!这一次!不是你胜了!而是!我逆改了天命!”

神秘算命人,陡然合上手中笔记,站起身子,怒喝而出,那声音竟震慑周遭

“都滚吧!回去告诉你们主子!若想!动龙魂之子一根汗毛!先问问我“天下会!”

“同不同意!”

命不得,声如洪钟,震耳发溃,音浪扩散开来如透明色洪流席卷整个街道空间。

轰---

嗡嗡嗡-

砰--

伴随着,毁灭般的巨响,以及剧烈的震动声,雷鸣面前的黑色空间,瞬间解开。

神秘算命人那声音如巨浪狂潮一般,音波所过之处,竟是一种毁灭天地的力量。

而在黑色空间破开的瞬间,那音波卷裹着黑色墨迹一般的元力波动竟轰向了街道四周。

此时街道并非先前所看那般,竟是空无一人,几乎瞬间街道便被气浪轰的七零八落,碎片炸裂,几乎成为废墟。

这时爆炸声中,一个阴邪男子声音传来,竟感觉有些阳气不足

“命不得!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这声音来的突兀,但是命不得似乎早就预料到一般,冷笑道:

“哈哈哈!黑云压城城欲摧!难道我命不得?寻觅这么久?连黑云地煞星!魔瞳的月瞳之术?都识别不出么?”

阴邪男子淡笑

“哈哈哈哈!魔瞳?嗯!。。。也对!”

“命不得!你不是号称!生死笔记!逆改天命么?”

“那你算算?我是谁?我可以告诉你!黑云十二人已经出动!”

“而我!却不是魔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