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逆鳞决 > (十二)破境

(十二)破境


扑哧—-扑哧——-扑哧——-

剑起、剑落,龙魂咆哮,肆虐整个暮葬空间,血肉横飞,血溅四方,此时此刻,在雷鸣手中,一个炼狱一般的残肢血肉世界,出现在老者面前。

“老东西!你!。。。。”

轮回怒不可抑,咆哮着,声音冰冷无情,更是错愕惊慌。

老者立于空间之内,血肉之中,面无表情,淡然无色

“怎么样!老夫!这样安排?可还满意?”

轮回甚是不服道:

“老东西!你可真狠呐!这孩子?此刻手染鲜血?你难道不愧疚么?你真的以为?自己清高?却控制一个孩子去杀人?这就是你们所谓的善恶之道么?”

“阿哈哈哈!杀吧!杀吧!这小子,斩杀的尸身越多,身上的戾气越重!此时此刻,外界已有至少百人身染重病!这就是报应!”

老者轻蔑的看了一眼那飞溅四方的残肢断臂,冷声道:

“哦?你觉得?我会让你这么轻易如愿么?轮回眼!诸天十大瞳力之一!可控轮回之力!更可夺人生气!控人生死轮回!你真的以为我不知道,这些人早已死过一次!他们根本不是外界的生灵!而是曾经死在你的轮回暮葬之内的人!”

“我?说的不错吧!”

老者说罢,转过头去,冷视天空之上的那对特异的眼睛,淡然道:

“雷鸣!第一次杀人!感觉如何?”

原本行尸一般的雷鸣此时低下头,竟是发出一阵冷笑:

“哈——哈——-哈———哈—-”

“老头子!这就是你说的?地狱?哈——哈—-哈—--有点意思!杀了这些人!杀破这天下!唯一剑!”

“不够!”

随着雷鸣的话音落下,只见雷鸣缓慢抬起头,扑哧—-扑哧——,再度斩杀了两只活生生的尸体,一个老人,面上血肉残破,五脏肺腑裸露在外,另一个小孩,面色阴沉,眼睛歪斜,舌头打结,雷鸣擎起龙骨之剑,此时竟是另一番心境,十五岁少年,此时宛如鬼神一般,

咻—-咻—-咻—-

宛如嗜血的魔鬼一般,雷鸣面上满是血色,杂乱不堪,全身也像是浸染在血泊之中一般,黑红色的血液娟娟滴落下来,雷鸣将剑上的赤红色的鲜血,舔舐干净,吧唧了一下嘴,冷冷道:

“老头子!人我也杀了!我的手也染够了鲜血!该让他停手了吧!”

只见雷鸣先前还是一副让冰冷的让人窒息的面孔,此时却是已经泪流满面,眼神清澈下来,看到面前的一切,雷鸣无能为力,先前老者所说的话历历在目,这就是地狱,活生生的人间地狱,他雷鸣杀出来的,老者究竟意欲何为,雷鸣不知道,也不敢想,一阵阵刺鼻的血型腐肉气息,冲入鼻息之间,阵阵强烈的泛欧欲望,充斥着雷鸣的味觉神经,但是他必须强忍着,因为自己体内的那个人。

“师尊!这小子!倒是一块好料!心性坚韧!提剑手不抖,挥剑不犹豫,是时候了!”

雷鸣体内忽然一人声音传出,尽在耳畔,却如惊雷一般响彻整个空间,竟是那个年轻的卖剑男子,雷鸣苦笑,面上的泪水,还未擦干,男子所说不假,虽然那斩杀尸体的力量是男子的,但是挥剑斩杀时,雷鸣却是从未手抖过,也未曾犹豫过,这便是心性的成熟,意识之中三本书籍之一《孙子兵法》中有云

“杀人者!恒杀之!斩草必除根,若非如此!必留祸患!”

雷鸣并没有手软,若非是这般无情无义的世界,行尸走肉般的活着,这种世界,不要也罢。

“雷龙!你这个小师弟!可比你当年厉害多了!你今天下这么狠的手?你就不怕日后,他给你记上一笔?”

老者转面走向雷鸣,边走,边调侃那个男子,记在小本本儿上,那是肯定的,雷龙的名字,雷鸣也是记下了,虽然气愤,但是体内之人的力量更是身临其境般的强大,无法反抗,雷鸣脑中对修炼没什么概念,除了那个龙魂系统,的电子魔音,雷鸣觉得,这老者和这男子,根本不是卖剑的奸商,而是实打实的强买强卖的主儿。

雷鸣脸上的泪痕逐渐风干,先前的提剑,纵横劈斩,虽然有些后怕,但是却也是快意十分,那种强大的力量,此时诱惑已经在雷鸣心里扎了根,再加之这二者的声音之中蕴含着那种神奇的魔力,雷鸣已经开始向往刚刚那种斩杀的快感了。

老者横了一眼雷鸣,看着雷鸣那沾满鲜血的背影,眸光之中竟是一抹慈爱,和怜惜,拍了拍雷鸣的肩膀,语重心长道:

“臭小子!今天你手染了血!杀了已经逝去的死者!他日!你将会看到这个世界真正面目!吃人的世界!到时!提起你手中的剑!洞穿苍穹!杀破这天下!”

“恭喜你!过关了!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的师尊!记住我的名字!

“两仪归一!阴阳和合!”

“天元派!元始尊者!”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天元派!第998代传人!为师送你一个道儿号,日后你踏入江湖也好有个名号:

“血刃!”

“浴血之刃!锋芒毕露!”

老者说罢,便夺走了雷鸣手中的龙骨之剑,

唰——唰——-唰——-

老者竟是瞬间挥出三剑,三道无形的剑气,纵横劈斩,裹卷着碎裂万千之力,将那些剩余的尸体给斩了个希碎,

嗖—嗖——嗖—-

咔嚓——-咔嚓——-咔嚓——-

三道破空之音,那三道无形的剑气竟是将轮回的墓葬空间给劈斩出三道巨大的碎裂痕迹,有一道更是直接斩向了那天空之上的诡异双眼。

“啊——-老不死的!——你!——”

一道惨烈的撕心裂肺吼叫传来,伴随着不男不女的混音,显得异常的尖锐刺耳,只见那天空之上的眼睛竟被斩伤一只,同时诡异的是那空间之上的眼睛竟从那斩开的巨大伤痕内流出娟娟的血色,

“老东西!你!。。。你敢伤我!。。。啊。。。我的眼睛!”

老者这瞬间斩出的剑气竟是将轮回双眼之一重伤,雷鸣也是没想到,但是下一刻,雷鸣欲转身,却是脚下一滑,意识忽然迷离开来,脚下脱力,身型不稳,

砰!—-

一声闷响,雷鸣就这样倒在血泊之中,迷离之间,雷鸣看到老者那英武的侧脸,随之眼前一红,趴倒在地。

迷蒙之中,雷鸣感觉到一双冰冷略带温热的大手,将自己扛起,随之而来的是一种温暖的热度,腹部微痛,应该是碰触到了硬物,老者的肩膀厚实,雷鸣感觉,应该是要结束了,便闭上了眼帘沉沉的睡去了。

嗷—-

一阵龙吟传出,混倒的雷鸣,周身金光四射,胸前那痛心印之上的图文,竟是活现起来,从雷鸣身体内脱出,一条和雷鸣提醒相当的金龙盘绕而出,立于雷鸣身侧。

“师尊!该结束了!我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再陪他耗下去无意!这轮回!就我感知!和诸天那位大能!相差甚远!轮回眼之力!也并非纯正血脉!他也并非是我们要找的人!”

原来雷鸣的师叔,雷龙,正是雷鸣胸前的痛心印,那是一条金色的龙魂,老者擎剑,剑尖悬地,似乎也是考量了一会儿,微微点头,再撇了一眼肩上扛着的雷鸣,一眼安心,淡然道

“那就结束吧!也好!尽快前往阴阳生死境!开始这小子的下一个课程吧!经历了生死!下一课!就该学点儿道了!”

老者边说,便转身,向着和那双眼睛方向相反的方向走去,完全不顾身后那继续汹涌而来的行尸,老者脚步轻盈,但却是步步如山,走路之间竟卷裹风声,那昏暗颜色的暮葬空间竟是被一步一步踩碎开来,老者脚下每一步,空间便是一震,随之而来的是一个小型的太极,出现在老者脚下,

轰—-

啪唧——啪唧——扑哧——

老者脚步扩散而出的元力波动,将身后追赶着的那些行尸尽数震飞,撞击到暮葬空间的四壁之上,瞬间变成了肉泥,发出侧耳的恶心声音,只听轮回在身后咆哮道:

“黑白太极!元始之力!老东西!你竟然是那!。。。。荒古!。。。王者!。。。天元!。。。”我要回去告诉!。。。”

轮回还未说完,老者头也不回,挥手向后轻斩而下,只见一道黑白混色的剑气,直接斩向了半空之上,剑气黑白双色,竟化作黑白怒龙,缠绕翻卷,咆哮而出,龙行天下一般,横扫正片空间之内,

咔嚓—-咔嚓——

极致的碎裂声音频频响起,老者继续走着,冷冷道:

“你!没有这个机会了!”

轰——

暮色空间轰然碎裂开来,轮回的声音宛如坠入深渊一般传来,幽怨,低沉

“哈哈哈哈哈!元始老贼!已经晚了!即使你杀了我!也无法阻止世界的浩劫!黑云已经笼罩九域!九域之内!罗网密布!一切尽在我们的掌握之中!”

轰——轰——轰——

“啊!。。。。。”

随着极致的爆炸声,伴随着轮回的一声惨叫,空间内再度恢复了光明,老者面前的空间再度明朗起来,黑城镇街道尽在面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