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逆鳞决 > (十九)授课

(十九)授课


老者也是看着雷鸣这一路走来的艰辛,在四下无人的时候,雷鸣除了弄晕自己,想要找到那所谓的回家之路外,还不忘刻苦训练修行,修行的正是自己的土属性元素之力。

老者目光和蔼,看着面前的雷鸣,继续道:

“刚才说了元素之地的九域,现在来说说这“阴阳生死境!””

“阴阳生死境!不在元素九域的范围内!”

“也可以称之为,境外空间,或者元界!”

也许因为老者此刻所说的渐渐的变得生涩起来,雷鸣开始有些眼神疑惑起来,老者继续解惑:

“所谓境外空间,是存在于这片元素之地外的独立空间!这些空大多间经历了上千年,甚至上万年的形成,同时,也有些空间是人为的!就像这阴阳生死境一般,就是我天元派的天境之地!”

“嗯?”

对于老者的话语,雷鸣呆滞了,对于老者的提醒,根本没有听到,老者似乎也知道雷鸣对于这些生涩的东西一时半会难以理解,便也不准备再继续说下去了。

老者昂头看了看天上那虚无的空荡幻雾,嘴里喃喃:

“嗯!时间也差不多了。。。。”

雷鸣还在绞脑汁,那所谓的境外空间,虽然字面上能够理解,但是始终还是难以相信,会有这么样的空间存在,但是雷鸣想到自己现在身处这般空间之中,也不得不相信了。

“雷鸣。。。雷鸣。。。。”

老者声音传来,轻柔,略带磁性,传入雷鸣耳内,雷鸣瞬间清醒了,摇了摇头,再度看了看面前的老者,只见老者面上的笑意虽然还挂着,但是有着一些意犹未尽,果然:

“雷鸣啊!时间也不早了!你该回去了,之前讲的你也要好好消化一下!,还有啊,修炼不许拉下!相信自己!”

老者忽然身处出显褶皱的手臂轻拍了雷鸣的头

“我.......我.......”

雷鸣,我会的还没说出口,就感觉头沉重起来,眼帘失去了力气一般,不断下垂下来,强烈的昏睡欲望充斥着脑袋内,继而就这样坐在白玉石台前,沉沉的睡去了。

雷鸣睡去后,老者对着天空,长叹一声:

“哎!雷龙啊!为师一生无愧于天地!,但是为什么我的徒弟都要经历这么多残酷的现实?”

老者叹息半响,雷龙声音传来,似乎是从那平静的水下:

“老师?您的担忧?莫非是?当年?”

老者再次端起了酒樽,轻酌一口,怅然道:

“是啊!当年!你天劫失败,被迫转生!神魂转移到了雷芒族的族魂身上!你应该还记得吧!如果我猜的不错,这孩子的父亲应该就是雷芒族前代族长!”

雷龙迟疑,似乎也在回忆,半响水下传来一阵震动,伴随着龙的低沉吼叫:

“我记得!我怎能不记得!当年正是雷芒族族长雷震!才有了今天的我!龙魂转生!哈哈哈哈哈!什么狗屁龙魂转生!这种耻辱,我这辈子都记得,不到万不得已也不会用他们的邪恶术法!生死转生!”

老者听后再次饮下一半酒水,语气也是略微激动起来:

“生死印!这孩子体内除了那人的九阴封魂阵!还有那真正能要了他性命的“生死印记”!

“有朝一日!这印记一定会爆发!“

”生死印记,亦正亦邪!你千万谨记,万不可让此子为恶!或许这生死印记之劫,还有挽回的可能!”

雷龙听后,沉声道:

“好的师尊!我一定看好他!”

听到雷龙肯定的回答,老者摆了摆手道:

“行了!去吧,带他走吧!”

说罢,雷鸣所座的水域,陡然震颤起来,一束金光陡然冲射而出,包裹起昏昏沉睡的雷鸣,只见金光之中,金色盘龙环绕雷鸣周身,渐渐的雷鸣的身形消失在了那金光之中。。。

雷鸣消失之后,老者站起身子,眼光竟望向了远方,陡然间眼神犀利起来,喃喃道:

“毁灭啊!毁灭!这么多年了!我们之间的恩怨也该清算了”

。。。。。。。。

黑城镇-黑死山脚下小木屋

木屋内空间昏暗,此时已经是夜晚了,一道金光由雷鸣体内冲出,化作金色细小龙形,正是龙魂化的雷龙,雷龙张口从口内吐出一颗白色的珠丸,珠丸内可以看见一个细小的人影,正是躺在珠丸内睡的香甜的雷鸣的神魂,珠丸吐出之后,浮空飘动,向着雷鸣的本体飘去,进而在靠近雷鸣身侧之时,陡然加速冲入了雷鸣的眉心,一阵金光包裹雷鸣全身之后,屋内再度回复了昏暗。

此时正是炎热的夏季,黑城镇的夏季和其他地域夏季有些不同,白天炎热难耐,但夜晚却是冰寒刺骨,雷鸣的神魂在回到身体之上后,便有了一些意识,屋内的温度不算太高,更有些寒冷,雷鸣下意识的缩了缩身躯,此时躺在那破旧的木板床之上,身上仅仅搭着一层薄薄的凉被,完全抵御不了这空气的寒冷。

雷鸣缩成了一团,就在这时,雷鸣胸前的金色龙纹发出了灿烂的金色光芒,进而先前消失的金龙魂雷龙,再度显现出来,看着雷鸣由于寒冷缩成了团,雷龙便化身了细小的龙魂在雷鸣边环绕起来。

雷龙环绕所形成轨迹,似乎更像是形成了一圈能量光环,将雷鸣包裹在内,雷鸣渐渐感觉到了温暖,舒展了身子,就这样,再度沉沉的睡去。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