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逆鳞决 > (二十六)您不是在开玩笑?

(二十六)您不是在开玩笑?


“啥?”

雷鸣一脸惊诧,这老头子,自信满满,面色红润,眼中有水,灵光的很,怎么看都不像是在开玩笑。

这话,雷鸣不知道如何接,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但是既然是拿人手短,当然也没话说,点头呗!,还能怎么滴!

雷鸣点了点头,心里其实早就打起算盘,朗声道:

“老头子!想让小爷帮忙?哼哼!那你可得准备好了!我要你铸剑山庄最名贵的剑!”

“最重!对!最重的剑!”

这话不算假,按照金子的价格,金元素虽然雷鸣不甚了解,但是金元素无异是元素之道比较昂贵的元素了,很多家族和地方势力都是以金元素铸造货币,统称为元素金币,但是各地的风俗和习性不同,所以钱币的样式也有不同,但是用途都是一样的。

元始尊者脸上挂起浅浅的笑意道:

“好!成交!”

这雷鸣看来,老头子不亏是铸剑山庄庄主,又做成了一笔亏心买卖,雷米也算是见怪不怪了,懒得计较。

反正来日方长,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一通嘴皮子上的博弈过后,雷鸣显然败下阵来,无奈老头子是个老江湖,话说,先前雷鸣入了江湖,这一次又入了道儿,也算是万事开头难,终于起了个头儿。

原始尊者虽然看着雷鸣脸上并不是很开心,显然是被坑了,很不爽,老人家毕竟也不是小气的人,姑且,给雷鸣讲点,他爱听得

“来!我们开始上课!”

还是那张白玉石台子,还是上一次没有用到的笔墨纸砚,随着老者手一挥,再次出现在雷鸣面前,每当这时,雷鸣只能乖乖的坐下,准备听课。

“雷鸣啊!今天我们来讲一些!你喜欢的东西!比如。。。。。”

“开元!。。。。”

雷鸣一听,这老头子,果然会投其所好,开元正是雷鸣想要知道的。

一板一眼,端正的坐着,先前的郁闷也是一扫而光,面前开元课程的诱惑,之前都烟消云散了

老者继续讲到:

“你不是一直都处在修炼的最低级阶段么?今天我就给你讲讲!修炼!”

雷鸣眼睛瞪得老大,只见老者继续道:

“元素之地!也就是元素大陆的修炼分为很多阶段,!像你所知道的,觉醒元素之力,然后就是初识境界,再接着就是开元,这三个统称为,元始阶段!”

雷鸣怪异的看了看面前的老者,老者自称为元始尊者,或许和这修炼的元始阶段有一些关系,雷鸣继续听着

“然而!元始阶段过后,便是进阶修炼阶段了,这个阶段大致可分为以下几个境界,首先!元素师境界!聚体、聚神、聚魂、破荒!、天尊!总共是六个境界,”

“这里我分别一一细说,首先是元素师境界,开元境界共有九个阶层,每个阶层代表着,元修修炼累计的元素之力的储存量,等阶越高,那么元修在这个阶层的实力越强!”

“再之后,到达开元境界九层之后,有一个特殊的过程,这个过程叫做,凝丹!简单来说,就是在元修体内凝聚出初始元丹,元丹乃是元素之力的凝聚产物,是高浓度的元素之力,理论上来说,只有凝聚出元丹的元修才配称为真正的元修。”

老者拿起白玉石台子上的笔和纸张,在纸上画了一个圆,并在圆的正中心点了一个点。继续讲道:

“”雷鸣啊!你来看,这个圆就好比你的身体,如果把整个圆形看做元素之力的话,那么元素之力太过分散,不能凝聚成你想要的强度,所以凝聚出的元丹就相当于在这个圆中心点了一个点,那么所有的元素之力都会围绕着这个点进行运动,从而更容易调控。这你懂了吗?”

老者看了一眼雷鸣,指了指那圆心的正中位置,雷鸣虽然听的有些糊涂,但是也懂了一些,点了点头,老者继续道:

“好!懂了就好!下面我们来看看元素师!元素师境界,这个境界可谓是元修的一个人生转折点,在元素师境界的元修,可以完成一种特殊的元素制作工艺!简单来说,就是可以将元素之力用于日常的生活,”

“现阶段,比较常见的元素师种类,有这么几种,锻造师、炼药师、结晶师、符文师、通灵师、占星师、等等是比较常见的,其中这些元素师的种类中,符文师、通灵师、占星师、并不常见,在江湖 之中,这些元素师,都被各个大帮派,大家族,秘密供养,一般很难见到。也有垄断相关经济的,这些你现在只需要了解一下。”

“至于锻造师、和炼药师、这两种,比较常见,但是要区分的是炼药师和医师的不同,炼药师是炼制丹药的,这些丹药不仅能治病救人,同时对于元修世界来说,也有一些特殊的功能型的丹药只有炼药师才能炼制,而医师只能治疗一些伤寒杂症,其他的便素手无策了。”

讲到这儿,老者停顿了片刻,在纸上写出三个名字,

“金元散、破元丹、血盾丹!”

看着这三个名字,雷鸣觉得这些看起来像是一种药方的名字,只听老者继续道:

“雷鸣!你的身体情况你也知道,要想开元并不容易!但是我们如果有了这三种丹药!成功率将会上升五成左右!”

老者陡然语气加重

“所以!在未来,我需要你集齐我需要的材料,为你炼制这些丹药!你要做好心里准备!这些丹药都是接近地品的丹药,所需要的材料不是市面上有钱就能买到的,有些甚至要拿命去换!你!。。。。愿意吗?”

老者语气逐渐平和下来,选择权交给雷鸣,雷鸣知道老者不像是再说笑,能够帮助自己突破开元境界,这些丹药就按老者所说的品级,一定也是不低的,这一点雷鸣有着心里准备。

“老头子!我是这么容易死的么?那个黑脸恶汗,说我迟早死在我自己手里,可是呢?我不是活的好好的么?不就是几枚丹药么?小爷我就接了!”

说出的话,吐出的吐沫,雷鸣也有后悔,自己口无遮拦,这毛病也算是扎了根。

老者欣慰的看着雷鸣,忽然伸出了苍老的手,抚摸了一下雷鸣的头,更是轻轻拍了两下,

“臭小子!有骨气!你啊!有你师叔当年的样子!”

雷鸣不服气的昂起了头,老者也看着雷鸣这般倔强,无可奈何,谁让雷龙所做的事儿,在雷鸣那何止一摞小本本儿?

不服气也是情理之中。

老者也不管雷鸣,继续讲课:

“好了元素师阶段,最后,你也要选择一门手艺,最起码日后。。。。。遇到个小姑娘什么的,也是手到擒来?”

雷鸣斜眼看了一眼老头子,这什么跟什么?怎么扯到小姑娘身上了?雷鸣没见过小姑娘?应该没见过吧,雷鸣总感觉,这小姑娘三个字从这老头子嘴里说出来,不是这么简单,甚至想到了什么?上梁不正下梁啊 !他就歪了!

雷鸣倒是挺在意那能把小姑娘受到擒来的手艺,毕竟雷鸣也是个有理想的人,不能平日了总是被黑脸恶汗说的一无是处,自己总有一天要骑在他头上撒尿,小子报复心理可是很强的。

“炼药吧!嘻嘻 炼个能把小姑娘手到擒来的药!”

雷鸣心里这么盘算着,雷鸣这小心思,他是不知道江湖上有一门子药,叫做相思断肠散,说白了,就是他想的药,江湖上常用的一种,春药,别说小姑娘,就是石头也能开出了花!

老头子看着雷鸣那眼中的水,怎能不知这小子在想什么,一天天的 尽想些歪点子,飞起手臂就是一个栗子,这个栗子还好,不算太疼,倒是雷鸣被打醒了。

“嗯哼!”

雷鸣这才醒悟,刚才自己的想法,早就被面前的老者看穿,脸一红,嘴一咧,的吧的吧的就是惯用招数,转移话题,这还用说么?

“老师!您继续,继续!”

元始尊者本来准备讲到这就收了的,没怎想雷鸣反应机敏,竟然逼得他不得不讲下去,但是这讲下去,可就不得了了,关于元素师之后的境界,元始尊者自认为,一句两句根本讲不清楚,何况雷鸣现在知道还太早,对他也没什么好处。

“臭小子!多看书吧!看来得找个时间把那本书传给他,堵住他的嘴,省的又给我惹出什么是非来!”

元始尊者无奈之下,只能挥手,收了白玉石台子,站起身子,道:

“臭小子!这一次学的够多了!你休息一下,就回去吧!”

“为师,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元始尊者转身便欲走,临走的时候还不忘回头奸诈的看了一眼雷鸣道:

“哦!对了!没准小姑娘?就找上门儿了呢?”

第二十八章 不是那回事儿呢?

老头子火急火燎的,转身就走,那气势,脚下刚一踏水面,下一秒那身影便已然出现在了雷鸣十里开外了,雷鸣还没来的及问出那句话

“哪个姑娘?。。。。。”

雷鸣看着老者远去的背影,此时此刻并不单单是那姑娘了,倒是怎么回去呢?这可难到雷鸣了。

“闭上眼。。。。”

“闭上眼。。。。。。”

忽然之间一个空旷的陌生声音传来,这声音雷鸣听着很像一个和自己年纪相当的少年声音,但是却也没有见着人影,倒是这声音传来之时,雷鸣心头一阵,竟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嘻嘻!----”

更是这最后一声调皮的笑,让雷鸣有种错觉,

“这货?莫非和我是一路人?”

也难怪 ,笑中有着尖锐的声响,恐怕不比雷鸣鬼精多少。

雷鸣站在原地,缓慢的闭上了眼睛,阴阳生死境内一天,外界也就半天时间,此时的雷鸣不知道,麻烦很快就要找上门了,确如老者所说,但是不止一个姑娘!

.........

再度睁开眼,雷鸣身处的环境,并不陌生,幻梦之路,这是雷鸣之前走过额细长梦幻通道,雷鸣再次来到幻梦之路,这一次,却是清醒着的,雷鸣这才看清了幻梦之路的样貌,原来上一次自己不经意间误入了其他的梦境通道,这细长的幻梦之路,竟然有着大大小小的其他岔路口,若是笔直向前,雷鸣知道一定是回去的路,这一次雷鸣可不想再去到任何一个诡异的地方,哪怕是梦!

雷鸣沿着幻梦之路笔直的走着,还是之前那些声音,雷鸣早已见怪不怪了,自己从出生到现在,没怎么风光过,所以那些漂浮在幻梦空间内的残破画面,宛如碎裂的镜子一般,从雷鸣面前划过,任画面再过悲惨,雷鸣也没有皱一皱眉头,更没有回过头。

终于走了没多久,雷鸣再次来到了之前出现的光亮处,踏出去便能回到元素之地,他的小木屋,这一点他十分坚信。

雷鸣毫不犹豫,迈了进去。

。。。。。。。。

黑城哪里都好,但是就唯独黑死山不是什么活人能呆的地方,大多数时间,黑死山有什么风吹草动,城镇的人们,不但不惊奇,反而会驻足观望一刻,然后神神秘秘的来一句

“这莫非又是哪只元兽在进阶了?”

话说回来,元兽是个什么东西?大家有的人见过,有的人不屑一顾,但是黑城镇内有着这么一句话,信不信由你,

“黑死山内有上古,找死趁早不用土。”

这话谁说的?不太清楚,但是城镇的人根本没拿黑死山内的天地异像当回事儿,这点不假。

这黑死山,雷鸣居住了近十年,说是黑死山一霸,倒也不虚,要说黑城镇内,是个山头儿,都有个霸主之类的,这也不算假,江湖之大,哪家的娘们被抢了去,做了压寨夫人,哪个山头打了起名炮,都是人们说道说道的绝好话题。

反正最近江湖之上一直传言着的,就是黑城最最神秘的家族,隐隐有着一些重出江湖的兆头,这家族究竟叫什么?你敢问?却是没人敢回答,有人来句,黑齿族?姑且就信了吧,对你没坏处。

一阵刺眼的强光过后,雷鸣再度回过神来,睁开眼,看着湛蓝的天空,仿佛又活过来了,回过神的雷鸣躺在自家的一亩三分地上,果然,太阳高照,早上了,算了算时间,雷力叔叔已经出去两天了,这一次还真的是,不管了。

最近来去阴阳生死境,十分频繁,但是雷鸣算了算,来去的路程,也就妥妥的半天时间,这半天便是指外界的半天。

看着大好的阳光,雷鸣一骨碌爬起身子,再四下看看,没什么人,今天修炼点什么呢?想了一会儿

“就这个吧!”

“老头子说这叫御灵,我怎么觉得我起的名字来的要好听的多!

雷鸣嘀咕着,今天就是要修炼不动如山的御灵,这也算是雷鸣的必修课之一,毕竟杀手锏,必须熟练掌握。

相对于开元来说,不动如山的御灵用法雷鸣觉得更加简单,简单粗暴,却是符合泥丸子的性格,一言不合,便是战。

但是话说,雷鸣每每使出御灵,也就是狼枪,和战斧,动静便会非常大,若说这树林子里,震飞个鸟兽什么的,不在话下,也怕引来其他人的注意,所以一般雷鸣不轻易施展的。

雷鸣抚摸了一下自己胸前的金龙纹印,此时的金龙纹印,竟然消退了下去,原本扎手的真实感,也消失,仅仅是纹在雷鸣胸口的图案一般。

“最近怎么没见着雷龙?”

对于自己的师叔,雷鸣竟然萌生了一种思念,这不应该啊,但是确实想了。

雷鸣站起身子,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尘土,若非之前痛心印发作,自己又怎么会狼狈如此,不用说,躺在这青草地上,晒了星星,晒月亮,若是真有哪个姑娘路过,馋上自己的八块腹肌,那雷鸣也只能自认倒霉。

“姑娘?”

雷鸣闹中挥之不去的,竟是老者说的姑娘,十五六岁,男女之事,本就不懂,但是老者这么一说,雷鸣倒是有些害怕了,

“那老头子!说的奇准无比,我得小心着点儿!”

算是长了个心眼儿,雷鸣再度四下仔细的张望一番,并没发现什么可疑,便算松了一口气。

两脚站稳,便准备开始今天的修炼。

雷鸣缓慢的闭上眼睛,进入冥想状态,忽然

“咔嚓----咔嚓----”

竟有意想不到的声音传入耳朵,当雷鸣反应过来,此时已经来不及了。

“别动!-再动我就杀了你!”

雷鸣只感觉一只冰冷的手,扼住了自己喉咙,力道之大,正如这只冷手的主人所说,雷鸣不敢动,身后确实出现一人。

“这也来的太快了吧!”

麻烦找上门儿了,如老者所说,但是却有一点不同,这一次来的并不是个姑娘,而是一个男子。

从斜后方的余光雷鸣看到,这个男子一身奇怪装扮,这面相,竟然在哪见到过一般,

“店小二!”

雷鸣这才反应过来,这男子一身装扮虽然改变,面部也做了修饰,但是那尖酸刻薄的脸面雷鸣映像深刻,此时再看男子气质全变,竟呼另外一个人一般,而且说话的语气也是冰冷刺骨。

男子此时一头银色长发,遮盖着半边脸面,另外半边脸面此时竟然宛如无血色的尸体一般,唇白色有着一些博薄的霜华。

雷鸣看着前方,之前发出的极冰碎裂的声音,此时小木屋周围的环境,竟诡异的被冰封了,而且蓝色的极冰还在不断蔓延着,缓慢的,白色的雾气不断升腾而起。

“你。。。。。”

“额啊----”

雷鸣还没说出一个字,便觉得自己脖颈,遭受了一记重击,宛如刀锋一般的力道,疼痛从脖颈,瞬间爆炸开来,向着全身蔓延开来,其中带着凝冰一般的力量,雷鸣周身完全无法动弹,更是失去了力气,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男子看着倒地的雷鸣,再警惕的看了一下四周,背起已经昏倒的雷鸣,瞬间消失在了原地,原地仅仅留下了一双深深的脚印。

。。。。。。。。

雷鸣的麻烦就这样找上门儿了,说到这儿,老头子没有骗雷鸣,确实是一个姑娘,她的名字叫做赤莲,一切都是因这个姑娘而起,而未来,雷鸣也跑不掉。

至于雷鸣的身体被带到哪去了,这未可知,但是晕倒了的雷鸣并不准备就这算了 ,这件事儿只有一个人知道,那就是老头子,此时 雷鸣的神魂已经赶往阴阳生死境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