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逆鳞决 > (三十)出拳

(三十)出拳


这二人心思狠辣,也算是一号儿人物,虽说是糊不上墙的角色,但是却也身在江湖,江湖之中,身不由己。

二人也不想摊上这么个事儿,心里窝火正常 ,但是他们是不知道,雷鸣的底细,若是知道雷鸣是那种惹不得,碰不起的人,这二人这辈子估计,都不会和这位土生土长的爷叫板。

不过现在开来,想要说清道明也是不行了,雷鸣心道,既然你们想要先下手为强,那我雷鸣也不是吃素的,见着拆招这事儿,雷鸣最在行儿!

“这二人?一定和这次绑架事件有关,最起码知道一些情况,哼哼!还真的好久没有活动活动胫骨了,正好试试那个!。。。。”

有人却是要倒了霉,

雷鸣闭目养神,躺在冰凉的石板上,有着散乱的茅草也算舒服一些,而且雷鸣此时身后便是一张茅草作成的囚犯床,高低正好能塞进去一个人,雷鸣思绪清晰,早已想好了,如何收拾这二人。

“今天便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土生土长的爷!”

。。。。。

过了没多久,便听到一个尖锐的声音传来,

“吱呀-----”

牢房的门被打开了,一个人手中拿着刑具走了进来,这人不是别人正是瘦子傲浪,傲浪此人是个练家子,那刑具怎么看都是铁制的,其上有着锋利的尖刺,上面的血迹虽然已经干涸,但是那黑暗之下泛出的殷红,看起来着实有些可怕。

“这家伙,没少干坏事儿!”

雷鸣对这种人也是深恶痛绝,和金豆子相比,此人无非就是道貌岸然一些,反倒是金豆子此时更加仁慈,杀了就杀了,一刀的事儿。

傲浪看着,地上躺着的雷鸣,手上的刑具碰的一声,放在了光滑的石板上,不屑道:

“臭小子!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来做客,今天你犯到我兄弟手中,也算是你点儿被!,”

“放心!我们不会弄死你!但是这血刺刑具可说不了!掉几层皮那也怪不得我们!”

“谁让你是雷芒族的灾星!活该!杀千刀的!”

一通乱骂之后,雷鸣听的一清二楚,傲浪也算是解了气,雷鸣屏气凝神,等待着最佳的时机,雷鸣听此人说话,虽不算好人,但是气息稳定,言语铿锵有力,更是吐字之间有着一种特殊的气息存在,这种气息和老者的有所不同,但是雷鸣知道,这人一定也很能打。

虽然此人底细,雷鸣不甚清楚,但是在黑死山内磨炼出的打斗能力,雷鸣自认是没话说,现在只需要,一个字,

“快!”

雷鸣身形短小精悍,若是论爆发力,雷鸣肌肉的爆发力,就算黑城一般成年人也比不上,毕竟在黑死山内,雷鸣也多半是逃生才能活到现在,这些年都是谁在追杀他,他也不知道,但是总之就是逃就好了。

总有一天真相会浮出水面。

雷鸣感觉自己距离那个真相又近了一步,眼下,这个人正要对子下狠手,雷鸣本能的危机感油然而生。

只见,傲浪将雷鸣的身子扶起,放在了靠着墙边的位置,雷鸣半倚在墙壁上,此时雷鸣心里已经有了一计,

哐当---

雷鸣知道那个所谓的血刺刑具已经再次被面前这人搬动起来,下一刻,一定会对自己用刑,自己不能再坐以待毙了

果然,傲浪搬动着血刺刑具来到了雷鸣的面前,将血刺刑具放下,正准备给雷鸣上刑的时候,就在这时,雷鸣半倚着墙壁,双臂猛然撑在了背后的墙壁上,而与此同时,双眼猛然睁开,只见雷鸣双臂之上土黄色光芒陡然炸裂开来,正是不动如山,狼枪!

“狼枪!---”

雷鸣压低声音,轻喝一声,双臂猛然撑起身体,借助狼枪砸向后背石壁的反弹力道,瞬间坐起了身子,而傲浪虽然也是练过的,但是雷鸣此时不动如山,土元素之力猛然间爆发,傲浪哪里看过这般速度,仅仅在惊诧的一瞬间,雷鸣的下一次攻击便已经来到眼前。

“狼枪--破!”

雷鸣起身的瞬间,收回双臂,猛然出拳,拳锋向着傲浪的面门,直接轰去,

砰----

一声闷响,带着一些骨骼碎裂的声音,傲浪就这样被雷鸣,卷裹着可怕元素之力的金色铁拳给轰飞了出去,完成这些,雷鸣仅仅用了数悉时间,少年这些天的成长堪称可怕。

傲浪连人,带着飞出去的牙齿,直接重重轰向身后的墙壁之上,雷鸣这一拳之力,大到惊人,傲浪直接撞在了石壁之上,瞬间昏了过去,雷鸣一拳轰出,便瞬间收拾了这二人之中的一个,相较于傲浪来说,另外一个或许更难收拾,毕竟傲贾的体型和雷鸣不成正比。

雷鸣收拾二人之前便已经计划好,如何善后,雷鸣来到已经昏倒口吐白沫的傲浪面前,低下身,检查了一下傲浪的情况,雷鸣十分满意,这一拳之力,竟超乎了雷鸣的预想,雷鸣不知道的是,雷鸣的身体内,早已有了阴阳鱼,阴阳鱼在雷鸣每每发力的期间,都会使得雷鸣的身体发生奇特的变化,这看似凶猛的一拳,实际上,已经抵得上雷鸣打出很多拳了。

检查完毕后,雷鸣看了一眼四周,最后目光定格在了那个草床上,雷鸣走了过去,将草床上的茅草掀开,其下正好可藏一人,雷鸣也不迟疑,立刻将已经晕倒的傲浪给抬进了床内,将那床铺上的茅草再次盖好,而自己诡异一笑,再次坐倒在了墙边,继续闭上眼睛,昏睡了过去。

。。。。

砰砰砰----

一阵阵沉重的脚步声传来,傲贾此时摇晃着巨大的身子,手中提着一个小桶,缓慢的上了楼,雷鸣闭目养神,当然也听到了这般大的动静。

“来了!”

雷鸣正等着呢,此时来的人,按照雷鸣推测一定身材异常高大,但是从远处传来粗重的喘息声来看,此人一定不是个练家子,这一点却是让雷鸣猜中了,只见傲浪一手提着一个水桶,但是由于自身体重过重的原因,走起路都颇为费劲。

不停的喘着粗气,好不容易,来到了楼上,傲贾提着水桶来到了雷鸣所在的牢房门口,看见门开着,竟没有发现傲浪的人影,傲贾忍不住骂了一句:

“狗,娘养的,什么好兄弟!又特么跑去偷懒了!”

“哼!不过也好,这功劳是我的了!”

傲贾一边走,一边恶狠狠的道:

“臭小子!不要怪我!谁让你倒霉,被关进了这青龙要塞,这里啊!我告诉你,只能进,不能出!”

“你也就和死人无异了!”

“哦!对了!如果等下你能老实招供,我没准可以放你出去,但是啊!去往死亡森林,你啊!还是个死!”

“啊哈哈哈哈哈!”

雷鸣继续闭目装睡,先前困惑着雷鸣的问题,现在由于傲贾的一句话,迎刃而解,雷鸣似乎已经找到了唯一的活路,

逃往死亡之森!

“或许老头子留下的那句话是有目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