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逆鳞决 > (七十三)天尊血脉

(七十三)天尊血脉


雷鸣眸光暗淡下来,看着自己的手掌,再次感到力不从心,和之前冲击开元一样,元旋一旦形成,便会诡异消散,老者看着雷鸣一脸失望的样子,当然十分痛心,但是老者也是知道,雷鸣体内有着九阴封印大阵,这才使得九脉未现,元力不稳,这个九阴封魂阵的问题不解决,雷鸣是无法正常开元的

“好了!休息一下吧!理论上讲解完了,刚刚你也凝聚出元旋了,等下再练习几次吧,现在你的元力等级仅仅是相当于元素师一阶,要想完全用好控元之法,确实有些勉强。”

老者安慰着雷鸣,心里却不忍告诉雷鸣实情,怕雷鸣知道以后,会丧失继续修炼的勇气。

雷鸣早已习惯这样的事情了,毕竟开元都尝试过上千次,这小小的控元之法,当然也是不在话下,但是雷鸣这一次却不想再妥协下去了,

“该死!”

雷鸣分期全身的力气,猛力向着坐下巨大的骸骨砸出一拳,这一拳之力竟然夹杂着御灵的麒麟铠装的力量,直接将坐下的骸骨轰出一个裂缝,拳头深陷其中

嗤啦--

雷鸣奋力拔出拳头,那碎裂的骸骨竟然刺破了麒麟铠装,扎入雷鸣的手背之上

轰---

骸骨轰然碎裂,远处被捆在石碑上的雷震子瞪大了眼睛,看着刚刚发生的一幕,瞬间震惊了,那御灵之力,先前他就觉得十分诡异,这一次爆发出来,雷震子也是对雷鸣刮目相看。

雷鸣看着手背之上插入的尖刺骸骨碎片,冷笑不语,黄色的麒麟铠装渐渐淡化消失,雷鸣满是献血的手臂显露了出来

“雷鸣!没事吧!”

老者看着雷鸣,关切的问道,雷鸣还是不回答,转身离开了。

边走,手臂上的血液顺着流了下来

嘀嗒---

嘀嗒----

一滴一滴,滴落在暗紫色的土地上,老者离开骸骨,跟在雷鸣身后,生怕雷鸣做出什么傻事来。

此时距离夜幕降临还有近两个时辰,这两个时辰,雷鸣十分难熬,老者几乎能够遇见,当雷鸣带着血流不止的手臂离开的时候,那会是多么的心灰意冷,老者明白。

呼呼---

忽然之间,惊雷墓地之中竟然刮起了寒冷刺骨的阴风,雷鸣走在最前面,老者却瞳孔猛然放大,

“这是!。。。。”

只见雷鸣的血液滴入暗紫色的土地之后,起先是土地的颜色渐渐的恢复了往常,紧接着,血液扩散开来,竟然在地面上形成一个别样的花纹团

“云中之剑!天尊血脉!”

老者看着地面上的云中剑花纹,竟然惊呼而出,山海经之中记载,荒古时期,有五魔三帝,十二仙,以及四天尊,及神秘斩龙者,等等,这些强者所具有的血脉之力被称之为元神之力,而其中灵云天尊的血脉之力便是以强大的云霄剑和玉皇铠甲著称,这两种都是御灵,灵云天尊平生赤手空拳便已站在的荒古强者的巅峰席列。

每一个荒古强者的血脉都会有着对应的血元纹印,雷鸣的血液之中竟有祛除雷毒的作用,而且血元纹印更是云中之剑,云霄,老者才敢肯定自己的判断。

此时雷鸣已经走远了,当老者回过神,地面上的血液似乎消失了一般,而那暗紫色的雷毒则再次吞噬了血元纹印之前存在的区域。

“看来,刚刚只是偶然,灵云天尊的血脉之力也只能暂时压制雷毒,毕竟霸天雷龙也是荒古时期的兽神!”

现在看来,关于雷鸣的身世也是扑朔迷离起来,如果说雷鸣是灵云天尊的血脉继承者,那么这一身的御灵铠甲便解释的通了

“难道,当年灵云天尊,有一子?就是雷鸣?”

“那怎么会?”

“ 这些山海经之中根本没有记载!”

老者一时之间乱了思绪,诸天时代之前,有荒古时代,上古时代,诸天时代在上古时代之中几乎贯穿全过程,在元素九域时代也有着近千年的历史,老者是知道在荒古时代是有着灵云天尊这一强者存在的,因为四大天尊就有他一个,另外一个就是毁灭天尊,但是荒古时代由于山海经之中记载的兽神暴乱和斩龙之战等等,还有人类强者和元兽以及各界元灵之间的相互的斗争不断,导致这些强者相继陨落,这之后便再也无人问及了。

当年这些事件之中,十分蹊跷,究竟兽神暴乱和元灵大战还有斩龙之战等等这些事件因何而起,至今都是个未知的谜团,至少在诸天时代之前,天元派和灭天宗,并没有真正的对立,而老者知道的,毁灭和自己反目也是在那些大战过去之后不久。

整个元素之地从荒古至上古再到元素九域时代,未知的谜团太多太多,历史更替,教派的兴起,这也算是顺应了天命,无人去追究,也无人有能力去找出真相。

但是老者始终觉得,龙族的消失,兽神的陨落,还有强者的销声匿迹,甚至包括他和毁灭的兄弟反目,这是种都有着一种莫名的蹊跷,老者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些事情一定存在着某些关联。

“或许,找到记载太古时期的元素志才能有所收获!天剑阁,凌天书库之中,记载,元素志是有着两卷的,但是自从天剑阁凌天书库被盗,就只剩下一卷山海经了!那第一卷却是不知去向,幸亏当年,玄机道人将此书送于我天元保管!不然。。。。”

雷鸣停下了脚步,猛力从手臂之上拔出骨刺,丢在地上,雷鸣用带有鲜血的手臂再次凝聚元力,形成元旋,这一次,雷鸣竟然能将掌心的黄色光旋稳定下来,只见,雷鸣手臂之上的红色血液,被光旋逐渐吸入,手背之上的伤口竟然开始缓慢愈合起来,雷鸣这一次被扎的是左手,只见元旋飞速旋转,产生一股强大的吸引力,雷鸣将手掌对着远处的骸骨,猛然抓取,只见那一大块儿碎裂的骸骨,竟然从地面上极速向着雷鸣飞来

啪!

雷鸣手掌合拢,看着自己手中的骸骨,雷鸣惊呆了,自己竟然办到了,雷鸣此时想的第一件事,就是将这个好消息告诉老者

“老师!快看!快看!我成功了!我学会控元之法了!”

雷鸣转身向着身后的老者跑去,老者怎能不知雷鸣此时的喜悦,老者看的全过程也是清清楚楚

“原来是这样!灵云天尊的血脉之力将雷鸣的元旋稳定下来,同时由于血脉之中血液外放,力量释放,使得雷鸣的掌心凝聚出了聚体级别的元力,这样就可以轻松驾驭控元之法了!”

雷鸣来到老者身侧,老者看着雷鸣也是一脸欣慰,但是陡然间,老者看到雷鸣手臂之上出现的纹银,眼中充满了喜悦,连忙双手按住雷鸣的肩膀,大喜道:

“雷鸣!你的手臂!你的手臂!哈哈哈哈!”

雷鸣这才反应过来,看向自己的左手手臂,臂膀之上竟然多出了一个纹银,云中之剑,雷鸣有些不明白道:

“老师!我也不知道这是何时出现的,就跟我胸前的金龙纹银一样!”

老者眼神如炬,这印记他又怎能不知道,这是雷鸣天尊血脉觉醒的象征,云霄剑,也就是说,日后雷鸣若是找到云霄宝剑,便可驾驭这把剑成为自己的武器之一,老者的计划之中原本没有这一环,雷鸣学会控元之法,未来更要学会天元的灵脉之剑,天罚之道,一旦学会这些,雷鸣便可以同时操控多把武器进行战斗,而且老者的计划逆鳞只是其中的一环,最后要为雷鸣找到十二把和逆鳞同等级别的武器,这云霄剑,就是第二把。

现在雷鸣的天尊血脉觉醒,这第二把武器无疑就是云霄剑了,最佳之选,所以那个地方也必须去了,云顶幻境!那是一个和神兽领域类似的空间,但是仅仅是云霄派的旧址。

这一切都是为了那个最终的目的!

老者此时还不能告诉雷鸣,关于云霄之剑的事情,只能先敷衍过去

“雷鸣啊!没事儿,我就是问问,应该是个花纹,可能是控元之法的副作用,过两天就下去了!”

雷鸣点了点头,既然老者都说是副作用了,那一定也错不了,现在自己控元之法,也学会了,而且看看天色距离夜色降临也快了,接下来就该看看雷震子是不是把故事想好了。

老者看着雷鸣满意的点了点头,笑道:

“走吧,我们去看看雷震子到底想耍什么花招!”

二人相视一笑,心领神会,就雷震子那点小心思,二人早就心知肚明,但是雷鸣以后还要和雷震子相处很长一段时间,所以就借着老者的缚仙索,也没让玄天武者再次施压,这也是雷鸣的一个小心思,毕竟雷震子对玄天武者此时更多的是恨。

二人缓步走向雷震子被捆绑的石碑,一路上雷鸣和老者有说有笑的,老者都有些惊讶,雷鸣的态度转变的太快了

“这臭小子!果然还是开心点儿好!最起码!不祸害我了!哈哈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