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逆鳞决 > (七十四)石碑之事

(七十四)石碑之事


雷震子,这一次倒是挺老实,被雷鸣用缚仙索给捆在石碑之上,倒也没再叫嚣着,哪个不想活了,虽然没有玄天武者在身侧看着,感觉像是想开了。

雷鸣和老者来到雷震子面前,眼神传话,老者摸了摸自己的花白胡须,弹了弹身上的衣灰,有些戏谑道:

“怎么样?想清楚了么?”

雷鸣则上前三步,将雷震子从石碑上解下来,但是缚仙索并没有解开,雷鸣趴在雷震子的耳朵旁,小声道:

“雷兄!实不相瞒,之前老头子非要玄天武者来收拾你,怕你使诈,在我百般请求下,才要得这缚仙索,那玄天武者的手段你比谁都清楚,我不用多说,兄弟我可是尽力了!”

说完雷鸣拍了拍雷震子的肩膀,原本雷震子连雷鸣看都不想看一眼,余光都不带给的那种,但是在听到雷鸣的悄悄话后,雷震子略微思考片刻,便觉得雷鸣说的倒是不假,看待雷鸣的眼神之中,竟多了一份信任。

雷鸣一看,雷震子此时这般表现,心里乐开了花儿

“这家伙,这么好骗?可能是在这鬼惊雷墓地里呆久了吧!”

不管怎么说,雷鸣的目的算是达到了,下面就是把戏做的更逼真一些,雷鸣把雷震子带到老者面前,再次向着老者撒起娇来:

“老师。。,您看,您就收了玄天武者吧!雷震子被这缚仙索给捆着,他也逃不掉,我向您保证,就算现在放了他,雷震子也不会耍什么花招儿!,您就饶了他吧!”

雷鸣从开始的第一句老师起,便把声音压的那种过分的腻人,老者听着耳根子都酥了,那接下来的话,就跟自己小孙子在自己脚下,死活要吃糖豆一般,那种难以抗拒的言语之力,老者也是佩服雷鸣这撒娇的本事也是数一数二的。

老者斜视雷鸣一眼,臭小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老头儿自是清楚,打感情牌,也不失为一个好方法,于是老者便配合雷鸣演起戏来,老者放下摸着花白胡须的手,双手背后,多有一种主持大局的霸气,凝重道:

“嗯哼!那既然雷鸣这么说了,我这个当师傅的也不能说什么,雷震子,你可要记住!这一次是我这小徒弟为你求情!你可别辜负了他!”

雷震子点头,转面看向雷鸣,那眼中又是另一番景色了。

“玄天武者!回来吧!”

老者当着雷鸣和雷震子的面,收了玄天武者,二人相视一笑,雷鸣转面看向雷震子,再度拍了拍雷震子的肩膀,豪气干云道:

“雷兄!搞定了!那?以后?。。。。”

雷鸣话没说完,剩下的等着雷震子自己说,确实如雷鸣所料,雷震子在这惊雷墓地之中呆的太久了,孤寂和落寞之余他也无法离开自己的骸骨,正巧遇到雷鸣和老者,雷震子起初是对二人有所怀疑的,毕竟之前先走了一个黑衣神秘人强者,但是经过这番雷鸣的骚操作下来,雷震子竟隐隐动了心。

雷震子看着雷鸣,示意雷鸣看自己近一点,雷鸣将雷震子带到旁边,耳朵凑过去,只听雷震子小声道:

“雷鸣小兄弟!大恩不言谢!刚刚玄天武者的玄天罡气一直压的我难受!而这缚仙索则舒服许多!你既然当着你师傅的面替我求情,我看的出你师傅不是很高兴,这样吧!你放开我!之后的路,我来给你们带路,有我带路会安全许多!地脉之门不像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这一通小声的嘀咕后,老者在旁边欣赏着,雷鸣是如何俘获人心的,看着雷鸣笑得开心,老者知道这事儿,多半是成了。

“雷鸣啊!天色不早了!我们该办正事儿了!”

老者适时提醒,雷鸣也觉得戏该收场了,道:

“好的,我现在就给你解,缚仙索!”

哧溜一声,雷鸣解开了缚仙索,雷震子失去了缚仙索的捆绑,倒也并没有觉得不舒服,原来雷鸣在捆绑之时注意了细节,根本就没有完全捆死,这样使雷震子才更容易信任雷鸣所说的都是真的。

雷震子站在雷鸣身旁,此时二人感情再度得到升华,并肩而行,倒有几分江湖中的侠义兄弟意思了。

“老师!我们来了!”

雷鸣走在前,雷震子在身侧,二人来到老者面前,雷震子也十分识趣,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干什么了

“二位,请看,这石碑乃是神兽山顶的一块巅峰巨石!而住在神兽山的正是这神兽领域的两位兽王,是兽神之中的王者,其一就是银翼天雷兽,其二便是这暗雷裂天兽,当年霸天雷龙告诉我,这块巨石落下之时,天空之上落下一道银色雷芒和一件法宝,这法宝的名字就叫做地脉之门!后来我才知道,地脉之门就在这块神兽山石之中,霸天雷龙让我保护暗雷裂天兽的骸骨免受他人侵扰,其实就是保护着神兽山石之中地脉之门。”

雷鸣第一个反应过来

“那么就是说!暗雷裂天兽的骸骨此时并不在这惊雷墓地之中,而是在地脉之门通往的空间内!”

雷震子点了点头,沉声道:

“不错!此时,那暗雷裂天兽的骸骨沉睡在地脉之门通往的元界!幽暗灵界之中!”

雷震子忽然有些担忧道:

“但是,我怀疑,这个消息已经泄露了,那个强者抓走所有的元兽兽魂,恐怕不是为了兽魂,而是为了从那些兽魂口中逼问出地脉之门的下落,霸天雷龙告诉我,只要暗雷裂天兽的骸骨还存在,阴阳双子就不会死,混沌终将消散!”

“这些话,很奇怪,我是听不太懂,不知。。。。”

老者对雷震子所说的,也不是太清楚,但是唯独混沌这个词,老者还是知道一些的,混沌究竟是什么,当年斩龙者为什么会和混沌有关,这些都是未解之谜。

还有阴阳之力的来源,这些问题仿佛一时间盘杂在老者的脑海之中

“算了,算了!不想了,越想越头疼!”

老者每每想到这里,脑中就一片空白,头痛欲裂,老者抛开一切杂念,忍痛道:

“还有呢?”

雷震子接着道:

“后来,霸天雷龙告诉我,这神兽山石,是那有着神兽之王之称的银翼天雷兽所放,那么这就可以说的通了,霸天雷龙口中说的阴阳双子,应该就是银翼天雷兽和暗雷裂天兽了!”

听着雷震子这般说来,老者细思回想,夜妖此时很可能就是暗雷裂天兽的续世之人,那么同为和耀影装扮几乎相同的人却要来取走夜妖的骸骨,而且这里银翼天雷兽又落下了有着舍妹夜妖之墓的神兽山石,综合这一切来看,得出一个结论

“耀影很可能就是银翼天雷兽的续世之人!”

老者得出这个结论,这么一想,再对比夜妖和耀影当初进入天元时的那种种可怕的实力,一切都说得通了。

那么换言之,霸天雷龙口中所说的阴阳双子,很可能就是现在的耀影和夜妖两只上古元兽,阴阳雷兽!

雷震子要说的终于说完了,这些事情好像是霸天雷龙故意传达给雷震子的,但是也说不定,老者和雷鸣来此并不是计划好的,计划之中拿到震天锤,便要前往逆鳞雷池,那里才是计划的最终目标。

天色逐渐暗淡下来,夜幕很快就要降临了,雷震子走到那块石碑前,仔细端详了片刻,用手在石碑上摸了摸,转身回到老者和雷鸣面前道:

“再过半个时辰,我就会打开地脉之门,幽暗元界,那里是一个封闭的空间,我们取走震天锤,就赶紧离开那里,因为!地脉之门的开启时间非常有限,霸天雷龙曾说过,每隔千年地脉之门只可开启一次,时间半个时辰,过了时间便会关闭”

“因为地脉之门并非仅仅连接着幽暗元界,而且还连接着另一个太古时期就存在的可怕地方,地狱熔海!那里封印着一只太古时期的强大凶兽,血色麒麟!万不可让它重新现世!不然万界都难逃浩劫之难!”

“不过我们只要尽快关闭地脉之门,就可以了!”

雷鸣一听事态竟比想象之中的严峻

“看来这块神兽山石也不能留在这儿了!”

雷鸣和老者相视一眼,互相点头,老者和雷鸣想的不谋而合,将这惊雷墓地洗劫一空,能带走的全带走!

老者此时也不能再隐瞒了道出了实情:

“雷震子!这一次,我们不但要带走震天锤!还要带走暗雷裂天兽的骸骨,更要带走这块神兽山石!实不相瞒,我就是荒古时期,天元派的掌门人!此次我二人以元魂形态前来正是寻找当年之事答案的!”

雷震子吃惊的望着老者,惊呼而出

“什么!天下四天尊之一的?元始天尊?”

老者点头

“正是!”

这下雷震子不得不信了,玄天武神本就是荒古时期的可怕强者,老者又自称是天元派的元始天尊,而且之前展现的实力也不容小觑,雷震子此时就算不答应,恐怕也拦不住当年能够和龙族还有兽神平分秋色的人类强者联盟,众神联盟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