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逆鳞决 > (七十六)圈套

(七十六)圈套


“十方乾坤!两仪化形!收!”

老者单手拖着写着雷字属性的方形魔盒,抛向天空,口中念念有词,只见黑灰色的夜空,宛如忧郁般的沉默诡异,瞬间便被十方乾坤内释放出的魔盒之力给渲染,雷字属性魔盒之上先是散发出淡紫色迷离的光蕴,进而逐渐变大,以魔盒为中心出现一个圆形的的太极图案,只见魔盒漂浮在空中,缓慢前进,最终漂浮到了裂天暗雷兽骸骨的正上方,太极逐渐旋转起来,黑白双色的光之领域将骸骨完全笼罩,在光之领域之下,只见骸骨竟然逐渐缩小,最后变成一颗暗黑色带着紫色细小雷芒的细小珠子,缓缓被吸入上方的方形魔盒之中。

收入裂天暗雷兽的骸骨之后,方形魔盒再次漂浮回到雷鸣面前,一道闪光,钻入雷鸣的眉心,老者完成这些后,松了一口气,然后走向那放着震天锤的架子,忽然老者眉头紧皱,沉声道:

“雷震子!速速打开地脉之门了,我感觉有东西向着里极速靠近着,再晚恐怕来不及了!”

老者话音刚刚落下,一声兽吼伴随着一个男子声音诡异传来,男子声音低沉,沙哑

吼-----

“现在?想走?不觉得有点晚了么?既然你们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情,组织便留你们不得!幽暗灵界就是你们的葬身之地!”

“黑翼冥炎虎!”

男子声音落下,只见灰黑色的天空之上,一道黑色的烈焰猛然向着老者等人所在的位置喷吐而来,那黑炎的攻击极为狠辣,大有直接取命之意,但是灰黑色的上空完全没看到任何存在,整个空间内十分诡异。

“雷震子!还有多少时间!”

面对黑炎的压下,老者临危不惧,转身问道

雷震子沉声道:

“一柱香的时间!”

老者翻手手中多出一柱香,老者猛力朝着地面甩出香直接定在了地面上并且开始了燃烧

老者大笑,豪气干云,似乎根本无所畏惧

“哈哈哈!好!所有人!一柱香之内,只要撑过一柱香!我们就能活着离开!雷震子!雷鸣!火力全开!”

老者虽不知,这说话的神秘人究竟是谁,但是此人说话如此霸道,面对三人,就算完全不知道底细之人也不可能如此口出狂言,唯一的可能性就是,此人一直在跟踪老者和雷鸣,又或者在监视雷震子。

想通这些后,几乎瞬间,老者便知道此人的实力,应该远在老者自身之上,所以,这一战,三人只能全力以赴,拖带地脉之门再次打开的时候,到时候才有可能全身而退。

“让我来会会你!”

老者爆喝而出,跃上半空,向着迎面砸下的黑色火焰,冲去,瞬间,老者身后流光溢彩,七把气势无匹的元素天剑便出现在身后,元素天剑依次展开形成一个剑环,老者此时看来宛如上仙一般,而老者身后,黑白幻灵脱身而出,玄天武神,瞬间暴走,周身黑白双色虚灵猛然膨胀,体型竟变大数倍,此时竟有之前暗雷裂天兽骸骨高矮,黑白双色的躯体竟然宛如实体化一般,肌肉线条也清晰起来,此时的玄天武神背后更是在黑白双色的肌肤上出现一个黑白双色的太极图案,周身气势较之前有着一个质的飞跃,玄天武神的头发也变为银白色,英武的面孔带着寒峻的眼神,直逼天空之上压下的毁灭黑炎。

“御灵-麒麟铠装!”

雷鸣此时不得不使出御灵之技,麒麟铠装这一次,双臂同时出现,并且在麒麟铠装的基础上,存在着一些新的变化,雷鸣手中多出了一把光幻武器,这是一把长剑,剑一出现,便陡然幻化变大,漂浮在雷鸣身前雷鸣动了动,这把幻光剑,剑身猛然冲上天空,飞舞一圈再次来到雷鸣脚下。

“这剑好像是一种飞行工具?”

雷鸣试探性的踩上,这剑竟然似有灵性一般,陡然间便带着雷鸣飞了起来,雷鸣稳住身型,在空中,灵剑并没有选择攻击,而是带着雷鸣漂浮到空中,更像是随时躲避危险一般。

轰--

雷鸣刚刚飞起,原地便轰来一道黑色的气劲,气劲角度诡异刁钻,力道狠辣,直欲一击毙命,若不是灵剑的忽然升空,雷鸣此时恐怕已经死无葬身之地了

“哼!”

一声冷哼传来,这道诡异的气劲正是此人所发,只见轰响过后,原本雷鸣站立的位置地面竟然被轰裂开来。

雷鸣吓得一身冷汗,与此同时再看地面之上的雷震子,雷震子竟然发出一阵冷笑:

“呵呵呵呵!终于等到你了!我早就知道你没有走!这幽暗灵界!才是你的葬身之地!我就知道裂天暗雷兽的骸骨会对你有致命的吸引力!怎么样,中计了吧,这里的空间内,早就被霸天雷龙和银翼天雷兽设下了封印,我们可以出去,但是你却出不去了!你就在这里跟曾经死在你手中的兽魂无休止的战斗吧!”

“是不是?黑钢魔?”

老者此时已经迎面冲向黑炎,七剑全出,在老者头顶,极速旋转起来,老者头顶七彩幻光来回变幻,映射到老者脸上,却无法照亮老者面上的黑暗阴影,老者怒喝

“合!”

“去!”

只见老者单指甩出,七把剑竟然逐渐合并在一起,竟然变成一把七彩的巨型天剑,天剑大小竟然和落下的黑色炎柱相当了,老者指尖挥出,剑气如虹,笔直飞出,直冲天际,以斩天裂地之势杀向了坠落而下的黑色炎柱。

轰---

滋滋滋滋---

黑色巨型炎柱和七彩天剑撞击在一起,气浪疯狂扩散开来,空间竟然宛如碎裂一般,巨大的撞击导致空间扭曲变形,黑炎和七彩天剑交接的位置摩擦出万丈火光,火花如星辰坠落,老者在下方,单指支撑,竟然隐隐有着被压制的趋势,这黑炎的力量十分恐怖,老者眼中宏光大盛,另一只手猛然加入,握住自己的手腕,单指向上再度猛力推进。

“喝!”

一声怒喝之后,七彩天剑,竟如灌入了洪荒剑意一般,爆发出更加绚烂的七彩光芒,并且极速旋转起来,宛如钻头一般,将黑色炎柱就从中间撕开一道巨大的口子,

嗤啦---

七彩巨型天剑一路摧枯拉朽,撕裂虚空,直接将黑色炎柱一分为二,而此时七彩天剑的目标竟然不单单是撕裂炎柱,只见七彩天剑笔直向上,陡然间在至高之地,转向,向着另外一片空空如也的空间刺去,老者眼神如炬,喝道:

“畜牲!出来吧!”

哐当----

七彩天剑竟然直接刺在虚空之上一般,并且停止了旋转,但是那片虚空之上灰白色,完全没有任何能够阻挡天剑的物体,看起来十分诡异。

“元始老贼!好久不见!这么多年不见,你这七彩脉元剑还是如当年一样,绵软无力!这样怎么能行,我可是五大冥王之一,不拿出点像样的东西来,今天你们谁都别想走!”

说话间,那片虚空之上逐渐出现一个兽影,是一只通体黑色的巨虎,巨虎体型硕大和裂天暗雷兽骸骨相当,双翼如刀锋一般泛着寒光,寒光之上,竟燃烧着黑色的诡异烈焰,烈焰温度之高,竟然扭曲了周围的空间。

只见巨虎的脚掌锋利尖锐如黑金一般,七彩天剑竟被巨虎凌空踩在脚掌之下,毫无任何办法,更是无法再前进分毫,老者指尖变换造型,但是七彩天剑仅仅是挣扎片刻,便再度被巨虎的脚掌压制,渐渐失去了光泽。

“分!”

无奈之下老者沉声,七彩天剑轰然炸裂,分成七把颜色各异的天剑四散游离,回到了老者身边。

雷震子说的黑钢魔,显然是另外一个人,说明此时这祭神台空间内有两名神秘强者,第一个已经现身,正是黑翼冥炎虎,另一个隐藏着的杀手,虽未出现,但是雷震子似乎知道一些情况。

“哈哈哈!雷震子!你把我引来又如何,你的千只元兽同时暴走,不还是被我拳脚打散么?你以为我留着你何用,就是让你带我找到裂天暗雷兽的骸骨!识相点儿,交出骸骨,我兴许还能留你一个全尸!要不然!哼哼!。。。。”

雷震子笑声逐渐变小,声音竟然变得诡异起来,更是阴森恐怖

“是么?既然你这么说了,我要是不表示一下,岂不是失礼了?我也让你看看我隐藏了多年的真正实力吧!或许很多人知道惊雷兽的存在,但是恐怕没几个人知道当年的神兽山脚下还有一只兽神,惊雷灭天兽吧!”

“兽元变身!兽神!惊雷灭天兽!幻影雷神!”

“哈哈哈哈!”

雷震子发出一阵狂笑,狂笑之中,弱小的身形陡然变化,原本只有雷鸣高矮的身形此时竟然变化足有老者一般高矮,高大英武,原本穿着的破烂上衣也被震裂开来,露出里面坚实的胸膛,竟然是紫黑色的肌肤,左胸口上有着一道闪电印记,雷震子的双翼一般的胳臂竟然变化成为人形手臂,粗壮有力,后背更是长出了两只雷芒羽翼,银白色的雷芒滋滋作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