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逆鳞决 > (八十五)解惑

(八十五)解惑


哞----哞---

雷光裂牛,此时已经变成了一只可爱的小憨牛,而且在雷鸣的面前竟然十分的乖巧,雷鸣被夜妖的魂灵附体之后,更是十分疼爱的抚摸着雷光裂牛的头。

“小东西!还记得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么?那时无忧无虑的,哎!世事总是难料,谁能想到,我会死在那群人手中!”

哞哞---

”雷光裂牛,憨叫着似乎是在回应着雷鸣,老者搀扶着雷震子来到雷鸣身旁,才算看的清晰,此时的雷鸣已经完全控制住了先前暴走的雷光裂牛。

“好了!小东西!我要走了!之后的路程就麻烦你了!他们来到这里并没有恶意,你就不要再为难他们了!”

雷鸣再次亲昵的抚摸了一下雷光裂牛的头,周身的气息渐渐恢复到正常,而十方乾坤内的暗黑色雷芒也是渐渐消失,最终十方乾坤那写着雷字属性的魔盒再次化作一缕紫黑色的流光钻回了雷鸣的眉心之中。

“啊----哎呦!”

猛然清醒过后的雷鸣,看着面前多了一只奇怪的牛,竟然吓得退后两部,身型不稳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地面之上的竟然隐隐有着雷芒之力蔓延开来,雷鸣感觉屁股一疼,鸡娃乱叫起来。

雷光裂牛,此时对雷鸣的态度竟然十分友好,雷鸣倒地的一瞬间,雷光裂牛就扑了过去,敦实的小身体就压在雷鸣的身上,舌头咻咻的舔着雷鸣的脸

“好了!---哈哈哈---别闹---好痒----”

雷鸣感觉自己的脸上奇痒无比,终于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雷光裂牛的笨重躯体从自己身上移开,但是这小东西好像就这么赖上雷鸣一样,竟然一刻都不舍得离开雷鸣的身边了。

“老师?----这。。。。。”

无奈之下雷鸣只能向老者投去求助的眼神,老者看了看雷鸣身边的奇物,也是没有办法,只能抚摸着自己的花白胡须,故作高深道:

“嗯哼!呃-----这个嘛,你以后估计是甩不掉它了!”

老者眼珠子一转,看向雷鸣,一副有好事儿发生一样

“不过!既然夜妖生前是这个小东西的主人,那你就好人做到底,带它去找死亡之森的夜妖吧!没准,他俩感情一好,就放过你了?”

雷鸣听着老者说的,有一出,没一出的,毫无正经可言,但是老者说的也是事实,更是雷鸣现在根本那这个小东西没一点办法。

雷鸣是推也推不开,赶也赶不走,恐吓更是没有用,此时的雷光裂牛变小之后竟然有些呆萌和憨态可掬起来,雷鸣更是下不了狠心了。

雷震子在旁看的那是七上八下,之前这凶残无比的雷光裂牛,竟然就这么被雷鸣给制服了,而且还赖上了雷鸣,早要知道是这样,雷震子早该告诉老者关于这雷光裂牛存在的事情了,也不至于自己在天空之上被天雷弄得焦头烂额。

终于,这奔雷山之上的雷光天阵得到破解,奔雷山恢复了以往,天空之上只有数道雷闪,还没落到地,便已经消失,轰隆声虽然震响,但是较之前,一个天上,一个地上,雷声大,雨点小了。

老者和雷震子还有雷鸣三人,准备继续赶路了,当然还有带着这只雷属性的元灵雷光裂牛,此时三人所处的位置距离逆鳞雷池,也就是奔雷山深处,只有半个时辰得路程了,雷震子是怕了那些天雷,此时也是跟着老者和雷鸣一起走起了山路,震天锤也是收了起来。

只见青色的犀角巨锤,在雷震子频点数下之后,嗡嗡作响,进而逐渐缩小,变成一个犀牛弯角一般的物体,雷震子将犀角锤子别在腰间,就好像腰里别这一只青色的号角一般。

三人继续赶路,雷光裂牛跟在雷鸣身后,老者和雷震子走在前面,原因是雷鸣惹是生非的能力太过强大,若是看到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便上手去触碰,万一再遇到什么可怕的生物,那又免不了一场苦战了,经过再三思量,老者还是决定将雷鸣扔在最后面。

雷鸣精通兽语,这点老者是知道的,果然雷鸣走在最后面一路也是没有闲着

“小东西!我问你,之前都发生了什么?”

雷鸣对于这奔雷山之中发生了什么十分好奇,正好借着这次机会,将之前事情的来龙去脉摸个清楚。

哞哞-----哞---

雷光裂牛,憨叫着似乎是在回答雷鸣的问题,雷鸣听后脸色凝重起来,疑惑道:

“你是说?另外一股强大的势力?有人想要灭杀所有的强大元兽?”

雷鸣边走,边思考着,这从雷光裂牛口中的到的信息,不得不说让人震惊,根据老者所说,荒古时代,有着很多战争,斩龙之战,兽王暴乱,等等,而雷光裂牛所说的更像是另外一个巨大的阴谋。

“那后来呢?”

雷鸣继续问道

雷光裂牛停下了脚步,竟然转过头看了看自己的后背,身型更是变大一些,此时比雷鸣倒是要大上几分了,雷鸣看出雷光裂牛的意思,是让自己坐在牛背上,雷鸣一个翻身便坐在牛背之上,翘着二郎腿,这时雷鸣手中再拿个皮鞭子,还真像一个土生土长的放牛娃了。

哞哞---哞----

雷光裂牛移动着蹄子,带着雷鸣继续前进,并且发出憨叫回答着雷鸣的问题

“哦!这我就明白了!怪不得,老师说,兽神已经不多了,原来是这样!”

老者和雷震子,走在前面,脑门儿之上都是雾水,越来越看不透身后的少年了,雷鸣此时在他二人看来,就是一路上自言自语着,反倒是乐在其中一样,更是嘴里说的话,还真让人以为他在和牛说话,

“对牛弹琴?”

这个老者信,但是说话还是算了吧,老者对当年的事情也是有着诸多疑问,若是单单问一只牛,能够得到答案,那也太过简单了点,老者不信,但是骨子里还是觉得,兽王暴乱和斩龙之战一定是有人蓄意为之,这里面存在什么惊天阴谋,老者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但是老者也算半信半疑,雷鸣这个半吊子真的能从这只憨牛身上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反正这一路上还有半个时辰的路途,并不算近,这样看来,雷鸣倒也不无聊了。

雷鸣坐在牛背上,怡然自乐,悠哉悠哉,倒是有些羡煞雷震子了,雷鸣继续问道:

“那霸天雷龙是怎么陨落的?”

雷光裂牛,顿了顿脚步,竟然变得有些迟钝,雷鸣可以感受到雷光裂牛的身体正在发抖,只听牛叫声再度传来

哞哞哞哞-----

雷鸣竟然猛然放下了二郎腿,惊声道:

“老师!我们必须停下来了!霸天雷龙的龙魂被人控制了!”

老者和雷震子猛然停下脚步,雷鸣说的话二人听得是一清二楚,老者和雷震子来到雷鸣身旁,此时雷光裂牛也停下了脚步,老者之前就有所疑问,雷鸣究竟问出什么了,

“什么情况?”

老者有种不好的预感,自己的计划走到现在这一步,可谓是步步惊心,没有一件事情是顺利的,看雷鸣的表情凝重似乎这一次多半也不是什么好事。

“老师!经过我的了解!当年除了斩龙者!还有另外一批强者!那些强者属于一个神秘组织,这个神秘组织叫做噬魂殿!而真正的斩龙者所持有的兵器,都是噬魂殿所打造而出的,那其中含有的可以破解龙族转生之法的阵法,其实是假的,而是一种叫做噬魂蛊虫的荒古魔虫!”

老者沉声

“什么?噬魂蛊虫?”

雷震子眼中露出一丝寒光,这噬魂蛊虫的恶名显然雷震子也是听过的

老者示意雷鸣继续说,只听雷鸣继续道:

“每一把,斩龙兵器之中都浸染着噬魂蛊虫的力量,而且封印着一个叫做魔魂的邪恶元灵,这种元灵正是噬魂蛊虫之灵,十分可怕,能够长眠于武器之中,一旦苏醒便可将普通武器变成可怕的斩龙兵器,而且噬魂魔灵再配合武器之中带有的邪恶阵法,这才是斩龙兵器的真正面目!”

老者始料未及,这斩龙兵器在元素志山海经之中都鲜有记载,也许只有这雷光裂牛目睹了当年的那些事件,才能知道

“这么说来,那些龙王的死并非是偶然,斩龙者的目的也并非是想要压制龙族的强大实力,而是从根本上控制整个龙族!”

老者所说不无道理,以那群人的实力,若是单单斩杀龙王或许轻而易举,但是想要控制龙族的强大力量,天地间无人能做到,但是这荒古时期就恶名昭著的魔虫噬魂蛊虫却可以办到,山海经之中记载,一旦本噬魂蛊虫寄生,便会失去本体的控制权,而且神魂也会被蛊虫的主人所控制,失去神志和意识,进入一种控偶的状态,而且要想养育这噬魂蛊虫方法更是恶毒万分。

首先将千人囚禁于地室之中,然后相互拼杀,同时放出毒蛇、毒虫等毒物,千人不给任何食物,只能吃毒虫为生,而且经过日复一日的服用毒虫,吃食人肉,最终所活下来的也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这就是噬魂蛊虫的蛊母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