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逆鳞决 > (八十七)就要走过去

(八十七)就要走过去


哞哞哞----

雷鸣坐在雷光裂牛身上,两条腿翘起二郎腿,单手撑起脑袋,竟然侧躺在牛背之上,看着那席卷而来的雷兽凶潮,竟然不动声色,老者此时心中捏了一把汗,这面前气势汹汹冲来的雷兽,无一种老者不认识的,就雷鸣一句话,雷光裂牛究竟有多强,老者说实话心里没底。

“哎!雷影鬼虎!等阶高阶三级!行如幻影,力大无穷,更是雷属性元兽之中速度极快的品种!”

老者仿佛看到了一个异类一般的看着雷鸣,雷鸣此时懒散的样子,嘴里还轻描淡写的就说出了高阶雷影鬼虎的一些资料,老者甚至开始觉得雷鸣是不可多得的学习人才了,仅仅是刚刚看过书本之上的记载,便过目不忘了一般。

关于这点,雷鸣看着老者惊奇的眼神,倒是意料之中,究竟为什么,雷鸣也不知道,但是雷鸣隐隐感觉是自己的眼睛的功劳,雷鸣自从得到了元素志之后,或者说从那最初在阴阳生死境内喝下那黑白双色的元素之力酒水之后便感觉自己的双目有着一些可循的变化。

按照雷鸣自己总结来说,左眼的视力出奇的好起来,更是有着一种记忆加固的作用,也就是雷鸣视线之中出现的人或者物体,还有情景以及文字等等,总会被一股神奇的温和的力量给加固一般,记忆深刻,难以忘记,就好像脑海之中时刻都会滚动播放一般,更是脱口而出那种可怕。

右眼则是一种诡异的分析能力,雷鸣眼中此时右眼看着老者竟然出现了一些奇怪的数据,比如:

姓名:元始尊者或老头儿?老不死的!

战斗力:8000元力!

必杀技:飞来暴栗!

元素种类:混沌?

年龄:xxxxxxxxxxxxx。。。。。

这些诡异的数据出现雷鸣的右眼之中,就连雷鸣自己都几乎有些懵了,这哪跟哪,那个年龄xx的数量竟然是特么无限循环小数,雷鸣对此也是十分郁闷,虽然这些数据出现的很不适合时宜,但是也有有用的时候,比如雷鸣坐下的这只,雷光裂牛,此时在雷鸣的右眼之中大概是这样的一些数据

姓名:雷光裂牛,奔雷牛王!

战斗力:12000元力

必杀技:奔袭雷光杀!撒娇,卖萌?

元素种类:银神雷!

年龄:30000年?

雷鸣虽然不知道这些数据是不是假的,但是单单从这些数据来看,不知道比老者高上几级,年龄更是30000年,这个数据恐怕按照老者的解释只有一个,那就是这只雷光裂牛是太古时期就存在的可怕存在。

关于雷震子,雷鸣的眼中却诡异看不出什么数据,仅仅只有几个字,打酱油的!这点雷鸣也觉得好笑,雷震子更像是不被自己右眼待见了,雷鸣隐隐感觉这右眼的能力好像人一样有着思想,总之十分不靠谱。

雷鸣怡然自得看着对面远处袭来的兽潮,嘴里一直说着这些兽潮的来历,雷鸣每说一个种类,老者和雷震子脸上惊奇一分,短短半刻时间,雷鸣已经将对面的阵容道了个七七八八,什么雷闪四角兽,什么烈光马,什么帝雷猛犸,还有爆裂狮王,等等,一堆乱八七糟的名字,就连老者都不能一时间记下这么多,雷鸣竟解释的调理清晰,字字和书中相差无几。

“尊者!这?”

雷震子终于是忍不住了,看了看同样惊呆的老者,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老者也是无法解释,自从老者知道雷鸣体内有着类似御灵之技的终结者系统之后,奇怪的事情就频频发生,雷鸣仅仅是十七岁,而且怎么看都是十七岁,就是这么个十七岁的少年,此时竟然神秘的让元尊者这位活了万年的人猜不透了。

无奈之下,老者将双手抱在怀里,并且别过头,向着雷震子摆了摆手,

“罢了!罢了!就看看这雷鸣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吧!”

老者和雷震子拭目以待。

雷鸣将自己左眼之中所看到的都说了出来,身下的雷光裂牛,此时并没有什么更多的作为,反倒是不紧不慢的尾巴来回摆动着似乎和雷鸣一样悠哉。

“小。。。光。。。呃?怎么样?没问题吧!”

雷鸣感觉着那股强大的雷光威压不断靠近自己,而且空气之中的雷电之力竟然来到了雷鸣的身边,雷鸣虽然嘴上说的轻松,但是细小的雷芒在雷鸣面前的空气之中隐隐炸裂,滋滋作响,雷鸣还是不放心的问了一句。

砰砰砰----

雷光裂牛竟然猛然跺脚,鼻息只见隐隐冒出雷光气雾,似乎是有些微怒,雷鸣看到这,也是不再质疑雷光裂牛了。

哞哞哞----

兽潮越来越近,和三人所在的位置几乎是相隔百米了,雷鸣身型还没坐稳,只见雷光裂牛便移动了脚步,迈着沉重的蹄子向着前方袭来的兽潮大摇大摆的走去,走的时候还不忘扭动着小屁股和甩动黑色的鬓毛尾巴。

“雷震子!走!我们跟上!别有什么不测!”

虽然雷光裂牛的实力强大,但是面对这些暴走的雷属性元兽,老者就是再无知,单看那雷属性元力波动冲天而起的元素威压,老者也知道,那兽潮之中至少一半以上是高阶元兽,其中更是不乏高阶七八级,甚至巅峰的存在,若是真的打起来,雷光裂牛定也是难以一人抵挡。

雷震子眼神回应,便和老者快步跟了上去,雷光裂牛仍然继续悠闲的走着,雷鸣还是保持着之前的姿势继续躺在牛背上,虽然害怕,但是此时身体已经吓得无法动弹了,全身上下汗珠不断的从自己坚实的肌肉上流淌下来。

雷鸣有些后悔了,因为面前的兽潮,迎面而来的威压堪称毁灭级别的,雷鸣感觉自己都快被威压压的气血翻涌,口中腥甜了。

雷鸣身型不稳,险些从牛背之上摔了下来,老者见状不对,飞身上前,一把拉住雷鸣,雷鸣这才端正了身姿坐在了牛背之上

“老师!我!”

老者慈爱的看了一眼雷鸣,自己的小徒弟什么都好,就是有一点喜欢翘尾巴,一有点小聪明就爱自吹自擂,更是爱显摆,这件事儿虽然不算好事儿,但是老者偏爱雷鸣,也算是雷鸣的一个性格之一,反倒是这样的雷鸣更加招老者的喜爱一般。

“臭小子!你也知道怕啊?看你下次还敢不敢!诺!看吧!”

老者并没有责怪雷鸣,只是提醒雷鸣向前方看,雷鸣这才收敛心神,凝神看去,远处兽潮竟然逐渐放满了速度,而自己坐下的雷光裂牛步调更是沉重起来,显得有些庄重。

百米,十米,近在咫尺,雷鸣几乎呆住了,只见那些雷属性元兽,强大的元兽群体,竟然在雷光裂牛的面前停住了,更是雷光裂牛带着雷鸣继续往前行走,雷光裂牛的眼睛注视这前方,头里高昂起来,似乎有着一种难以名状的霸气。

咔嚓----

一顿嘈杂声过后,只见兽海之中渐渐分割出一条道路出来,雷鸣这时才看到,那些袭来的兽潮竟然将整片雷海平原占据了三分之一,此时更是将雷鸣还有老者和雷震子三人围个水泄不通,只有中间雷光裂牛行走的一条通道,雷鸣此时坐在雷光裂牛身上,眼神飘忽不定,这里的每一只雷属性凶兽,都凶神恶煞,看起来根本不是凡物,但是此时却都对雷鸣坐下的这只雷光裂牛恭敬有加一般,这点雷鸣也是没有想到,别说雷鸣了,就连阅历深厚的老者和雷震子这一次也是沾了雷鸣的光。

老者和雷震子也不得不承认,雷光裂牛的可怕实力,仅仅从这些让开道路的高阶元兽来看,每一只都来头非常大,以老者的阅历,这里的大多数都是雷属性元兽之中处于顶峰的存在。

哞哞哞----

雷光裂牛载着雷鸣,宛如审阅这些高阶元兽一般,一边行走着,头颅一边四下张望着,眼神更是绽放出精光,威慑整个兽群,

吼-----

唔------

嗷--------

随着雷光裂牛的叫声传出,万千兽群竟然已发出各异的叫声似乎是在回应一般,雷鸣这下终于是明白了,这些兽群所吼叫的声音之中正是雷鸣右眼之中分析而出的

奔雷牛王!

“难怪!小光也是这奔雷山的神王!”

此时雷海平原之上,万兽聚集,仅仅是看着雷鸣等人缓慢走过,就这样,雷鸣和老者还有雷震子,就这么走着,向着最终的目的地,逆鳞雷池进发。

与此同时,黑死山深处,之前那座池子,周围的树林之中,闪过一个人的身影,此人幻影白色,看不太清面孔,此人隐藏在树荫之中,黑色笼罩在面目之上,但是可以看到右眼之上一道闪电长眉毛却是显眼的白色。

男子靠在树荫下,似乎是忽然感应到了什么,唇齿微动

“看来!我们很快就会相见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