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逆鳞决 > (二百二十六)检查伤势

(二百二十六)检查伤势


嗤嗤---

游白吟高举七彩巨手,紧紧握住那道血色的流光,渐渐的那道流光挣扎的力道更加强大了,甚至血色的气焰已经从游白吟七彩巨手的指缝之中溢出,游白吟眼见这般情况,余光瞥到雷鸣已经躲在了一处岩石后,便算安心。

轰----

游白吟竟是猛然松开彩色巨手,口中默念有词:

“看你往哪跑!”

“万木逢春!”

游白吟轻呼,双手竟然脱离了那只七彩手掌,他再度以极快的速度双手结印,这印记竟是引动了周遭的树木植物,

滋滋啦啦--

树木疯狂生长的声音传来,竟是在游白吟结印的双手之中绽放出了极致耀眼的青绿色光芒,这种情况已经超出雷鸣的认知了,按照雷鸣的认知,元灵的力量以元力形态显现,而力量的颜色便是代表着元素的种类,但是此时的游白吟所施展七色幻光一般的元力,竟是又有些像一种之前游白吟所提到的元气。

乒乒乒---

那血色流光在七彩手掌失去游白吟的力量之后,果然是更加凶猛无匹,竟是直接破出七彩手掌弹射轰击在天空之上。

游白吟双手结印,竟是不慌不忙,嘴角挂起一抹邪笑,只见那道血色光芒将游白吟头顶的天空撞击出多处碎裂后,竟是完全无法再往上冲出一分一毫。

就在这时,游白吟仿佛在就料定一般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沉声道:

“收!”

滋滋滋-的声音再度传来,而此时奇潭上方的天空,竟是逐渐显现出万条青绿色的藤蔓一般的枝条,竟仿佛早就存在一般,而那万条青绿色的藤蔓所形成的网,正是阻挡血色流光继续向上前进的东西。

嗡嗡嗡---

血色流光极为不服,拼命冲撞青绿色的网,但是这看似细枝少叶的藤条却是极为坚韧,任由血色流光如何冲撞依然没有一丝破裂的痕迹,反而是将那血色流光冲撞的恐怖力道给一一化解。

“看你!还往哪跑!给我下来!”

游白吟在奇潭前迎风站立,少年一般的身躯竟是前所未有的笔挺,很难想象如此年轻的少年体内竟然潜藏着如此强大的力量,他冷笑,瞬间将结印的双手下压,竟是带动头顶之上的青绿色藤蔓巨网一点点向下压去。

滋滋滋---

随着下压的力道越来越大,血色流光竟是和青绿色藤蔓巨网摩擦出惊天的火花,那道流光之中似乎有着什么恐怖的东西正在极速旋转着。

雷鸣躲在岩石后,几乎无法移动脚步,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令人震惊,气浪肆虐冲击这他的双眼,几乎目不视物,但是游白吟却是纹丝不动,终于,青绿色的藤蔓巨网完全收压在了游白吟的面前,而此时游白吟也是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轻松的表情。

“呼!终于好了!”

说实话,游白吟这一次启丹,也是有惊无险,这离火清元丹实际丹品乃是七级,就丹威来说,丹药本身就具有一定的灵性,七品以上的丹药炼制都含有一定的灵媒,所以药品威力更胜,这枚离火清元丹内所使用的灵媒便是一只死亡五千年以上的冰寒元素的冰角蟒,刚刚那般暴躁的冲撞力道正是冰角蟒的参与魂念释放所致。

不过好在是百草园内的木属性元力十分充沛,和木属性元素之眼,青木仙窟相比虽然差了一些,但是也十分浓厚,游白吟果断放弃七彩元力,而引动周围木属性元力,这才成功镇压这枚七品丹药离火清元丹。

游白吟看着那面前被青绿色藤蔓之网牢牢压住的血红色流光,似乎那冰角蟒的残魂依然想要继续挣扎一下,但是游白吟怎么会给它这个机会。

“安息吧!”

游白吟随手一挥,轻轻叹息,双眼之中露出一丝不忍,但是无可奈何,

万物生有道,静待寂灭时。

天命不归路,余生换他生。

为了雷鸣,游白吟也不得不亲手灭了这只五千年级别的冰角蟒魂魄,然后利用魂灵的灵媒之力,炼制了可以帮助压制体内龙陨炎毒的丹药。

随着游白吟挥手,血色流光渐渐平息了暴躁,而且,青绿色的藤蔓也缓慢收缩,渐渐由一张网变成了一缕缕青绿色的细丝一般的元力光线,竟是将那道血色流光渐渐包裹。

轰---

游白吟单手猛然五指握紧,竟是从血色流光之中炸裂出了一股血色气浪,进而隐藏在血色流光之中的物体终于是显露出了庐山真面目。

嗡嗡嗡---

游白吟面前,一颗火红色丹丸悬浮着,不断的缓慢的转动着,而此时这颗火红色的丹丸释放出淡淡的红色荧光,丹丸大小竟是只有拇指大小,不过,这枚丹丸之上所散发出的元力,却是恐怖如斯。

丹丸转动竟是将空间燃烧一般,渐渐变得扭曲起来。

不过此时,在游白吟眼里,此时的离火清元丹却是不足为惧了,他伸出右手,抓向那枚离火清元丹,丹丸竟是十分温顺,并没有反抗,便直接被游白吟抓到了手中。

他转过身

“雷鸣!出来吧!丹威已经消除了!”

雷鸣缓慢从岩石后方走了出来,眼中的惊恐依然还未消失,游白吟看了雷鸣一眼道:

“好了!快过来吧!这丹药的威力已经被我消除了,之后你进入奇潭之中,按照我说的做,就可以了!你先拿着这枚丹药!”

说着,游白吟将手中的丹药交给雷鸣,雷鸣将已经卸掉丹威的丹药存放到了自己的百纳乾坤之中,笑了笑问道:

“游前辈!之后我该怎么做?”

游白吟伸手指了指身边的奇潭,雷鸣看了过去,奇潭整潭并不算大,但是也是一个天然的水池子,成圆形,不太规则,而且里面的潭水为天蓝色的,其上还蒸腾而出一些淡淡的蓝色蒸汽,更是夹带着蓝色的迷幻光晕,整体看起来显得十分的美丽和神秘。

“前辈?你是让我?跳进去?”

游白吟无奈摇头

“当然不是!脱光了!我看看你的伤势!然后你就可以下去了!”

雷鸣一听要让自己脱光了,这还是第一次,不免有些害羞,但是身体之上的龙陨炎伤,依然隐隐作痛,他也不得不按照游白吟所说的做了。

雷鸣在游白吟面前,解开了自己上半身所缠着的白色的情丝千劫,只见那情丝千劫十分有灵性的,自解开以后,便向着雷鸣脖颈缠绕而去,最终竟是变化成为了一条白色的丝带缠绕在雷鸣的脖颈上。

游白吟目光聚焦在雷鸣脖颈上,竟是有些莫名的熟悉,便问道:

“你这?绷带从何而来?”

雷鸣有些不解,游白吟为何忽然发问,但听他的口气似乎对这白色绷带有些了解,便问道:

“呃。。。前辈!您见过?”

游白吟略微沉思道:

“恩!。。。你这绷带我倒是没在意,和普通绑扎用的绷带类似,但是你脖子上的白色丝带?。。。没想到竟然就是这白色绷带!你小子!是不是遇到什么人了?”

关于萧情的事,雷鸣本不愿让更多人知道,毕竟他和萧情的情份,是那种十分朦胧的感觉,但是雷鸣确实也在意萧情临走的那句话,还有这法宝情丝千劫,再加上游白吟也不算外人,便一五一十的说了。

“前辈!事情是这样的。。。。”

雷鸣将之前的种种经历告诉了游白吟,游白吟手抚下巴,沉思,半响道:

“怪不得!我就说,受了龙陨之火的伤怎么可能你还这么活蹦乱跳的,行了!我知道了!”

“这女孩子!是你命中的贵人!你小子!不但艳福不浅,而且运气不是一般的好!这白色丝带不是凡物!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这丝带是红仙教的东西!叫做“一线牵!”,是红仙教,红仙所有,诸天时代,红仙教也是我们天元的一个比较隐秘的元殿所在,之后你或许可以顺着一线牵的线索,寻找到它!”

“找到了红仙教,那么无量金山的大门才有可能向你敞开!那也是天元,元殿之一!先不说了,让我看看你的伤势!”

雷鸣听了游白吟所说,欣喜之余,倒是觉得萧情越来越神秘了,

“红仙教?难道情儿和红仙教有关?”

想着,雷鸣便将自己最后的衣服也退了去,此时此刻,站在游白吟面前的,雷鸣,身体健壮,肌肉饱满结实,但是全身的伤,除了脸上光洁,是被赤莲用涅槃凤炎治愈了的,其他的地方不忍直视。

雷鸣自从上一次被龙陨之炎烧伤后,这还是第一次完全脱掉绷带,此时的他,宛如全身在烈焰之中焚烧过一般,黑炭色肌肤,血色伤痕几乎遍布全身,还有赤红色的火焰纹路贯穿全身清晰可见,而且那些被火焰所烧伤的伤口更是隐隐闪烁着淡淡的火光,游白吟几乎震惊,

“这孩子!究竟经历了什么?这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难道他是鬼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