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逆鳞决 > (二百二十七)陨龙现身

(二百二十七)陨龙现身


游白吟呆住了,雷鸣几乎赤裸的站在游白吟面前,他能看得出游白吟的震惊,只能苦笑,命运弄人,他并没有迷茫,脸上挂起一抹释怀的微笑道:

“游前辈!我们什么时候开始?”

听到雷鸣的声音,游白吟这才回过神来,握拳放在嘴上,掩饰了尴尬,干咳不止,紧接着道:

“哦!。。。。我已经检查完了!行了!你先下水吧,我去准备准备!”

说罢游白吟便向着三味书屋的方向走去,渐渐的游白吟的身影消失在了雷鸣的视线之中。

游白吟走后,雷鸣缓步来到了奇潭的岸边,再次观察了一下这一潭奇特的池水,奇潭水池之中碧波荡漾,但是由于整体的水质颜色为湛蓝色,而且有着梦幻般的淡蓝色蕴光隐隐绽放,随着水流上下起伏着,十分的美丽,宛如仙境一般,此时若是有一个仙子在此沐浴,几乎可以说是真正的美景了。

奇潭之中不断有着淡蓝色的水蒸气升起,但是这些水蒸汽的温度却是出奇的低,雷鸣单单站在岸边便已经有着一些凉意了。

倒是有些奇怪的是,这奇潭水中的冰寒之力也仅仅是让雷鸣有了一些寒意而已,全身依然隐隐灼烧着,雷鸣是不知道,这奇潭乃是至阴致寒的奇物,其中的寒泉若是换做常人,别说站在岸边了,就连靠近奇潭不消一时半刻便会被潭水给冰冻。

雷鸣此时全身龙陨之炎炎毒深种,全身基本上失去了感知能力,所以他对于奇潭的冰寒并没有很强的感触。

雷鸣虽然没有感触到奇潭的恐怖,但是由于他的性格比较的谨慎,他并没有贸然试探,找来地上的一颗石子,猛然丢进了潭水,作为试探,这一丢却是让雷鸣差点没吓得坐在地上,向后退了两步,眼中惊恐,面上更是觉得匪夷所思。

只见那小石子在飞出的一瞬间便已经开始凝冰,当小石子飞到奇潭上空的时候,那股极致的冰蓝色寒气竟是将石子完全吞噬,进而咔嚓碎裂成为了风中的碎屑。

雷鸣不禁小声嘀咕着:

“这特么?也太夸张了吧!这要是下去了,不是死翘翘了?”

雷鸣惊魂未定,却听身后传来游白吟的声音:

“死不死?下去不就知道了?”

砰--

雷鸣屁股被一个巨力撞到,

“哎呦---”

一声惨叫,雷鸣一个踉跄,重心不稳,便向着奇潭趴了下去。

噗通---

仿佛一块大石头一样,雷鸣掉进了奇潭之中,但是确实奇怪了,原本能够将石头吞噬成粉末的冰寒之气,在遇到雷鸣的身体之后,竟是避开了一般,更仿佛有些惧怕。

游白吟看着溅起蓝色水花,满意的点了点头,雷鸣掉进奇潭之后咕咚咕咚,竟是呛了几口水,好不容易狗刨式翻出水面,喷出两口水之后就开口叫骂道:

“你想弄死我啊!”

游白吟淡笑看着水中露出脑袋的雷鸣,仔细看了一下水中的雷鸣,竟是再度笑了笑,给雷鸣使了一个眼色,雷鸣顺着游白吟的目光看去,竟是呆住了。

原本湛蓝色的池水竟是在雷鸣周围变化了颜色,那是一种仿佛燃烧着的火焰一般的颜色,其中的更是仿佛有着一条血红色的极小生物隐藏其中一般。

雷鸣注视着周围的诡异情况不禁脱口而出

“这是!。。。龙?”

那隐藏在这血色的池水之中竟似一只极小的血色炎龙,而这只怪物的温度极高,这才使得雷鸣周围的水质变了颜色,更是那炎龙并非实物,而是一种能量形态一般。

游白吟诡异一笑问道:

“怎么样?感觉如何?”

雷鸣目瞪口呆,不知该如何回答,这股炎龙之力完全将他困在其中,不但如此,水温还在继续上升。

游白吟见雷鸣已经惊讶的不会说话了,语气也变得神秘起来:

“雷鸣!现在知道你体内的龙陨之炎有多恐怖了吗?这奇潭,乃是吸收阴阳生死境内,乾坤月之精华所形成的,而且极为幸运的是,其中混合了当年天元十二星之一的水星之泪,也就是水元素之眼冰灵寒泉。”

“但就算如此,也无法压制你体内的这条陨龙炎息!这只细小的血色炎龙正是蕴含着强大怨念和力量的陨龙!”

“但实际上,真正陨落的龙族所形成的陨龙怨魂要比这强大许多,不过还好,这条陨龙还没有强大到吞噬掉你,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雷鸣听着游白吟说着,一动不动,他不敢移动,周围的高温,更是夹杂着一种隐约的杀意。

“它想杀我!”

雷鸣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这条看似细小的陨龙,绝非善类,极小的身体绝对蕴藏着可怕的力量。

咕咚---

咕咚----

奇潭之中的水,起初仅仅是在雷鸣周围变成红色,但是随着血色陨龙的游动,渐渐的整潭池水也被鲜血染红一般,此时潭水的温度更是骤然升高,变成了炼狱一般的境地。

雷鸣漂浮在水面上,不敢有一丝动作,但是游白吟却是嘴角一直挂着笑意

“时机到了!”

游白吟缓慢从怀中拿出之前的两只瓶子,然后右手一旋,沉声道:

“仙子!看你的了!”

游白吟话音落下,在他的面前凭空出现一尊青绿色的翁,正是万物生,与此同时青木仙子的声音从翁内传来:

“知道了!知道了!别催我!这条血怨陨龙比我想想的要强大,要想捕捉它,这一次恐怕要费点事了!不过有我在!看我先吊一吊它的胃口!”

青木仙子话音落下,游白吟将手中的两只瓶子抛了起来,那两只瓶子竟是悬空漂浮,正是之前三味药中的两味,苦草甘露和琼浆玉露散。

只见那两只瓶子悬浮飞到了万物生附近,翁口打开盖子,竟仿佛有着两只手将那瓶子的药水倒入了翁中,然后碰的一声轻响,万物生盖上,青木仙子极小的身形从翁中飞出,环绕着翁身竟是洒下了一些淡绿色的晶莹粉末。

游白吟一看竟是有些惊慌道:

“仙子!幻木粉?你竟然用了幻木粉!这代价也太大了吧!”

游白吟起初早就料到以青木仙子的脾气多少会刁难雷鸣,但是没想到,她竟然会用幻木蝶粉给雷鸣做药,这青木仙子,实际乃是堪比上古的一种稀有元兽,名叫幻木花舞,是一种极为稀有的蝴蝶所化,这种蝶在天青悬廊的天青山之中偶尔会见到,但是作为万物生器灵存在的这只幻木蝶仙,却是应该算得上幻木花舞族群的祖先了。

幻木花舞的蝶粉,十分珍贵,每只幻木花舞的蝶粉珍贵程度不比海神之泪差多少,王者级别的仙蝶之粉更是珍贵十分,可以使受伤之人的身体加速恢复,而且能够重塑其形态变得更加坚韧,如果加入药中,强大的木属性力量甚至可以使用药者能够达到感应自然的地步,也就是能够和树木植物之间进行感应。

面对游白吟的发问,青木仙子并没有回答,仅仅是淡笑道:

“臭小子!姐姐我可是信了你!你小子日后若是敢辜负姐姐我!你给我等着!游白吟!这孩子挺特别的!我自有打算!你看着就行!”

咕咚---

咕咚----

雷鸣此时仿佛置身于煮熟的沸水之中,根本有回答青木仙子的力气,此时的千古奇潭早已从之前的冰寒变成了酷热,渐渐的他身上的肌肤也开始变得通红起来,仿佛被煅烧的金属,游白吟见状心道不好

“遭了!必须尽快了,奇潭之水已经快撑不住了!”

游白吟焦急的等待着,青木仙子在释放仙蝶之粉后,依旧不停地在万物生周围飞舞着,青绿色的翁身被一股青绿色的柔光包裹着,似乎是在炼化着什么。

千古奇潭内的温度越来越高,而那只血色的陨龙游动的更加欢快了,每每游动便带出一股赤焰一般的灼热力量灌注入水中,雷鸣漂浮在水池正中央,额头上汗如雨下,眉头紧锁着,眼帘低垂,几近毫无生气。

就在这时

“好了!”

青木仙子露出轻松的表情,口中默念

“开!玉壶冰凌泉!去!”

砰---

随着青木仙子话音落下,万物生翁盖猛然打开,竟是从中冲出一道洁白颜色的水流,水流划过优美的抛物线向着不远处的奇潭灌注而去。

哗啦啦---

洁白的水流猛然注入血色的高温奇潭,竟是一瞬间,凝结出了洁白色的冰花,冰花竟是向着血色陨龙极速蔓延而去,但是这也仅仅是一时,下一刻,那陨龙的游动毫不受到任何阻碍,竟是加快了速度。

只见那陨龙竟是向着那些洁白的冰花游动而去,速度之快竟仿佛发现了什么猎物一般,青木仙子在一旁看着,竟是十分有信心的笑了

“畜生!老娘这开胃菜!你可还满意?”

想着,青木仙子脸上挂起了邪笑。

果然,那血色陨龙游到冰花前,便是猛然张开口咬了上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